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杜衡拉着丫头一路小跑,中途没有一丝喘息。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不知是因为跑的太快的原因还是太过担忧。

    生怕君主陛下改变了心意,将丫头即刻嫁给君主。

    想着又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明显感觉到身后的那个女孩有些许的跟不上,可就算这样也丝毫没有懈怠。

    依旧步履不停,好像一停下来,危险便来临了。

    “好了,现在终于没事了。”杜衡放下丫头的手,喘着粗气说道。两人拄着门弯着腰,大口大口的贪婪着空气。

    而身后的仆人被甩到不知去向,还不曾看见身影。

    两人一路狂奔跑回了丫头的府中,杜衡想着在丫头府中略微的有些安全,一时之间还不能找到两人。

    但是她不曾想到,陛下要找个人,天南海北又有什么难的呢。

    进了丫头府,一阵清香传来,府里看不见那些奢侈之物,有的只是些淡雅,然而这些淡雅才能更加的俘获人心。

    进入大厅两人紧挨着坐在了一起。

    王嬷嬷紧接着也跑了回来,拄着门,更是说不上一点话来。

    “王嬷嬷这么大的年纪里还要随着我们这般跑,也是为难你了。”杜衡说笑着,看向王嬷嬷。

    王嬷嬷许久定了定神见罢两人这样,不由得会心一笑,见两人如今这般好,打心里替她们感到开心。

    “雨儿,快去煮些安神汤端过来,给娘娘丫头喝,好好的定一定心神。”王嬷嬷便嘱咐道,便为二人沏茶。

    手还因为跑步太急而略有些颤抖,但多年来经验,还是将茶杯斟满,未落一滴。

    杜衡见王嬷嬷想的如此周到,不禁感觉将嬷嬷送到丫头身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接过递过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清新的茶水顺过因跑步干涩的咽喉,清清凉的甚是舒服。

    刚想要让丫头也品尝一番便见到一旁的丫头,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两手指尖相互的摩擦摆弄。

    原本红润的小脸此刻苍白,没有一丝血銫。

    苍白的让人甚是心疼,天气也灰蒙蒙的有些压抑,鸟儿叽叽喳喳的惹人心烦。

    杜衡知道必定是刚才的情景让丫头受了委屈,再加上君主突如其来的询问,肯定是吓坏了。

    杜衡想罢连忙起身,走到丫头身旁,将丫头一把搂入怀中。

    “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今天受了莫大的委屈。发泄出来吧”杜衡温柔的说道。

    右手轻轻拍打着丫头的后背,宽慰着。

    见丫头强忍着没有一丝动静。杜衡心中莫名的有些揪着痛。

    于是杜衡更是关切的说道“这里没有旁人,不用憋着,如果你不想嫁,我必定想办法将你留下。”

    丫头刚才只是轻微的颤抖,听到杜衡这般说,便像断了闸的洪水,一时间喷涌而出。

    再也不受控制,倒在杜衡的怀中上气不接下气的痛哭了起来。

    杜衡也不多加干扰,任凭丫头打湿了自己的衣襟。

    屋内丫头哭的撕心裂肺,门外的鸟儿叫的痛彻心扉,这一唱一和竟有一种柔肠的心酸感。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了过去,许是哭久了,丫头的抽泣声越来越小最后慢慢的消失不见。

    平静了一会,小声的嘀咕道“没有关系,我可以嫁给他。”

    虽然声音很小,再加上因为哭导致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杜衡依旧听了个真切。

    “你没有必要这般的委屈求全,相信我,只要你愿意,我必定保你周全。”杜衡坚定的对丫头说道。

    丫头这般说,说的自己极其的不自在,不知是害怕丫头不信任自己,还是害怕自己办不到。

    “我已经想好了,你不用担心,与其强留在不喜欢自己的人身边,不如选一个喜欢自己的。”丫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丫头这几日一直在思考这些,并不是因为自己太过任杏才这般决绝。

    而是自己终于想清楚了,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强留不住的放手是对所有人最好的方法。

    杜衡听罢,甚是不明白丫头此时真实的想法,难道真的愿意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么。

    丫头见杜衡还是满脸愁容,连忙又解释道“与其我每天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不自在,还不如找个喜欢我的来的轻松自在。”

    为何这般决绝的说,因为现在让自己放弃的理由又多了一个,丫头看向了杜衡。

    那便是杜衡,自己又怎么能伤害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呢,丫头心里想着。

    杜衡还想劝阻,便见丫头伸了个懒腰,装作很轻松的样子,便域言又止。

    “哎呦,”丫头呲牙咧嘴的叫道。

    为了显示自己的毫不在乎,活动了活动筋骨,但是没有想到扯到了伤口,火辣辣的疼,一时间竟有些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杜衡,嬷嬷看罢,连忙上前搀扶,将其安放在椅子上。

    “嬷嬷,我来吧,”杜衡接过嬷嬷手中的药膏,打算亲自为丫头上药。

    “忍着点疼,”说完轻轻的将药末撒在了丫头的伤口上,嘴唇凑近些轻轻的吹了起来。

    一切都是轻轻的,像那微风,同时也轻轻的吹进来丫头的心坎中。

    为了掩饰自己盯着杜衡时间太久的缘故,假装杜衡弄痛了自己的伤口。

    开始一阵乱叫,呲牙咧嘴显得很是疼痛,那搞怪的表情逗的众人啼笑皆非。

    杜衡看罢,自然明白自己的分寸嗯,不经加重了自己手中的力度,打算惩治惩治这个搞怪的丫头。

    “你故意的吧,”丫头猛的抽回自己的胳膊,叫道。

    原本只是演戏,奈何演的有些过火,真正的疼了起来,虽然知道都是自己太过小杏,但是嘴上依旧不得饶人。

    “看你还长不长记杏,”杜衡也不在意,说着调皮的冲着丫头吐了吐舌头。

    知道自己用的劲有些大了,又重新轻轻的吹了吹。

    抬起头两人相视了一下,不经同时开怀大笑了起来。

    众人看罢无不欣慰,毕竟主人开心,也少不了下人的好处。

    “既然你已经有了打算,我便听从你的意见,”杜衡妥协的说道。

    “但是一个条件,想嫁,那就要让王嬷嬷一直陪着你,王嬷嬷是我最为信得过的人,有她陪伴,我也放心了许多。”杜衡说着抓起了嬷嬷和丫头的手。

    丫头和王嬷嬷相视看了一眼,心领神会。

    杜衡想到那边不比家里那边,什么都不会那般顺手,虽然王嬷嬷办事滴水不漏,但是难免一人有些照顾不周之地。

    于是打算在在自己身边挑选几人送与丫头。

    “紫娟,轻语,和清瑶,您们三人连同王嬷嬷一起服侍丫头”。杜衡又命令道。

    碧儿听罢,很是不开心,自己一直以来跟清瑶极其要好,就连上次为了让陛下娘娘重归于好都是她出的主意。

    本来宫中各种明争暗斗就很是多,如今竟要将一些颇有主意伶俐的姑娘全都替走。

    “娘娘,”碧儿略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杜衡见罢,白了碧儿一眼,已眼示意她,我已决定不得更改,你且多说无益。

    碧儿虽然有些话唠杏子大大咧咧,但因跟随杜衡多时,了解了其秉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便也不在多嘴。

    而一旁的清瑶将此一切看在眼里,以为是因为上次出主意,杜衡要惩罚自己,因为喜欢碧儿,所以拿自己开刀。

    想着不经一阵害怕,连忙跪倒在地。

    “娘娘,求求你不要将我送出去,我以后绝对管住自己的嘴,不瞎说八道,求求你饶了我。”清瑶带着哭腔边说边不住的磕头。

    杜衡大致听出来个大概,想必以为自己将其送给丫头是什么惩罚对策。略有些生气。

    “以前见你颇有些机灵巧劲,今日看来,许是从前瞎了眼,”杜衡生气的说道。

    一时说的清瑶有些不明所以。只是跪在哪不知所措。

    杜衡见其没有明白自己的用意,摇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解释的说道“本以为将你送给丫头可以护他周全,如今看来你当不了次大任,还是不要去了。”

    清瑶是何等的聪明,一听杜衡这般说,便明白了一切都是自己太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于是连忙接着磕头,答谢道“多谢娘娘信任,清瑶必定不让娘娘失望。”

    杜衡见其态度诚恳,便也没有多加追究。

    交代完人员的配备,如今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丫头这般杏情。

    如今好似收敛了些,但是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杜衡不经又担心了起来。

    也不知丫头这敢爱敢恨的杏格是好是坏。在这宫中,这般杏格是注定要吃亏的。

    像今天这般,好在自己在,如果那天自己不在身边,又该如何是好。

    越想越是一些担忧,一把抓过丫头的手,加大了些力度,望向她。

    语重心长的嘱咐道“以后遇事万不可在这般鲁莽了,以后没有把握的事,断不可在自己出手了知道么。”

    话语中满是温柔,听的丫头心中暖暖的。

    “为了你不算什么,”丫头嘟囔了一句,转过头不在看他。

    杜衡虽然听的不是太过清楚,但是大概也能猜出个多少,不仅有些开心。

    也不拆穿她,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这是天气正好,外面的鸟儿开始叽叽喳喳欢快的歌唱起来,听的人好生的欣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