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这里巡逻的这只骑兵是马俊霖的手下,带队的是他的本家兄弟马俊仁。他分出去的人和清军骑兵一交手,他就用一个老马匪的眼光了解到了他们的作战水平!

    他知道眼前这伙人骑术很好,而且骑战的本领也十分高强。像这样的人肯定都是各级军将身边的亲兵。在加上距离进了,能看到他们的盔甲,所以他猜测自己可能捞到大鱼了!

    马匪出身的军官头脑就是灵活,马俊仁得出这个判断之后,立刻就对身边人说道:“赶紧放焰火!最高级别的焰火!然后告诉兄弟们都散开,不要挡着他们!咱们从两侧慢慢的伺候他们!”

    命令下达之后,当即就有五朵赤红的烟花在天空上炸出一连串的巨响!随后这队骑兵就向两侧分开,留出了中间宽阔的道路。

    此时阿巴泰已经冲到近前,看着宽阔的道路心里发苦!因为当年他们打仗的时候没少用这种办法对付明军!那就是他们从民间中间冲过去的时候,明军就会衔尾追击!

    他们作战的时候,在确保自己不会丢掉敌人时就会用这种尾随的战术,如同草原上的狼群一样,不停的从敌人侧后接近,一层一层的杀掉对手!没想到今天这个战术却被人用到他自己身上!

    但是他此时已经无力无路可走,只好一夹马腹冲进了对手让开的大路。即便是这样,阿巴泰他们也没有绝望,而是尽可能的向对手射了两轮羽箭。

    可惜仓促之间,对手又正在向两侧移动,羽箭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就像阿巴泰猜测的那样,他们刚冲进敌人中间,对方的骑兵就呼哨一声追了上来!

    这一举动让阿巴泰心里暗暗叫苦。此时他和周围的人已经奔波多时,战马已经疲劳不堪,而这些山东骑兵一直守在这里,马力蓄养的十分饱满。所以这场追逐战追逐下去肯定是自己吃亏!

    而且这股山东骑兵明明人数比自己多,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路上不停的施放的焰火求援。阿巴泰很清楚,只要两三次焰火升空,对方援军就能确定自己的方向,其他地方的骑兵就可以轻松的切到前面去。

    但是要是让他改变方向的话他还真不敢!后面紧紧追着的骑兵不会让他轻易转向的,他会在他转向降低马速的时候直接冲上来袭击自己侧翼!骑兵一旦被人袭击了侧后,基本上是没什么胜率的。

    就在这时,只听他们身后突然想起了爆豆一般的火铳声!然后就是十几声惨叫!

    阿巴泰回头看去,直接自己左侧的那只骑兵快马加鞭的冲了上来,对着他队伍末尾的人就是一顿短铳!虽然说骑在马上无论是射箭还是打铳都不会很准,但是向密集人群射击的话,总有打中的时候!所以那一顿短铳就打发了十几个人!

    阿巴泰见他们射击完毕,减慢马速开始装填短铳了。他就扭头向右侧看去。果然,右侧的山东骑兵人加快速度,冲上来同样的一顿短铳射击,又有二十几个人栽倒马下!

    这两只骑兵就犹如两只饿狼一样,轮流的在猎物身上撕下一块一块的血肉,直到猎物血流殆尽,再也无力奔驰,他们就会干净利索的咬断他的喉咙。

    阿巴泰也算是想尽了办法。他先是命令后面的人回身射箭。可是骑在马上射箭本身就不准了,再加上还要扭着身子射箭,根本就造对敌人造成什么杀伤。

    反而由于要射箭拖慢了骑兵的速度,结果被山东骑兵用短铳打下来不少人!最后阿巴泰干脆就令人停下来断后迎敌!可是一但有人停下来,对方就分出一部分人围杀那些断后的人,其他的骑兵照追不误!毕竟他们有着人数上的优势!

    而且停下来的骑兵回头的话根本提不起马速,很快就被人砍了下来。那些山东骑兵杀完人,将人头挂在马脖子上,依旧会很快追上来,和前面的山东骑兵会合在一起。

    最可怕的是,阿巴泰已经看着远处有骑兵在汇聚了。虽然人数不多,但绝对能够拖慢自己的步伐!只要自己慢下来,就一定会被他们围住!

    阿巴泰看了一下胯下的骏马。这批草原上的明马此时嘴边已经见了白沫,眼看着快要坚持不住了。而此时他身边也只剩下不足一百人!

    因为有些清军军将已经绝望了,不想再跟着阿巴泰跑下去。或者是知道跟着阿巴泰目标太大,恐怕自己落不到什么好处,自己带着人跑开了。

    可是他们相差了,马俊仁没有快速扑灭他们,就是因为他发出信号,等着有刘佩赶来,好让刘佩有个亲自生擒敌酋的乐趣!他可是接到通报,大帅已经交接了指挥权,正在战场上鼓舞新兵们。

    所以那些离开队伍的人在他眼中就没有了价值,他马上就安排人追了下去。就连阿巴泰也远远的看到,离开的人被山东骑兵追上后乱刀砍死,首级被系在了马背上!

    此时的阿巴泰心中已经没有了悲喜,他知道自己可能逃不出去了!他只是可惜自己的儿子岳乐逃不出去了!不过他还想着最后试着冲破前面的封锁线。

    但他不知道的是,前面拦截他的正是刘佩!

    刘佩在调度完军队,确保将清军团团围住,无法逃脱之后,就讲指挥的权力交给启奇涛。自己则带人四处巡视,鼓励一下新兵。

    可是他刚同两匹新兵见面,就看到天上爆出了唔多红色的烟花。这表明烟花下面出现了很严重的情况。要么是发现了敌军的首脑,要么是大股的敌军正在突破。

    不过刘佩马上就排除了大股旗号突破的可能性。他相信自己的士兵们绝对不会给清军这个机会。那就说明一定是有敌军的首脑破围而出!

    这点倒是说得通。少量少而精的部队,从围困兵马的缝隙中钻出来还真的可能。所以刘佩很干脆地带人向烟花指示的方向追了下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