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叶沉溪和夏青鱼两人,从认识的第二天就开始“同居”的,整整五年有余,但按照习俗,婚礼前夜还是分开了睡,饺子随妈。

    君住小岛男,妾住小岛北的样子。

    彼达迪()岛上已经住满了宾客,度假村中人满为患。

    按照地理知识来说,7月份正是南半球冬季的时候,不过里约热内卢本身属于热带雨林气候,一年四季温差不差过5度,有时候冬天比夏天还高那么一两度也是正常的。

    天公作美,今天会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晴天。

    7月22号这天,是夏宇阖和阮竹请的蜀地本土和香江两岸风水大师团队一起推演出的黄道吉日,大师们也与时俱进,还根据巴西和中国的时差制定了中西结合的吉时行程表,完全具备可执行性,既满足中国传统习俗,又不会给宾客们带来什么困扰,也难为他们了。

    当地时间夜里三点,叶沉溪就已经起床了,原因很简单,真不困。一般来说结婚当天应该紧张的,再来点什么前尘往事走马灯,两世为人浮光掠影一一闪过就对了,但他好像没什么这种感觉。夏青鱼那边可就“正常”多了,这位游戏界巨头的领头羊此时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即将走向婚姻殿堂,初为人妇的女性。

    中间两人用鱼泡聊天来着,叶沉溪还帮她安抚紧张的情绪,夏青鱼净问些该穿哪一套,哪套妆容,发型之类的问题整个婚礼流程准备了7套应用于不同场合的服装,婚纱、大礼服、3套小礼服,中式旗袍和传统婚服可真是齐全,加上备选的和用于突发状况临时更换的共有22套,全是订做的,量身剪裁,服装走秀模特一场也穿不了这么多。

    计划是已经制定好了的,不过真要开始时,夏青鱼又有些小纠结了起来,一点也不像她平日里雷厉风行的样子。

    叶沉溪走向阳台,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耳边是海浪拍打沙滩和礁石的节奏声,远处能看到上帝之城里约热内卢的狂欢尚未散去的灯火。叶沉溪点燃了一根烟,手机里传来夏青鱼的声音;“还是有点紧张。”

    叶沉溪说:“我也紧张。”

    夏青鱼:“没看出来。”

    叶沉溪:“真真的紧紧张”

    “呸~”

    大概到了凌晨四点,整个海岛上的酒店突然之间,唰地一声灯光就亮起了一大片,大概有三分之一,整齐有序,就好像被按下了同一个开关。夏青鱼起床开始化妆了。

    一直到早上七点,叶沉溪才从岛北的客房,带着一大堆亲朋好友和伴郎团都是夏氏家族的男性适龄劳动力,反正一个个都喊他趴哥,鱼姐夫,甚至趴叔趴舅的那种,谁叫他自己“势单力薄”呢。要说伴郎伴娘团,说实话星光跟嘉宾团比起来真的是暗淡。

    主要是他们平时交往的那个层级吧,其实是远超他们自己的年龄水平的,都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没结婚的人同龄人简直凤毛麟角,实在是没什么办法。

    夏青鱼那边也是,伴娘团里夏青鱼峨眉山上的师姐都叫过来了就那之前叶沉溪去天真观,给他们开门的那清丽女冠,还有些保持着联络的大学同学和小时候的各种夏宇阖朋友叔叔伯伯家的闺蜜玩伴,在普通人看来总之咖位是不够的。

    新娘一对红粉簇拥着,就等着他去接亲,跨越不到两百米的距离。

    接亲是顺利的,红包能搞定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也不需要社会新闻里那种揣着消防斧破门而入,闺蜜女团成员设置种种难关死命抵着房门,或者里那种要出各种难题考核文才武略才给通过。

    主要是这两人的身份吧,一般阻拦起哄的都是同辈,而同辈人,就那些兄弟姐妹在这俩面前,真的不敢造次。

    就是人有点多,偶尔能听见一句:“别挤啊,摄像机要坏啦!”因为都还得给叶沉溪让道真是姐妹阻拦团的耻辱啊。

    夏青鱼穿着一身中式传统婚服,端坐在大床中央,头上盖着大红盖头,静若处子。

    两人的这套迎亲服都是国内最顶尖的团队专门设计的,夏青鱼那一袭传统褂裙,沿用正宗对襟设计,寓意身份尊贵和出身名门。又以凤凰、祥云、牡丹为主要元素,寓意姻缘天定,吉祥和美,三层袖凸显尊贵身份,马面刺绣更尽显手工技艺卓著。

    而叶沉溪此时穿的这身传统工艺长衫马褂,版型考究,传统儒雅。沿袭中式男装的经典设计规制:对襟、平袖端、盘扣、身长至腰,前襟缀扣襻五枚。不做浮夸装饰更显大气沉稳,五条盘龙覆盖周身,删繁留简之设计理念,与新娘之华丽妩媚相得益彰。

    就颜色上,有点嗯两人主色都是明黄,帝王色,夏青鱼一身是红黄相间的渐变,而叶沉溪则是偏紫紫禁城的紫。

    这是婚礼,也像是鱼皇的登基大典这要放古代,估计小命堪忧。

    得体的剪裁让她高挑好身材尽显无疑,造型团队更是从凌晨三点就开始忙活,这还是效率奇高的顶级团队,5个造型师同时作业都直到六点过才大功告成,这还不算完,这一整天他们都还得一直处于备战状态,随时准备补妆,频率大概30到45分钟一次吧,看情况

    叶沉溪进来之前还以为以这丫头的脾气要跟自己玩一玩刺激,掀开盖头发现是别人这种,但一看身子他就再熟悉不过,穿没穿衣服都熟悉。

    不知道为啥,看到夏青鱼后叶沉溪才有点紧张了起来,感受到了婚礼的氛围,而且大概也是今天的香水味吧,小腹还有团火开始烧了起来。

    叶沉溪凑到夏青鱼耳边,小声道:“让我看一眼。”他现在真想看看自己的新娘。

    夏青鱼没吭声,完美地cos了一个木头人。

    叶沉溪身后还有一大堆人在围观,叶沉溪只能抱拳:“一分钟,说说话。”

    大家很懂,全部退往客厅,还识趣地带上了门,太不合规矩了,但没办法。

    叶沉溪直接跨上床去,跪坐在夏青鱼面前,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响起,又道:“给我看看。”

    “嗯”夏青鱼腻声回应,声音细若蚊吟,这么这丫头也羞涩了起来,自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啊。

    叶沉溪把直接将红盖头掀起,不讲道理的猴急,两人第一次滚床单的时候都没这样,一张艳若桃李的脸映入眼帘。

    情人之间不一定是看久了就腻味的,相识五年来,叶沉溪内心的真实想法是,看得越久就越看越漂亮。而今天,在叶沉溪严重,夏青鱼的美达到了巅峰。想像一下,一对相识五年,相恋四年半的情侣,见面时候居然会有惊艳的感觉。

    老练如Pasca,见多识广阅人无数,这时候也呆在了当场。

    夏青鱼脸上的红晕显然不是造型团队的成果,那是从脖颈冉冉升起的。

    “怎么啦?”夏青鱼问,她双眼也没有移开,勇敢地和叶沉溪对视着。

    “你今天真漂亮。”

    “嗯?”

    “不,你真漂亮。”

    “嗯。”

    男儿一言九鼎,说一分钟就一分钟,叶沉溪抱着夏青鱼来到客厅中。

    中西结合的婚礼,敬茶的环节提前了,沙发上坐着夏宇阖和阮竹,而叶沉溪这边,寨堂孤儿院的韩院长代替了他父母的位置,他也算是韩院长养大的。

    韩院长从来没出过国,之前听说小叶结婚,喜出望外,然后又闻去什么大西洋的海岛上,有点打退堂鼓,只是没办法,他不来怎么行,叶沉溪这边就没高堂了,带着这种使命感过来了。来了一路豪华待遇,搞得他心里还惴惴不安。

    青鱼网络两位老板的婚礼,这一天全球社交网路上早已经炒得热闹非凡了,在中国这当然是全民关注的焦点,在墙外同样也是。原本还有玩家天真地以为会在龙睛平台请与官方的直播间进行直播,这个他们真是想多了,只能说有点多吧。

    青鱼官方的其中一个直播间明明标题都已经改了“Pasca新项目发布会”,但为啥一直黑屏没有信号啊?

    是提前改好的吗?那到底是啥时候开发布会啊,也没个说明,官方也没有公告啊,Pasca不是结婚去了吗,怎么发布新项目?

    这个直播间很莫名其妙啊。

    总之,就是很迷茫。

    即使如此,也有一大堆人挤在这个直播间里聊天,聊天的内容那肯定是结婚啊,相互分享自己收集到的第一手资讯。

    所有人只能拼命地在所有能够可能寻找的地方,游戏网站,娱乐网站,微博,推特,Ins,脸书种种望眼欲穿地寻觅一切可能出现全新资讯,包括已确定的参加这场世纪婚礼嘉宾的个人社交账号,祈祷他们能时不时说一句,或者最好能够发张照片啊。

    婚礼上倒是邀请了媒体朋友的,都是一些与青鱼网络交好的媒体,而且还有筛选门槛,他们都是有职业操守并且专业的,来参加婚礼他们的第一身份是宾客,前来祝贺,而不是记者,更不会为了流量直播,曝光私密内容,这对他们带来的麻烦要多于好处。

    因为整个岛被包下了,所以很多记者并不能前往岛上,他们选择留守在里约的港口上,然后假装拍摄风景,寻觅和等待着要登岛的有缘人。

    现在的里约真是汇聚了各国媒体和记者,名记荟萃,眼力如他们,一眼扫去,还真能看到好些认识的同行。

    “山姆,看那边,有人要登船了。”有位记者小姐对自己的摄像师说,“有点远,放大一些,能不能看清楚是谁?”

    “我看看,哈,是动视玻璃渣的联席董事长布莱恩·凯利!他身边的是他们的COO(首席运营官)道森·史密斯。”

    “快,跟上我!”记者小姐撒腿就往那个方向跑去,最好能在他们登船之前能够有效拦截,然后采访上两句,正好动视玻璃渣最近预计花费60亿美元要从母公司手中回购其所持有的所有股份,约4.28亿股的消息最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布莱恩·凯利通常很低调,要找到采访的机会可太难了。

    两人撒腿就跑,刚跑到一半,另一边的一艘船上,好像又有大人物登船的样子,前呼后拥的。

    “莎莉,那是谁?”

    “是索妮的平井一夫!还有他们全球工作室顽皮狗的共同主席伊万·威尔斯”

    要说当记者,认识的人可真不少。

    平井一夫刚刚在四月份接替霍华德·斯金格成为了索妮集团的公司执行官、社长兼CEO(不设会长),现在正是要大展拳脚的时候,他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裁员,全球要裁掉一万人,约占总员工数量的6%,来扭转索妮持续亏损的局面。然后要将索妮本来的核心业务电子产品和家电消费,转换为数字成像和游戏,原来的很多电子部门都要裁掉。

    都是有大新闻在身的人物。

    “莎莉,你看他们后方!”

    女记者往更远处望去,这群日本游戏制作人都是组团来的吗,明明是不同公司的,还是恰巧坐的同一班班机?

    宫本茂,小岛秀夫,坂口博信,三上真司还有青沼英二这些日本的代表制作人,聊着天正走向停靠在海边的游轮

    “这比GDC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规格还要高吧他们这是结婚还是游戏产业巅峰论坛莎莉,我们该往那边跑?”

    哎呀,好难啊,烦死了。

    机会一闪即逝啊,由不得犹豫,莎莉指向左边,日本代表团的方向,毕竟那边人多

    “晚上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蹲人!”

    陆陆续续地,各种嘉宾都开始登船上岛,蹲在这里好久的那些记者们哪怕没能讨人嫌地拦截采访到,但就这样拍照也觉得此行不虚,回本了。

    这些照片也第一时间跟伸长了脖子苦苦等待,一遍又一遍刷新网页的大众们见面了。

    “导演徐可,《逍遥游》电影监制华艺兄弟老板王仲磊,主演成昆、陈到明等人现身婚礼”

    “黄易、腾华等国产游戏企业代表登岛。”

    “代言人周捷伦上船了。”

    新闻标题一条一条地剧烈刷新了起来,观众们也投入到热烈讨论中,学校里管的不是很严没有没收手机的学生们,办公室里上着班的员工们,所有关注着这个婚礼的人们哪里还有心思干别的事情他们渴望现场照,渴望婚礼照,或许洞房照。

    “周捷伦,代言人的交情不是一笔买卖吗,怎么也来凑热闹?”

    “趴总和鱼总以前带过他开黑。”

    “开黑还行啊,幸亏有鱼总,不然趴总一个人估计带不动。”

    “嗯?姚明也来了?社交软件上倒是有几次看到过他们互动。”

    “去年退役了吧,有空嘛。”

    “哇哇哇,看那个,全是欧美厂商的大佬们,维尔福,去年还以为两家公司斗得死去活来的,关系也不错嘛,G胖亲自出席了,还穿上了正装可怕。”

    维尔福的《CS:GO》,青鱼的《失乐园》,维尔福的《Dota2》,青鱼的《永恒之战》,双方从人气和普及度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双方粉丝倒是时有激烈的争执,但两家公司的关系确实也还不错。商场是商场,人情是人情。任何一个产业的真正繁荣必然不是一家巨头带起来的,多点开花甚至百花齐放,良性的竞争里各自进步,才是正确的发展观。

    “EA都有人出席,青鱼人脉还是广啊。”

    “育璧的CEO啊,Yves Guillemot,好久没看到了。”

    “可真没见过这样的婚礼”

    “这真的是婚礼吗?”

    “那些大叔阿姨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好像是哪个大公司的老板,有点印象似乎看到过,但想不起来了,谁来认认?”

    嗯,那些是夏宇阖和阮竹的朋友们。

    嘉宾真的是太多了

    “青鱼代表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不可能自家老板结婚一个人都不来吧?”

    “笨啊,人家是娘家人,本来就已经住在岛上帮忙了,干嘛还乘船登岛。”

    “哦,也是。”

    “哇,Tracy!Tracy!我就说,她没道理不到场的。”

    “诶诶诶?那个是”

    “里程碑集团的魏云泥啊!”

    “这个没问题吗?”

    “你想说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

    这是阮竹邀请的也不知道她什么心态,结果发出邀请,魏云泥还很爽快地接受了。

    上午九点半,叶沉溪和夏青鱼已经站在度假村门口迎客了,两人都换上了小礼服,每个人都要招呼招呼寒暄,也是压力颇大。

    老夏和阮竹也在招待自己的朋友,还有证婚人也准备完毕,H部部长蔡云虎亲自为两人征婚。蔡部长这种级别因私出一趟国可真不容易,申请后经由党组同意后,又经过zuzhi部的审批,才得已成行。但给这两人证婚这种理由,组织上还是很认可的,确实对于他俩,蔡云虎是非常合适的证婚人,而且证婚完他就得回去。

    宾客们都带上了自己的礼物,这是习俗,无论中外,中国的红包也算是礼物。

    Tracy是夏青鱼邀请的,而魏云泥则是老夏

    面对这两人,夏青鱼很大度的,有可能产生矛盾的地方,胜负早就分出来了,有什么不大度的。

    夏青鱼把林欣然逮过去亲热寒暄,她俩其实也挺熟的,除了工作之外,同样有开黑带着上分的关系,而魏云泥就交给叶沉溪招呼了。

    叶沉溪和魏云泥往海岸的木质走廊而去。

    两人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叶沉溪在魏云泥脸上看到了肉眼可见的岁月痕迹,她还是很会打扮,本来也有颜,显得有些正式的礼服也得体,不过毕竟今年都三十五了。

    “好久不见。”两人都是这句开场白。

    就在海边走了好一段路,叶沉溪才说:“真没想到你会接受邀请。”

    “我也没想到夏总会邀请我,不过站在他的角度,我和你也是前同事,很合理。”

    “也是哈。”

    “没想到再见面居然是你婚礼的时候。”

    “你怎么还不结婚?”

    “没你那么好的运气。”是说没遇到对的人。

    对白还是挺尴尬的。

    “我觉得夏总可能有点误会。”魏云泥说,“大夏总。”

    “误会什么?”

    “他可能觉得我跟你之间有什么没解开的心结,所以邀请我过来跟你聊天,解开”

    “父女俩都是想象力丰富的人。”

    “你最初离开的时候我也以为你有心结的,我知道你自我放逐了一段时间。”

    “旅游,什么自我放逐。”

    “所以我说最初啊,后来我知道你没有的,又不是,哪儿有那么多耿耿于怀的,那也不是你的性格。”

    “只是各自都有各自的选择吧。”

    “现在看来你的选择是成功的。”

    “我当初跟你说的吧,哈。”

    “我那时候哪里看得到今天,当时的单机游戏行业跟现在比,大概除了你没有人想得到。不过我的选择也不错啊,现在里程碑做得很大,虽然游戏业务并不是核心,我也很满足。不过我也记得,他的创立是我们不,我跟你一起奠基的,你的名字一直留在公司的历史里的。”

    “这也挺好。”

    “你知不知道外边以前传过我跟你,那时候有一些比较亲密的关系?”海风吹来,魏云泥头发随风飘舞,她伸手捋了捋。

    “嘿,那都是吃瓜群众们按照他们自己喜好的猜测而已。”叶沉溪负手道。

    “猜测啊,或许吧不过你现在做得很好,事业和感情都是,我是真心的为你感到高兴的。”

    “谢谢。”

    “给你的结婚礼物有点大,我直接寄到府南去了。”

    “啥?双人床啊?”

    “你缺床吗?是公司里你最开始的那台电脑,找人修了一下,换了点配件又能用了。”

    “嗯?”

    “你以前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永恒》的策划案全在里面呢,应该挺有纪念意义的。”

    “谢谢真亏你想得到。”

    也没有聊多久,老朋友,感觉很多东西都可以放到不言中,而且叶沉溪今天也很忙,还有很多人要招呼。

    回去的时候看到夏青鱼,徐克,华艺的王仲磊和林欣然四个人正在闲聊,正说起《逍遥游》,要拍续集了?

    春节期间的《逍遥游》早就已经下映了,全球范围内都是。

    在国内放映总场次就超过了40完场,还延期一个月下画,最终国内票房达到了10.3亿人民币,成为中国影视票房第二名,仅次于去年的汽车人《变形金刚3》。如果算国产电影的话自然是毫无疑问第一,而且甩开第二名《画皮2》的7亿元一大截。

    本来中影和华艺对于内地票房的预期是一亿美元就满足,这已经让他们喜出望外,但海外的表现更让他们不敢相信。

    他们是不怎么了解游戏行业,未曾想到青鱼网络和《逍遥游》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有这么强,虽然一些游戏改编电影证明了游戏玩家和电影观众是互通的,但谁能想到证明得最彻底的是在一部中国电影上,尤其是在北美地区,一部中国仙侠电影打破了诸多游戏改编电影记录(当然,游戏改编电影一向是公认的票房毒药)。

    2001年的《古墓丽影》原本是最强的游戏改编电影,北美地区1.31亿美元这是北美记录,全球也有2.74亿,2010年的《波斯王子:时之刃》则是全球票房冠军,它收获了3.3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而《逍遥游》的影响力,远远超过这两款游戏。

    最终《逍遥游》在北美收获了1.87亿美元,发行公司迪士尼的发行能力毋庸置疑,甚至连续两周拿下了北美票房冠军,而全球(除开内地)更是有4.25亿!

    海外才是大头好吧,而且在海外火起来之后反带着国内又开始了一波观影浪潮,这个说来也怪此前中国从来有文化产品输出海外的时候达到这样的影响力和讨论热度。

    加起来总票房4.9亿美元,约合30亿人民币,这在中国电影史上前无古人,甚至后来者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了。无论中影、华艺还是青鱼都大赚了一笔,连带着制片公司和导演,演员都在国际上声名鹊起。他们能不开心么,把青鱼当恩人了,一个个都奉上了超~~~大红包,哪怕知道人家也不差钱。

    叶沉溪走上前去:“王总,徐导,聊啥呢。”瞅了瞅夏青鱼。

    林欣然嘻嘻一笑:“徐导邀请我拍电影呢。”

    嗯?

    林欣然又补充一句,“客串也算吧。”

    嗯这才对嘛。

    “恭喜你咯,被徐导pick,准备C位出道吧。”

    “《逍遥游》的故事很长,第二部的剧情也可以在游戏中提炼,不过鱼皇还是要考虑开始做游戏的第二部了吧?哈哈哈”王仲磊也跟着喊啥鱼皇了,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这个称呼,当然本身着称呼也是好朋友之间的玩笑。

    “仲磊哥你放心,好故事不会少的,除了游戏还有我们旗下青鱼文学的,那也很受年轻读者的喜爱,有很多合作机会的。不过你就不用跟着他们叫什么鱼皇了吧,都是那些人开玩笑的,什么皇不皇的,朕只是个开游戏公司的而已。”

    临近中午,婚礼才终于开始了。

    没有在酒店里,容不下那么多人,放到露天的舞台,嘉宾们各自入座,阳光,远端的沙滩,草坪,海风,还有海浪声,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起短片,都是叶沉溪和夏青鱼两人生活中的一些片段记录,有照片也有视频,还有两人的画外音独白,讲述一些发生的故事。

    虐狗的嚣张气焰毫不遮掩不过反正今天的嘉宾们过来本身就做好了被虐的打算。

    现场每位嘉宾都配备了同传接收耳机,对对,就大家看到的联合国开会用的那种,大家调到自己的语种,有同传翻译人员坐在酒店里某个小黑屋里,紧张刺激地听一句翻译一句。

    随后乐团奏乐,氛围就这么走起了。

    主持人是青鱼网络总部副总裁,英国分公司总裁,CEO,杨薇。杨薇现在在外面,也是一方大佬啊,主要是说话好听,还会讲段子,中英双语段子都会。

    她对所有来宾的到来表示了欢迎,然后阐述对于两位新人的印象,肯定主要是夸赞,时而用上一些夸张的手法,引得台下发出阵阵笑声。

    “接下来,就到了最重要的环节了。”

    音乐画风突变,从刚才的温情脉脉一下子深情激昂了起来,这支没有名字的结婚进行曲目,自然是来自于青鱼的音效团队,锁柱率领着成员们完成的。

    夏宇阖扶着已经换上洁白婚纱的夏青鱼出现在红毯的彼端,和之前的中式婚服相比,又是另一种让人窒息的美,也让全场嘉宾惊为天人。金庸老爷子在《神雕侠侣》里如此形容过小龙女,大家都知道美若天仙这个词,但具体有多美,谁也答不上来。

    不过今天之后,大概很多人对于这个问题,心里都有谱了吧。

    婚礼进行曲中,叶沉溪笔挺地走到了两位夏总面前,老夏总感慨万千地将女儿的手交付给叶沉溪,亏得他久经沙场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刻仍有些鼻子发红。

    老夏还是很潇洒的,故作潇洒也要潇洒,他说:“给你。”

    叶沉溪说:“谢谢爸。”然后接过了夏青鱼的手。

    两人本来想相视一笑的,结果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珠光闪烁。

    夏青鱼小声说:“你可别哭出来,那就丢人了。”自己刚说完,一颗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了。

    叶沉溪说:“你还说我。”

    “我是女的没有关系嘛。”

    “我忍得住。”

    两人沿着红毯往前,还有花童在奋力撒花。

    所有的嘉宾全体起立,走到红毯两侧,鼓掌,尖叫,鬼哭狼嚎,外套脱掉,脱掉,拿在空中甩来甩去。那些成功人士们也被这种氛围感染,爆发出平时绝不可能从他们那儿听见的分贝。

    终于走到了舞台上。

    杨薇说:“接下来,有请二位新人的证婚人,H部蔡云虎蔡部长为他们送上祝福,欢迎蔡部长。”

    现场是没有神父的,证婚的内容没有交给上帝,而是证婚人。

    不少嘉宾听到这种证婚人的老头也是心里一震,乖乖,麻吉哑巴库内。

    蔡部长走上舞台致辞,完全和平时开会的时候是两种风格,根本没有走那种“简单说两句”的路线。自然也是一顿猛夸,而且主要是高度拔得很高,高度赞扬了两人带领着青鱼网络,为中国文化产业,为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老夏跟阮竹听得倒是眉开眼笑,两位新人就有点怪怪地,平时看报纸新闻网页也就算了,这种当面的高度吹捧,还是来自于文化领域的老大,很难得地有些惶恐。

    蔡部长完成了工作走下舞台,杨薇又接过了话筒:“接下来,大家都知道的。”

    “哈哈哈。”

    “叶沉溪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夏青鱼小姐为妻?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啧啧,这是民政部的官方推荐誓言来着,果然越朴素和官方越动人么。

    “是的,我愿意。”叶沉溪笑着说。

    “夏青鱼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叶沉溪先生?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

    “是的,我愿意。”夏青鱼挂着两行不那么明显的,反正不至于让嘉宾们看到影响她鱼皇形象的眼泪,笑着说。

    “那接下来,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一顿操作,哟,明媚的热带阳光下,钻石戒指这么闪的么,眼睛,我的眼睛!

    “新郎,你可以吻新娘了!”

    又是一顿操作,更加猛烈,哎嘛,怎么比刚才还要刺眼!受不了了!

    “新郎新娘,你们有什么要对对方说的吗?”

    结果夏青鱼先接过了话筒。

    嗯?誓词不是应该男方先说么?不过在座的都了解这一对的风格,也没啥好奇怪的。

    夏青鱼的眼神从走上红毯起就一直很柔软,这份柔软现在毫无保留地放在叶沉溪身上:“我有时候很庆幸这辈子能遇到你,有时候又会埋怨命运,让我认识你太晚了些。”

    “还记得之前在蜀大听荷池边我跟你说的吗,那是真的,我多想早点遇到你,在我念书的时候,去道观的时候,小时候”

    “那犯罪了啊。”叶沉溪小声提醒道,也是想止住夏青鱼开始呜咽的趋势。

    “噗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可以早一点遇见你,你以前在京城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

    这些东西,嘉宾席中的梁其坤,陈琛和简虹,还有卢明辉他们清楚。

    “这原本是很遗憾的事情,我没能早恋但庆幸的是我还是遇见了你,虽然在22岁,第一次有一个异性走近我的生命力,让我爱上他,愿意陪伴他一声,愿意将自己交付给她,愿意和他一起去雕刻我曾经少年时代无数次想象过的完美爱情,但也总算不太晚,因为你满足了我对爱情的所有渴望,你是我最理想的另一半,所以遗憾不再有了。”

    “07年夏天,你在我生命中突然出现,但我觉得那时候我好像就已经做好了全部迎接你的准备,很奇怪,没有逻辑,但就是如此,我们的生命从此连结在一起,谁也无法分隔。我没能来得及参与你的过去,但我会陪着你走完剩下的全部人生。”

    鱼皇成功忍住了眼泪,眼中没有波光,只有含情脉脉。

    但不少在场的女嘉宾却泛起了泪光,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羡慕嫉妒

    该叶沉溪发言了。

    没有人发现,远处有几位青鱼的员工,偷偷在连结大屏幕的设备上,插上了一个U盘倒是有叮咚一声,还好没人发现,只以为大概是数据线松动之类的吧,太寻常不过了,而且这时候,谁会在意这个啊。

    叶沉溪也回报给夏青鱼同样神情的目光,然后说:“我想说的都被你说完了”

    “哈哈哈。”这一对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抱着什么样的情绪来啊。

    叶沉溪继续道:“我当时离开了里程碑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真正热爱游戏,又信任我的合作伙伴,她有一往无前的勇气,还要有惊才绝艳的商业天赋,眼光和手段,能够带领公司前行。”

    “我当时以为是那样的,投了不少简历,见了很多初创公司还拥有赤子之心的老板。”

    “但其实并不是,后来才知道,我所寻找的,那是你。”

    “谢谢你那时候邀请我加入青鱼,我也谢谢自己加入了青鱼。”

    “所以接下来”叶沉溪语调一转:“大家请看大屏幕。”

    夏青鱼的眼睛亮了起来。

    早已经进入幻灯片模式的大屏幕,突然之间开始播放起了一段视频。

    “嗯?”好在叶沉溪提醒了一句,不然不少观众们都得吓了一跳。

    熟悉的青鱼Logo,熟悉的横公和三文鱼工作室的标志,这是要干嘛?观众席上突然间议论纷纷。

    老夏本来站在一旁都在抹眼泪了,一下子被这突发状况搞得也摸不清状况了,看了眼台上的女儿女婿,喵喵喵?

    叶沉溪继续道:“接下来,想跟大家介绍一下青鱼网络的下一款产品,名字叫做《绿洲》。”

    而在网上,青鱼网络的官方直播,那个改了名Pasca新项目发布会的,突然之间诈尸,亮了起来。

    和婚礼现场同步的,宣传片也播放了起来,配合地天衣无缝。

    “我的天!真的是新项目!”

    “怎么这么突然?好在我一直等在直播间里!”

    “《绿洲》?这是款什么游戏,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的!”

    “玩惊喜刺激,我还是只服青鱼网络。”

    一时之间,玩家们在网络上奔走相告,逢人就喊“快来看呀,官方直播间,Pasca的新项目啊。”

    越来越多的玩家迅速流往龙睛平台,等到一分半钟的预告片播放完,镜头居然???

    切到了婚礼现场!

    他们看到的是身着婚纱的鱼总和同样白色礼服的趴总出现在了屏幕中!

    因为没有提前告诉宾客,所以摄像头只是对准了舞台上,画面里就这两位新人,他们也对着摄像机挥手。

    “恭喜恭喜啊!”

    “撒花,撒花!”

    玩家们还是很知道,结婚这事儿比新项目什么的还是重要太多了。隔着遥远的网络,第一时间不是讨论新项目,而是送上了自己真挚的祝福。不知道谁开了个头,各种礼物又飞快地刷了起来,这绝对是龙睛平台创建以来,最快的“集资”速度。

    这是玩家们给两位新人包的份子钱呢

    只见叶沉溪牵着夏青鱼的手,继续道:“我想带给大家一个真正的虚拟世界,在游戏世界里不仅仅是打怪升级,完成任务,我想尽可能让大家在其中完成现实生活中能够做到的很多,和不能够做到的更多事情。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英雄,也可以作为一个普通人进行自己的工作,在虚拟世界里怎样度过自己的人生,那都是大家的选择。”

    阮竹和老夏都惊呆了。

    “老夏,这什么情况?”阮竹问。

    夏宇阖看着两人脸上洋溢的笑容,幸福,自豪,摇摇头,也笑了。

    “他们在玩游戏呢。”

    阮竹很快也懂了:“真的是想得出来啊,结个婚也不安生。”

    “哈哈哈。”

    “你笑啥,这么好笑吗?”

    “你看看客人们。”

    那些羡慕,专注,莞尔,哭笑不得的脸。

    “哈哈哈。”阮竹也笑了,“玩就玩吧。”

    而台上的叶沉溪和夏青鱼,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这哪里是婚礼上新人应该有的神情啊。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