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进大殿,崇祯皇帝就劈头盖脸的说道:“周爱卿,你今天怎么替这个反贼说起话来了?”

    周延儒不慌不忙地说道:“陛下,老臣说的是实话啊,那刘佩他真的没造反呀!”

    崇祯皇帝用手指着周延儒,气得浑身都在抖,说道:“他现在这还不叫屿反,什么叫屿反?难道真的要扯起反旗,攻城略地,包围了京师才算是造反吗?”

    周延儒叹了口气说道一下:“陛下,刘佩若是真的造反,他不需要兵围京师,他只需要截断运河就可以了!”

    正在气愤当中的崇祯皇帝立刻就被这句话噎住了!他可太清楚周延儒说的是什么了!

    整个北方到现在没有崩溃,完全就是在靠着南方源源不断的向北方输血。而其中输血的主要血管就是运河!这运河上没入里往来的槽船不计其数,供应者北方的粮食需求。

    刘佩若是真的要造反的话,只需要卡住运河半年,北方就彻底完蛋了!到时候无论是大清还是刘佩,抑或是流寇,只要挥师直扑京师,这江北就轻松到手了!

    崇祯皇帝听了之后腿一软,就坐在了椅子上!他双眼无神的说道:“周爱卿,这刘佩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

    周延儒很高兴自己将崇祯皇帝吓住了。所以他低声说道:“陛下,那刘佩此时未必存了反心!即便是存了反心,也还是在犹豫之中!如果陛下能够拉住他,说不定他还能够为陛下所用!毕竟这样一支强军白放着也太可惜!完全可以让他去剿灭流寇。只是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

    崇祯皇帝听了倒是打起精神来了,说道:“这倒是个办法!只是那刘佩还可能听从朝廷的安排吗?要知道,他的粮饷都是他自筹的。他成军至今可没花过朝廷的半分军饷,朝廷对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周延儒说道:“陛下,饭食总是事在人为的!毕竟他现在还没有举起反旗,总还有转圜的余

    地。现在就要看我们能否有些手段笼络住他。”

    崇祯皇帝摇头说道:“可是朝廷困窘已久,哪里有什么东西能够笼络住他?而此时他占据山东,恐怕早已钱粮丰足,哪里看的上朝廷的这点赏赐!”

    周延儒说道:“朝廷没钱粮发放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完全可以给他封爵!”

    船只皇帝一听就跳了起来,大声说道:“这绝不可能!让我给一个反贼封爵,想都不要想!”

    周延儒上前一步说道:“陛下,若是能用一个虚无缥缈的爵位笼络住此人,那简直是太划算了!而且,如果朝对他重爵封赏,刘佩却反叛的话,天下人当如何看他?又有几人会跟随?单单在这一点上他就没有了大义的名分!到时候陛下振臂一呼,必然有豪杰之士诛灭堅邪!”

    崇祯皇帝想了想,冷冷的说道:“此事再议!我们还是商议一下现在如何去做吧?”

    周延儒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然后说道:“陛下,其实我们只要再等一等就好,看他是否会有军报送来。若是有军报送至,那就说明事情还有余地!若是他真的没有军报送到的话,就是真的心存反意了!到时候陛下就要准备平叛了!”

    这下子崇祯皇帝的脸都吓白了!但是多年养成了悭吝杏格却促使他就是不肯服软!只是摆手说道:“就按首辅的主意,先等上一段时间吧。至于封爵的事情到时候再议。”

    周延儒听完之后心中暗自叹息!在他看来,用一个虚名爵位来圈住刘佩,这是多么划算的事情啊!可是皇帝被自己的情绪所迷惑,根本就不会仔细考虑其中的利弊,白白错失了这个机会!

    要是按周延儒的想法,只要刘佩立功了,就给他封官加爵!还有散官之类的东西随便上!这根本就是一件惠而不费的事情,反正又不用看朝廷给他封地。

    到时候再宣扬的天下皆知,都知道皇帝和朝廷对刘佩有知遇之恩,

    优势信任有加!这样的话,刘佩若是真的造反也要犹豫再三。虽然不会让老婆改变主意,但是至少能拖延一段时间,泽洋也许朝廷方面就有转机。却可惜被崇祯皇帝却因为个人的情绪否决了这个明智的决定。

    想到这里,周延儒收回心神,告别崇祯皇帝回到家中。他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管家封门,谁来的也不见。他自己则一头扎进了书房里面。

    他在书房里面思索了良久才提笔写下一封长信。等他写完之后反复推敲又稍作修改,再重新撰抄了一份,才拿过一张信封,在上面写上收信人的名字,赫然就是山东总兵官,刘!

    如果有人看这封信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周延儒老大人的文采非凡!

    这封信写得引经据典却不生僻,文字浅显又华丽异常!即使是读书很少的人也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其中前面的含义自然是对刘佩百万夸奖。周延儒站在长辈和首辅的双重地位上,对刘佩的所作所为作出了点评,既亲切有严肃,完全是拿刘佩当作值得培养的后背和下属来看。

    夸奖后就再没有提过朝廷的任何事情,反而是大谈周延儒本人是如何欣赏刘佩,还隐晦的做出许诺,将会在物资饷银和行政方面给予刘佩一定宽松的环境。

    随后有说了一下自己在山东的朋友,明确说刘佩有需要的话,可以拿着这封信去寻求帮助。还让刘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一下自己在山东的亲属,日后必有好报云云!

    这封信极尽拉拢的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多人都很难相信这一封完全不考虑国家,而只考虑私人的信件是出自于首辅之手!

    其实周延儒的想法非常简单。他也不是看不出大明的江山已经江河日下,自然现在要给自家找个后路。

    以前的时候,他还觉得反正谁坐天下,都少不得他这个首辅出力安定四方,到时候官位爵位自然都会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