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赶紧走到父亲的身边,任一浩直接握住了任父的手掌,颤抖的开口说道:

    “爸,是我,我回来了,您好好休息,千万别激动。”

    听到任一浩的声音,任父的目光先是呆滞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就变得激动呢起来。

    不过,任父终究不是一个擅长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哪怕是心里很激动,但是任父还是平静的开口说道:

    “好,回来就好,小浩你这次回来,多帮帮你妈和小宁。

    我没能耐,这几年她俩过得太苦了。”

    听到任父的吩咐,任一浩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眼中的泪水,生怕泪水流下来,会让自己的父亲感到难受。

    倒是一旁的任母和任妹,没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他们太清楚任父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所以他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强压着内心的愤怒,任一浩陪着任父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任父累了,睡着了之后,任一浩才默默的站起身来。

    再次期间,叶凡他们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诚然,他们有些能够帮助到任父、任母甚至任妹的东西,但是他们却没有选择现在出手。

    因为现在这段时间,是属于任一浩他们一家人的。

    任一浩在站起身来之后,再次朝着母亲问出了事情的原由。

    本来任母是不准备说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这并非什么光彩的事情,在思想保守任家,任母很难当着叶凡他们的面,说出事情的原有。

    任一浩明显也是知道这些的,看着任母的表情,任一浩瞬间就明白了她的顾虑。

    所以,任一浩直接朝着任母说道:

    “妈,你直说就行,这几位都是我宗门里的师兄师姐,都是自己人,没关系的。”

    听到任一浩的话,任母看着任一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看来,自己的儿子长大了。

    是啊,在任父变成这个样子之后,任一浩就是任家的顶梁柱了。

    只是略微一犹豫,任母就开口朝着任一浩他们解释起来事情的原由。

    原来,在两年之前,在任一浩他们村子不远处的地方发展了一个源矿。

    虽然不是什么大源矿,但是这也足够引起一些修行宗门的眼红、争夺了。

    虽然任母不知道这个源矿的归属是怎么确定的,但是任母却知道这个源矿是被一个名为红云宗的修行门派拿下了。

    可是,再小的源矿那也是矿脉,而开采矿脉,无疑是一件极其耗费人力并且危险的事情。

    红云宗没有那么多人,他们也不可能让自己的门下弟子去做开采源矿这种危险的事情。

    所以,这个小型源矿附近村庄里的普通人就被红云宗给盯上了。

    一些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在红云宗的修士眼中,比着畜生也高贵不了多少。

    他们的死活,红云宗根本不会在意。

    不过,毕竟普通人都是受着附近的势力庇护的,所以红云宗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他们只是要求附近村庄里的居民,每一户出一个人帮他们开采矿脉罢了。

    并且,他们也不是让这些村民们白干,每一个人都会发十枚铜钱的安家费。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去了十有八九就是死。

    再说了,十枚铜钱的安家费,这点钱谁会看在眼里呢?

    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红云宗为了堵住那些庇护他们的势力的嘴罢了。

    他们真正的安家费,恐怕都被红云宗用来打通关系了。

    所以,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开采矿脉。

    但是他们又不敢不去做,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又怎么敢去违抗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呢。

    拖拖拉拉的,每股人家都在纠结到底让谁去送死。

    所以一来二去,这时间就耽误下来了。

    可是红云宗的修士等不及啊,他们还等着这个源矿发财呢。

    所以红云宗的宗主当即就生气了,直接派出了门下弟子,让他们前来拿人,带去开采源矿。

    就这么着,每家每户就算不情不愿,也都最终派出了一个送死的。

    但是到了任一浩他们家之后,情况就变了。

    任父是任家唯一的顶梁柱,他要是走了,家里很难撑下来的。

    所以,他想和那些红云宗的修士商量商量,能不能高抬贵手,饶过他们一家。

    可是红云宗的修士又怎么可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利人不利己的事情呢。

    所以,根本容不得商量,红云宗的弟子当即就要带走任父。

    这一下,可把藏在屋子里的任母任妹母女二人急坏了。

    特别是任妹,冲动之下直接冲出了屋子,想要拦住红云宗的修士。

    这一下,可就彻底坏事儿了,前来任家的那个红云宗弟子,根本就是一个色中饿鬼。

    看到任妹这幅水灵的模样,当即就起了色心,提议说任父不去也可以,但是要把任妹给他,顶替任父的名额。

    任父活了这么多年,哪能不清楚这个红云宗弟子的心思,当即就拒绝了。

    可是,红云宗的弟子根本没在乎任父是同意还是拒绝,直接就动手准备强行带走任妹。

    可能是这样的事情干多了,那个红云宗弟子根本就没有任何顾虑。

    这一下,任父直接急了,拿起手边的锄头就朝着红云宗弟子打去。

    还别说,猝不及防之下,红云宗弟子还真的吃了一个小亏。

    可也是因为这样,红云宗的弟子直接愤怒的把任父打了个半死不活。

    甚至,在打完任父之后,还准备对任妹出手,直接当场霸王硬上弓。

    任妹也是一个性子刚烈的人,当然誓死反抗。

    可是,任妹一个小姑娘哪里是红云宗修士的对手,哪怕是有着母亲的帮助。

    甚至,在反抗的过程之中,任母还被红云宗修士打伤昏迷了过去。

    要不是红云宗修士还要点脸,把任妹弄到了屋子里。

    而且任妹也够果断并且眼疾手快,直接抄起了床上的剪刀,朝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来了几刀,让红云宗弟子失去了兴致,从而放过任妹,估计这个家早就分崩离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