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杜衡说完这番话之后,只听见身后的蔷薇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的杜衡有一些发蒙,不明白身后的人就真的笑些什么。

    回头看了一眼,“我说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是不是今天吃错药了,笑什么呢?”

    伸手给杜衡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边说道,“我说皇后娘娘合伙,你和皇上两个人可真是有群,明明都知道现在两方心里面都放不下对方,而且也都想去跟对方道一个欠,可是谁知道站在门口就是偏偏不想进来。”

    杜衡老脸一黑,没有想到蔷薇竟然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想着如果要是连翼再不过来的话,自己也只好去给他道一个歉了。今天这件事情确实是自己欠考虑了,根本就不能当着那些文武大臣的面给连翼跪下求这让他送丫头去和亲。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对自己的名声也不是很好,恐怕连翼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大发雷霆。但是当时实在是太过于紧急了,而且丫头那个样子很明显,就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她就会对自己的身子伤害一番……

    可是谁知道自己还没有等动身,门口就已经开始站了人。

    “皇后娘娘如果要是想让皇上进来的话,现在我就可以去开门让皇上进来,可如果要是你们两个都在这里僵持不下的话,恐怕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杜衡老脸一黑,伸手作势要打身后的蔷薇,“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都已经开始调侃你的主人我了,如果要是下一次再让我发现的话,我肯定不会饶了你的。”

    蔷薇一躲就躲开了杜衡的手回头对着她嘿嘿一笑,“皇后娘娘,你可真是搞笑,明明就是想让皇上进来,可是你偏偏在这里不做声,如果要是真正害羞的话,那我自然可以帮你把皇上给叫出来。”

    啧了一声之后,杜衡仰天长叹,自己宫里面都养了一些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在这里看自己的笑话是不是?

    想着连翼在门口已经站了半天,而自己的脾气已经下去了大半,杜衡正打算开门的时候,却只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原来是门口的景元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说皇上你都惊在这里站了半天了,咱们两个应该不是过来喂蚊子的吧。”

    深秋的蚊子简直就是又毒又大,要不这次有一些内力防身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被咬成了什么样子。

    “你等我在酝酿一会儿,现在还没有想好借口,如果一会儿见到杜衡的话,两个人尬场了怎么办,到时候他要是不原谅我怎么办?”

    尴尬的样子让景元看的都有不免有些心烦。

    如果你要是想要去道歉的话,那你就好好去给人家道歉就得了,何必还要在这里犹犹豫豫。

    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又劝慰了半天,见连翼还没有半点要动弹的迹象,直接轻轻一推,女连翼一个不稳,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而此时杜衡已经起身打算给连翼去开门了,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鼻尖轻轻触碰到一起,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气体杜衡耳朵一红。

    但是却并没有躲开。

    连翼也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两个人四目相对,暧昧的气氛就这么油然而生。蔷薇觉得不对,轻轻吐了吐舌头,贴着墙边慢慢的退了出去。

    一抬头就看到外面的景元在那里满脸激动的看着里边儿。

    砰的就把门关上了,随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景元那张黑的不行的老脸,“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我现在要时刻的关注着皇上的身子健康,你现在突然间把门关上,如果要是里面出现一点意外怎么办?”

    面前的人究竟想的是什么,自己怎么可能会不懂?不过就是想看一下里边儿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而已。

    没有想到在皇宫里面竟然还可以遇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皇上和皇后娘娘两个人在一起怎么可能会遇到危险?我看是你在这里想要看戏,还有皇后娘娘的寝宫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都可以看的,你要是想看戏的话,还希望你去其他的地方。”

    两个人在门口腻腻歪歪的说了半天,门里面就像是与世隔绝一般,根本就听不到外面的细细碎碎的声音,只留下两个人听着对方深重的呼吸声。

    许久之后,还是杜衡向后退了一步,将两个人分离开来。

    想到今天上午发生的那件事情,只觉得自己现在心里还有一些委屈,看着连翼根本就不想说话,但是又一想到他怎们口站了半天在那里等着自己半天,如果要是自己不和他说话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下不来台面。

    “皇上都已经深夜了,怎么有兴趣来我这里?”想了想,杜衡还是打算自己先开口说话。

    面前的连翼也有一些不知所措,那么静静的站在原地嗫嚅了半天之后才说的,“不过就是看今天夜色挺好,想请你一起出去看一下。”

    杜衡没有回答,却并没有拒绝,就在那里静静地盯着连翼,满脸的委屈顿时就涌现了上来。

    哽咽了一下呀,现在如果要是让我自己和连翼两个人出去的话,自己肯定是不愿意的,可就是让连翼和自己两个人就在这里坐着的话,又觉得无比的尴尬。

    想了想杜衡开口拒绝道,“算了吧,刚刚小皇子还在说让我过去陪陪他,皇上,你若是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的话,你就先休息,我去陪陪他。”

    连翼老脸一黑,自己都已经拉下脸面在这里哄杜衡,可是谁知道杜衡偏偏不领自己的情。

    说什么要出去哄一哄小皇族,恐怕这都是想要躲避自己的借口吧。

    “你难道就这么不想见我吗?”声音一出,杜衡就察觉到连翼情绪的不对劲。

    其实不是自己不想见连翼,只不过是现在两个人见面实在是有些许的尴尬,经历那种事情之后,杜衡只觉得现在自己看连翼自己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情绪。

    明明知道那件事是自己先说不对的,可是是现在在看到连翼的时候就想到了他刚才是如何形容自己的。

    明明是为了丫头,但是两个人却没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自己也是为了丫头,那明明是自己丫头自己的选择,可是为什么连翼却把脾气发到自己的身上?

    气呼呼的站在原地,没有回答连翼的话。

    “皇上,你可记得今天不分青红皂白就在那里洗?把我一顿臭骂。”

    说这话的时候,杜衡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平静,还以为自己会满脸的委屈,或者说自己早就已经眼泪流的不成样子。可是谁知道自己竟然心里边儿没有半年的波涛。

    连翼没有说话,那件事情自己自然是明白的,而自己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就要来和杜衡道歉而已。可是谁知道来到这里之后,都已经给杜衡一个台阶下了,可是她偏偏要去看什么小皇子。

    分明就是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而已。

    “今天其实我是有原因的,但是我并不想解释。所以,如果要是皇上你真想知道的话,你还是去问你的丫头吧,她自己一个劲儿的想要去和亲,我难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拒绝吗?我难道要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消失在我的眼前吗?

    这件事情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更不要说面前的连翼。

    如果要不是为了他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承受这些事情。

    连翼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确实是自己的错,自己根本就没有让两个人处理好关系,而杜衡也是为了自己一而在再而三的忍让,把丫头留在宫里面,说好给她一个名分的是杜衡,让丫头现在去和亲的也是杜衡,虽然说不知道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一天自己看到那一幕,很明显就是杜衡的关心丫头。

    “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心里面有气,但是如果要是让丫头去和亲的话,恐怕这件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看着面前的杜衡不为所动,连翼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抱住了杜衡。

    轻轻挣扎了一下,见无果,杜衡也就不再做什么其他的动作在那里静静的站着。

    “皇上你抱够了没有小皇子现在还在等着我过去,还希望皇上你现在放过我。”

    连翼身子一僵硬,“除了我以外,我不允许你想任何人,就连小皇子也不行,懂吗?”

    哎呦呵!

    杜衡冷笑一声,你要是说你霸道的话,那我还多多少少能理解一点,但是如果你要是连儿子的醋都吃的话,那我就多多少少一些不能理解了。

    “他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一块肉,而且什么事情都让着我,可是你呢?你关键时候胳膊肘往外面柺,凭什么让我不不去看的。”

    老脸抑黑连翼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你确定你现在就要离开我去看他?”

    “当然!”杜衡不落下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