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说着说着徐母竟然哭了起来。

    杜衡连忙上前劝解道“伯母,你别担心,将事情的经过仔细的告诉我,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替丫头报仇的。”

    说罢,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块方帕替徐母擦拭着泪水。

    雪白的丝绸方帕,上面娟秀着一对鸳鸯,想必必是那心灵手巧的女子所秀,才能这般娟秀漂亮。

    徐妈妈连忙用手阻挡,“姑娘,别别别,在弄脏了你的手帕。”一把握住杜衡的手,抽泣的说道。

    “徐妈妈说的哪里的话,你是丫头的母亲,就相当于我的母亲,一块手帕,不值得什么的。”宽慰后,将手帕重新放回徐妈妈的手中。

    徐妈妈摸着手中的丝帕,丝丝滑滑的,想必这必定是大户人家的物件,也许她真的能帮自己的丫头惩治恶人。

    于是将那天丫头受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诉说了一遍,顺便还把当初逼婚的事情也诉说了一番。

    “没想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还有如此的人,”杜衡听完,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虽然来之前已经听碧儿叙说了个大概,但是没想到还有更为过分的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徐妈妈请放心,我一定会为丫头讨还个公道的。”说着起身,准备去当地的府衙一趟。

    徐妈妈见姑娘打算去府衙为自己的女儿伸冤,不惊很是感动,摸了摸眼泪,依依惜别的送杜衡出了门。

    外面的人潮依旧没有散去,虽还是春季,但是正午的天气依旧闷热难耐。

    而看热闹的这些人依旧不介意这酷暑难耐,脸上被晒的通红,也不愿意离开。

    丫鬟见杜衡出来连忙上前搀扶。

    “咱们去当地的衙门看一看。”杜衡说完,未曾多看众人一眼,径直上了马车。

    向当地的衙门驶去,而后面行行荡荡的跟着一行众人。

    “开门开门,”侍卫手拿鼓锤用力的敲打着鼓面,大叫道。

    “谁呀,大中午的不让人睡觉,”只见一个小官员揉着睡眼朦胧的小眼睛,骂骂咧咧的说道。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侍卫从腰间拿出一块令牌,伸向官员。

    官员看罢,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双腿哆哆嗦嗦不听使唤,额头间一时间布满豆大的汗珠。

    “不,不知官爷到访有失远迎,还,还请见谅。”结结巴巴的说完,连忙去开正门,迎接众人进去。

    杜衡一进衙门里,便看见正中央的牌匾上写着公正廉洁四个大字。

    杜衡看罢,不经冷哼一声,“好一个公正的清官呀。”

    “你也不知道极早的通报一声,”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踹了一脚身旁的侍卫,煞有介事,威风凛凛,用满是责备的语气说道。

    见杜衡众人站于大厅之中,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点头哈腰的安排众人落座。

    虽然不清楚杜衡的身份,但是身旁的侍卫乃事皇家中人,自己是万万得罪不了的。

    于是满是客气的为其端茶倒水。

    杜衡见其肚子都要冲破官府涌现出来,不觉得想到了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再加上他刚才那变脸的技巧,心中不免对其满是厌恶。

    “不知官爷可认识徐娘子的女儿丫头,”杜衡说着,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里面装的是碧丝纱茶,好大的手笔,杜衡虽然不甚精通茶道,但是在宫中也经常喝到些名贵的茶叶。

    自然也略知一二,这碧丝纱乃是极寒之地所长,据听说十年才的一株,甚是娇贵,此茶还必须由那晨间三四点的露水所沏。

    才能尽显出其中的味道,此茶不仅极为珍贵,并且价值不凡,向这个小村庄的县令是断没有那般的经济水平的。

    细品了一下,满嘴的新甜,“不知在茶叫什么名字?”杜衡明知故问道。

    “小姐,有所不知,这茶名叫碧丝纱,乃是一等一的良品。”县令略有些骄傲的挺起了胸膛,沾沾自喜道。

    “没想到县令府上竟还有此等好茶,看来这收入不是一般的丰厚呀。”杜衡一脸坏笑的说着,看向了县令。

    原本县令想拿出好茶好生的贿赂一番,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不由得吓得一声冷汗。

    “靠我的俸禄自然不能品尝到这等好茶,这茶本是一位朋友所赠。”县令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颤颤巍巍的说道。

    虽说的有些牵强,但杜衡不打算在深究,毕竟今天来只有要事的。

    “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见一见欺负丫头的男人,想要当面感谢感谢他,”杜衡温柔的说道,面露微笑,看的旁人冷汗直冒。

    强大的气场不容拒绝。

    县令立刻想到了是谁,不容考虑,急忙让手下的人去请,由于不清楚这位姑娘是敌是友,便没有向那一方偏袒之意,打算静观其变。

    一多时,一位膀大腰圆的男子就被官员请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位穿的花枝招展的妇人哭天抢地的,好不热闹。

    杜衡一见二人,不由得怒上心头,“您们可知罪,”厉声道。

    吓得众人鸦雀无声,不敢多言。

    县令见此景,立刻会意了姑娘的意思,连忙让手下押解着男子跪于大堂之上。

    花夫人见状更是哭的厉害,哭天抢地的喊着冤枉。

    “冤枉,是强抢民女冤枉还是栽赃陷害冤枉,”杜衡气愤的说道,看着跪倒在地的母子,更是不住的恼火,但自身的修养在这,便也不在多怒。

    花夫人听罢,便知是何事,又看县老爷对前面的女子都毕恭毕敬,便知道这顿打是避免不了了。

    县令更是看人脸色的主,连忙说道“竟没想到我的村民竟还有这样的人,按律法给我拖出去仗打五十大板。”

    “丫头是我的姐妹,如果让我知道还有人欺负她,可就不是杖责这么简单了,而是让他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杜衡说的温柔,但眼中的寒光确是逼人的凛冽。

    衙役们拖着男子进入后庭,一路上留下一趟水印。众人纷纷吹嘘着鄙夷着。

    解决了事情,杜衡高兴的打道回府,一路上畅通无阻,很是欢乐。

    一回到宫中,便得知了自己的仆人被殿下软禁了起来,没想要由于自己的突发奇想,竟让自己的宫女们受到如此大的委屈。

    “小红,陪我去御膳房一趟。”杜衡说着,向御膳房走去。

    杜衡一直很喜欢自己研究一些吃食,并且连翼又格外的喜欢。

    这件事自己比较理亏,况且对方又是一国之君,自己理应地下身段前去慰问。

    一块块精致的黄花小糕点放在琉璃盏上,显得格外的精致,杜衡拿起一块放入嘴中,酥酥软软香香甜甜的,心满意足的端起来,向御书房走去。

    当今这个时日是黄花盛开之际,最是新鲜,并且有去火清肺的疗效,正适合现在的陛下。

    这个时间陛下一直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杜衡便直奔御书房而去,果不其然。

    “嘘,别惊动了陛下,”杜衡阻止住了正要通报的太监,端着糕点走了进去。

    一直在忙碌的连翼放下了最后一本奏章,抬头正看见杜衡,瞬间心情大好。

    “怎么没有叫我?”连翼语气极其温柔的说道。

    “做了些糕点,想拿给你尝一尝,”杜衡说着,从盘中拿出一块,递到连翼的嘴中。

    连翼吃罢,连连称赞,“衡儿的手艺又精意了不少。”说罢,又拿起一块吃了起来。

    “要说这糕点做的最好吃的还属碧儿,我这还是跟她偷学的艺。只可惜她现在不在,要不指定让她给陛下做。”杜衡温柔的说着,拿起一块糕点仔细把玩了一下。

    连翼何等的聪明,一下子便猜到了杜衡说话的意思。

    原本以为她是为了关心自己,特意来给自己送糕点,其实不然,而是为了那几个奴婢,一时间竟感觉自己在她的心中连那些奴婢都不如。

    顿时心中有些苦闷,瞬间冷下脸来,“哼,我有些累了,你回去吧。”说完将自己手中的半块糕点扔入琉璃盏中。

    一言不发的坐回书桌前,假装拿起一本奏章看了起来。

    杜衡见此,欲言又止,已经对自己下了逐客令,自己也不便多留。

    行了个礼走了出去。

    连翼见其真的走了,想要阻止,又想到是自己下的逐客令,不免又咽下了已到口中的话。

    “小李子,去传旨,解除衡儿宫中侍女的禁令,”连翼说完,心中满是不悦,不知自己和衡儿之间的误会何时能解。

    拿起一块黄花糕放入嘴中,原本应该是香甜的口感,不知为何竟尝到了一丝苦涩。

    不知是自己的味觉出了毛病,还是味由心声,嘴里满满的充斥着苦涩。

    而另一边的杜衡,同样不是很好受,今天连翼的态度,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原本还以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心里满是自责之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碧儿她们也不会遭受这些痛苦。

    正想着,被一个太监打算了思路。

    “娘娘,陛下让我前来宣旨,释放娘娘宫中的那些丫鬟,虽然陛下言语有些严厉,但是我们都能看出来,陛下对娘娘格外的上心。”太监边说,边观察着杜衡的一举一动。

    杜衡听罢,心中大悦,但并未表现出来,依旧冷着个脸,接了旨。

    太监看罢,讪讪的离开,急忙前去禀告连翼。

    连翼听罢,急的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来回踱着步,甚是忐忑,害怕衡儿生自己的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