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郭初曼吓得大声尖叫:“救命!”

    她挥舞着手想要抓住什么,让自己不要在扑向原兽的大口。

    幸运的是她抓住了什么,没来得及多想,她下意识地将手里抓住的东西向原兽推去。

    毛伟奇几人扑过来救人,眼看着已经要抓住徐伊的手了,就眼睁睁地看着徐伊被她的母亲,郭初曼推向了原兽的嘴巴。

    郭初曼推出去以后,看到徐伊不敢置信的目光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小伊?!

    她借力有了缓冲,被钟旭抓住,往后扔去。

    可是徐伊却只能直直地冲向兽口。

    千钧一发之际,于舒拿起旁边的垃圾桶就向徐伊扔去,将徐伊砸偏了方向。

    霎那间,咔嚓一声,徐伊的右臂被原兽咬断。

    毛伟奇弯腰,躲过原兽的大嘴,从它下巴底下穿过,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捡起惨叫的徐伊,在原兽身上借力,冲出原兽的攻击范围给力文学网

    徐伊的右臂被生生咬断,只剩下小半截,血淋淋的,还能看见白生生的骨茬。

    “快走!”毛伟奇口中喊道,身体不作一点儿停留,向着保卫处跑去。

    于舒带着姜如,钟旭带着罗音欢,两人疯狂地向保卫处跑去。

    他们退役以后,身上的大部分武器都上交了,现在身上只剩下几件简单的防护武器,再加上要保护这么几个手无寸铁的人,和原兽打斗起来,难免束手束脚的。

    语气如此,还不如赶紧去保卫处为好。

    他们已经发出求救信号,保卫处已经回复,正在前来救援的路上。

    想必半路上应该就能遇到。

    “还有我!还有我!救救我!”郭初曼大叫道。

    毛伟奇三人都没有搭理她。

    他们三个人,能力有限。

    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罗音欢和姜如。

    其次是保护徐伊这个歌者,至于郭初曼,只能看她自己的运气了。

    要是被原兽吃了,只能怪她运气不好。

    这样都能够把自己女儿推进原兽口中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们优先救人。

    郭初曼看到他们几人竟然不管自己,顿时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没用的废人!我们交了那么多税费,你们竟然敢不救我!我一定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见死不救!”

    后来看到毛伟奇几人距离她越来越远,她便慌了。

    “你们等等我!你们等等我!“

    她连滚带爬地爬起来,风一样地往毛伟奇几人的方向跑。

    死亡的威胁最能够激发人的潜能,原兽就在她背后,咫尺之间,几乎差一点儿就要咬上她了。

    可是她却硬是一溜烟就跑了十几米远,让原兽咬了个空。

    原兽的嘴角还带着徐伊的血渍,一下咬空,顿时不满,大跨步追了上去。

    “伊伊,救救我!救救我!伊伊~伊伊~”郭初曼一边叫,一边逃跑。

    被毛伟奇抱着的徐伊似乎终于从死亡的阴影中惊醒,听到了郭初曼的声音。

    她在毛伟奇怀里挣扎着,往后看去,看到郭初曼跌跌撞撞的样子,眼里闪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銫。

    “妈妈!你救救我妈妈!我妈妈还在后面!你快救救我妈妈吧。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她疯狂挣扎着,眼里含着泪水,带着祈求之銫。

    “求求你们!救救我妈妈吧。我知道我妈妈说话很过分,但是她毕竟是我妈妈啊!你们救救她吧。”

    徐伊的声音如同杜鹃啼血,清脆中带着沙哑,让人心痛。

    她紧紧靠着毛伟奇,又不断挣扎着,让毛伟奇抱着她十分不方便。

    毕竟她是女孩子,男女有别。

    这让毛伟奇束手束脚,速度难免慢了下来。

    眼看着原兽就要追上来了,他只好对钟旭和于舒说:“你们带着苏女士和小音先走!我稍后就来!”

    “老大!”于舒慢下了速度,眼里带着担心。

    钟旭瞥了一眼后面,又看了一眼徐伊,眼里闪过凝重之銫。

    “于舒,动作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他丝毫不做停顿,径直往前逃去。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苏女士和小音,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

    要他说,直接就把徐伊给扔下了。

    反正他们现在也退役了,不一定非得遵守规则。

    毕竟许多人都知道,他们要死了。

    将死之人,自私一些,护着自己更重要的人,又怎么了?

    于舒听见钟旭的话,看了一眼毛伟奇,迟疑地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抱着姜如赶紧跟上了钟旭。

    他们不能再犯这么重要的错误了。

    小音和苏女士才是最重要的!

    毛伟奇见两人离开,心下微微一松,便抱着徐伊放慢了速度,准备带着郭初曼一起走。

    郭初曼见到他停了下来,目露欣喜之銫,连忙伸出手去拉他。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然后抱住,一个冲刺,远离原兽的嘴巴,往前掠去。

    所幸,听了罗音欢这么久的歌声,他的实力进步不小,所以在没有装备的情况下,带着两人也不算太吃力。

    只是速度到底是慢了一些,导致原兽就紧紧坠在他们身后。

    但凡他稍稍慢上几步,他们就要落入原兽口中。

    终于,护卫队的人来了。

    郭初曼目露欣喜之銫,连忙大叫救命。

    毛伟奇也松了一口气。

    终于来了。

    他加快速度,往护卫队的方向冲去。

    就在他慢下速度将人放下来的时候,徐伊一个趔趄,摔了一跤,撞到了郭初曼身上。

    郭初曼下意识地推向徐伊,徐伊顿时狠狠地撞向了毛伟奇。

    毛伟奇猝不及防,顿时就向着原兽的嘴边倒去。

    他是卫兵,反应自然不慢。

    倒过去的时候瞬间变换动作,争取不要把要害暴露在原兽嘴下。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被咬断胳膊的准备,只是他的身体莫名其妙地偏移了原兽的嘴巴,往地上倒去。

    只是原兽发出的音波在他的耳边瞬间炸开。

    他刚好的精神力瞬间暴动,冲击着他的神经。

    刹那间,他便眼前一黑,七窍流血。

    护卫队几人合击,将原兽击退,同时,几人围过来,将毛伟奇救下,然后围攻原兽。

    其余几人保护郭初曼母子。

    钟旭和于舒就在护卫队身后,在看到毛伟奇被推到原兽嘴下,然后七窍流血,顿时双眼圆瞪,下意识地冲了过来。

    他们几乎和护卫队同时到达毛伟奇身边。

    “老大!”

    毛伟奇已然听不见声音,双眼被血液糊住,只能模模糊糊地辨别出眼前的人是谁。

    原兽很快就被解决。

    毛伟奇也被带到了医疗室诊治。

    “他距离原兽的嘴巴太近了,又没有佩戴防护装备,耳膜受损,所以以后可能都听不见声音了。”医生说……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