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虽然知道了皇后娘娘长得很好看,但是除了我以外,任何人不许对他有非分之想。如果你要是真正想找一个成亲的话,那我自然可以给你推荐。”一番话冷嘲热讽,对着面前的警员没有半点的脾气。

    黑着俩紧紧的跟在连翼的时候,总是自己想的,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在这里默默的保护着连翼。

    景元:“”

    得!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们两,不然的话,这一辈子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皇后娘娘跟用完上了,虽然说今天一天都没怎么。有好事情发生,但是你也不能饿着肚子。”闷声闷气的把发蹲到了杜衡的面前,又是留给杜衡叫倒了一杯茶。

    顺手就接了过来,杜衡看都没看,将茶水喝下去之后,盯着面前的饭菜静静的发呆。

    看着这寡淡的快要淡出水的饭菜,杜衡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咱们的御膳房是不是已经快要穷的买不起菜了嘛,为什么今天的饭淡的如此的初期?”

    记得自己刚才端过来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一抬头只见蔷薇满脸的尴尬。

    “皇后娘娘实在是对不起,我端的时候,好像已经看错饭菜了,我本来记得我明明看的是那个饭,结果只是个端来了之后竟然成了这个。”

    杜衡倒是没有怪罪,只不过好奇这弹的出水的饭菜究竟是给谁准备的。

    “还能是谁?就是那个丫头呗,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这一段时间吃的都是淡得出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让别人虐待他。”

    一提到丫鬟两个字的杜衡刚才还大好的心情,现在顿时间就沉闷了下来,说实话,其实自己不怪他,毕竟他在皇宫里面生活的如此不好,而且去和亲也怪你自己和连翼两个人没有把他看管好。

    可是为什么连翼上来青红皂白不分就直接先把自己给训斥了一顿,难道自己就必须要背这个骂名吗?难道在皇后这个位置上坐着就一定要面对这些事情吗?

    如果要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杜衡根本就不想经历这种事情,好吗?

    “你赶紧把这发饭给丫头送过去吧,就说今天的饭不小心给拿错了,还有告诉她千万不要再吃这种饭了,顺便把我那份给她吧。

    一下午的好心情都没了,杜衡也吃不下什么饭,坐在凳子上静静地发呆,窗外的梧桐树叶落了一地,哗哗的声音把杜衡本来平静下去的心情再一次给挑拨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只觉得自己心情分外的烦躁,也不知道究竟要发什么事情。

    正想着的时候,只听见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杜衡抬头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起身打开了门。

    接着便是林玖那张大脸硬的门口,“听说你晚上没有好好吃饭。”

    开口一说话直接就叫杜衡怼的无地自容,心里面疑惑,怎么这件事情林玖这么快就知道了,“我晚上没有什么胃口吃,所以就让蔷薇先给端下去,饿了之后再去吃,好吧。”

    林玖并没有回答,硬生生的从门口挤了进来。瞪了一眼杜衡杜衡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这杂乱无章的房子皱了皱眉头。

    “我说你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虽然说连翼和你两个人正在吵架,但是你也不能如此糟践自己身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押运的话张口就来,杜衡就站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如何帮忙,看着林玖在那里忙来忙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我让御膳房给你熬了几个糖,你现在赶紧一喝,现在正是养身子的的时候,你怎么能这样如此糟践的再说了。而你最近用脑比较多,而且小皇子最近应该也是哭闹不得吧,想来是真的有多少的不舒服,一会儿就给他看一下。”

    叽叽歪歪的说完这一大堆话之后,林玖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杜衡愣在原地的样子,心生不满

    我说你赶紧过来吃呀,我说这么一大堆的话,不就是为了让你吃一口饭吗?你怎么能在里如此的迟钝。”

    杜衡满脸的黑线,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间闯进来,给了我一个如此大的惊喜,而且又在这里磨磨唧唧

    非常不情愿的走到了桌子面前,看着那一锅烧得乌漆嘛黑的汤,杜衡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你确定这锅汤不是你自己烧的?”

    林玖的脸色顿时间就黑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骨汤小心的嘀咕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要是我给你做饭的话,恐怕手艺还会好一点儿。可是做汤这件事情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只能做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将就着喝一口吧。

    杜衡满脸的黑线不知道这汤喝下去之后自己会不会当场就暴毙身亡。

    一推一拿之下两个人最终僵持不下。

    另一边,连翼心情也渐渐平稳,想到自己刚才对杜衡说出的那番话,心里面也是懊悔不已。明明这件事情和杜衡没有多大的关系,是自己在丫头那边吃了委屈之后所以才把一肚子的脾气全部都发给了杜衡。

    而且要不是杜衡的话,自己现在也不可能叫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说不定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要头大的床的样子。

    “你说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有些重了?”没头没脑的对着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吓得景元手上的剑都差一点掉了。

    淡定下来之后,看着连翼的背影在那里暗暗咂舌。

    原来面前这个人还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么的重要,不知道皇后娘娘现在心情又究竟差到什么样子。

    反正如果要是连翼对自己说出那些话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怎么高兴的,毕竟那件事情明明和自半点的关系没有,而且也是自己的那里一直老是跑来跑去,可是谁知道偏偏还要经历这么多的事情。

    “原来皇上你还知道对皇后娘娘有些太严厉了。”阴阳怪气的说完这番话,想到刚才连翼顺带连自己都说了一番,就可以想象到他刚才的火气究竟有多么的大。

    连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其实自己也不想那样的,可谁知道刚才的火气一上来之后,直接就嘴巴一秃噜,说出了那番话。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你赶紧帮我想一想,一会儿我去见她的话应该如何和他道歉?”

    只觉得尴尬的都可以用脚在地上抠出三室一厅,景元就那么静静地站在身后面。

    “实在不行,一会儿我去把皇后娘娘给叫过来,而皇上你就在这里静静的等着,到时候皇后娘娘一过来之后,你就伸手抱住他,告诉他你自己是做错了。”

    说完这个办法之后,景元傲娇的抬了抬头,这是自己可以想出来最好的办法了,而且觉得浪漫无比,恐怕任何一个女人的话,估计都不会抵挡住这个攻击的。

    可是谁知道面前的连翼却坚定地摇了摇头,“先且不说你可不可以把皇后娘娘给叫过来,如果要是我把她给抱在怀里面说出这番话的话,恐怕她都会以为我脑子是不是抽风了。”

    低头想了了一下那个画面,您就好像觉得确实连翼得这张脸如果要是配上那个画面的话,多多少少有一些怪异。

    “那要不咱们两个就安排一场花园偶遇,到时候假装你落水,让杜衡我来救你。顺理成章的这火气不就下去了。”

    连翼嘿嘿一笑,笑的身后的景元有一些发冷,“如果要是可以的话,我现在都想把你一脚给踹起了,冰冷的湖里面,现在可深秋,难道你想让我冻死在那湖里面吗?”

    景元是彻底的没了脾气。

    反正自己说一个计划,不想说一个计划不行,那既然如此的话,那你自己去想一个好了,“我说我这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脑子,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所以还是要把这件艰难的事情交给皇上你了。”

    淡淡的点了点头,连翼并没有说什么,伸手推开门神情自若地走了出去,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杜衡的房子门口。

    回过头差异的看了一眼景元,“我怎么会走到这里?”

    嘴角疯狂抽搐,景元偏过头不想看连翼这张脸,明明就是你故意走过来的,结果现在还偏偏要过来问我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可惜的是这面子还是要给足,“可能是皇上的太过于思念皇后娘娘的身子,所以才会知不觉间走到了这里吧。”

    用一种孺子可教也的眼神看你一眼景元,心里面想到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地把他奖赏一番。却不知道在景元的心里早就已经把自己给看扁了。

    蔷薇听到门口有说话声,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连翼在那里静静地站着,刚想喊一下,但是想到自家皇后娘娘还在那里生气,转身回了屋子。

    一五一十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杜衡。

    “无妨就让他整理静静地站一会。”谁让他偏偏今天非要和自己吵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