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刘佩身边的侍卫大声呵斥说道:“老家伙,你想什么呢?我家大帅哥身份尊贵,你哪里有资格和他死斗?想死的话,小爷成全你。”

    阿巴泰却不理睬这名侍卫的话,他瞪着刘佩说道:“怎么,你不敢吗?”

    刘佩毫不畏惧的迎着阿巴泰的目光说道:“和你死斗一场我是不怕的,因为我稳赢!但是我身边的侍卫说的对,你还真没资格和我交手,要是皇太极来了还差不多!”

    阿巴泰被刘佩这番话气得浑身发抖,他还想说什么时,就听刘佩说道:“郝运,郝平安,你们两个去送他一程!”

    刘佩话音刚落,在场所有的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这兄弟二人。知道这两个人要发达了!心思灵活的已经猜到刘佩的想法了!

    其实刘佩让他们两个人下场动手也是临时起意。他带着他们两人出来就是单纯的想了解一下基层的具体情况。

    虽然说他手里握着情报局这个大杀器,但是情报局也是有自身思想的,难免会在有些事情上侧重不同。所以刘佩经常会找基层的军官谈心说话,就是为了防止自己被人蒙蔽。

    一路上他和郝运两人交流过,向他们询问了不少下面的情况。结果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求援的信号,这才带着他们一起人过来。却不想正好堵住了阿巴泰!

    刘佩看到阿巴泰之后倒是十分高兴,因为他正愁着如何奖赏郝运兄弟两人。

    因为这两人立下的功劳不可谓不大。可以说是力挽狂澜都不为过!但是偏偏刘佩想来想去,军事法规里面偏偏没有对应的功劳。但又不能有功不赏赐。所以让他们兄弟二人了结了阿巴泰,他们就有了阵斩敌军大将的名头,然后就可以顺利表功了!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郝运兄弟二人跳下马来。郝运倒是十分的沉稳,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从背上摘下火铳卡上刺刀,紧紧的握在手中。

    而害怕就不同了!看得出

    他兴奋得眼睛都在发光!他抽出两把从台湾嗯带来的砍刀,利落的跳下马来!对他来说,阵斩大将这个名头最有意义了,他可以吹嘘后半辈子!

    刘佩看着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向阿巴泰逼过去,不由得以手扶额说:”你们两个准备干什么?直接拿火铳轰了他不好吗?难道你们还打算跟他过两招?“

    刘佩可没有什么兵对兵,将对将的那种江湖想法。在他看来,能最快杀死敌人的办法就是好办法!而他身边的人自然也是接受他这种想法,没人喜欢搞什么单挑之类的事情。

    因为刘佩曾经在一次培训会议上明确的说过:”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战士!就是为了打胜战而生的!为了胜利,你们就应该聚众伏击,打黑枪,布置陷阱,欺骗引诱敌人!总之,只要能弄死敌人,我们就可以使用任何手段!至于道德这种事情,等打完仗的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去讨论!“

    郝运当然也知道刘佩的想法,因为他们的教官早就把这一切跟他说的明明白白的。可是他还是扭头说道:”大帅,其实我倒不在乎别的,就是想给大帅展示一下刺枪术!现在不少人都说刺枪术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火铳能瞄准,能打响就可以了!我就想让大家看看,这刺枪术其实很厉害的!“

    刘佩随意的摆摆手说道:”你愿意陪他玩玩也无所谓!“

    说完刘佩示意周边的侍卫们抄起家伙对着阿巴泰。让他们在郝运兄弟两人受伤之前先干掉阿巴泰!

    此时阿巴泰他两眼通红,双唇紧闭,牙齿咬的咯咯响。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就算是被对方活捉了,他也会被砍下首级送到北京去祭祀朱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他看见郝运两个人靠近过来,二话不说,挥动战刀就扑了过去!他只想在临死前多拖几个人一起下地狱!

    阿巴泰双手举刀,紧迈两步上前,一刀直劈劈向郝运!郝运立刻抬起枪来用刺刀在刀身

    上一拨,战刀就换了方向。但是阿巴泰却不着急,借着郝运的力量,他的战刀画了个弧线砍向郝平安。

    郝平安举着两把砍刀正冲上来,见刀来了就将双刀一合,用十字架主战刀,然后顺势向后退了一步,引得战刀向己方伸。郝运则借此机会直接将刺刀指向阿巴泰的肋下!阿巴泰侧身回刀,用刀背隔开刺刀!双方就这样战在一起!

    阿巴泰虽然上了年纪,心中又是悲愤异常!但是他毕竟是久经战阵的人物了,一进入战斗状态就冷静下来,一把大刀左右翻飞,一时半刻郝运还真拿不住他!

    但是还有也不着急,只是游斗消耗阿巴泰的体力!郝运这边作为主攻,手持一把刺刀左挑右拨。而郝平安则拎着两把砍刀从旁协助!兄弟两个人配合的非常完美,攻防转换非常迅速,真的压制住了阿巴泰!

    等到三个人战在一起之后,尤其是看郝运手持一把上了刺刀的火铳就能压制住阿巴泰,这让大家都感到很惊奇!

    若不是阿巴泰身上有甲,他早就被砍得鲜血淋漓了!要知道郝平安的两把砍刀很难破甲。这种砍刀只适合在热带地区,无甲的人身上施展。

    尤其是郝运的那一手刺枪术动作虽然简单,来来回回就那么十几招,确是犀利无比!已经在阿巴泰身的上留下了两条伤口!

    这是刘佩旁边的一名军官看到郝运的伸手,不由得念叨出声来,说道:”原来刺枪术还可以这么用?看来以后还真得练习一下!“

    刘佩听他这么说可真气坏了!他抬起马鞭在他的头盔上重重敲了两下,之后说道:”你们是不是从来都不不重视刺枪术的运用?只把火铳兵当做火力输出的单一兵种了?“

    头盔被敲到的军官不敢糊弄刘佩,直接说道:”大家确实对刺枪术不是很重视!主要是大家以前打仗都用刀枪,所以刀法枪术什么的大家都上心!可是没听说有刺枪术这种东西,自然就不当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