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2011年即将过去,对于游戏设备来说,第八世代也快要真正来临了。

    如果论便携式游戏掌机,任极乐和索妮分别在3月和12月发售的3DS和PSV已经将这个世代提前带来。但家用机上,索妮,巨硬和任极乐的下一代机型均尚在紧锣密鼓地研发之中。

    一款全新家用机的上市肯定是需要各种首发大作保驾护航的,带一程送一路,而游戏阵容的强大与否也会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游戏机的销量,PS2的神话还历历在目,那一大堆大作神作让它成为了历史上最成功的游戏主机之一。

    所以对于主机方来说,除了旗下第一方和友好的第二方厂商之外,邀请实力强大具有号召力的第三方游戏开发商为其研发首发作品,也早就到了提上日程的时候。这些第三方中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青鱼。

    任极乐是最先向青鱼发出邀请的,还在去年的时候,虽然从《万物起源》之后,青鱼连着两款3A作品《逍遥游》和《无人幸存》均与ii无缘,但他们自己也知道那两款放到这世代默契机能孱弱的ii上并不会有令人满意的表现。而他们的下一代ii U已经确定会是第八世代家用机中第一个与玩家们见面的,就在2012年年底。

    去年E3上任极乐就首次公布了这款全新主机,然后向一些重要的第三方厂商陆续披露了一些参数。

    这个流程是这样的。

    首先任极乐会花很长一段时间去研究,调研,起草设计,然后开始找硬件厂商针对技术和成本进一步完善设计。

    硬件设计大致确定后,内部软件团队就会开始为硬件撰写一些内部的程序代码,比如驱动程序,进行种种测试。在他们对硬件、开发成本,推出日程都有了一个可以敲定的方案之后,就需要开始为中意的首发游戏开发商们介绍这款机器了。

    不然人家都不知道怎么去做?

    首先接触到主机毫无疑问肯定是第一方厂商,就自己内部直属团队,旗下的工作室,或者子公司。这个阶段第一方团队还会对主机提出一些意见,这些意见收集完了之后才会到第三方,一定都是些号召力超强的厂商,保密协议也是肯定会签的。

    这个时候主机的所以参数基本上就都已经确定了,几乎不会再有变动。

    能给人调试调教用的开发机还没有,又要劝说人家给你做游戏,你总得要给一些参数让人家能够有所评估,试着寻找这款主机的效能。

    这时候有些厂商会组装一台专用的PC,降低CPU频率,组装相同架构的显卡,用来模拟他们所撰写的代码在新主机上的运行效能,青鱼便是这么做的。

    这项工作是由曾有过ii游戏开发经验的横公与鱼苗小组共同完成的,他们对ii U的性能表现印象非常深刻。

    当时单杰就找到叶沉溪,有一种最后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的感觉。

    “叶总,没想到ii U是这么个样子啊这是第八世代的机器么”

    “头疼啊?CPU?”叶沉溪问。

    单杰一愣:“您怎么知道?”

    叶沉溪说:“猜的,任极乐的战略还是很清晰的,继续延续ii上成功的蓝海战略,性能上满足玩家们的最低要求基本上也就可以了。”

    单杰不忿:“什么最低要求啊,IBM为他们定制的芯片组方案,你知道吧,连PS3和XBOX360都比不上,它2012年发售的机器啊,那两位都多少年了,还有内存带宽也比不上XBOX360,就GPU比360好些,根本没想过拿它跟PS4和XBOX ONE比。蓝海也不能蓝海到这个份儿上啊。”

    叶沉溪反正是早就看穿一切的了。

    “不行就拒绝了,这个事情你们跟鱼苗讨论着来。”

    “好,我们讨论一下。”

    看起来真正画面顶尖的3A作品可能在这款机器发售一段时间之内都与之无缘了,而且真正尴尬的是,那片蓝海,已经开始向手机端转移了啊。

    尽管之前任极乐是通过宫本茂直接与叶沉溪联系,他们有几次在展会颁奖典礼上数面之交,几番寒暄的交情,先谈谈私人友谊。对于前辈和先贤叶沉溪是尊敬的,但对于结果还是只能表示无奈,并不是说整个青鱼不会为ii U开发游戏,只是他自己不会,首发不会,或许青鱼旗下其他制作人比如陈兴寒,梁其坤,大翔君他们在完成现有的项目之后会考虑。

    也不知道怎么的,青鱼拒绝为任极乐ii U开发首发游戏的消息不胫而走,青鱼在游戏商中的影响力很强的。而且本身任极乐的游戏机就有“三坟”的说法,除了他们第一方的游戏,第三方作品往往难有良好的表现,像是坟墓一般,而且任极乐对于很多第三方的态度,向来是强硬甚至有些傲慢的。

    搞得更多的第三方厂商更要谨慎观望了。

    很多事情好像都是注定的,ii U势必成为任极乐最惨痛的教训之一。

    紧接着索妮和巨硬也采取了行动。

    他们的PS4和XBOX ONE预计将会在13年秋季或者冬季上市。

    索妮邀请了叶沉溪和夏青鱼参观他们东京银座的索妮大厦,两人欣然前往,年末了,就当度假也可以的。

    在那里索妮集团代表执行官兼执行副社长平井一夫接待了青鱼一行,双方友好热烈的氛围中,对于游戏产业的发展展开了深入探讨,踊跃交换意见,并达成了一定共识。

    关于索妮对CEO霍华德斯金格(HoardStringer)不满的传闻早已穿得沸沸扬扬,那是位美国人,也是索妮自1946年创建以来,公司65年历史中的第一位外籍CEO。

    这老哥上任之初要和不少既有权力者抗争,09年终于大权在手的时候遇到了经融危机,11年运营刚刚稍有起色又遇到了311大地震,反正索妮近几年年年亏损,基本上现在全世界的媒体都知道了索妮正在物色下一位领导人。

    而平井一夫便是最有可能的一个,基本上都看好他成为索妮的下一任社长兼CEO。

    叶沉溪和平井一夫的交情来自于2008年,那时候索妮向青鱼发出邀请,希望他们能将FG平台上的《求生》移植到PS3上。当时的平井一夫刚接任索妮集团子公司索妮电脑娱乐(SCEI)社长兼CEO没多久,而PS3的销量状况也不佳,他重新定制了销售策略,让PS3重新回归到单纯游戏机的角色,加入蓝光功能,并且与游戏公司有更深度的合作,让游戏来源更加多元化,逐渐赢回了消费者的喜爱,在第七世代的末期才终于开始反超老对头XBOX360。

    “求生之交”便是发生在那个时候。

    近两年索妮娱乐部门倒是赚钱了,不过基本上也被电子部门尤其是电视败光了。

    在索妮大厦的会客室里,这几位的英文都是没有问题的,平井一夫甚至没有日本人常见的那种古怪英文重口音,他以前在SCEA(索尼电脑娱乐美国公司)时还给当时的社长丸山当过口译。他笑容显得有些腼腆,就是那种尴尬而不失礼数,很有亲和力。

    “我们会为PS4制作首发游戏的。”夏青鱼也微笑着说。

    又补充了一句:“但不会是独占。”

    平井一夫显得有些遗憾,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逍遥游》和《无人幸存》的时候他同样也请求过PS3平台独占这款游戏,哪怕是主机平台限时独占,青鱼自家的FG没关系,主机平台上先在PS3上卖一段时间,比如两个月,然后XBOX360版再开始卖,这样都可以。

    他们愿意付出的是昂贵的买断费用。

    在《无人幸存》的时候他们提出的是两个月,每个月2000万美元,作为补偿XBOX平台无法销售的损失。

    不仅是如此,那两个月内索妮肯定也是会拼了老命去卖这款游戏,在市场推广上会给予极大的推广帮助,长期展示在PS3游戏主页,实体零售店里也会有更好的展示位。

    可能对于其他很多厂商,这些条件的吸引力都是致命的。但青鱼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无论是否独占,《无人幸存》肯定会长期在主页上,也会在实体商店里最显眼的位置,如果索妮自己,还有零售商想赚钱的话,这些还是销量决定的,而且动视将近两亿的推广费用,那也不是吃素的诶。

    对于青鱼自己来说,他们更喜欢的是有更多玩家能够第一时间玩到这款游戏。

    “我们会保证在PS4上市的时候,玩家能在同样的时间买到我们的新游戏。”夏青鱼说。

    青鱼团队已经和索妮开发团队接触过了,和巨硬团队同样也是,对于两款主机的技能都有了自己的判断,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就等着制作人立项了。

    “那会是Pasca亲自担任制作人吗?”平井一夫问。

    夏青鱼没有代答,和平井一夫一样扭头望着叶沉溪,这两人刚才聊得有声有色,毕竟都是经营者的角色,聊得可嗨了。叶沉溪最近也见了很多人,这段时间跟别人聊天他往往来那么句:“我带你吃鸡。”

    包括跟宫本茂聊的时候,那些制作人们本身自己就是游戏玩家。

    跟平井一夫还是夏青鱼能聊一些,叶沉溪好像有点稍稍走神,偶尔望向窗外的样子

    叶沉溪只是看了看这座大厦外边儿,楼体上的百叶窗。

    06年PS3上市的时候比尔盖茨曾说过一句话:“索妮造八万块砖头,都会有玩家去买。”

    后来这句话成了现实。

    索妮真的将这栋索妮大厦外边的金属百叶窗给拆了,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地,然后卖给了玩家限量发售,单价5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00元不到的样子,玩家们还一片疯抢。

    当时平井一夫说他们希望所有热爱索妮的人们,能够拥有一些与索妮大厦相关的记忆。

    叶沉溪刚才在想,如果把青鱼产业园拆了,真的是一块接一块的板砖,大概也会有不少玩家愿意买的。不过那估计得等好多年以后,像这栋索妮大厦50岁的时候,要被放弃使用的时候。

    “我会的,我自己制作,从思路到实现过程,就像《逍遥游》和《无人幸存》那样,这会是又一款Pasca作品。”

    “时间上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平井一夫从来没有参与过游戏的一线制作,不过他还是直到Pasca作品的研发速度的,大家都知道,给他一年足够了,现在距离PS4上市还有两年呢,顶多怕他提前发售了。

    就算不是独占,但PS4和XBOX ONE总有上市的先后之别,如果PS4能比XBOX ONE早上市两个月,那同样也就是PS4独占两个月啊只是大概巨硬那边也是这么想的。

    “没有问题。”叶沉溪也微笑。

    今天这三个人都在微笑,其中两个男人,一个让索妮粉丝愿意去守护,另一个让青鱼粉丝既想守护又有点害怕。

    每次看到他微笑的时候,总觉得又有一大堆游戏要带着绿色的各种-XX%砸过来,愿望单里一堆打折游戏,又到了要省吃俭用剁手的时候了。

    又一年年关将近。

    通常这个时候回家过年,也往往是催婚的时候。

    开年后叶沉溪就算是29岁了,而夏青鱼27岁,两个人这几年一直都在很忙,也觉得结不结婚的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好像没啥区别。

    对于他们来说,那张证书有或者没有,真影响不大。

    不过老夏和阮竹是越来越坐不住了。

    如果结婚,应该主要设计目的还是为了舒缓二老焦虑之情。

    春节时,两人回到了夏宇阖和阮竹家,带着五只阿猫阿狗,公司放假了而且是长假,两人就将人事部下属员工鼓励部的全员带回来了。

    牵着五只站在家门口,这两人吧,感情稳定,事业有成,有钱有颜,有猫有狗,简直人生赢家。

    进门,出人意料地,就阮竹和刘妈,还有墨镜老李,就老夏的贴身保镖那位在楼下客厅里。

    “爸去公司了?”夏青鱼问。

    “没呢,都放假了。”阮竹撇撇嘴。

    那就更奇怪了,没道理老夏明明在家,夏青鱼和叶沉溪回家却不迎上来扯东扯西的啊。

    阮竹指了指楼上:“你爸在二楼吃鸡呢。”

    “那也不至于吧,他没那么沉迷吧,亲生女儿诶。”

    “他这把快吃鸡了。”

    那确实是关键时刻了。

    这时候楼上传来一声吼:“马上就好!”

    夏青鱼也大声回了一句:“别急,我们上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