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今天阳光正好,几日来刚有些春天的气息。

    天气没有那般的燥,微风袭来,吹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许久未见丫头了,最近她在做些什么?”杜衡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她呀,听说最近更在跟宫里的嬷嬷学习礼仪。”碧儿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手中的花。

    杜衡听罢,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娘娘,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了么?”碧儿瞪大了双眼,充满好奇的看向杜衡。

    “只是忽然间想到,丫头那跋扈的样子,也不清楚到底是谁教谁。”杜衡说着,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碧儿听罢,连忙放下手中摆弄的花,跑到杜衡近前。

    拽着其衣袖撒娇道“娘娘,咱们去看看吧,想必必定是个大场面。”

    杜衡欣然接受,也是许久未见丫头,竟有种说不上来的想念。

    杜衡带着众人向丫头那走去,一路上欢声笑语,很是热闹。

    “你脖子上顶的是不是猪脑子,你真是气死我了,自打入宫来,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一位穿着颇有些华丽的嬷嬷趾高气扬的说着。

    而被说之人呆呆地站在哪,一言不发。

    嬷嬷见其不言语更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声。

    一把夺过一旁丫鬟手中的戒尺,二话不说直接向那人打去。

    边打还边骂骂咧咧的咆哮着。

    而被打之人正是丫头。

    一下一下的戒尺抽在身上,火燎燎的疼,但丫头一声不吭。

    默默的承受着,她知道没有任何人会向着自己。

    与其被万众瞩目着嘲笑奚落自己,不如独自一人默默忍受着。

    身上的伤在疼,也抵不过这心口的痛。

    看来是嬷嬷打累了,已经感受不到疼了。

    心想着,抬起头,正见杜衡夺过了嬷嬷手中的戒尺。

    “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以下犯上。”杜衡面带怒意气愤的说道。

    杜衡向来对奴婢都格外的温柔,头一回见其这般生气,不由得吓到了众人。

    嬷嬷见状猛的跪倒在地,哆哆嗦嗦的低着头,不敢动弹。

    “娘娘在问你话呢,哑巴么?”碧儿见嬷嬷一声不吭厉声道。

    “娘娘有所不知,姑娘她微臣实在是教不会,所以打算轻轻的惩戒一番。”嬷嬷说完,伸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见杜衡没有声响,便又大胆了起来。

    接着说道“姑娘她真的不大对聪明,一个要领要教上几十遍方能理解个大概。”

    杜衡听后,看向一旁站立不动的丫头,手臂上的戒痕印忽隐忽现的。

    “娘娘许是不了解这实事,我这般严格是为了咱们国家好。”嬷嬷说完还颇有些许的神气。

    “哦,怎么个好法?”杜衡饶有兴趣的问道。

    “娘娘有所不知,这去和亲的姑娘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国家,只要姑娘做的好,才能彰显两国的友好,才不会兵戎相见。”嬷嬷头头是道的说着。

    略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娘娘必是要赏赐自己一番。

    杜衡见丫头依旧低着头站在哪一言不发。

    自从自己来时到现在,自始至终一直低着头不曾言语。

    这还是原来的丫头么,想当时是何等的飞扬跋扈,而如今。

    杜衡想着不仅有些许的伤感,又见那嬷嬷跪在地上洋洋得意。

    戒尺被随手扔在地上,便怒火攻心,好不痛快。

    “呵呵,如果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靠一个女人,那要这帝都又有何用。”杜衡满腔怒气的说道。

    嬷嬷听罢,不觉心中一凉,双腿不听使唤的瘫软在地。

    “这种无德无能的人怎么能够教导有方,来人将其赶出宫中,一生不得入宫。”

    杜衡冷静了些许说道。

    “娘娘,娘娘,娘娘不要呀。”嬷嬷哭天抢地的不愿离开,头砰砰的磕地。

    见杜衡没有任何反应,转身跪倒在丫头脚下,死命抓着,不愿放手。

    “姑娘,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嬷嬷边说边哭,竟让人生出一股同情。

    丫头继续面无表情的站着,一动不动,仿佛眼前的所有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多时,侍卫们掰开嬷嬷的手,脱了出去,嬷嬷挣扎着反抗着。

    哀嚎声响彻了许久不曾散去。

    “王嬷嬷,丫头初来乍到,宫里的许多礼仪不是很知道,以后就还请你多费心的教教了。”杜衡转身对自己身后的嬷嬷说道。

    王嬷嬷是杜衡初入宫门时便一直跟随的,可谓是其身边最为亲近之人。

    “还要请嬷嬷多些耐心,仔细教导。”杜衡又重新嘱咐了一番。

    “还请娘娘放心,王某必定用心好好教导辅佐。”王嬷嬷说完,施了个礼。

    站于丫头右后方。

    丫头见罢,顿时感觉一股暖流涌上,许是很久没有这般体验了。

    如若没有旁人,想必自己并定会大哭起来。

    太久没有尝到糖的孩子,在吃到那的一刻必定是会不受控制的。

    这种在他人生上寻求到的幸福感,是不以保留的。

    丫头害怕自己贪婪上这种温情,连忙让自己狠下心来。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谢你么,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丫头语言歹毒的说道。

    听的一旁碧儿一阵恼火,“喂,你什么意思,不要不知好歹,你知道王嬷嬷和娘娘多么亲近么。”

    见杜衡脸色阴沉了下来,看了自己一眼。

    碧儿连忙闭上了嘴,心中依旧愤愤不平。

    “亲近,所以叫来了最亲近的人来变着法的折磨我。”丫头说完,也觉得有些许的牵强,低下头尽量不与杜衡平视。

    杜衡听罢,抬头看向丫头。

    丫头正低着头,脚不住的踢着地上的瓦砾。

    杜衡没有将其话放下心上,也不打算多多计较。

    “如果当时你有这气性对那嬷嬷,又怎么会落得这些下场。”杜衡冷冷的说。

    虽然不计较她的不理解,但是这口舌之争是断不可输的。

    丫头听罢,知道杜衡语气冷烈,但终归是为了自己好。

    一时间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一下子充斥了眼眶。

    眼睛瞬间红肿了起来,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丫头连忙低下头,遮挡着尽量不让旁人看出来。

    王嬷嬷见其低着头不语,双肩微微有些颤抖,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娘娘,这天越发的热了,当心中暑,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王嬷嬷温声细语的说道。

    杜衡跟王嬷嬷相处多年,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得要领,点点头表示知道。

    “正好感觉有些乏累,等有时间在过来吧,”说着由碧儿搀扶着出了门。

    众人恭候着,见娘娘消失在门拐角处方才长输了一口气。

    “娘娘,你为什么对那丫头那般好,”碧儿很是不服气的说道。

    杜衡对于碧儿这种无礼的行为并没有介怀。

    而是温柔的解释道“你还小,不知道丫头此番面临的危险。”

    说完略有些悲伤,长长的叹了口气。

    碧儿虽然还未弄明白这前因后果,但她知道娘娘说危险,那必定是很危险。

    于是也在心中替丫头默默的祈祷。

    王嬷嬷见杜衡走后,连忙上前搀扶住丫头。

    原本一直紧绷着的丫头,瞬时间不受控制的抽噎了起来。

    王嬷嬷有些心疼的看着丫头,拿出怀中的手帕,怎么为丫头擦拭眼泪。

    丫头一把打掉,说道“不要以为我会怕你,那个老女人我都挺过来了,更何况是你。”

    丫头恶狠狠的说完后,不觉有些后悔,本来人家是好意。

    王嬷嬷听后并没有生气,知道都是些小孩子,有脾气是正常的。

    便没有计较,还顺势将丫头拉了过来面向自己。

    拿掉正在用手擦拭自己眼睛的丫头的手。

    略有些责备的说道“以后不许在用自己的手擦眼睛啊,不干净。”

    说完,捧着丫头的脸,细致的为其擦拭着眼泪。

    “看这么好看的小脸,怎么舍得让她哭呢。”王嬷嬷一边说着一边想到了从前。

    刚见到杜衡的时候,也看见她在哭,刚刚离开家人,蹲坐在一角。

    “问她为啥躲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哭,她说害怕打扰到别人,当时听完感觉心里揪的一下疼。”王嬷嬷说道。

    一时间竟感觉眼前的丫头和娘娘有些许的相像。终于有些明白了娘娘为何如此对其这般上心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教你,没准最后还会跟你一起去和亲呢。”王嬷嬷说完抬头望了望天。

    整个天空湛蓝的万里无云。

    “以后恐怕再也难见到这般美丽的天空和这片故土了。”王嬷嬷很是平静的说道。

    但丫头明白这份平静中的苦涩,试想下,又有谁愿意离开这生自己养自己的故土呢。

    “你的那位娘娘怎么舍得让你走,”丫头很是惊讶的问道。

    心想杜衡怎么舍得为了自己,将服侍自己多年的嬷嬷送出去。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服从娘娘的指示。”王嬷嬷说道决绝,语气中有不得否定的坚持。

    “你可知此去有多凶险,”丫头略有些紧张的说道。

    她明白这一去必定凶险重重,自己都不能保全住自己的安全,更别说外带上一位了。

    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你既然知道此去凶险,为何还这般执意呢。”嬷嬷反问道。

    丫头一时之间被问住,不知该说些什么,低下头沉默不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