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下河村,是夜。

    大雪皑皑寒风呼啸,吹得小破屋咯吱咯吱作响,似乎下一秒这到处漏风的破屋就要坍塌了一般。

    苏云染像一具尸体一样被扔在木板上冻得瑟瑟发抖,奈何她脑子昏沉连眼皮子都睁不开。一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疯狂涌入脑海里,瞬间脑子都要炸了。

    苏云染就纳闷了,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会感觉这么难受?还有这些记忆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雪花被吹了进来落在她滚烫的脸颊上凉得她愣是一个激灵意识稍稍清醒了一些。

    “就是她了?怎么病成这样!我说李婆子,这可是人家买来冲喜的!你看她这样,可别还没拜堂她先死了这可算谁的?”媒婆黑着脸说到。

    苏家老太太李氏满脸皱纹的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您放心,刚给她灌了一碗药下去绝对能撑得住。”

    媒婆一脸为难,李氏只好赶紧给一旁的牙婆子使眼色。

    牙婆子立马向前拍拍媒婆道:“我说老姐姐,梁家那儿子病成那样多半是好不了了。你还真以为梁家是买去冲喜的?八成是为了给儿子配冥婚罢了!”

    媒婆脸色稍微缓了缓,梁家那病秧子她也是见过了的,的确是无力回天。

    一咬牙,成交!

    这价钱合适,梁家要求的生辰八字也合适。二十两银子就买下了苏家长女苏云染。

    是买下,不是聘娶。都知道梁家的儿子是一脚进棺材了,十里八乡愣是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嫁女过去。

    李氏得了白银欢欢喜喜地收下了,媒婆和牙婆子给苏云染换上了嫁衣。

    “这干瘪的身子,你们苏家是多少年没给这丫头吃油荤了?”媒婆有些看不过眼,苏家另外一个丫头她刚才是看见了的,那叫一个圆润,偏这长女却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

    李氏面露尴尬,倒是儿媳妇王氏伶牙俐齿:“您可不知道,我这大女儿是兜不住油荤的,怎么吃都不长肉,吃再多油荤都是白搭!”

    媒婆撇撇嘴不信她的鬼话但也没有再多言,跟牙婆子将穿上嫁衣的苏云染抬上了花轿。

    李氏瞪了一眼王氏,王氏立马领会干嚎了起来:“我的儿啊!是娘对不住你呀!你就当可怜可怜揭不开锅的爹娘吧!”

    媒婆撇嘴表示没眼看,示意轿夫起轿离开了下河村苏家。

    苏云染的身体虽然发着高烧根本无力动弹,但她的意识却已经清醒了。

    这都是怎么个情况?她好像是被卖了?还有什么冥婚!

    苏云染忍不住口吐芬芳,作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她因过劳而猝死在了手术台上。

    然后她被人带去了地府,好像还见到判官了?

    如梦似幻,这段记忆有些模糊,感觉不真切,但她却清晰地记得判官对她说的话。

    判官说她救死扶伤功德圆满本命不该绝,然而阳间的尸身以焚无法还阳,遂以将她送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

    他在这个时空寻到了一个命格相符的躯壳让她借以还阳,嗯,就是眼下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干瘪小丫头了。

    苏云染表示不服啊,就不能给她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宿主吗?什么功德圆满,果然都是骗鬼的话!

    上河村,与下河村仅仅隔着不到二里路。

    梁家门前贴了一副新对联,再无其他喜庆的模样了。也是,为了给儿子治病已经掏光了梁家的积蓄,现在又到处借钱才买下了一个儿媳妇冲喜,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财来置办其他的。

    花轿停在梁家门口,村里看热闹的人倒是不少。

    “快请新郎官来踢轿门了!”媒婆喊到。虽然是买来的媳妇,但梁家还是要求按照嫁娶的礼仪来办。

    “病秧子也能娶媳妇咯!就怕是娶了媳妇洞房使不上力命更短!”小孩的嘲笑声此起彼伏,这些话也是从大人嘴里听来的,不然他们哪里知道这话的隐晦含义。

    傅绵娘是可火爆的脾气,一听有人在诅咒自己儿子她可不干了。抄起门口的扫把就打过去:“小王八羔子诅咒谁呢?是哪个嘴巴没个把门的骚婆娘教你们的?”

    被内涵的婆娘们可不乐意了:“鹤祯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孩子不过是说句实话而已,你至于跟小孩子一般计较吗?”

    傅绵娘两手叉腰冷笑道:“二条他娘,看来你跟二条他爹在房里那点事没少跟二条说呀,不然二条怎么知道你们房里使不上力?”

    都是‘见过世面’的婆娘了,谁的嘴巴也干净不了。

    一阵哄笑声中二条娘红到了脖子,瞪着傅绵娘就像过去掐架了。

    “今天是我梁家大喜之日,谁要是没事找晦气,别怪我这榔头不长眼!”梁二海平时虽然老实木讷,但只要是事关妻子他就绝对不含糊。

    “都干什么呀?大喜的日子搞得乌烟瘴气的。我们梁家办喜事,来喝喜酒的我们欢迎,但找事是可就别怪我撵人了!”

    说话的是梁家的族长,梁家在上河村是个大家族。除了村长,他便是上河村最有威望的人了。

    四下不和谐的声音都安静了,新郎官满脸苍白如纸,那身形都快成宣纸一样单薄了。当初的梁鹤祯那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俏朗,如今这模样还真是让人唏嘘。

    梁鹤祯被两个族中青年左右架着,不然他连走路都困难。

    轿门被踢了一下,花轿里的苏云染已经醒了过来。李氏给她灌的那碗汤药起了药效,只是这回身子依旧沉重,喉咙都火辣辣的无法开口。

    媒婆掀开了帘子,见她已经醒了过来立马放心了,要是死在花轿上那可就难看了。

    梁家的正堂上摆着两个灵位,不过灵位却是用红布盖着。住持婚礼的是梁家族长,一件这状况他也不解:“这是做什么,赶紧把布掀开。”

    哪里有把祖宗牌位遮起来的道理?

    傅绵娘却忙阻止解释道:“使不得,这是那位道长的吩咐,可不能乱来否则这冲喜就不成了。”

    傅绵娘口中的道士来历不明却通身仙风道骨,也是他指点梁家为梁鹤祯娶媳来冲喜,包括新娘的生辰八字都是他算好的。

    那道士分文不取便走了,梁二海和傅绵娘便认定那是一位世外高人,他说的话自然就是不用怀疑的。

    梁家族人听这解释倒也没有多心,毕竟这年头的人信鬼神也敬鬼神,对道士和和尚都难免多几分敬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