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小音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甚至比之前没觉醒的时候更加好听了。

    但是从来没有歌者是耳聋的。

    耳聋的人听不见声音,根本无法把握节奏和歌的情感啊。

    他的迟疑被罗音欢看在眼里。

    她心道:医生果然被妈妈收买了。

    医生肯定是怕肯定了我的说法,最后我却没能成为歌者,反而更加痛苦吧。

    她笑着说:“我知道了。“

    医生满头雾水,她知道什么了?难道她误会我的意思了?

    她以为她以后还能够好好地唱歌?

    不过看她笑容满面的样子,让医生又不忍心说什么,便委婉地说:“你虽然耳朵听不见声音了,但是只要勤加练习以前学过的,还是能够唱歌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新的歌曲就别想了。

    那些能够大幅度传导精神力的特殊歌曲就更加别想了。

    罗音欢认真地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医生看见她的态度,实在是有些摸不准,思来想去,还是没多说什么。

    他想着,他好歹也算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如果真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大不了他再给她做治疗就是了。

    罗音欢的声音和声音模拟器的声音十分相似,只不过她自己的声音感情更加细腻,更加动人心弦一些。

    医生离开以后,日子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只不过,罗音欢的精神力触角变得更加灵敏了。

    而她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动人心弦,犹如大海里的塞壬王,充满了魅惑,让人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

    她还没有自主地意识到精神力的存在,但是她唱歌的时候身体却会不由自主地融入精神力。

    她的精神力在姜如的引导下,比正常人更加强一些,再加上这段时间来的冥想,她的精神力仿佛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便更强了一分。

    如此一来,她的歌声反倒是比她之前正常觉醒的情况还要强大一些。

    要不是姜如设置了隔音结界,只怕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以姜如的眼光,就算是之前没有耳聋的罗音欢觉醒以后,也不见得会有这样的能力。

    日子在罗音欢不自觉的情况下缓慢过去。

    她每次唱歌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能够听到的感觉,但是这种错觉都被她当做自己太想听见声音的幻觉。

    所以一直到半年以后,罗音欢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能够凭借精神力听见外界的声音了。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努力地练习着唱歌。

    她真的太爱唱歌了,就算是每次都会出现自己能够听见声音的幻觉,她也没有放弃。

    就算这是一种病,她也愿意让这个病继续下去。

    说来也奇怪,罗音欢竟然在外面一直没有唱过歌。

    姜如猜测她可能心里还是怕的。

    怕自己的声音变得难听,怕被人听出自己唱的不准确,所以不敢在外面唱歌。

    不过这样也给了姜如和罗音欢自己更加多的时间成长。

    在罗音欢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她已经能够完美地运用精神力来唱歌了。

    也许正是因为耳聋了,在她不特意注意外界的情况下,她根本就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于是她的专注力便愈发强大。

    眨眼之间,便是罗音欢发生事故一年以后了。

    叮铃铃。

    有人按响了门铃。

    姜如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小区的工作人员兼安保陶克。

    陶克面色严肃地说:“苏女士,日安。”

    姜如回了一声日安,“陶克先生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陶克从怀里掏出通讯器,在通讯器上点了一下,瞬间姜如手腕上的通讯器就响了。

    姜如望了陶克一眼,微微蹙眉。

    难道这个陶克先生是来赶我们走的?不然怎么会这么严肃?

    她点了点手腕上的通讯器,她刚刚收到的是一封信。

    信上显示着密文,需要姜如的指纹才能够打开。

    她疑惑地按下指纹,打开了这封奇怪的信。

    令姜如没有想到的是信竟然是一年前离开的毛伟奇寄来的。

    毛伟奇原来是罗音欢的守卫之一,在罗音欢耳聋以后,就和另外三人离开了。

    看了信件的内容,姜如挑了挑眉。

    信里毛伟奇说,他对自己当初的离开十分愧疚,现在在战场上立了功,所以想要给姜如和罗音欢一些补偿,算是全了这些年的情分。

    其中还记载了补偿金的账户和密码。

    姜如挑了挑眉,这补偿金足足有一百万,如果按照普通人的生活,足够在一个普通的星球上生活一辈子了。

    不过姜如却敏锐地发现了陶克的不对劲之处。

    尤其是在姜如打开信件的时候,他的脸上明显地闪过了一丝丝哀伤。

    姜如沉思了片刻。

    她莫名地想起来原主的丈夫,原主丈夫在战场上重伤以后,政府的赔偿金便是一百万。

    “陶克先生,毛伟奇出事了?”姜如问陶克,语气笃定。

    陶克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苏女士,你想多了,毛伟奇很安全,没出事。”

    姜如见他的样子,沉吟道:“看来果然是出事了。”

    陶克脸上闪过一丝僵硬,语气生硬地说:“苏女士,请你不要诅咒毛伟奇,他很好,很安全!”

    姜如道:“一百万,恰好是联邦政府的补偿金的金额,难道你们忘记了我的丈夫也是从战场上回来以后,死去的吗?”

    陶克垂下了头,双拳紧紧握着。

    “你猜到了又能怎么办呢?又有什么用呢?就像是当初你丈夫一样,就算知道了真相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姜如蹙眉,“他得了噪音症?”

    陶克狼狈地点头,“不只是他,保护你女儿的其余两个人都得了噪音症了。”

    “为什么?”姜如不解地问道。

    这未免也太巧了。

    陶克抬眸瞥了姜如一眼,复又垂下头沉声道:“自从你女儿为了救他们而耳聋以后,他们心中便十分愧疚。他们觉得你女儿的天赋那么好,若不是为了他们,她肯定会在未来成为一个伟大的歌者,救更多的人。”

    姜如凝眉,“可是当时小音不出手,不只是他们要死,现场那么多去祭奠的人都要死。无论如何,小音都不可能当做没看到的。”

    陶克神色缓和道:“可是就算是这样,对于毛伟奇他们来说,也是他们没有保护好她。

    他们觉得如果自己的能力更加强大一些,就不会连那么些原兽都拖不住,害的一个未觉醒的孩子出面保护他们。”

    姜如谈了一口气,“他们离开该不会是他们主动调离的?”

    陶克点了点头,“他们心里太愧疚了,以至于无法面对你和你女儿,申请去了最危险的前线,意图多赚一些钱,来保证你们下半辈子的生活。”

    姜如心头一哽,低声道:“他们是傻子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