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等他接到最后战报的时候,他心疼的眉毛几乎都皱到一起了!因为文书上面赫然写着:“两万三千余人阵亡,五千余人重创,轻伤无算!”

    这样算起来,再加上前一段时间的战损,刘佩几乎损失了四万人!但是他用四万多人的损失歼灭了清军入关的十二万余人,也算是一场大胜啊!

    这样的战绩若是放到朝廷官军的头上,只怕领军的立刻就要封一个传国候了!可是如今自己得了这场大胜,却未必能从朝廷那里拿到什么好处。

    刘佩看完了战报,叫来了一名负责伤残人的安置工作的后勤军官,说道:“抚恤工作和残疾士兵的治疗要做好!如果本官看见有人在里面伸手,那我就会亲自下手处置了!”

    后勤军官严肃的敬礼说道:“大帅放心!若是出了差错,卑职愿意提头来见!”

    刘佩说道:“我要你的人头有什么用,能煮来吃吗?只要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你和方先生说,也不要怪我多嘴,这次作战是咱们成军以来,损失最大,收获也最大的一战,所以我总要叮嘱一下。”

    军官点头说道:“放心,大帅,我这里回去就尽快呈报给方先生。他一定会做好兄弟们的身后事。”

    刘佩打发走了军官,就开始批阅文件。就在片刻之后,忽然听到帐外一阵喧哗声的响起!不久就有人冲进帐篷来报信,说道:“大帅,抓到汉军旗的几个军官了!”

    刘佩还没等到说话,又有一名士兵手舞足蹈的冲进大帐说道:“大帅,大帅,抓到那些朝鲜兵的头目了!”

    刘佩冷笑一声说道:“都押进来!”

    片刻之后,二十几个大小军将为押进大帐,直接按被着跪倒在地。这时刘佩很容易的就分辨出来哪些是朝鲜人,哪些是汉军旗的人。

    而且朝鲜人看起来很要比清军的人多了很多。嗯。而且这些朝鲜兵朝鲜军将衣甲还颇为整齐。旁边的侍卫看出刘佩

    的想法,就说道:“大帅,情况问过了!这些朝鲜兵几乎没交手就跪地投降了!”

    刘佩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突然一拍桌子说道:“汉军旗的,抬起头来!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急忙抬起头来大声说道:“笑道见过大将军!小的名叫李开平,是汉军旗的佐领!”

    刘佩上下看着他,片刻之后问道:“你原来是明军哪个将军麾下的?”

    李开平低头说道:“好教大将军得知,小的不是明军的人,乃是辽东的汉人。因为和满人有姻亲的关系,才得了这个职位!”

    刘佩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随后刘佩扭头问道:“他们还有什么用处吗?”

    启奇涛说道:“没什么大用!他们手下现在正在收降之中。而且我们对辽东的情报需求也不多。就是现在拷问出一些情况来,等我们打到辽东的时候也过时了。”

    刘佩听启奇涛这么说觉得很有道理,就直接说道:“都拖出去砍了吧。首级留好了送往京师。”

    李开平听了大惊失色!立刻大声嚎叫起来!说道:“大人!大大人,你可千万不要杀我!我掌握着很多大清国的秘密!我还可以出赎金!再说了,咱们可都是汉人那!看在咱们都是汉人的份上饶过我吧!”

    李开平这么一喊,其他几名汉军旗的军官也都跟着哭喊起来。一名参谋军官厉声喝道:“这时候想起你是汉人了?当初你们杀汉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自己是汉人那!”

    刘佩也很反感这种背叛民族的人,所以直接摆手示意拖下去。李开平还要哭喊,立刻扑上来一批侍卫将他们的嘴堵上,将人全部拖走了。

    拖走了汉军旗的人,大帐里面安静下来。刘佩就把目光转向了那些朝鲜人!

    这些朝鲜人已经被刚才的一幕吓得瑟瑟发抖,还不等刘佩说话,跪在最前面的朝鲜军官大声说道:“禀报名国总兵大

    人,外臣名叫朴东生,是两班贵族出身。”

    刘佩说道:“你是什么贵族于本总兵无关。现在,本总兵就想问你,谁给你的胆子到民国来烧杀抢掠的?”

    朴东生心里暗道,不是你们明国废物,保不住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投靠大清国?但是他却不敢这么说。他只能低头说道:“大清国势大,他们逼迫我们国君出兵,外臣也是没有办法啊!要不然外臣怎么敢来啊!”

    刘佩刚想拍桌子,旁边的侍卫就递过来一张纸条。刘佩扫了一眼,就放下手说道:“这么说你对我大明还有恭谨之心喽?”

    朴东生一听刘佩的语气,就知道事情有门,立刻大声说道:“大人,你要相信我!我们朝鲜与大明咱是父子之国,向来恭顺!只不过是最近受大清国的逼迫才不得不派人进入明国!而且这一路上我们可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啊!就该和总兵大人的军队交战时,我们都没有尽全力!”

    他这话在大帐里引发了一阵笑声,就连刘佩都忍不住笑了!因为大帐里的人都知道朝鲜军队的实际战斗力,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

    而且刘佩也不相信他们没做坏事的说法,这些朝鲜士兵没做坏事是因为没机会。要不是这次阿巴泰直扑山东,没在沿途停留,他们干的坏事不会比清军少。

    刘佩说道:“你应该知道,只要带着兵马踏上大明的土地,那便是犯了死罪!不过,现在看在尔等还算恭顺的份儿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官安排你们到东南亚去作为奴隶赎罪,劳作至死!”

    李开平和他身后的朝鲜军官都懂得汉语,所以听到刘佩这么说,立刻大声哭喊起来,玩命的磕头求饶。有时候说愿意反戈一击进攻清军的,有的说愿意掏钱赎身的,什么样的都有!

    但是刘佩却不肯再听,直接摆手示意将他们全部押出去。等到大帐里安静下来,启奇涛说道:“大帅,还有不少俘虏,都怎么处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