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陶克听闻,耷拉着脸说:“他们可不就是傻子吗?”

    人活着,好歹还能照看罗音欢母子一二,可是人若是死了,留下那么些赔偿金,她们母子二人若是没有人护着,又有何用?

    “他们现在在哪里?”姜如问道。

    陶克眼神往小区的安保住宿的方向看了看,嘴上却说:“我怎么知道?他们只是让我把这封信转给你罢了。其余的你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

    姜如了然地挑眉,看来这三人都回到了这里了,只不过不愿意来见他们。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带着小音自己去见他们,问清楚的。”

    陶克板着脸,点了点头。

    临走前,陶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姜如说道:“罗音欢救了那么多人,不管能不能再继续做一个歌者,她都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

    姜如愣了片刻,随后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知道,她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陶克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赞同,“她不止是你心目中的英雄,还是很多被她救了的人心目中的英雄。

    不管如何,联邦政府不会让英雄寒心,你放心,只要你们还活着一天,我们就不会强迫你们从这里搬离出去。”

    说罢,他脱帽行了一个严肃的鞠躬礼,以表示自己的郑重其事。

    姜如望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才收回目光。

    【宿主,你怎么了?】

    【你不觉得他很可爱吗?】

    【宿主,你不能和任务世界的人发生感情的!】十一连忙警告道。

    姜如嗤笑一声,【你想多了。】

    她关上大门,顺着庭院的小路,走向后面的暖房。

    暖房里,罗音欢正在忘情地歌唱着。

    她的声音很美,就像是嗓音最好的百灵鸟,就像是海里的人鱼,让人听之便忘却了烦忧。

    门被打开,诺诺还没有提醒罗音欢,她就敏锐地转过了头。

    “妈妈,你怎么来了?”罗音欢很好奇。

    这个时候,妈妈都不会来打扰我的,突然进来,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姜如道:“小音,你还记得毛叔叔吗?”

    罗音欢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毛叔叔?你说的是和我们住了很多年的毛叔叔?”

    姜如点头,“他们三人都回来了。”

    “回来了?为什么?他们有新的任务了?”罗音欢抿了抿粉嫩的嘴唇,贝齿在下唇上留下了齿痕。

    她和那三人相处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她把三人都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所以想到之前他们的离开,心中就分外难受。

    姜如摇了摇头说:“没有新任务,他们是从战场上退役回来了。”

    她把自己的猜测和罗音欢慢慢地说了出来。

    罗音欢听完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毛叔叔他们也太傻了!我是自愿的,又不怪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干出这样的傻事?!”

    姜如掏出手帕擦了擦她的眼泪,“他们是在愧疚呢。毕竟他们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可是却没能够好好保护你。”

    罗音欢脸上挂着眼泪,狠狠的摇头,“妈妈,是他们保护了我们呀,如果当时不是他们出面,那些原兽根本就拖不住,别说恨死在场的人,就算是我也要遭殃的。”

    “说是这让他们这么说,但是他们的责任心让他们完全无法原谅自己。”姜如叹了一口气,“你要去看看他们吗?”

    “可以吗?”罗音欢眼里含着期待。

    她是真的把这三人当做自己的亲人的,现在知道三人都得了噪音症,哪里还能呆得住?

    姜如点头,“我们想见他们很方便的,他们偷偷摸摸地回到了我们小区,故意没有来见我们。”

    罗音欢嘟着嘴,嘴里埋怨道:“毛叔叔和钟叔叔还有于阿姨他们真是的,都回来了,竟然都不来见我们。”

    她一边嘟囔着一边往暖房外面走去。

    走了几步,她发现姜如没有跟上来,连忙又转回来叫道:“妈妈,你快点!我要去看毛叔叔他们!”

    说着,她就冲回了房间,去换衣服去了。

    换了衣服,她又收拾了一堆三人以前喜欢吃的东西,拉着姜如便出门了。

    保卫处住的地方并不远,走了没有十分钟就到了。

    到了门口,罗音欢不自在地捋了捋头发,问姜如:“妈妈,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太久没有见到毛伟奇三人,罗音欢难免有些紧张。

    姜如说:“很好看,很完美,小音最棒了。”

    罗音欢看清楚她的唇语,红了脸,“妈妈,我和你正经说话呢!”

    姜如一本正经地说:“我也是正经和你说话呢,你不信?”

    两人还在门口说话,屋里的人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毛伟奇连忙给陶克打了通讯,“老大,怎么回事?小音和苏女士怎么找来了?不是说好了,不告诉她们的吗?你怎么不守信用?”

    陶克那边正忙,冷脸说道:“我怎么不守信用了?我可没有和她们说什么!”

    “那她们怎么过来了?总不可能就那么巧吧。”毛伟奇蹙眉。

    陶克冷笑道:“你给他们的刚好是一百万,一百万刚好是一个人的抚恤金的金额,你说苏女士他们能够不猜到吗?”

    毛伟奇一听,顿时扶额,他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

    当时他们三人想着除了给自己家人的以外,拿出一部分凑整给苏女士和小音做补偿。

    忘记了一个人的抚恤金刚好是一百万的样子。

    这下可怎么办?

    他们不会是猜到真相了吧?

    陶克冷笑道:“你给他们的刚好是一百万,一百万刚好是一个人的抚恤金的金额,你说苏女士他们能够不猜到吗?”毛伟奇一听,顿时扶额,他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

    当时他们三人想着除了给自己家人的以外,拿出一部分凑整给苏女士和小音做补偿。

    忘记了一个人的抚恤金刚好是一百万的样子。

    这下可怎么办?

    他们不会是猜到真相了吧?陶克冷笑道:“你给他们的刚好是一百万,一百万刚好是一个人的抚恤金的金额,你说苏女士他们能够不猜到吗?”毛伟奇一听,顿时扶额,他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

    当时他们三人想着除了给自己家人的以外,拿出一部分凑整给苏女士和小音做补偿。

    忘记了一个人的抚恤金刚好是一百万的样子。

    这下可怎么办?

    他们不会是猜到真相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