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丫头丫头,你一定要坚持住,”王嬷嬷略带哭腔的向丫头喊道。

    接过涮洗的毛巾一块一块的擦拭着伤口,汩汩的鲜血依旧涌出来,吓得王嬷嬷也乱了手脚。

    王嬷嬷可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连她也乱了分寸。

    更不用说手底下的几个丫鬟了,更是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

    “对了对了,娘娘临行前给咱们带的药,不正好派上用场么。”清瑶兴奋的大叫道。

    王嬷嬷顿时放宽了心,一直提心吊胆的便是药物问题,提醒方才想到娘娘的安排。

    不由得对娘娘更是多了一些敬佩。

    “啊,”杜衡轻叫了一声,将扎破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怎能了,”连翼连忙放下手中的奏折,跑到杜衡身边关切的问道。

    “没事,只是不小心扎破了手,”杜衡说着,微微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什么没事,这可是十指连心的疼,”连翼说着拿起杜衡的手,凑近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

    杜衡忽然间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奈何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怎么也静不下心。

    “休息一会吧,许是太累了。”连翼说着,一个横抱将杜衡公主抱起,放在了床上,盖上被子,不让杜衡有一点反驳。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杜衡也没有一丝反抗,稍稍的竟感觉心安了许多。

    紧抓着连翼的手,慢慢的闭上眼睛,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连翼见杜衡睡的沉稳些,慢慢的拿下握紧自己的手,轻轻的放进被子里,转身才开始继续自己刚才的工作。

    清瑶急忙翻出来了娘娘给的一箱药物,一股脑的全部倒下了地上,三个小丫鬟跪倒在地上,拼命的翻找着能够致命的药。

    哆哆嗦嗦的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急的王嬷嬷也加入了其中,不多时便捡起了一瓶金疮药,哆哆嗦嗦的倒出来一颗还魂丹。

    连忙起身,跑了回去,扶起病床上的丫头,将还魂丹压碎了连着水一同灌了下去。

    不多时,丫头的脸上浮现出一点生机,王嬷嬷像看到了生机一般,连忙叫人端一盆清水来。

    “丫头,忍耐着点,拔出箭上上药,病就好了。”嬷嬷说着,不主的用自己的袖子擦着丫头不住冒出的汗。

    王嬷嬷也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虽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只能这么殊死一搏。

    毕竟如果不一搏的话,那生的几率真的就没有了。

    “嬷嬷,水来了,”清瑶端了一大盆水,颤颤巍巍的跑了进来,险些摔倒。

    “您们过来帮我按着丫头的双脚。”嬷嬷命令的。

    丫鬟们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多言,乖乖的服从命令。

    一旁的清瑶看到清楚,让打水的时候,便已清楚嬷嬷的想法。

    于是跪在一旁,准备传递东西。

    嬷嬷举起颤巍巍的手,暗暗的咽了咽口水,紧盯着身上的箭。

    狠了狠心,一咬牙紧握住箭炳,紧闭双眼,一用力,将箭连根拔起,血液一时之间喷涌而出。

    “啊,”丫头轻哼了一声,全身浸满了汗珠,双手死抠着床板。

    王嬷嬷知道,丫头此时正在强忍着,在没有止痛药的情况下,就连一个魁梧的男子都忍受不了这般疼痛,又何尝一个丫头呢。

    嬷嬷想着不经有些心疼,将箭丢到一旁,急忙用湿布按住伤口,将金疮药撒在伤口之上。

    “丫头,再忍一忍就好了,”嬷嬷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心想这不应该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承受的。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流逝过去。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观察着丫头的动向,生怕一个错过,便是一生的遗憾。

    “咳咳,”丫头轻咳了两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都欢呼雀跃了起来。

    “丫头,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嬷嬷一边询问着,一边抬起丫头的上半身,让其依靠在墙上,做起来,喝些水。

    “我这是怎么了,”丫头略有些沙哑的轻说道,有气无力的,看的人甚是心疼。

    而屋里的众人回想起今天遭遇的种种,无不胆战心惊,一阵后怕,不由得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

    王嬷嬷一五一十的将经过全部说了一遍,包括君主是如何冷血的对丫头不管不顾的。

    丫头听完,心中不免有些许的悲凉,但是如今已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自然明白些此间经历的不过是一些浮云,在生死抉择上,一切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众人见丫头眼中闪烁着和以往不同的光芒,有一种求生的欲望,不免都稍有些放心。

    “回禀君主,前来和亲的姑娘醒了,”一名侍卫对君主回禀道。

    “哦,这么快,她们是怎么做到的。”君主冷冷的说道,对丫头重生充满了好奇,稍微的放宽了心。

    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般状态,只认为是自己太过劳累。草草的找了个借口来搪塞自己。

    “告诉众人不可去打扰她,既然她有能力活下来,就放了她吧。”君主说吧,坐于大厅之中整理着文件,准备即刻启程回国。

    “我就说那君主定不会有什么好心,姑娘刚好,就急着要走,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清瑶打抱不平的气愤的说道。

    “对了,杜衡送到那本书拿给我,我要看看。”丫头忽然间说道,一时间说愣了众人,全部都呆呆的伫立在哪。

    众人都清楚,丫头和杜衡就像火与水一般,是天生的不相融,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听到丫头要杜衡送的东西,一时间竟问愣了众人。

    王嬷嬷最先反应了过来,连忙寻找出来递给了丫头,满是好奇的问道“姑娘,怎么忽然间想起来要看书了。”

    其余几个丫鬟也是不主的在一旁点头,都满是好奇的期待着丫头回答。

    “我怕我再不看,就真的来不急看了。”丫头说完苦笑了一下。

    众人听后都不免伤感的地下了头,好像又都想起了当时的痛苦经历。

    一连几天都没有出发,具体什么原因不太知情,但对于丫头来说是一件好事情。有了更多的时间休息养伤。

    这个期间君主虽没有为难,但也没有前来看望。一时不知是辈是喜。

    又休息了几日,便启程了,这一路倒是相安无事。

    到了君主的国家,自然比在连翼的国家还要拘谨,每天只能在自己的府邸,其余的地方那也不能去。

    活像被软禁了一般,不禁想起了杜衡和连翼,不知他俩过的可好,但又仔细想来,再差也比不过自己了,也就稍宽慰了些。

    “我能不能不要待在这了,无聊死了,”杜衡俏皮的对连翼说道,一下子坐在了连翼的大腿上,连连撒娇。

    “那你想去哪里,朕这就带你去。”连翼满脸宠爱的说道。

    “我要出宫,”杜衡说完,颇有些神奇的看向连翼。

    连翼虽然有些许为难,但也应允了下来,当日二人真的乔装打扮出来宫。

    丫头回想起从前,连翼是何等的宠爱杜衡,杜衡又是有多大的运气能遇到一位真心爱自己的人。

    想罢,不禁眉头紧锁,但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王嬷嬷和众丫鬟看到满是不解。

    自从来到这以后,丫头总是一个人呆呆地待在哪,一动不动的,时而傻笑时而伤感。

    “许是刚从鬼门关溜达了一圈,还没有缓过心神。”王嬷嬷说道,推着众丫鬟走开,不要再看了。

    “君主,你怎可带这样一个女子回来,现在应该大举进攻,夺得地土。”一位老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

    丫头站于大堂之上不知所措,被来和亲的人一只不被看好,但是依旧挺直了腰板不输一点气质。

    “我带回她自由我的道理,并且丫头性情乖张,聪明伶俐,一副可人的样子,又是当今娘娘的妹妹,前来和亲,见证了两国之好,休要在提这事。”君主霸气的回怼道。

    冲着丫头点头微笑,更是给了丫头一些力量。

    莫非之前一直错怪他了,他刚回来想必定是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忙乱了些。

    丫头想着,不禁高兴起来,打算下了朝以后,好好和他谈一谈。

    又说了一会的政务问题,终于挨到了下早朝的时候。

    “唉,君主我有话要对你说。”丫头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君主,略带些腼腆的说道。

    君主满脸的冰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看的丫头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我之间没什么可说的,赶紧回去吧。”冰冷冷的说完话,便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留下丫头独自一人呆呆地伫立在哪,半天回不过神来。

    此后更是,在旁人面前,君主对自己百般的温柔,一没有了人,便是冷眼旁观,有时连冷眼都没有,根本见不到人。

    丫头不经有些后悔自己当时的蠢笨,竟然还满怀期待的认为君主对自己也是满怀好感。

    那时竟然还质疑王嬷嬷的劝诫,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好笑,想罢,将自己手中的琼露一饮而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