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龙睛平台暂时还没有加入直播录像功能,但像李异辉这样的大主播,自然是有很多“官方”或者“非官方”的粉丝录像的,大主播的录像视频直接传到一些视频网站上,顶着侵权的风险,有时候也能赚几千甚至上万个点击。

    视频有两端。

    第一段就是玩家录制的,李异辉和三个水友,在《失乐园》中展开了一场刷新下限的骂战,不是指骂人的下线,每天发生在网络世界中的对骂比这个可怕都不少,是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行为的下限。

    第二段则是不知名的黄浦区群众摄制,当时在人民公园外,当代艺术馆门口这群人也真是会找地方,光天化日下找了这么个大庭广众又敞亮场景,搞得这也是行为艺术似的。一方开着四五辆各种名牌豪车,一边则是几辆面包车,展现出了两个阶级的对立。

    两边儿加起来大概二十来人,也算不上特别多,远没到非法集会的标准。一边是李异辉认识的玩家朋友,真正的大人物他是不敢劳烦人间来参与这种破事儿的,反正都是本地很有些家底的酒肉朋友,吵架没输过的那种。另一边则很有混社会的感觉,一个个大花臂,2月份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光着膀子露出腱子肉,不谈智商,反正有一种舍得一身剐的气质。

    李异辉队这些年轻人平时张扬惯了,认识的人基本上都要给他们面子,没遇到过啥动真格的,看着对面的纹身大花臂,寸头加墨镜,气势汹汹的样子,心里就开始打鼓。

    而花臂队则是忌惮于对面的豪车,黄浦这种城市豪车很常见,但对于他们来说仅仅也就是在街上能看到而已,摸都没摸过的那些车标,被这群小年轻开着,一看就知道都是些富家子弟。如果按照江湖规矩单挑群挑起来,双方战斗力非常悬殊,直接5分钟KO对方问题不大,但问题是,这种是搞不得的,人家家里边大人找过来算账一堆律师函送过来,吃都吃不消。

    于是局面一度陷入尴尬,双方气势不输,但谁也不肯先动手。

    两边二十几个人,站在人民公园中央,宽敞开阔的场地中,下午三点和煦的阳光下,高喊“操你大爷”、“死磕到底”等口号,互相牵制,灵活走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一个个面露凶相,嘴不饶人,同时心里又都在盘算怎么在保证面子的前提下,赶紧闪人。

    要实在不行,面子这东西,算了就算了吧。

    终于拉扯了十分钟后警察叔叔入场主持公道,本来片警看双方阵势心里也有点犯怵,一问你们什么事儿。

    双方异口同声说,没事儿,没事儿,闹着玩儿。

    片警提议说没事儿那就散了啊。

    双方又在口号之中好聚好散了。

    本来中间俩当事人就已经冷静下来了,心里都是逃过一劫的庆幸。

    但中间拉锯这十分钟,被场外的热心观众用手机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标题是“黄浦人民公园聚众斗殴,超跑团大战黑社会”,虽然双方几乎连身体接触都没怎么发生,但标题党也不是只有专业的媒体记者才有那样的资质。

    黑社会,富二代超跑团,这些都是新闻中的G点词汇,结果点进去一看,嘛也没有。没有人员伤亡,没有财产损失,没有激烈冲突,没有热血重拳更不用说钢管折叠凳了本来大概很快也就淹没在各种社会新闻中,结果好像因为喜剧色彩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很快也有人认出来了视频中的一些当事人,不是大花臂队,是李异辉这队,前知名电竞选手李异辉,还有那个是XX贸易公司老总的儿子,那个是XX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侄子,还有XX餐饮连锁总经理的远方表弟什么的。

    快餐文化时代,网民们就指着这些新闻过日子了,传播速度贼快。

    视频是陈小凡给叶沉溪看的,这姑娘算的上公司八卦王,跟夏青鱼同岁的,27岁了不寻思赶紧找个男朋友结婚,一天到晚各种江湖逸闻倒是没什么她不知道的。这姑娘天天跟着叶沉溪混,眼界高着呢,再加上在各种群聊里都是众星捧月的角色,普通白领或者小公司的领导,压根儿看不上呢。

    “叶总您看这个。”陈小凡一如既往改不了进叶沉溪办公室的时候自带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轻手轻脚,鬼鬼祟祟。

    叶沉溪专注在电脑中,把关于新项目的念头记录下来,等敲完一段,接过陈小凡递过来的平板,看了两眼皱眉问:“你给我看这东西干嘛?”这里边的那个李异辉,跟他印象中的差别很大。

    他记忆力其实挺好的,之前看中国区的OCL(永恒之战冠军联赛)时看到李异辉就有点儿印象,后来第二届世界杯他虽然没有作为颁奖嘉宾但还是以观众的身份去洛杉矶观战了的,当时一问李异辉:“你是不是在青鱼杯的时候找我要过签名?”

    李异辉双眼放光,没想到趴总居然记得他。

    叶沉溪记得他,因为真的很少遇到那么真诚地要那么长字数签名的,让签名者要在名字前写一大堆嘱咐的废话。

    但李异辉原本给他的印象是内向,真诚,甚至有些怯懦畏缩的。

    包括之前在退役仪式上的时候也是,目光直视前方不敢四处张望的样子……

    没想到在别的地方面对别人,或者说普通人的时候,是这样的吗。

    “这个人去年年底退役仪式您还给他颁过奖,不是,那个徽章的啊,就是那个前职业选手李异辉啊。”陈小凡说,又补充道,“他是我们直播平台的大主播,这个是影响很恶劣的。”

    叶沉溪无语:“这东西要我出面管吗,张程干嘛用的。”

    陈小凡撇嘴:“我不寻思着看您最近压力大,有东西开心开心嘛”

    叶沉溪一愣:“我压力怎么大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不是说要结婚了吗。”

    “结婚就压力大吗?”

    “不知道,我没结过。”

    “你怎么知道要结婚了的?我没在公司讲过吧?”

    “夏总说的。”

    “咳咳行吧视频我看了,你有事起奏没事儿退下吧。”

    “哦”陈小凡心想艾派德你用了还我啊,我用啥啊,不过没敢说出口,又没啥声响地退了下去。

    “等一下。”退出门前叶沉溪又喊住了她。

    小凡回头:“还有什么吩咐吗叶总?”

    “把张程叫过来。”

    “好。”

    “跟他说如果正在忙就忙完再过来也行,不急。”

    “嗯嗯。”

    张程是府南龙睛的项目经理,统管整个国内站点,府南龙睛的办公楼也在青鱼产业园内,但有单独的一栋楼和游戏研发部门区分。

    大概十分钟后张程就敲响了叶沉溪的办公室门。

    虽然叶沉溪说不忙,但他还是终止了一个正在开的项目组例会,然后小跑着过来,缺乏锻炼啊,头上还冒出了点儿汗。

    “你跑过来的啊?”

    张程摇头:“走过来的。”

    “怎么还流汗了呢。”

    “穿太厚了。”

    “明天的软件园足球联赛你要不要也报个名算了?”叶沉溪随口一提。

    张程就当真了:“我也正好有这个打算”想哭。

    叶沉溪将平板电脑放到张程面前:“这两个视频你看了吗?”

    “看了,刚刚还正在讨论处理方案了。”

    “现在什么情况?”

    “鱼总也发邮件给我们表示关注了,公关部门已经开始制定方案,针对可能的情况先做好应对措施,不过目前情况还好,舆论没有往平台或者《失乐园》游戏方向引导的趋势,我们公司一直口碑都很好,网民大众的包容度会比较高,而且事件本身也不是游戏的关系。但还是会做好应对,毕竟我们公司现在发展太快,爬得太高,难免会有人眼红。比较庆幸的是没有造成很么严重的后果,双方没有打起来,第二段视频目前的传播主要都是网民们集中在吐槽黄浦,说要放东北早就打起来了,也算不上地域黑,就是吐槽。”

    叶沉溪莞尔。

    张程继续道:“这两个视频骂战那个目前全网播放量在420万左右,约架那段有700多万,前者主要集中在FG平台上,后者主要是第三方视频视频网站,我们刚才还找了姜公的谭总,讨论了一下要不要删除平台上的那个视频,以免扩大影响。”

    “没那个必要,我们又不需要做贼心虚。”叶沉溪摆摆手。

    “好,那就不删,其实留着也可以以儆效尤。”

    “那个李异辉,你们现在和他取得联系了吗?”

    “联系过了,在和我们管理员沟通过程中他的认错态度比较良好,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对平台,对电子竞技选手的形象,甚至对电子游戏的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

    “态度还行,他以前就是这种风格吗?我印象中不是这种性格的人。”

    “以前没这么火爆,去年4月份龙睛刚开始测试运营的时候他就是第一批我们邀请的主播之一,因为是知名职业选手,而且又是快退役了,没再话以前那么多时间训练。但直播时候脏话还是比较多的,但也不是多么过分的脏话,有时候可能是为了节目效果,有些玩家会觉得粗口挂在嘴边比较亲切,有节目效果。”

    “这算什么节目效果算了,你继续。”

    “大概是赚了些钱,而且现在电竞选手,游戏主播,网络红人在当下的网络包容度下地位有所提升,乃至成为网络偶像,然后自然而然地有些膨胀了吧,平时遇到的水友啊,其他主播之类的都很给他面子,他说怎么打就怎么打。总的来说这次算是特殊事件,但平时就能看得出来这种趋势。”

    “这样啊,那你们讨论出来处理方案了吗。”

    “已经有了初步方案,首先是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并无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而且不是单方面的辱骂而是双方对骂,两边都有不对,但考虑到公众平台的恶劣影响和不良示范作用,所以对李异辉采取龙睛平台封禁直播间三个月的处罚,横公工作室也会同时永久封禁他直播时所使用的账号,不过这个只是意思一下,他的账号有很多。”

    “三个月?”

    “对,叶总,这是念在是初犯,而且他也在第一时间,就我们联系他之前就已经在自己的微博,以及直播间里向所有人发表了道歉声明,比较诚恳。”张程直接打开手机,然后把李异辉的那篇道歉声明翻给叶沉溪看。

    怎么人家也是一本院校毕业,文化水平还是有的,叶沉溪一目十行看了下也觉得言辞恳切,悔恨之情发自肺腑,向所有观众,关注这次事件的社会大众,以及在游戏中对骂的玩家这种当事人都表达了歉意,并表示愿意一己承担所有后果,在以后也请大家监督他,保证绝不再犯,一定为大家带来正能量的直播内容。

    “脑袋还是聪明的。”叶沉溪说,“真是一点儿甩锅的迹象都没有。”

    “不少观众都表示了谅解。”张程点头,“而且三个月的时间,以现在龙睛的发展速度,各种多元化主播的崛起,大家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看家本领,三个月不播对他来说流量损失非常大,他的铁杆观众们也会投向别的主播,算是比较严厉的处罚了。”

    “可以,三个月。”叶沉溪点头了。

    “还有我们内部”张程说:“当时李异辉的直播间里其实有管理员巡视的,但只有一个,而且还在试用期,对公司的理念和企业文化领会深度不足,又自己也报了些看热闹以及所谓节目效果的念头,所以没有当场封禁。”

    “这个你们要好好检讨下。”

    “是的,叶总。我们上岗前的培训也没有做好,那名试用期的管理员我们会开除处理,而服务中心下属平台管理部主管林智也会罚薪1个月,并且直接向我提交检讨书。”

    “那好,你们有处理方案就行,你们部门成立没多久,很多内容多跟黄浦运营总部那边多沟通,多学学。”

    “是的,叶总,在以后的运营过程中我们会加大平台风气的管理力度,也会对主播的直播内容加以引导,营造一个良好的网络环境。”

    “那就行,没别的事的话你就下去忙吧。”

    “好。”

    张程离开之后,叶沉溪又自己看了看李异辉的那封道歉声明,希望他是真的能够从中吸取到教训,好好反省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