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3月3号,明天青鱼嘉年华就将正式开幕。随-梦- . lā

    从月2号新年第一天开始,嘉年华门票开始正式面向玩家销售。而销售的方式也没有经由任何第三方票务网站,而是通过自家的FG平台。在平台上,玩家购买门票就像买游戏一样,一样的商品界面,内容介绍,还有宣传图像和视频等等,唯一的区别就是不需要下载,并且限量。

    门票会附带一些虚拟奖励,包括买到的玩家在FG平台上还会获得一个特别的徽章,“首届青鱼嘉年华纪念徽章”,真正的绝版,不可交易而且再也不会有了。《永恒之战》和《失乐园》中也同样有专属的嘉年华皮肤和套装。

    月2号那天是第一波门票发售,售价为99美元比玻璃渣去年嘉年华的75美元要贵那么一点点,但其实青鱼嘉年华内容要更加丰富充实,而且门票数量其实比玻璃渣的要少,玻璃渣是租赁的活动场地,而青鱼则是放到自家公司里,这比对方更加难得,玩家们得以更加近距离地和青鱼员工们接触。

    说了那么久的要打策划,就在今日?

    当时上午中国时间上午十点准时开售,在正式开售前一个小时,青鱼内部数据就显示着,停留在门票购买界面就一直看着倒计时的玩家数量高达27万个

    在0:02分,25%的门票就没了0:05分,50%然后0:09,第一波的万张门票已经全部销售一空。

    0:5分,门票在ebay和掏宝上就已经出现,价格分别被炒到了500美元和2400人民币

    第二波是在月9号,当时.5万张门票,所耗时间并没有比第一波好到哪儿去,3分钟时间,又没了

    剩下一群揣着超片但没能抢到票的玩家只能长吁短叹,欲哭无泪。

    等于说青鱼网络在9+3=22分钟之内,又进账497.5万美元,这种不讲道理的号召力和强盗一样的吸金能力真的让人不服不行。

    媒体们纷纷表示青鱼将票价定得太低了些,嘉年华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面向普通玩家,而是真正有消费能力而且有那个意愿的用户,即使青鱼将门票定到300美元,他们觉得照样能消化完毕,因为对于神坛上的青鱼和他们的拥趸,这次的意义实在是太特别了。

    这是青鱼,而且是第一届,神秘的代表着全球游戏最先进生产力的青鱼产业园第一次对外开放,信仰玩家数量真的多,这次嘉年华的意义对很多人来说,讲真,就是朝圣之旅。

    其中大概有5.3%的票被中国玩家抢得,剩余的分布在全球各地,五大洲四大洋的,那些玩家们得提前安排好日程,订购机票了,到时候他们中很多人将是第一次踏上这片神秘的东方大陆。

    这次还预留了00张土豪票,这是真正的土豪飘,票价高达750美元,这一部分7.5万美元的收入将用于慈善活动,而这一部分土豪,将能够获得和青鱼员工共进晚餐的机会,绝对是研发工作室的一线设计人员,但肯定不是叶沉溪和夏青鱼,或者李志、单杰、谭勋、吕梁和布森这种大工作室一把手,乃至陈兴寒和梁其坤这种一线制作人级别,750美元跟Pasa吃一顿饭,这个真的是想多了。

    青鱼产业园已经装扮完毕,为了接客换上了一身新装,随处可见都是游戏中角色的比划和海报,还有灯光点缀,显得整个园区很有节日氛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而嘉年华正式开幕前,嘉年华的展前甜点寻宝活动便先行了一步。经过线上历时半个月,总参与人数将近30万人的海选,20名脱颖而出的玩家被邀请来到了青鱼产业园30万人是这样的,横公工作室专门制作了一个文字解谜游戏《Fisa Treasure》(青鱼宝藏)放到FG平台上供玩家们免费下载,那也是海选题目,半个月内有30玩家进行了揭秘尝试,不过80%以上的人停留时间没超过0分钟,迅速流失,一道题都没解出来。

    活动截止时,按照完成题目最多,且达成时间越早的标准进行排序,排名前20的人成为了海选的优胜者,他们来自2个不同的国家。这些题千奇百怪,有历史知识,文学典故,逻辑推理,空间想象,数学推演,还有物理等自然科学,甚至古代预言,神话传说全部0道题中,最多的玩家解出了其中的47道毕竟那么多人里选20个,还是很有难度的。

    本来横公设计的时候就根本不想让人全部解出来,但这20名选手可能真的是怪物。

    这一天上午九点,20名选手齐聚青鱼“星云池”(谁能想到这个大气的名字就是那个人工湖)旁,今年开春后热得比较早,估计夏天又得是一个几十年一遇酷暑之类的,反正几十年一遇的气候现在似乎经常都能碰见。池边种满的柳树,三月初柳絮就开始在空中飘舞,随风荡漾,让整个产业园充满诗情画意。

    每个人都带上了新手出生装备,一张羊皮纸的藏宝图,是青鱼产业园的全景,这个没啥好保密的,反正谷哥地图上也能看见。只是宝图跟卫星视图看起来很不一样,这是手绘的,并不写实,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字母和数字,虽然顺序是完全打乱的,东一个西一个,但只要不眼瞎的人都知道肯定是线索。

    对于游戏玩家来说,宝图啊,数字啊,第一反应是啥,坐标啊!他们需要先自己用脚去量青鱼网络的形状,确定坐标单位,再整理数字的顺序,然后去寻找第一个线索上的坐标位置,那才意味着比赛真正开始。

    每个人还分到一部特定的手机,允许上网查询资料,但不能求助场外观众,没有电子邮箱,没有插SI卡,唯一的通信软件是青鱼自家的鱼泡,联系人也只有一个活动官方,触发特殊剧情时候会有相应的线索提示,一经发现与其他任何人通信则直接视为弃权。

    谁知道产业园里的某个工作人员是不是什么特殊的NP呢,就比如在这星云池边,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哥就坐在那边儿钓鱼,第一反应是不是就觉得有个支线任务在等着你?过去跟他聊天会有特殊的提示?这个有时候还需要考验他们的观察和交际能力了这些都是手游开发组的测试机,选手们今天用完了要还的,藏宝图的话就可以带走当做纪念品了。

    池边有一个大屏幕,平时一般用来放点儿宣传片啊,有时候重要的篮球足球或者电竞比赛也会有直播信号,大家完成了工作的可以跑过来坐到一起看,交头接耳,来点儿弹幕大神的刁钻点评,比其一个人盯着电脑屏幕戴着耳机看氛围肯定要好太多。还有公司重要领导人在龙睛平台上的直播啊,趴总又上站了啊之类的这边儿也会播出。

    叶沉溪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就这么突然之间现身还把有些选手吓了一跳,搞得跟《电锯惊魂》似的,不过还好他没有穿什么奇装异服而是日常休闲衬衫,环境灯光为了氛围稍稍渲染了一下但也没有用变声器发言而叶沉溪说的第一句话也是:“Hell everyne,I ant t play a gae”

    没有开场寒暄,也没有欢迎致辞,直接开门见山突出主题。

    短片很短,大概意思归纳起来就是:“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就给你,去找出来吧!游戏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放在那里!”

    20位选手欢声雷动,士气激昂,仿佛看到财宝就在向他们招手。

    屏幕再次陷入黑暗,第一时间就有人拿矿泉水往藏宝图浇了上去,或者高高举起在太阳光照射下看投影和纹理各种寻宝影视剧作品这些玩家是看得真的多,但估计还有人想用火烧,不过及时止住了这种念头,要烧没了靠什么寻宝啊。

    这次寻宝活动的限制时间是8小时,也就是到下午5点,宝藏之门会关闭,寻宝也不能再继续。当然如果5个宝藏都被寻找到,自然也会提前结束。

    中途玩家可以随时选择放弃,但估计不会有人这么做,这都是几十万名玩家之中选出来的天选之子啊,中二一点的台词来说的话就是:“可恶,怎么能倒在这种地方!”

    还有龙睛平台上的官方直播间,会全程跟随选手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所有观众们都可以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去跟随者破解青鱼团队设置的谜题,但他们的发言参赛选手肯定是看不到的。从活动一开始便有30万人左右开始收看直播,其中好些人注定会有一种智商欠费的感觉的。

    随着活动的进行,他们是上帝视角,能够互相沟通,时不时地爆发出热烈讨论,就连比赛中的选手们有时候也只能寄托于集体的力量,在一些难关上采取合作策略,想通了这个点再考虑单独行动。

    “推出来了,总共有个数字,顺序如果是正确的话可能是3-、4-2、-3!这应该是下一个线索的线索!”

    “这回不是坐标了?”

    “不可能是三维的坐标吧?”

    “按照这样去推呢?”

    “推不出来,而且按照之前推出的计量单位也不对,数字太小了,在外围,建筑外,半空中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柳树上?”

    “换别的思路呢。”

    “字母表,对,试试字母表!”

    “第3个字母,出现次,第4个出现2次,第个出现3次!”

    “NNAAA?”

    “可以拼出来哪些单词?”

    “anan?”

    “少了一个A!”

    “没有这样的单词!”

    “对,有一个!”

    “哪个?”

    “anaan!”

    “对,忘了这个单词了,迦南!”

    “没错!那是希伯来语翻译过来的,它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低!”

    “这里海拔最低的地方!”

    “总不能要我们跳进湖里吧?是不是哪里应该还有一套潜水设备?”

    “走,先去地下停车库看看,说不定是哪里,或者那里有潜水服。”

    一起讨论的几个人左右环顾,看见四下无人,撒腿就跑,生怕被别的参赛者分享到了线索。

    产业园里最高的是号楼,总共9层,单层都比普通的写字楼要高,而且整体“腰围”还粗。这里是游戏研发部门所在地,横公、何罗和鲛人都在这栋楼中,其他部门FG的姜公、直播的龙睛、动作捕捉章鱼小丸子、虚拟世界探索部门的鱼丸等等都分散在园区其他大楼中。

    号楼最高层是一套超大面积的三居室很居家,主卧次卧休息室会客厅洗手间浴室健身房也是一应俱全,也是总裁办公室所在。

    叶沉溪和夏青鱼两人现在就站在高处,并排而立,叶沉溪的左手挽着夏青鱼的腰肢,鱼头又靠在叶沉溪的肩上,对了还有饺子也在,从两人腿间挤出一条缝,非要夹在两人之间趴着,搞得两人下半身都各自挪开了点给它让出空间,它好像不知道现在自己比以前胖多了。

    两人隔着落地玻璃窗,看着园区里的一切,飞舞的柳絮,行走的员工,还有参赛者们时不时飞驰而过,很赶时间的样子。

    夏青鱼还开过玩笑,干脆迎亲什么的直接从爸妈那儿接到这里来得了,完全可以当婚房。

    新婚之夜两人各自埋头,你写你的策划案,我处理我的文件。两人最初的相处模式,2007年夏天,月份在夏青鱼自己的那栋小别墅里,便是这样的。

    叶沉溪说会影响员工们上班的。

    这都只是随便说说,这事儿他们也做不得主,老夏阮竹两人大权在手,自己张罗了,七七八八的东西,按照夏青鱼的要求,都给出实施方案了。亏得老夏多少年没这么认真地给甲方做方案了

    “他们玩得真投入,真好。”夏青鱼说。

    确实,其实游戏本身也不限于电子游戏,只是通过数码产品能够实现很多想法而已,这样的寻宝,其实也是游戏设计。

    “明天的嘉年华,新项目就别宣布了吧。”夏青鱼又道。

    “怎么了?”叶沉溪不解。

    本来已经确定的,将会在明天的嘉年华上正式宣布叶沉溪的下一款项目,这会是一个怎么描述呢,应该可以说是4A级的游戏吧,比起通常意义上的3A难度真的大很多的项目,需要横公和三文鱼两个工作室一通开发。这和08年最开始做《逍遥游》时横公和三文鱼两个工作室合力是不同的,那时候的横公并没有3A游戏的开发经验,三文鱼也是刚刚创立还需要磨合,只能负责项目内单独的一个大系统。

    而现在这是分别200年和20年的VGA“年度最佳工作室”,都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团队,需要他们联合起来,倾尽全力,合力去做一款游戏。

    PS4和B NE时代的大作,在第八世代刚刚来临的时候可能就得榨干这两款机器的全部性能

    一些可用于展示的文档说明思路,概念性的美术原型展示世界的都已经做出来一些,可以公布了,青鱼的效率一向如此,媒体和玩家们也不会大惊小怪,这也是首届嘉年华的重头戏之一。

    夏青鱼现在说不了。

    “没那么急吧”夏青鱼说。

    “我们不急啊,不是担心玩家急吗,之前他们也习惯了我们的效率,由奢入俭难啊,早点公布给他们吃颗定心丸。”

    “嗯”

    “有问题。”叶沉溪笑了,他真是太少见到夏青鱼这种欲言又止的时候。

    “我们婚礼上公布啊。”夏青鱼说出了口。

    “噗”叶沉溪差点儿被口水噎到,“媳妇儿,你认真的?”

    “这样很酷啊,跟别人的都不一样。”

    结婚典礼上,承诺宣誓,交换戒指,或者三叩首,夫妻对拜,然后公布新项目?当着满堂宾客,还有夏宇阖和阮竹的各界朋友,全球各大游戏公司的代表,那些知名游戏人,还有相关部门的领导说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款新游戏这种操作还真是,太秀了。

    “怎么样嘛?”夏青鱼问,眼睛里闪耀着憧憬。

    “爸妈那边儿怎么交代呢?”

    “我们自己操作呗,带个U盘的事情。”

    叶沉溪忍俊不禁,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摇头苦笑,或许他自己内心的闷骚基因,也有点喜欢这种路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