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路上长途跋涉没有一丝休息,早已是人困马乏,丫头坐在马车上浑身酸疼的难受。

    “王嬷嬷问一下君主可否稍作休息些。”丫头实在有些忍耐不住对王嬷嬷请求道。

    王嬷嬷听罢,向四周看了看,君主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中,无比的神奇。

    连忙加快了步伐走上前去,“君主,跋涉了这么久可否休息一下。”王嬷嬷毕恭毕敬的说道。

    而君主冷着个脸,士兵们明显感觉到身旁的气温在逐渐下降。

    君主大致扫视了一下四周,略带挑衅的说道“您们国家的人都这般娇气呀,坐马车都嫌累,我们的侍卫可是连走十天都不会说一个不字的。”

    说完跩动着马绳一声驾卷土而去。

    马蹄飞奔带动的尘土一瞬间顷刻而起。

    呛的王嬷嬷咳嗽了好半天,方才从飞扬的尘土中回过味来。

    “姑娘,那君主就是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主,姑娘可万不能对他抱有任何的念想呀。”王嬷嬷边说边打理着自己身上的尘土。

    丫头又岂会不知,原本抱有一丝的希望,但看见忽然之间有开始奔腾的队伍,不用听也能了解个大概。

    丫头未说一句话,躲进了轿子中,像是在躲避,躲避从王嬷嬷口中听到的一些关于君主说的不好的话语。

    在马车的晃晃荡荡中渐渐的陷入了沉思。

    “连翼,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杜衡装作生气的样子转向一边。

    连翼连忙放下秀着一对鸳鸯的香囊,跑到杜衡身边。

    撒娇的说道“好好好,我不动他了行吗,别生气,”说完,紧握住杜衡的手,深深的亲了一口。

    “让你的那些臣民看到你真般样子,必定会嘲笑你。”杜衡看起这般样子,调侃道。

    “我看谁敢嘲笑,他们看到我这样,必定称赞我是好夫婿好国君。”说完挤弄着自己的五官扮丑来逗笑杜衡。

    杜衡哪经得起这般,忍不住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丫头那时正躲在一旁偷偷观看,从那时起她便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很彻底。

    一国之君,竟然肯为一个女人低头,这便表示了他对她所有的爱。

    丫头知道连翼和现在的这位君主是一个性情,冷酷薄情,眼中只有属于自己的利益。

    而如今连翼遇到了一位让他奋不顾身的女人,眼中的薄情在看向杜衡时是深情的。

    “而对于君主,那位女子,又何其幸运的会是自己。”丫头低声的说着,眼泪竟有些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

    也不去管这些,任凭其顺着眼睑流淌下来,一滴一滴的打落在衣角上。

    而这时的杜衡望着天空的月亮发起呆来,想着身处异处的丫头此时可好。君主对她可否真心。

    想的有些入迷,连翼进来也未曾发现。

    “虽然已是夏天,但夜晚的风也有些冷,久站于风口会着凉的。”连翼满嘴的责备话,但眼神中的温情确是不会骗人的。

    说着将一件浅粉色的风衣披在了杜衡的身上,微风吹过,卷起一袭衣衫,映衬的杜衡柔情似水一般。

    一把将杜衡搂入怀中,轻轻于额间浅浅一吻,陪伴着杜衡竟赏着一轮明月。

    “你说丫头现在过的怎么样,”杜衡小鸟依人般依靠着连翼问道。

    连翼听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看君主对丫头那喜欢的样子,想必必定不会亏待她,况且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命数,你又何必担忧呢,况且不能照顾谁一辈子。

    连翼虽然说的无情冷血,但杜衡明白其说的话话糙理不糙,便也没有多加反驳,反而听罢宽慰了许多。

    “丫头自从这一走,教会了我一个道理。”杜衡说着,抬起小脑袋对向连翼。

    连翼略带疑惑的反问道“什么道理?”

    “教会了我什么是珍惜。”杜衡一脸认真的看向连翼,一脸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着。

    连翼听完觉得杜衡一脸认真的样子甚是可爱,一时之间忍不住吻了上去,杜衡非但没有拒绝,并且热烈的回应着。

    许久两人才停了下来,都面带绯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想不起该说些什么。

    连翼率先打破了宁静,在杜衡耳边轻轻的问道“你所有珍惜之人是否是我?”

    杜衡没有多加言语,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

    连翼原本忐忑的心在那一刻终于尘埃落定了,紧了紧抱着杜衡的双臂,想要将其镶入自己的肉里心里。

    经过这一刻,两人许久的别扭不攻自破,重归于好。

    “姑娘,咱们终于可以休息了,早些睡吧,听说明天一早就要启程。”王嬷嬷拉开轿子帘嘱咐道。

    丫头只是点点头,没有多加言语,害怕自己一开口便是沙哑的声音,让别人知道自己哭的事实。

    此时也是深夜,外面一片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几声鸟叫方显活的生计。

    丫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许是这床垫太硬也许是一天悲伤的情份太对,瞪着大眼睛无所事事。

    “要不出去走走吧,就当散散心。”丫头想着蹑手蹑脚的出了轿子,眼前的景象不禁有些吃惊。

    士兵们东倒西歪的躺在各处。睡姿各异,尽管有些蚊虫叮咬,也不去管,自顾自的呼呼大睡。

    想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般的风餐露宿。

    丫头想罢,蹑手蹑脚的走着,生怕打扰到任何人休息。

    忽然之间感觉到脖子一阵凉意,“如果大喊大叫,我就杀了你。”一人拿着刀架在了丫头的脖子上威胁道。

    丫头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望见不远处的那些士兵,酣睡如牛,而绑架自己的这些人各个拿着武器,面露凶色,想必定不是什么善茬。

    丫头一直被人架持着,向马车那边靠近。不敢出一点动静。

    但是奈何如果现在不让他们有所戒备的话,恐怕会导致全军覆没。

    于是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假装踩到了石子,身子向旁边一扭,跌倒在地。

    “哎呦,”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林中的众人都听到。

    敌军见罢,为首的人员猛踢了丫头一脚喊道“没用的家伙。”

    正打算挥动着大刀向丫头砍去。此时的丫头竟没有了刚才的慌张,抱着必死的决心闭上了眼睛,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说时迟那时快,大刀刚要挥持而下,便被一把长剑抵挡了过去,颤的大刀连人节节后退。

    定睛一看,竟然是君主,因为丫头的那声喊叫,惊醒了众人,士兵们已最快的速度调整好阵型,加入到了对抗中。

    而君主最先反应过来,见丫头要受伤,一个箭步飞奔而去,抵挡住了那最为致命的一刀。

    见丫头无事,长吁了一口气,围在丫头左右对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敌人。

    抗争片刻,敌军稍稍败下阵来,敌军首领见罢,暗自着急,一个箭步飞身上马,准备调整部队撤退。

    正打算发号施令的时候,只见君主围绕着丫头忙不迭的杀退敌军,很是自顾不暇。

    于是举起弓上上箭,对准着君主暗发了一支冷箭。

    君主自然知道从自己的右后方传来一支冷箭,从小杀伐在战场上,这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还是有的。

    “小心,”丫头同时也发现了这只箭,急忙的提醒着还在作战的君主。

    君主目测着这只箭射中的方向,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而目前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射中的地方稍作调整,不至于一招致命。

    “啊,”丫头深重箭伤,叫喊了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周围是一些阿啊呀呀的血拼声,一时竟没有人注意到丫头。

    君主见刺伤过来的箭迟迟未到,转身回头准备查看个究竟,便见丫头中箭躺在地上。

    一时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顿时间怒火中烧,像爆发了自己的宇宙一般,挥动着手中的剑拼了命的砍着众人。

    “哎呀,就差那么一点,”敌军将领,狠锤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懊悔道。

    如果没有丫头这么横冲直撞这么一下,君主不残也伤,自不会落下什么好处。

    然而现在什么都变了,原本以为劫持了姑娘,能烙个筹码,没想到现在伤了姑娘,反而激起了君主的杀人欲望。

    敌军首领连忙高喊着撤退,调转马头,落荒而逃。

    “君主,那丫头已受重伤,要不要,”士兵说着,用手在自己的脖子都脖子上化了一道,预示着斩草除根。

    王嬷嬷不慎听到,吓得浑身颤抖,一个箭步跑过去跪倒在君主身边。

    “求求大人不杀我家小主,念在我家小主替大人挡下那一箭的份上。”王嬷嬷边说边不住的磕头,一时间脑门上已泛着殷红。

    君主向丫头那瞟了一眼,只见丫头的洛裙被血印的通红,分不清是谁的血迹。

    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紧闭着双眼,皱褶眉头,好像很痛苦一般。

    心中莫名的有些许的难受,急忙转过头不看不想,奈何脑海中怎能也挥之不去那张憔悴的脸。

    “既然她已命悬一线,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任何人不许管她。”说着大步流星的向营地里走去。

    王嬷嬷这才稍微的放宽了些心,急忙跑回丫头的身边照看伤势。

    丫头此时满额头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水珠,不只是这天气太过闷热,还是这伤口太过疼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