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刘佩听了恨恨的说道:“你们这些蠢货懂什么?这场战役结束后,所有军官都给我重新回炉,其中刺枪术是操练重点!”

    这下子周围的军官脸色都不大好看了!但是刘佩可不想理睬他们,就是决心让他们吃点儿苦头。

    刘佩的刺枪术是从现代带回来的,那是经过几十年的摸索,混合了多种兵器的使用,集大成与一体的刺枪术,部队专用的,怎么可能没有用?

    按照刘佩的计划,刀盾兵取消之后就是削减长枪兵的时候。可是军官们始终质疑火铳兵单独作战的能力,所以这事情才会拖下来。看来这根子还是在军官身上。

    这时候,郝运三个人之间的战斗已经出现了变化。阿巴泰到底是年老体弱,先是骑马奔驰到现在,又厮杀了半天,早已没了力气!要不是郝运为了展示刺枪术的威力,早就一刀捅死他了!

    这时只见阿巴泰一刀斜劈过来,郝运用刺刀格开之后,随即枪托上挑,直接捣在了阿巴泰的胸口上!

    阿巴泰受了这一击,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动作更是散乱!接着郝平安纵身上来,连续两刀砍在阿巴泰的右手上!他右手虽然没断,但是再也握不住大刀,直接落在地上!

    郝运更是跟进一步,再次举起枪托砸在阿巴泰的头上,把他打倒在地!眼看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肯定是晕了过去!众人顿时发出一片叫好声!

    不得不说,郝运这一手刺枪术确实是漂亮,真正掌握了其中的精髓!而且还有了自己的门道,等闲三两个人根本近不得身!

    刘佩跳下马来,迎着郝运走过去。大声拍着巴掌说道:“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这也算是生擒敌酋了!”

    郝运喘着粗气说道:“让大帅担心了!”

    刘佩摆摆手说道:“你的想法很好,我已经完全明白你的意思。这次战斗你功劳不小,还接受了军官培训,恐怕要独掌一军了!现在我给你

    一个任务,办好了还有重将,敢不敢接下?”

    郝运立刻挺直身体说道:“请大帅吩咐!’

    刘佩说道:”这次战后马上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整训了,这次单独分给你一个师的人马。不过对你这个师有一个特殊要求,就是所有士兵都是火铳兵,没有长枪兵和刀盾兵!“

    郝运毫不犹豫的说道:”那我要求增加一些火炮的配给!“

    刘佩不以为处的说道:”那你要哪些种类?还有,要多少数量?”

    郝运想了想说道:“大帅,这我得回去想想!而且我可能还需要一些大车之类的东西!”

    刘佩说道:“很好,没有胡乱说话。这就让我对你的信心更多了几分。”

    说完刘佩回头对死亡说道:“这几天他无论送信来还是亲自来,你们就直接带他到我面前。”

    侍卫认真的看了看郝运的脸后退下了。然后另有一名侍卫上前指着阿巴泰说道:“大帅,这个老家伙怎么办?”

    这时已经有两名侍卫将他架子起来。他的头盔已经落在了地上,花白的头发已经开始散开。额头上的鲜血正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刘佩不在意的说道:“拖回去审问,看到审问出多少消息?如果问不出来就直接割了首级,到时候和其他首级一起送到京师去,看能换点儿什么回来?”

    侍卫答应一声,将阿巴泰直接捆在马上带走了。刘佩则继续进行他的旅途。走到战场上去。

    等刘佩回到战场的时候,战场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老兵们依然死死守的各个节点,但是时不时就会有人策马奔来,在队伍里带走一大批新兵,然后深入到战场内部。

    每当这个时候,那些新兵们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骚乱!走路打晃的,面色苍白的,甚至还有人走走路把手中的长枪都丢到地上了!但是他立刻就被军官们呵斥惩罚了。

    而另一侧从战场里面撤

    离出来的新兵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他们的表现甚至还不如那些刚准备进入战场的新兵!

    只见他们眼神散乱,衣服上有的还粘上了血迹,甚至是呕吐物的痕迹!一个个脚步虚浮,连队列都走不齐!

    但是刘佩看着他们却是面露喜色!因为这些新兵明显是上过阵,杀过人的!至少也是见过过尸体的,要不然不会有这样的表现。他们只要好好的睡一觉,就是上过战场的老兵啦!等他们再上战场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他们那时候将学会沉稳的战斗!

    随后刘佩特意跟随一队上战场的新兵深入到战场当中去。实际那些新兵当中确实问题不少,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他们都受过完整、严格的训练。这些新兵们虽然紧张,但是该有的战术动作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虽然刘佩没有打出旗号,但这些新兵看见刘佩一行人骑着高头大马,盔明甲亮的样子,虽然猜测不出眼前这些人是谁,但绝对知道这些人是队伍里的高官!

    等这些新兵们看见刘佩的亲兵直接跟带队的军官打了个招呼,那个军官就吃了喜鹊屎一样开心的安排队伍里的事情,手脚麻利的不像样,就对这群人的地位再次调高了一层!

    刘佩见侍卫交涉完毕,自己就什么也没说,继续跟随他们看他们如何让执行任务。

    这些新兵见身边有高官一起向前,所以新兵们努力的挺直身体,显示出一副英勇无敌的气概!

    可是殊不知,他们虚浮的脚步,额角的汗水,早已经出卖了他们真正的底细!看着他们的样子,刘佩身边的侍卫们就嘻嘻哈哈的嘲笑起这些新兵来!

    结果那些新兵们听到了侍卫们的嬉笑声,也猜到他们在嘲笑他们,就更加努力的做出一副老练的样子,但却让侍卫们笑得更大声了!直到刘佩回头呵斥了他们几声,他们才收敛起来,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他们依然在刘佩背后挤眉弄眼的寻开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