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感觉这个方法甚是妙,到时候咱们家娘娘和陛下重归于好,嘻嘻。”一位体态丰满的小丫鬟喋喋不休的说着。

    爽朗的声音响彻着整个院落,打破了这个春季的寂静。

    “嘘,你小点声,要是打扰到娘娘午休,岂不是罪过了。”扎着双马尾的小丫鬟挡着对方的嘴,轻声的说道。

    想比之下,倒是少了些聒噪感,文静了许多。

    “对对对,不能让娘娘知道,咱们现在就去。”体态丰盈的小丫鬟连忙拽起身边的女孩,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一展拳脚。

    “碧儿,什么时候我的事情需要您们替我做主了。”杜衡拽了拽披在自己身上的蚕丝披风,略带怒气的说道。

    命唤碧儿的小丫鬟连忙跑上近前,嘴里叭叭的说了一堆大道理,其中心思想便是打算让两人重归于好,这样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

    杜衡自然知道他们都是为了自己好,但是这种擅自做主对自己好的办法,自己是一百个不愿意的。

    向来与世无争,无论是权谋还是爱情,她明白是自己的赶也赶不走,不是自己的就是想留也留不住。

    虽然还有丝丝的凄凉,但是这人世间又怎会有那两全的事情,人不能太贪得无厌,否则必定会适得其反。

    杜衡想罢,摸了摸碧儿的头。温柔的说道“对于这些我早已不在乎了,你们还是省省力气,不要做些徒劳的事情了。”

    虽然温柔,但是语气中带有那不容拒绝的严厉。

    碧儿从未见过娘娘这般心境,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助娘娘重归于好。

    而杜衡那边,虽是超凡脱俗的洒脱,但是她明白心里的那一抹痛,昭示着自己心中那真实的想法。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永远都是事实。

    “娘娘,不是在午睡么,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碧儿轻声的询问道,看到娘娘那出神的状态,虽然没有任何表情,确时时的透露着一股悲凉。

    “许是心中有事吧,久久不能睡去,莫名的多了些许的烦躁。”说罢,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肩。

    虽然这天气没有那般的热,但是确已入了春,多多少少没有寒冷之意,而杜衡确感觉浑身泛冷,甚是不自在。

    碧儿见状,连忙搀扶着杜衡进了房间,点上了一只香薰,瞬时间袅袅香烟徐徐升起,香味充斥了整个房间。

    “对了,许久未见丫头,她现在都在忙些什么。”杜衡抚摸着身上的蚕丝披风询问道。

    蚕丝披肩上娟秀着鹤望花,像是在眺望等待,等待着机会,然后奋力一搏,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由此不知不觉的联想到了丫头,第一眼见到是便感觉她想一朵鹤望花,时时带着攻击的意味,又时时都在伺机而动等待着时机。

    以前不是很喜欢这种满是目的的复杂,但不知道为何,在得知要把丫头送去和亲时,于此见过那一面后,这种感觉就变了。

    变得有些天翻地覆,竟生出了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娘娘,你还不知道吧,她前几天回娘家了,被人欺负了,这几天正闭门不出呢。”碧儿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杜衡。

    杜衡接过茶,细抿了一口,苦涩顿时充斥着自己的整个味蕾,这茶好似比以往清苦了许多。

    想着,抬起手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平日里自己对于这种苦茶是万分喝不下去的,却不知现在为何,竟然一饮而尽,自己也是觉得神奇。

    刚才听罢碧儿说的话,想到丫头受的这般苦楚,自己没办法亲身感受,如今就多下茶增进下这感觉吧。

    想着,又让碧儿倒了一杯来,边喝边听碧儿将丫头此行所有遭遇娓娓道来。

    听到后,不由心中大惊,世上竟有如此歹毒之人,竟要拿一个女孩子的声誉开玩笑,顿时怒从心上起。

    将自己手中的茶杯摔到地上,命令碧儿准备一辆朴素的马车,打算出去一趟。

    而自己梳洗打扮了一翻,穿了件嫩黄色的罗纱裙,系一根橘黄色的罗坠碧玉腰香带,一副素净的穿着打扮,但宫中特有的贵主气,是丝毫掩盖不了的。

    “娘娘,马车备好了,是准备去丫头哪里么。”碧儿说着,准备为杜恒加戴一些首饰,被杜衡拒绝了。

    “不去看她,去看看她的家人。碧儿,你在家,如果有人问起我的去向,一概不能透露”杜衡说完,不管一脸吃惊的碧儿,扬长而去。

    整个马车成黑紫色,虽也是上乘的檀木所做,但一眼便看出不如上次丫头出宫时乘坐的马车气派。

    碧儿不由得心中不悦,嘟嘟囔囔的将心中的不悦尽显出来。

    “好了,别不高兴了,咱们是去百姓的家中,穿的坐的太过奢靡,会影响皇家的颜面,会让旁人误认为朝中之人净享奢靡,不顾百姓死活的。”杜衡说罢,上了马车。

    命令着向宫门外驶去。

    留下一脸恋恋不舍的碧儿徘徊在不愿意回去。

    连翼经不住侍卫的软磨硬泡,认为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跟一个女人置气,决定低下身躯,主动去示好。

    “走,”连翼气呼呼的说完一字后,迈开大长腿向杜衡殿中走去,高兴的侍卫差一点跳了起来。

    连忙上前搀扶着,嬉皮笑脸的夸奖着“陛下真的是大度,陛下肚里能乘船。”

    说的连翼心中甚是高兴,但是脸上未曾显露出来。强忍着,不让别人看出自己高兴。

    但一切都逃不过侍卫的眼睛,在心中默默的说了句傲娇,紧跟着陛下侍奉着。

    “陛下驾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吓得碧儿忙乱的丢到了自己手中的刺绣,连忙起身前去迎接。

    心想来的真是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来。

    “参见陛下,”碧儿慌乱的跑出来,向连翼行了个礼。

    “杜衡呢,”连翼整了整自己因为走路弄乱的衣角问道,心中还有些许的紧张,必定道歉确是自己生平的第一次。

    “娘娘,娘娘不在寝室,”碧儿有些口吃的说道,脑门上也已经密密麻麻的渗透出来一些小汗珠。

    这样的天气定不会热的让人出汗,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看见了连翼脸上的黑线。

    “她去哪了,”连翼强忍着怒意说道。

    声音中明显能听出来连翼的不耐烦,但是奈何杜衡临走前特意交代过不能将自己的行踪透露给任何人。

    于是碧儿开始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急的连翼有火没处发,怒火中烧。

    “不说是么,好,很好,所有的人给我关起来,关到说为止。”连翼怒狠的说道,重重的向身旁的橡胶树锤了一拳,抬头看了下天,灰蒙蒙的难看的要命。

    吓得众人齐齐的跪了下来,不理解为何陛下会生这么大的气,但是没有一人敢问,只得安静的跪着,大气不敢出一下。

    连翼不顾跪倒一地的人,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一边的杜衡坐在马车上,很是颠簸,自从出了宫门,路上便各种奔波,颠的杜衡晕头转向,时时泛着恶心。

    本想叫停,但是害怕因为自己耽误了行程,只好作罢。

    “怎么停了,”正在思索间,马车忽然停了,抬起车帘,便见一亩亩的山地,,农民们正在辛苦的耕耘。

    “娘娘,这里的山路太过冗杂,找不清了方向,我这就去询问。”侍卫解释完正准备去询问被杜衡拦了下来。

    “正好,我正想走一走,我去吧。”杜衡说完由小丫鬟搀扶着走向田庄。

    “大爷,我想问一下这个女孩子的家在哪里,”杜衡说着,打开了一副画,画中的女子眉清目秀,好生的生动灵力。

    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孩,顿时间围过来一帮人,嘁嘁喳喳的。

    乡亲们看了好半天,终于想起来这是谁家的丫鬟,于是都开始打量着这位询问的女孩子。

    虽然没有穿的那般雍容华贵,穿的很是节俭,但也能一眼看出,此人绝不是什么平凡人家的小姐,必定是富贵人家的。

    “这个姑娘的家我知道在哪,”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拿着锄头从地中走出来,高声的喊道。

    “还劳烦公子带一下路,”杜衡面带微笑的轻声说道。

    “公子,哈哈哈,没想到我这般年纪还能被人叫做是公子。”男子挺了挺自己的胸膛,迈着八字步,很是自豪的走在前面。

    杜衡紧跟其后,并没有因为此间人说话的粗鄙有什么意见。

    而身边一席众人更是窃窃私语的讨论着这些是非,紧跟在其后,生怕错过什么大事一样。

    “徐妈妈,有人来找您们,快赶紧开门。”一位穿着花衬衫的妇女抢先一步跑到了大门口,敲打着,仿佛是再去抢工一样。

    徐妈妈推开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一名气质非凡的女孩子带着一帮村里人堵在了自己家的门口。

    所有人都在张望着,窃窃私语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伯母,我是丫头的朋友,来这主要是想跟您打听一下她的一些消息。”杜衡温柔的说道,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徐妈妈略有些迟疑的开了门,请姑娘进去。

    杜衡劝止住了众人,自己一人进了门,顺便关上了门,阻止了门外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

    落座后,杜衡便开门见山的说道“伯母,我来这主要是想要打听一下丫头是被什么人所欺负的。”

    徐妈妈见杜衡一来便问女儿被欺负的事情,颇有一种要惩治坏人的侠气,便放松了戒备。

    将自己女儿所受的委屈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