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可是被这次极速射击打傻了的清兵却没敢再次冲上去。他们生怕这些长枪兵再向后一退露出另外一排火炮来!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哨子声响起,长枪兵们迅速的开始变阵。由横队改成纵队,在阵线上露出了无数的口子!

    就在清军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从长枪兵背后响起,一批魔兽般的,全身都是铁甲的骑兵出现在那些通道当中!

    一名清军军官尖叫着喊出了这些骑兵的名字:“是明君的重骑兵,快逃呀!”

    可是清军密集的队形怎么可能轻易散的开?军官的喊叫声只不过是让是清军士兵们增加了一次混乱而已。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铁甲骑兵已经撞进了人群之中,长长的骑枪刺倒了一大排人之后。铁甲骑兵们纷纷拔出武器开始砍杀。直接就在清军的队伍当中开出了无数条血路!

    这些铁甲骑兵冲过的地方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有的是被他们的武器打碎的,有的是被战马践踏的,看样子凄惨无比!

    清军士兵们绝望的试图反击,可是刀砍子看在这些骑兵身上和马上毫无意义。他们身上厚厚的那层钢铁隔绝了所有伤害!长枪刺过去,对方只要扭一下身躯,就只看见一道火星闪过,枪尖就划了过去。而持枪的人随后就被敲碎了头颅!

    在战争中,没有什么是比绝望更让人丧气的事情了!清军的第一波冲击就被火炮打的停顿了一下!清军最初冲过来的时候就被重型开花弹一直炸到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被爆炸的炮弹洗礼过!所以他们本来就不高的士气就低落了几分。

    随即又被迅雷炮轰击,紧接着被长枪兵刺杀,死伤了极多的人。好不容易靠近了长枪兵,以为能够逼迫对方退开,却不想又被突然出现的火炮在近距离被霰弹打了一轮。清军的士气已经是一跌再跌又跌!所以等到铁甲骑兵们冲进阵型的时候,已经彻底打碎了清军的最后一丝

    士气!

    此时他们已经不相信能够从北方逃出去了,也不再相信军官们的指挥,而是四散逃窜开来,试图寻找一条生路!总之,清军的大军彻底崩溃了!

    望着眼前忽然而散的情形,刘佩的士兵们纷纷欢呼起来!他们都知道打了许久的战斗,终于进行到了收割的时候!现在这些敌人已经不能被称为敌人了,他们只是一群逃散的羊群!

    但是和士兵们想象稍有不同的是,这些清军面虽然说是溃败了,但是他们为了求生而发起的,乱七八糟的攻势反而让士兵们手忙脚乱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就冲过来一只人马撞向你!

    看到这种情况,刘佩开始调动部队。将士兵们组织起来进行穿插,将清军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再穿插分割成小块,最后逐个围起来吃掉。

    所以很快双方士兵就混在了一起,场面看起来混乱无比。但是其实不然,真正混乱的是清军士兵,而刘佩的士兵正在他的调动下,有目的的攻击前进,不停的在清军大队人马身上撕下一块来,然后裹着他们厮杀,将他们通通砍成碎片!

    看到自己的部下一次次冲击清军的身影刘佩十分感慨,他觉得这些年的功夫没白费!

    他知道这场仗已经赢定了,于是他就交卸了指挥权,开始向外围走去。他心中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堵住阿巴泰!他觉得阿巴泰应该不会稀里糊涂的死在阵中,他想要他的首级号令全军!

    此时阿巴泰还真在阵中左冲右突!他率领的是清军中最精锐的一股人马了。他带着岳乐他们穿透了三道封锁线,甚至还打退了一支穿插的部队,破坏了了他们的战术意图!而他身边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有三千余人!

    在经历了多场厮杀后,骑兵加上各级军将的亲兵已经不足千人了!而且这些人也已经疲惫不堪!最关键的一点,他们几次撕开缺口的行动,早已经被对手发现了!

    那些山东兵马都觉得他应该是个大官,已经开始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想要把他包住!

    阿巴泰双腿用力,站在马鞍上四处望去,看到的情景让他心中不由得一阵冰凉!

    因为他现在看得出,他手里的仅存的几万人马已经被人切成了七八块,正在山东兵马的包围之中苦苦挣扎!

    而这些山东兵马勇狼兵或者铁甲骑兵开路,火铳兵为突击主力,远的就用枪射,近的就用刺刀挑,很快就在清军战线里开出一条战线!一旦占据一块阵地,就有长枪兵接手并固守,开始逐步压缩清军。

    而且阿巴泰发现,山东兵马个方面分工明确,动作迅速,分明是一支钢铁之师!阿巴泰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在明国的内部有这么一支恐怖的队伍却无人知道?

    就在他观察的时候,自己后方的队伍就正在被南北两只山东兵马切开!两支山东兵马打头的各自是几十个铁甲骑兵!这几十个铁甲骑兵身后跟着大量的火铳兵。

    他们先任由铁甲骑兵在清军的人潮之中撕开一条缝隙,然后火铳兵就涌进去,刺刀乱捅,铅弹乱射!眨眼间就在清军的队伍上面割下来两千余人的一个队伍,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然后后面的长枪兵迅速将这些人包围起来,并替换出火铳兵投入到其他方向,然后自己逐步压缩包围圈。剩下的阿巴泰就看不到了!

    但是他看着那些竖起起的长枪展开队形后全部放平,就足够想象的到,在密集长枪的戳刺之下,那些清军士兵的下场比落到到陷阱中的野兽强不了多少!

    阿巴泰知道他们的下场,他们要么跪地投降,最后被人捆好,生死操于人手;要么就要被长枪串成肉串儿!不会有第三个选择!

    阿巴泰叹息声坐好,他知道自己救不得他们,而且恐怕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了!他迅速选择了一个似乎还有些缝隙的方向,带领大队人马往那里冲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