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飞船身处宇宙虚空,怎么可能发出如此巨大的震动,除非是在跃迁时撞到了什么

    可是下一秒,肖却不由得摒弃了这个念头。

    又不是汽车轮船,凭宇宙飞船的速度,如果真撞到了什么,此时早就四分五裂,哪里还能坐在这里安然无恙?

    可是,如果不是撞到了什么,那就是遭到了什么东西的干扰?

    就在肖毫无头绪的时候,他却隐隐听到了一声极为细微的哭声。

    那个哭声十分遥远,就好像是房间外的走廊中传来的,声音有些干涩,分不清男女。

    肖略微皱了皱眉。

    谁在哭,是和自己一起来的十人之一?可是自己却似乎记得,这次前来的十人中并没有女人。

    如果不是自己这十人之一的话,那么就是飞船中原本的人了。

    肖想了想,并没有在意这些,不过话说回来,这艘飞船在进行跃迁后竟然似乎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在肖敏锐的感知中,他能感觉到身下飞船已经停止了飞行,这对于身在外太空的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如果不是因为撞到了什么而停止,那就是推进器引擎熄火,核聚变引擎也会熄火吗?

    肖更加疑惑,同时暗暗担忧。

    “呜”

    就在肖担忧时,门外却突然再次响起了那声恸哭,不知是不是错觉,肖只感觉那个声音似乎变大了一些。

    同时,那股若有若无的硫磺味更加重了

    这一刻,肖突然有一种心悸,就好像被某种事物盯上了一般,他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将自己朝床铺里面挪了一些。

    是错觉吗,为什么那个声音隐隐有些熟悉?

    正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走廊上传来,这个声音带着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回荡在狭长的走廊上,有着一种特殊的阴沉。

    那个脚步声并不是一个

    肖有些诧异,那个脚步声虽然整齐划一,但是凭他盲人的敏锐听觉,却迅速判断出了重音的存在,至少是两个人踩着同样的步伐在接近这里。

    是刚才哭声的主人?

    肖的心中有些忐忑,他抬起头面朝进来的方向,默默倾听着不断到来的声音。

    “咚、咚、咚”

    终于,那一连串脚步声停在了肖的门外,随后戛然而止,与此同时,大门传来一声开锁的嘎吱声。

    “是谁?”

    肖忍不住大声质问道。

    “这是来接你的人。”

    可是,来者并未回答,之前广播中的声音却再次传来,“肖先生,你现在立即去舰桥,我有任务派发给你。”

    肖只感觉两人来到自己面前,架住了自己的双臂抬了起来,从声音中听去,两人的身体素质似乎极为夸张,他甚至能听到对方胸腔中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随即,两人架着肖朝外界走去。

    “发生什么了?”

    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他连忙询问道,“刚才不是说我们正在跃迁吗?为什么现在”

    “勇气突进号已经跃迁完毕。”

    那个女性声音传来,可是却是从头顶传出的,而且随着肖不断前行,那个声音也在向后掠过,“可是我们却遇到了飞船故障,按照指挥官阁下的命令,一旦飞船出现故障,就将你带出来,或许你会有解决的办法。”

    “飞船故障?”

    肖更加疑惑了,他有些忐忑道,“虽然我很想帮助你们,可我并不是机械工程师,你们找我的话估计找错人了。”

    “这是指挥官阁下下达的命令。”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我只是飞船的智脑罢了,权限只允许我按照预先设定的情况解决问题。”

    “什么?”

    肖闻言顿时全身一震,他原本就是it行业的从业人员,自然明白这句话中的含义,他不可置信的仰起头道,“你说什么,你不是隔着通讯器在和我说话?”

    “不是。”

    那个声音淡淡回答,“我只是飞船的智脑,或者说是主控系统,但不是人类。”

    “这、这怎么可能”

    肖只感觉自己的身心都震撼起来,如果对方不是拿自己寻开心的话,那么岂不是说明,布莱克沃奇公司其实早就有了制造强人工智能的能力?

    要知道,如今市面上无论是仿生人还是xtn型号的机器人,都也只是弱人工智能罢了,能和人轻松交流的原因只是因为云服务器的存在,离开网络,这些弱人工智能就变成了一个个连基础工作都难以胜任的白痴。

    而强人工智能则不同,那是一种真正能独立思考,有着自己的情绪和认知的存在,甚至可以称呼一声智能生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据我所知,我的母体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诞生。”

    智脑继续开口,“现在不是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肖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肖顿时叹了一口气,他试探性的问道,“你需要我怎么做?”

    “勇气突进号,似乎被某种存在禁锢住了。”

    智脑回答道,“这是我第三次亚空间跃迁实验,第一次正常,第二次就出现过这种情形,最后我耗时五个小时才成功挣脱。”

    “当时怎么挣脱的?”

    肖一边默默消化着话语中的蛛丝马迹,一边继续询问道。

    “据我所知,这种禁锢并非永久,时间一长就会自动消失,届时飞船便可逃离出亚空间。”

    “那么这次为什么不可以多等等呢?”

    肖更是疑惑。

    “因为,在亚空间停留的时间越长,所携带的船员死亡率越高。”

    智脑回答道,“亚空间气流具有腐蚀性,停留时间越长对飞船的外壳腐蚀越多,我不确定这次是否能成功逃离,或许还未挣脱,飞船就先一步解体。”

    听到对方的话语,肖顿时心中一紧,“什么意思,为什么停留时间越长船员死亡率越高?亚空间又是什么?”

    “所谓的亚空间,便是一处不属于现实宇宙的世界。”

    智脑耐心解释,“它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在进入亚空间航行时,主宇宙的距离能直线缩短,双方的比大约为一比一万,也就是说在亚空间航行一公里的距离,等同于在主宇宙航行一万公里,凭借这种特性,能令飞船的航行周期大幅度降低,令星际旅行成为家常便饭。”

    “竟然是这样”

    肖彻底被震撼到了,可是他来不及多想,却听对方再次陈述起来,“不过亚空间航行也有副作用,那就是它的危险性,在亚空间航行的危险性是主宇宙的数十倍,上次不过是在亚空间中停留了五个小时,十名船员便死亡了九人,全都是发疯而死。”

    “竟然竟然这么危险”

    肖闻言心中更加紧迫,而在两人谈话间,他也终于被带到了目的地,肖只感觉身侧架着自己的两人脚下一顿,同时跟着放开了自己。

    “这里就是飞船的舰桥位置了。”

    智脑继续说道,“而你的任务就是睁开双眼。”

    “睁开双眼?我是一个盲人,睁开眼睛应该没有什么用才”

    肖顿时疑惑道,他虽然这样说,但还是依照对方的命令睁开了眼睛。

    刹那间,肖的话语直接噎住了,他瞪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映入眼帘的,是两道菱形的落地窗,落地窗内一片漆黑,或者说是一片虚无,那是他原本的视觉,可是在落地窗外,他却看到了无尽黑色藤蔓组成的海洋,这些东西缠绕在落地窗前,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

    “这是什么”

    肖身体一颤,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耳边,飞船的智脑再次问道。

    “你、你看不到吗?”

    肖的脸颊隐隐抽搐,目光从那无尽的黑色藤蔓上移开,“有许多像是藤蔓一样的东西包裹住了整艘飞船,而且还会动,就像是生物组织一样的东西”

    听到肖的话语,那个声音顿时沉默下来,良久才再次开口,“是的,我看不到,不仅是我,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摄像设备,都无法观测到你所说的那些藤蔓,在我们眼前,只能看到无尽的深黄色雾气”

    “这是什么原因?”

    肖一怔,下意识追问起来。

    “我想,这或许和你的超能力有关。”

    智脑猜测,“在亚空间中,只有失去视力的人才能初步观测亚空间的运行,而你的超能力则是观测灵能,或许就是这两种原因叠加,导致了你能够观测到亚空间的真实。”

    “真实”

    肖不禁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开口。

    就在这时,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冰冷的恸哭,听到这个哭声的瞬间,肖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愕然回头,却只看到身后一片虚无。

    没错,落地窗外才是亚空间的世界,而落地窗内,则是涉及现实的宇宙飞船,而自己是无法看到宇宙飞船内的场景的

    肖恍然,而他的行为又一次引来智脑的询问,“肖先生,你刚在回过身时,心率加快了百分之八十,血压升高百分之五十,请问是什么原因?”

    “你没有听到吗?”

    这次,轮到肖疑惑了,“你的飞船内应该还有女性乘客吧,我刚才听到了她的哭泣声,声音还挺渗人的。”

    “”

    智脑沉默了一下,随即才说道,“抱歉,我们飞船上没有女性乘客,包括您在内,飞船上只有十名黑骑士部队成员,以及十名灵能者实验人员。”

    “什么?”

    肖瞳孔一缩,他连忙再次看向身后,可是对方却再次提醒,“你不住望向身后,是因为那个声音是在你背后响起的吗?”

    “是那个声音距离我大约有二三十米远。”

    肖连忙点头,估算了一下距离。

    “飞船的长度只有三十米,肖先生。”

    智脑说道,“而且你身后两米外,便是舰桥的隔离大门,论坚固性,能抵御小口径脉冲步枪的射击;论隔音性,就算是在外面开枪,这里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你、你是在开玩笑吗?”

    肖闻言内心更加不安,从对方的话语中可以得知,暴露在亚空间中十分危险,时间越长死亡率越高,可是如今自己虽然找到了飞船无法前行的原因,却无法帮到丝毫,只能任由飞船在原地等待

    而如今,自己甚至听到了没有人能听到的诡异哭声?

    这个哭声,这个哭声

    他的脑海中仿佛起了一层隔膜,和他尘封的记忆缓缓重合,可就在这时,那个哭声却又一次响彻起来!

    “呜”

    刹那间,肖只感觉全身地汗毛竖起,他的头发都快要炸开了,因为他发觉,此时这个声音,距离他竟然只剩下不到十米!

    那个哭声,竟然在不断接近着自己!!

    这一刻,肖只感觉一股寒意浸入了骨髓,他噔噔噔地朝后退去,一屁股瘫倒在地,死地盯着前方的虚无。

    “肖先生?肖先生!”

    耳边,那个智脑的声音还在传来,可是却已经逐渐拉长变调,如同受潮的磁带般失去了原有的音调。

    同时,肖只感觉眼前似乎多了些什么

    他死死盯着前方,而在眼前那无尽的虚无中,一道人影不知何时趴在了地上。

    这道人影全身不着片缕,可是却有大量血迹弥漫在周身,似乎是一具尸体

    可是,一具尸体又如何会出现在瞎子的视线之中?

    肖嘴角不住地抽搐,他已经彻底看清,那具尸体,竟然是和他相处多年的妻子!

    咔吧

    突然,一声关节活动的声音传来,那具尸体的一条胳膊,似乎隐隐动了一下,这一丝动作牵动了肖的神经,令他身体跟着一颤!

    接下来便是噩梦般的一幕肖竟然看到,尸体的另一条胳膊也跟着动了起来,两条手臂缓缓支起她的身躯,刹那间,这具尸体的四肢竟然将自己撑了起来,呈反关节的模样一步步朝着他爬了过来!

    肖只感觉全身被抽干了力气,他只能瘫倒在落地窗前,眼睁睁看着对方一点点接近着自己

    “肖、肖、肖”

    尸体口中传来沙哑的呢喃,在一连串关节响动的声音中缓缓爬到他的面前,然后仿佛机器人般咔咔地抬起了脑袋

    在肖彻底崩溃前,他似乎闻到了刺鼻的硫磺气息扑面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