长生牧云录小说-作者东羊戊-武侠修真-乡村小说网
长生牧云录

: “我要成为大侠!” 这是李牧坚定而又朴实的愿望。 命运之神啊,轻轻拨动了手中的琴弦—— 演奏出杂乱无序,却又华丽绝伦的乐章。 …… 绝世的长生剑,划破了苍穹,却为何斩不断相思…… 神秘的三生石,沟通了前生,却为何窥不见来世…… …… 我放牧着天边的悠悠白云—— 思念和回忆,却成了永生的旋律! 韩勇眉梢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风仪,只见自己的上司正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假寐,脸色淡然看不出任何端倪来,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隐隐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这不是有人暂时替你检查了嘛?来来来,我们到那边说话。”刘大富笑着说道,又极为殷勤地拉着韩勇,走到一家绸缎铺子的廊檐下。 其实这刘大富为人虽然势利了一些,但心地还算不差,跟韩家也勉强算得上是世交,就连名字都和他父亲韩大贵联系得起来,大富大贵嘛!韩勇年纪尚幼时,这个胖子没少去韩家串门,也经常把韩勇顶在肩膀上玩耍,说起来二人的感情也算是比较熟络。 只是后来韩大贵去世后,韩大娘孤儿寡母的极不方便见人,刘大富似乎是为了避嫌,就极少再去韩家。加上又过了几年之后,刘大富有一个寄宿在他家的远房表妹,不知为何就被京师的贵人给看上了,没过多久就远嫁到京师侯门,当了不知道是第几房的小妾,从此两家关系就更加淡了一些。 韩勇耐着性子,跟随刘大富走到廊檐下站定之后,作为晚辈,只好先开口问道:“刘叔你这是……嘿嘿,你这神秘兮兮的,到底有什么话要跟侄儿说?若是要说英儿的事情,您老就放过我吧,好不好?” “你这小子说的什么话,找打是不是?我家英儿那里不好了,腰粗屁股大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好生养的模样。你们韩家几代单传,难道不应该娶一个好生养的,替你们老韩家开枝散叶……”刘大富不由一阵吹胡子瞪眼,脸上的肥肉都顺带着颤动了几下,对韩勇这种只顾长相,不顾实质的做法,表示强烈的不满和鄙视。 说到这里,刘大富见韩勇一脸讨饶的神色,也知道这事情急不来,只好打住推销自己的女儿的话头,沉吟着说道:“放心吧小子,看在你小时候在我肩膀上撒过尿的份上,我不会强人所难的。只是今天有一桩难事,我也是受人之托没办法,才来和你商量的……” 说到这里,刘大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咧了咧嘴,又从牙缝里倒吸了一口气后,才接着说道:“这事情真有些难办,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虽然大贵兄弟去世后,我就很少去你家,但是我们两家的交情还是在的,翠翠这丫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跟我自家的女儿一般……” “刘叔,你是说事情跟翠翠有关?”韩勇脸色一凝,又淡淡地瞟了一眼风仪道,“小妹年纪尚幼,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连山镇,又怎么可能会有事情能跟她扯上关系?” 随后不等刘大富开口,脸上又露出愧疚之色道:“说起来实在惭愧,家母年纪已经有些大了,我这当儿子却没能尽孝膝前,全靠小妹守在身边,才让家母不至于太过孤单。 关于杀人灭口这个问题,李牧倒真是冤枉他了。虽然事后风仪会不会这么做,倒也不好说,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想过要杀刘瑜,风仪也没有这样交代过。只是被李牧一提醒之后,他突然现,这样做似乎确实不错,想必风仪也一样会赞同。 想明白这些之后,风队率“锵”的一声拔出长刀,指着刘瑜厉声喝道:“刘瑜,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立即上去杀了他,否则别怪我执行军法,将你就地格杀。” 刘瑜还没来得及说话,李牧已经接着说道:“看看,看看,这条狗已经准备咬人了吧?我都怎么说来着,风仪这傻子最不讲道义,明明想要杀人灭口,拿你做替罪羊,却偏偏要给你按上个罪名,让你死了也是白死,家人别说没有抚恤,能够不受牵连就不错了……” 李牧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刘瑜脸色越来越难看,握住刀柄手背越来越用力,最后听到几声轻微的破裂声,上好枣木制成的刀柄,也步了韩勇腰刀刀柄的后尘,被握裂成几块。 眼看着二人就要准备火并起来,李牧不由大喜过望,继续添油加醋地喊道:“大个子,你不要担心,只要你杀了这条狗,我李……嗯,我牛文牛少侠,以自己的人格保证,以我郭师伯的人格保证,一定会庇佑你和你的家人,保证让你们平安无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牧生怕说服力不够,再次抛了抛手中的木牌,高声喊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云烟谷弟子的凭证,只要你带着这个去见我郭师伯,他老人家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打折风仪那傻子的狗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老子……”风队率被气得嘴唇哆嗦,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语无伦次地冲李牧大破口大骂。 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疯了,一边要提防这刘瑜翻脸,一边还得忍受李牧的骂骂咧咧,最终实在没有忍住回头骂了一句,却又不知道“老子”的后,面还能够说些什么。 李牧不但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反而兴奋异常,他就是指望着风队率和自己对骂,那样自己就更加能够胡说八道一番,当下立即回骂道:“老子就说了,而且还说了不止一句两句,你这条狗还能上来咬我不成……” “你……我杀了你……”风队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转头对着李牧,狂吼出一些苍白无力的话语,来泄心中的愤怒。 正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危险的警兆,这是他数年前在惊雁关从军时,与草原蛮族数次血战之后,得来的宝贵直觉。 随后耳中便听到一声长刀出鞘的声音,紧接着又感觉到一股寒意,直直地朝着自己的脖子袭来,不由吓得心胆俱裂,不管不顾地朝着马背上趴去……

最新章节:说明 2020-03-16 更新

查看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