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侍卫一直都在暗地里观察着这件事,等到这件事已经是完成了七七八八的时候,侍卫直接转身离开来到了褚云泽的身边。

    “参见三皇子。”

    侍卫单腿跪在地上双手抱在一起,低头恭敬的说道。

    “起来,说。”褚云泽听到了侍卫的声音直接开口反问道。

    “谢三皇子。”侍卫听到三皇子让自己起身说完话之后起身,开口说道:

    “今日我去见那女子,确实是有过人之处,之前皇上赐婚两人,但现在那家傻小子想要对女子做出来什么不轨之事,但女子淡定的样子似乎是有一些什么手段,或者是底牌,可小的看着一些时间并未发现女子有任何的后手。

    小的认为,这大抵就是那女子聪慧且不怕事的性格,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小的担忧皇子着急前来汇报此事。”

    听到了侍卫说出来这一句话的褚云泽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继续看着女子会有什么其他的现象。”

    “是!”听闻主子交代的任务,侍卫点头说完转身离开。

    褚云泽微微思索一番但并没有什么头绪,想了想还是打算借这件事去找杜衡。

    想到这里直接起身,来到了杜衡的寝宫。

    “你怎么来了?”杜衡本身在睡觉,听到了动静立马被惊醒看到褚云泽在床边,吓得差点将枕头底下的匕首给拿出来。

    杜衡有些不满,但并未告知褚云泽的是,要是她看到了此人不会威胁到她,否则的话,褚云泽的头和身子怕是早已就分家了。

    “我来是有事情和你说的。”褚云泽看着杜衡的眼睛里面有戒备之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杜衡听闻点头:“有什么事情你说吧,说完就回去吧!”

    但此时在她的心里买反倒是认为她身边的人现在多少应该是需要鞭打一下了,别什么人都给放进来!

    “我的手下今日去观察那个女子了,发现傻小子想要强上的时候女子淡定的样子如同是有什么后手。”

    褚云泽将手下说出来的话大抵都是没有改动的对杜衡转述说道。

    “那有什么后手?”

    杜衡听闻褚云泽说出来的话,多少还是有一些好奇的开口反问到。

    “不知道,我手下并没有发现那名女子有什么不同也没有发现女子的后手。”在这个时候褚云泽老老实实的将这一句话告知给杜衡。

    杜衡听到了褚云泽说出来的这一句话心里面也还是有一点无奈:“你这一句话和没有说不是一样的吗?”

    思索了一下,杜衡继续开口对褚云泽说道:

    “你现在回去吧,我有些累了,还没有睡好。”

    “我想要和你再说一件事。”褚云泽听出来了杜衡现在想要将他给赶走,但为了能够再跟着杜衡待一会儿,他便着急忙慌的开口说道。

    杜衡本身没有睡好,自然是有一些不开心,又听到了褚云泽说出来这一句话冷漠的开口问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情。”

    但褚云泽听到了杜衡说出来了这一句话顿时没有在说话,杜衡看着褚云泽的样子怎么会不知道刚才就是他在骗她。

    “你现在并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所以你现在还是先回去吧,等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的时候你再来找我。

    哦对了,我下一次不想要看到你直接出现在我房间里面,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禀报或者是让我的宫女转述给我吧?”

    杜衡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着褚云泽。

    褚云泽听闻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卡在了嗓子里面,但没有办法吐出来也没有办法咽下去的感觉。

    轻轻的点了点头,褚云泽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杜衡看着褚云泽离开的身影,眼神里面也充满了一丝复杂,她不是不想和褚云泽说话,但是之前的事情他还没有道歉,所以就不能够轻而易举的原谅这个男人。

    等到褚云泽离开后,杜衡身边的宫女来到了主子的身边看着主子的样子有一些疑惑:

    “主子,这件事您也不是没有原谅三皇子,为什么还对人家如此的冷淡?”

    “怎么?替他感觉到委屈了?”

    “小的不敢,小的就是看着主子现在都少了甚多笑容,心里面有一些心疼主子罢了。”宫女小心翼翼的给杜衡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宫女心里面的想法也确实如此,之前和褚云泽还没有闹脾气的时候,他们经常可以看到主子脸上的笑意,但现在两人有了矛盾反倒是有一些隔阂一般,但作为下人自然是对一些事情不会想的那么的周到。

    单纯的看着外表认为杜衡和褚云泽两人闹了情绪之后,主子脸上的笑意确实是很少见了,平时吃饭都可以吃很多但现在却没有那么多,反倒是有一些心疼主子了。

    “好了,他夸别的女子,我还不能够生气吗?这件事要是他不和我道歉我才不会原谅他。你现在去忙吧,我有一些乏了。”杜衡不想要再听关于褚云泽的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直接开口说道。

    “是。”宫女都已经是听到了主子想要她不在打扰了,怎么还这么不知情的赖在主子的身边呢?

    而已经是离开的褚云泽脸上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得力下属看到了自己的主子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也还是鼓足了勇气来到了主子的身边开口说道:

    “主子,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是很好,我有一个办法您要不要听听?”

    褚云泽听到了下属说出来的话有一丝丝的诧异,没有想到他会说出来这一句话:“好,你说说你倒是有什么好主意。”

    “小的认为可以从内部打入,就好像是咱们打仗的时候找到的一个间谍一般。贿赂一个宫女然后由这个人带给我们一些关于杜小姐的信息。”

    褚云泽听到了下属说出来的这一句话心里面有一些赞同这件事,但这样子的事情他怎么能够做出来?

    “我听你的这个主意十分的可以,但我毕竟是你的主子,这个主意也是你给我出的,所以这件事你就去处理好了,最好是能够把这件事完成的很好。”

    说完这一句话,褚云泽主动的拍了拍下属的肩膀,脚步略带轻快的转身离开。

    下属听到了自家主子说出来的这一句话顿时有一点不好了。

    “这”

    走了没有几步的褚云泽听到了下属的迟疑,转身看着下属。

    下属注意到了褚云泽的目光开口说道:“没有问题,这件事我一定给主子完成的特别好!”在说出来这一句话之后就看到了主子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

    “好,既然你这么的有把握,那这件事就彻底的交给你了。”褚云泽说完这一句话转身离开。

    下属只能认命的来到了杜衡的院落,正好看到了一个宫女在打扫卫生,下属笑嘻嘻的来到了给宫女的身边。

    宫女看到了这个男人冷不丁的出现有些惊讶。

    下属没有说话但在手中拿出来了一个金耳饰。宫女的眼睛如同是看到了金子一般。

    “我想知道这几日你家主子的心情怎么样?”

    “不瞒你说啊,我家主子其实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有什么东西都会给我们,就算是吃不完的东西我们也能够尝尝鲜,但是这几日我家主子确实是有一些不开心。”

    “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不开心的吗?”

    下属虽然是听到了这个宫女说出来了这么多的废话,但最终还是听到了一些比较有用的信息追问道。

    “这件事并非是什么小事,但是这件事我认为啊,事情可就非同小可了。啊!来了。不和你说了,我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

    宫女听到了其他人在喊自己,转身就离开了下属的面前。

    下属有一些心疼自己的金耳饰,毕竟他也只问了一个问题。

    宫女来到了另外一个宫女的面前:“姐姐,您找我怎么了?”

    “刚才我怎么看着有一个人在你身边啊!”

    “哦,你说他啊,想要问问咱们主子心情好不好。”话痨宫女听到了比她的官职稍微大一点的宫女问出来的话,如实的开口说道。

    “这件事啊,我想那个人这么的献殷勤肯定是有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今觉得你现在可以透露出来一些关于咱们主子的事情,但是呢你还是得套取这个男人的信息不是吗?”大宫女听到了话痨宫女说出来的这一句话直接开口反问道。

    听到了大宫女说出来这一句话的话痨宫女这才明白过来。

    “是是是,大姐姐教训的是,小的知道该怎么做了。”再说完这一句话,话痨宫女重新的回到了刚才的地方,下属看到她重新回来出现在她身边。

    “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没事,就是大宫女想要我做的好一点,你怎么还没有走啊?”

    “我这不是还没有问完你的一些事情吗?”

    “我知道,你这就是想要套取我家主子的信息吗?但是我认为我家主子这一段时间不开心确实是出现了一些大事情。”话痨宫女开口说道。

    听到了这一句话的下属,心里十分惊喜,以为会有一些什么大信息。

    “这件事可是我现在不能说,还是算了吧,我先去忙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