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周围的下人都觉得是可能有一些不对劲,默默地退了下去,只留下连翼和杜衡两个人在这里对峙着。

    许久之后,杜衡叹了一口气,起身想要拉住连翼的手,却被他直接伸手甩开了杜衡,“我以前从未发现你竟然是一个如此冷血的人,曾经要去救林玖的时候,你明明那么上心,可是现在面前明明有一个人会更容易救一些,你却如此的不上心。”

    杜衡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回答,自己凭什么要伤心?当时林玖几次舍命救了自己这个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底线,而且并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的事情,自己给他求情已经是仁义至尽了。可是现在这个丫头却偏偏要拿自己的尊严说事。

    自己也为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只不过是连翼并没有发现而已,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跑过来指责自己难道真的当自己是病猫吗?

    既然杜衡没有说话,还以为是杜衡理亏连翼摆了摆手,脸上的怒色更盛,“你怎么如此冷血,你明明知道如果丫头要是嫁过去的话,肯定会经历一些非人的对待,而且你也明白,如果要是在那个皇宫里面的话,没有那么多的心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杜衡懂这些东西怎么可能会不懂?

    怎么难道他丫头是人自己就不是人吗?自己在皇宫里这么长时间都是摸爬滚打活下来的,面对那些大臣的时候,自己也都是咱那里费尽心思的和他们周旋。

    后来因为连翼被一些原因给抓走,自己也是在这皇宫里面苦苦的等待她回来,那你丫头确实是救过连翼一条命,但是自己也确实是给了丫头很多的机会,自己又何曾没有见过那丫头一条命?

    现在的自己不过就是为了遵循丫头自己的想法而已,如果要是自己不遵守她的想法的话,恐怕会把它真正推向深渊。连翼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当时丫头是如何逼迫自己的,那一把匕首放在不是他的脖子,也不是在他的面前让他看到了那一滴血是如何绽放开的。

    这些东西杜衡心里面一遍一遍的过着,脑海里面全部都在一遍一遍的想着,却没有透露出来半个字。

    “算了,你还是在这房间里面好好的想一想吧,今天这顿饭看来我是真正吃不下去了。”

    杜衡笑着起身,脸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只不过眼睛里那么委屈却挥之不去。

    看的连翼心里一颤,急忙就把头给撇了过去。

    “看来皇上你是说完了,那你现在是不是也应该听我说一说了,那丫头曾经来的时候,我自然是不欢迎她的,而且现在也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想要去和亲,你也知道,如果要是没有人去的话,恐怕别的国家不会同意。”

    说着说着,杜衡就哽咽了一下,“那么现在我想问一下皇上,你可曾有一段时间把我当成过一个女人,你可知道我也是一个需要被别人关爱的女人,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帮你忙这忙那,可是你没有半句的感谢不说你现在还过来要骂我。”

    杜衡本以为自己会哭的不行可是谁知道现在的心情却是平静的无比只不过看着面前的连翼。心灰意冷而已。

    “还有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和丫头两个人说了些什么,你又怎么有资格在这里指责我做的不对。”

    一番话直接把连翼给怼的不行,自己竟然想不出来半点去说杜衡的理由。

    “皇上竟然真的不想吃的话,那就请你离开吧,看来我这个小宫殿是容不下你了,如果你那么心疼丫头的话,那你就去找你的丫头好了。”

    对着旁边的蔷薇说了一句“送客吧。”

    说完之后直接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那门重重的摔了上。

    接二连三的吃了闭门羹,连翼的心情也有些不爽,“景元,走,咱们走。”

    蔷薇的旁边看着这一地的狼籍,不知道应该从何收拾起,走过去敲了敲杜衡房间的门,“皇后娘娘,你还是出来吃点东西吧,从早上到现在,你根本就没有吃过一点点的东西,甚至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虽然说现在你和皇上吵了一架,但是还是自己的身子为重。”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只见门被缓缓的打开,杜衡面上依旧是平静无比的样子,只不过周遭那种阴冷的感觉挥之不去,让身旁的蔷薇狠狠的打了个冷战。

    淡淡的看了一眼蔷薇,杜衡走到那桌子面前,像是狠狠的虐待自己一般,将那些菜一夹到自己的碗里吃了下去。

    混着自己的眼泪,杜衡只觉得这顿饭自己吃的委屈无比。

    “皇后娘娘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你当时为什么早上一定要跪下去求求呢?如果那个丫头要是真正想去和亲的话,又怎么可能会不会去自己说的,她这分明是拿你当枪使。”

    蔷薇不满的在旁边嘀咕着,早上那件事情很明显,就根本不是杜衡所情愿的,但是连翼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没有认出来。

    那个丫头也真的是一个好手段,就这一副感情牌打的真的是让人措手不及,而皇后娘娘也未免太可怜了一些。

    两头难,如果要不是皇上去为难杜衡的话,自家皇后娘娘又怎么可能会去和那个丫头说是,如果要不是那个丫头一死相逼的话,那皇后娘娘也不可能今天早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直接就跪下去给丫头求情。

    “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其实你我可以议论的,对了,今天的饭其实做的很不错,下一次继续努力吧。”

    杜衡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但是皇上未免也太过分了一些,明明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怪你,可是为什么偏偏还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给你发脾气?”

    杜衡脸色一冷,“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皇上,他对我发脾气,这也是正常,你我二人都必须要受着,还有,如果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在背后议论别人的话,那你也不用在这后宫里面待下去了,昨日我还夸你这个孩子精灵古怪,做事稳妥。”

    说着叹了一口气,“今天怎么就如此的不小心,这种话如果要是让别人听了去你的脑袋可就不保了。”

    蔷薇也意识到自己一时愉快,犯了一个大错误,“皇后娘娘饶命,我刚才也是在替你打抱不平,想着皇上今天做那些事情简直是让人不知道应该如何说,所以才一时之间脑子愚笨,说出了那番话,希望皇后娘娘不要怪罪。”

    杜衡无奈摇了摇头,自然知道蔷薇这件事情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刚才骂她也是让他张一些记性,毕竟在这皇宫里面,如果要是在背后议论皇上的话,那可是死罪。

    “好了你起来吧,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犯这种低等的错误了。”

    蔷薇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将杜衡吃完的饭碗都收起来之后乖乖的立在了一旁,不敢再说话。

    “额娘。”杜衡本来正打算起身回屋,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身上刚才那股阴冷的气息。瞬间就消散殆尽,回头脸上挂满了笑容,看着那个一扭一扭,吓着自己跑过来的孩子。

    脸上还挂满着泪珠。杜衡脸上的笑容顿时间就僵硬住了。看着跑过来的孩子,冷声问道,“谁欺负你了?”

    摇了摇头,“额娘,我今天梦见你和父皇两个人在这里吵架,说的不要我了。”

    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的杜衡,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一直等到刘宏跑到自己脚边拉扯自己的衣摆之后,杜衡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着样貌和连翼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孩子。

    “你放心,不管怎么说,以后额娘一定不会让你受欺负,而且谁不要你儿额娘都不会不要你的,明白吗?”

    乖巧的点了点头,抱着杜衡的腰不撒手,脸上却依旧挂着泪痕,“我知道额娘不会不要我,但是刚才那个梦真的好真实而成,好害怕今天跟纯可不可以和额娘待在一起啊?”

    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一个小孩子,玩性大发倒也是正常,杜衡也倒是没有拒绝,抱着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头对着蔷薇吩咐道……

    “今天就算有其他人来见我的话,就说我身子不适。”说完之后直接就关上了门。

    去他的国家大事去他的儿女情长,这些事情都和自己没有半点的关系,自己去做的话也都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已,而现在自己根本就不想去管这些破事了。

    “皇上,其实今天好像对皇后娘娘说的那些话有一些太重了,她应该也是为了你好。”身旁的警员看着面前脸色阴冷的连翼,尝试性的说了一句。

    “怎么难道你也觉得皇后娘娘最近长得太漂亮一些,所以才想着给他说一些好话?”连翼直接一语致死。

    回头连看都没有看。

    “还是说你有一些什么非分之想,所以才在这里给皇后娘娘求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