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嘶”

    疼,无法形容的疼,蔓延全身。

    杜衡感觉自己筋骨寸寸断裂,双手挣扎不得,液体从四面八方灌入口鼻之中,脚下的重负让她无力自救。

    她,在哪里?

    未等杜衡理清混乱的记忆,身子骤然一轻,终于被拖离这令人窒息的深渊

    “大小姐,大小姐!”

    医馆伙计杜安好不容易将自家大小姐拖上岸,着急的趴在河边呼喊,偏偏地上的女人双眸紧闭,面色如纸一般的苍白

    “你好大的胆子,杜安,竟然敢救这个淫妇!”

    “杜安,我们镇有规矩,不守妇道就要浸猪笼!”

    “瞧着杜安着急的模样,说不定,他就是奸夫!”

    “你们胡说!”

    杜安刚刚下水,此刻满身狼狈,目眦欲裂的望着周围说风凉话的镇民,抖着唇吼道:“我家大小姐没有不守妇道!”

    “没有肚子怎会这般大!黄口小儿胡搅蛮缠!来人,拖开,把这淫妇重新丢下河!”族长怒喝一声,两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便要上前。

    “放肆!”

    就在此时,原本躺在青石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杜衡睁开双眸,冷厉的眸子犹如刀锋一般袭向靠近的两人。

    她好好在工作室研究从沙漠带来的凰图腾,可是刚一打开,就被一道强烈的白光给吸了过来。

    睁眼,就已经是这么刺激的场面。

    看了一眼自己高高鼓起的大肚子,杜衡在瞬间接收了原身的一切信息。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杜衡,是云水镇医馆掌柜的独生女儿,今年只有十四岁大,却不想在杜掌柜一场大病骤然离世之后,肚子莫名其妙的大了起来。而她作为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连外男都很少接触,更何况是怀孕。

    但是日渐增大的肚子,却成了她不贞的铁证,于是,在杜氏族人的监督下,她,被沉了塘

    若不是杜安这个伙计忠诚,她此刻恐怕早已葬身水底!

    呵呵。

    惨白的唇边逸出一抹冷笑,杜衡的眼神瞬间冷冽。扫了一眼周围这些人,将他们的面孔一一记下。

    原主,不过是一个乍然丧父的小姑娘,父亲百日未过,这些豺狼虎豹就想把她沉塘!

    真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手底下按住的肚子在微微的蠕动,看这情形,应该是寄生虫之类的。

    前世的她是一个考古学家,学识渊博医术,小case。

    两个大汉趁着她不注意,猛然袭来,要抓住她。杜衡顺手捡起两块小石子,精准的弹上了两个人的眼,瞬间,两名壮汉捂着眼倒地惨叫起来!

    “你”族长一颤,看向杜衡的眼神里,满是骇然!

    “我,怎么没死是吗?”

    杜衡冷笑一声,一记寒眸,宛如修罗,震慑全场。

    “你是人是鬼!”一旁的杜三叔见状心脏骤停,他明明看着杜衡被装进猪笼扔下了河,挣扎了半天都没动静了,怎么现在

    “三叔,我是下了一趟地府,可惜啊阎王爷不收我,说我冤枉,便让我回来”杜衡死死的盯着杜三叔

    “讨回公道!”

    冷冷的四个字,瞬间戳中了杜老三。

    他脸色陡变,狐疑的盯着杜衡,觉得眼前的人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孤女了。

    但不管她到底变成啥了,这个祸根不能留!他图谋了这么久的医馆,眼看着就要到手了,可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于是杜老三清了一下嗓子,正色:“镇长!杜衡不能留!未婚先孕,败坏了杜氏的门庭!必须要按照族规来处置!如果今天不处置她,没办法给族人一个交代!”

    “这”族长捋着胡子,略微有些迟疑。

    “三叔,你说我大着肚子是被野男人坏了身子,可是我却说我这肚子里明明是胀气!如果我能在三日内消除,更待如何!”杜衡冷声。

    “呵呵,三日之内?你怕不是想找打胎药,把肚子里的孽种打下去吧!”杜老三呵呵一声。

    “族长,如果您不放心,可以派人来监督,看我是打胎还是将大肚子治好!三日之内,我必定把肚子消下去,还我一个清白!”

    这

    镇长见杜衡醒来便有所松动,如今听杜衡承诺,不禁犹豫,看了一眼众人,正欲开口答应,没想到却被人打断

    “不可能!”

    杜老三的态度异常坚决:“你这种不守妇道的贱人,多活三天都是我们云水镇的耻辱!现在就丢下去!”

    “对,耻辱!”

    “若是人人都像她这样不守妇道,我们云水镇还有清白可言吗!”

    “没错!”

    杜老三早已在人群里埋下暗桩,一出声便有人应和,将群众的情绪煽动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