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两人谈笑之间,时间已不知不觉的流逝了出去,天渐渐的蒙上了一层遮羞布。

    “姐姐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在我府上用餐吧,”丫头彬彬有礼的说道。

    杜衡听罢甚是欣喜,虽然已认识丫头许久但是确从未在府上用过餐,今日正是个好机会,便欣然答应了。

    丫头也甚是开心,张罗着,准备自己大显身手来款待姐姐。

    在厨房一阵忙乱,而杜衡则是悠闲的坐于大厅,喝喝茶赏赏景,好是一番怡然自得。

    “你这是怎么了,打仗去了吗?”杜衡见丫头满脸粉末和一些不明所以的黑,取笑道。

    丫头确全然不顾,左手胡乱的擦了擦,将右手盘中的东西递给了杜衡。

    杜衡看罢,黑乎乎的一片,暗暗的咽下了口水,说道“这是什么?”歪着头瞪着充满疑惑的大眼睛。

    “长得不明显么,碳焦鱼呀,”丫头说完乐呵呵的将筷子递给杜衡,满脸期待的望向杜衡。

    杜衡有些后悔今天做的这个决定,但是碍于这是丫头头一回为自己做饭,硬着头皮夹起了一块黑乎乎的肉送入了口中。

    “怎么样好吃么?”丫头急忙凑过来询问着意见。

    杜衡慢慢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盐的咸味瞬间充斥着整个味蕾。

    来不及在细嚼慢咽,直接将口中剩下的肉直接吞进肚子里,忙喝了一大口茶涮了涮嘴。

    “你自己尝尝,”杜衡苦笑道,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判这道菜的美味了,只有亲尝者能明白其中的滋味。

    丫头刚吃了一口,便全部吐了出来,连忙喝了几大杯茶水,才缓过劲来。

    “咱们还是吃宫里做的吧,”丫头憨憨的说道。

    杜衡连连点头,满是赞同,为丫头的明智之举点赞。

    酒足饭饱后,两人并肩看了会月亮,奈何天銫已太晚,杜衡不得不走了,方才依依惜别。

    回府的一路上也甚是开心,因为今天这件事,跟丫头的关系更近了一步,这算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

    “娘娘,陛下已在府中等候多时了。”府中的丫鬟一进门便通报给了杜衡。

    杜衡不免心中有些七上八下的,已这么晚了,殿下来会不会是丫头和亲之事。

    想着已走进寝殿中,见连翼背对着手,一脸严肃的看向自己。

    原本白皙俊朗的脸蛋如今一脸的阴沉,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不知殿下这么晚来可有什么要事?”杜衡略有些颤巍巍的说道,心里不免有些打鼓。

    毕竟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影响到丫头以后的命运。

    “君主听说丫头是你的妹妹,甚是宽心,说你这般的母仪天下,丫头必定也是查不到哪去的。”连翼冷冷的说道。

    没有一点的面部表情,语气一直冷冷的,听不出一点的情绪波动。

    杜衡不经有些心惊,想必必是自己今天说的话有些许过错,才让君主有这般借口。

    杜衡想罢,不由得心中有些难过,便也不受控制的红了眼眶,害怕因为自己的话语害了丫头。

    连翼看罢,不免有些心疼,感觉自己说的有些严厉,语气有些冰冷,让杜衡伤了心。

    于是缓和了语气说道“没有羽备你的意思,只是感觉这么一来,可能要让丫头受些委屈了。”

    连翼说完,也略有些难过的摇摇头看向了窗外。

    寥寥无几的几颗星星点缀在浩瀚的星空中,显得那般孤寂冷漠。

    杜衡听罢,不由的怒火中烧,她如今这般境遇到底是谁的责任,想着今天丫头说的那些话。

    她该有多么的难过,无论是对未来的境遇,还是现在这个状态。

    “你以为她现在就不委屈么,”杜衡冷冷的说道,强压住自己的怒火。

    不喜欢请不要伤害,脑海中一直重复着这一件事,挥之不去。

    连翼忽然之间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问的哑口无言。

    因为自己也承认,在这里也让丫头受了些委屈,自己没理,也无法辩驳,但好歹自己也是一国之君。

    碍于面子与尊严,自是不便自己去跟一个丫头低头认错。

    虽然理亏但是一国之君的风范不能少,阴沉着脸一语不发,脸上更是怒气冲冲。

    而一旁的杜衡同样不甘示弱,也阴沉着脸一语不发。

    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着,屋里像零下二十度一般,冷的奴婢只打寒战。

    小太子许是也感受到了父母见这种零点关系,于是从梦中惊醒,哇哇大哭了起来。

    “乖,不哭,到为父这来,”连翼听到太子的哭声,连忙跑过去安抚。

    双手托着孩子,左右摇晃着,嘴里嘟嘟囔囔念叨着,哄着太子睡觉。

    “睡吧睡吧睡吧,我的小太子,”连翼轻拍着,轻唱着,慢慢的终于怀中的宝宝不在哭喊。

    转身轻手轻脚的将孩子递给奶娘,轻轻的吻了下太子的额头,转身准备离开。

    杜衡见此情景,不禁有些许的动容,对于孩子,连翼确实未曾亏欠半分。

    连翼见杜衡依旧冷着脸瞅向自己,知道今天在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还会让每个人都不开心。

    又何必呢,与其这样,在这逗留又有何意义。

    “我还有些公务要忙,就先走了,”连翼说完,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期间与杜衡擦肩而过。

    两人均未回头看对方一眼。

    天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没有什么活,但是还是去了御书房,好像只有于御书房里才能自己一个人清静清静。

    没有那么多的琐碎,与羁绊。

    杜衡这几天也不曾休息,一刻不停的思索着办法,不让丫头前去和亲。

    自从连翼走后的那个晚上,宫里便传开了丫头要去和亲的事情。

    据说和亲君主与侍臣将于三日后前来提亲,迎娶丫头。

    “该怎么办,还有两天时间了,”杜衡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左右蹉跎中,绕的碧儿头晕的厉害。

    “哎呀,娘娘不要再转了,转的我头晕晕的,在转下去,我都要吃药了。”碧儿说着便开始蹂躏着自己的太阳袕。

    “药?碧儿,你怎么那么从聪明,”杜衡好似恍然大悟一般兴奋的直拍手,连忙晃动着碧儿表示感谢。

    弄的碧儿晕头转向,挠挠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索杏便不想了,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用手擦了擦,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而杜衡感谢完碧儿,便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东西,周围的仆人前来帮忙,也不需要,自己忙前找后,将寝殿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衣柜后找到了一本书。

    如获至宝般抱在怀中,有些爱不释手,小脸上蹭的都是灰烬也来不急擦拭。

    丫鬟们都不曾见过娘娘这般,都充满好奇的探着脑袋瞅着。

    杜衡一抬头看见众人皆看着自己,不经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碧儿看着杜衡指了指自己的脸,随便的擦了擦,示范了一下。

    杜衡立刻领会了其中的意思,连忙看了看镜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音。自己现在这样活像一只小花猫。

    已许久没有听见娘娘笑了,众人也都慧心的笑了起来,压抑许久的府邸终于重新欢乐了起来。

    “还不快来为我梳洗打扮一番,”杜衡说着,摆弄起手中的这本书,翻了几页,认定就是它,紧握在自己手中,不让任何人看。

    熟悉打扮完毕,又径直向药房走去,命令着药童将一些药物装进药罐里,让碧儿带进了丫头府。

    丫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些药物和杜衡交给自己的那本书,左右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

    “学完书中的内容,切记把这些都烧掉,千万不可让任何人知晓,知道么。”杜衡悄悄的叮嘱着丫头。

    丫头听罢更是一头雾水,但知道这必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奈何杜衡不会害自己,照做便是。

    虽然心中满是好奇,但是杜衡未说,想必必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时间飞瞬即逝,转眼间君主便来拜见丫头,见到丫头的那一刻,不由得心花怒放,满是喜欢。

    丫头虽没有各种金银珠玉点缀,但也显得干净美丽,又平添了一种清纯美,看的人舒服得体。

    君主为人也甚是彬彬有礼,待丫头也是那般的绅士,饶有兴趣。

    弄的丫头竟害羞了起来,白皙的小脸蛋上红扑扑的像那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伤一口。

    对于君主的这般举动,丫头格外欣喜,对其平填了一丝好感,一时之间竟愣了神。

    “丫头,你疯了么,”丫头低声的对自己说道,狠命的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回过神来,不要乱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冷静了下来,谨记着王嬷嬷教导的一切,全程按着礼数进了马车。

    一路无话,只是君主时时的盯着自己,很是不自在。

    出了城门后,君主便下了车,此后便一直未回,丫头不满有些失落。

    这一切王嬷嬷全部看在眼里,于是避开众人偷偷的对丫头说道“姑娘,这能做帝王的人都是在沙场上杀伐决断之人,本杏凉薄,姑娘可万不要上了当呀。”

    王嬷嬷说完,看向丫头,脸上抑制不住的悲伤之感油然而生。

    丫头只点点头,便一句话不说的坐在马车上,死抠着座子上的木板,嘎嘎嘎的一阵响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