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妃,偷到府中物品出去典当的小贼抓到了。还有,我们在监视那小贼的过程中还意外的发现了另一个丫环,她竟然在王妃的汤里下毒。王妃,这两人要如此处置?”正巧悦橙过来禀报。

    苏云染点点头:“把她们带过来吧!”

    说着她转头望向似乎还想再争取什么的蒋氏,蒋氏的脸上的表情是变了又变。苏云染猜,她估摸着是想看看她这个郡王妃的手段究竟够不够狠吧?

    要是不狠的话,是不是还是可以再敲诈她一下?都皇亲国戚了,给她一笔百万两都不是难事,偏生她小气一毛不拔。

    趁着人还没带过来,苏云染再次给张氏几人确认一下:“若是你们觉得可行,我就安排人送你们回去。刚好阳管事也要一起去,顺便带上一些护卫一路也安全一些。”

    张氏觉得今天的苏云染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安排这么周到这是完全不计前嫌了?

    蒙氏的心里跟蒋氏一样都还是有一些不甘心,不过她是真的怕了梁鹤祯了。再加上还有欠条在苏云染手里,她不敢闹啊!

    “其实家里也还有不少事情要做,我们早一点回去也是好的。那千雁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还有冠禹那孩子,就拜托你们多照拂了!”张氏为了梁千雁和梁冠禹不得不低头,而且苏云染既然都做了让步,反正她是没有办法胡搅蛮缠了。

    蒙氏也赶紧顺了张氏的话说到:“是啊,这荣京城什么都贵,在这里生活一个月没个百八十两怎么能活下去!娘,既然小染都帮我们安排妥当了,那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蒋氏抽了抽嘴角,这两个没用的东西,就这点小恩小惠就被收买了!

    没多久两个丫环就被送了过来,一个哭得是满脸泪痕,一个是瑟瑟发抖但孩子啊咬着牙。

    苏云染看着地上的跪着的两个丫头,然后随手指了指那个满脸泪痕的丫环:“你,抬起头来。”

    丫环碧珠还在抽泣着,抬起头来却不敢跟苏云染对视:“奴奴婢错了,王妃王妃绕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哥哥欠了一屁股债,我爹娘就来找我想办法”

    碧珠是一边哭一边说着自己有多难,可悦橙都查清楚了,这丫环可不是第一次偷府中的东西去典当了。

    这不是新手,是惯犯了。

    苏云染轻笑一声,拍了拍手,管家陈伯压着另一个小厮走了进来。

    看到这小厮那丫环的神情大变,顿时脸色都吓白了。

    “认识吗?”苏云染走到那丫环面前问到。

    丫环下意识就摇摇头,然后又觉得不对,随即她又点了点头。

    兰溪呵斥一声:“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丫环又被吓了一哆嗦,咚咚两声就给苏云染磕头:“王妃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敢了!”

    她不直接回答问题,又绕回了之前的说法。欲盖弥彰的味道还能再明显一点吗?她不直接回答,她就当她默认了。

    “你们两一个偷内院一个投外院,配合得倒是天衣无缝啊!还有一个叫柯老三的中间人帮你们销赃,真是一条完美的犯罪链啊!陈伯,拿上丢失物品的清单,把这两人一起送去京兆府!”

    苏云染声音严厉又冰冷地说到,那丫环爬着向前拽了拽苏云染的裙摆:“王妃饶命啊!我不要去衙门,我不要去!王妃开恩啊!”

    苏云染的脸上是丝毫都没有半点恻隐之心,入府这么久她这个当家主母可还从来没有羽罚过下人。她出生不高,所以这府中的下人虽然面上依旧恭敬,不过心里就不一定了。再加上这府中又有不少他人送来的下人,不服管教也是有的。

    不过她有陈伯和玉嬷嬷镇着这些人也不敢造次,不过她想着自己也该树立一下主母的威信了,这次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杀鸡儆猴,雷霆手段!

    丫环的声音已经渐渐远去,苏云染又把目光投向一旁早就瑟瑟发抖的丫环。

    “你呢?”苏云染蹲下身,那丫环抖了抖,然后却叫着冤枉。

    “冤枉?你是说他们冤枉你了?”

    悦橙冷哼一声:“冤枉你?被抓个正着的难道不是你吗?往王妃汤里下毒的人难道也不是你吗?你自己看看你的衣服,上面都还沾着药粉,你以为抵死不认就能脱罪吗?”

    悦橙回头叫了一声,一个小厮端着一锅鸡汤走了进来。

    苏云染闻了闻,作为毒医悦方的徒弟她要是闻不出来就真是太对不起师父了。

    “原来是寒月之毒。这毒味道极淡,的确是比较难以辨别出来。不过这一锅鸡汤啊,正好放着人参,人参的味道非但没有把寒月毒的气味遮掩住,反而更把寒月毒的气味凸显出来了。”

    苏云染分析完回头看了看地上的丫环,那丫环脸色惨白,心里就不明白了,王妃究竟是怎么闻出来的?

    苏云染给兰溪使了个眼色,兰溪舀了一碗拿到那丫环面前:“这锅汤可是你一个人熬的,你说没下毒,那你喝一碗看看!”

    那丫环终于没绷住哭了起来:“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

    苏云染冷冷地看着她:“谁让你这么做的?”

    那丫环摇摇头:“我我不知道她是谁,她给了一包药让我每日都往王妃的吃食里面下药。这到底是什么药,我当真是不知道啊王妃!”

    碧竹偷到府中物品变卖,这好在只是偷盗。虽然奴仆偷盗主家的东西变卖这在大启的律法里是很严重的,但这罪名罪不至死死。

    可谋害主母这是谋杀,何况谋害的还是郡王妃!

    “碧珠与人合谋偷盗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可你给我下毒,你觉得你还能活吗?”她的话冷冷地吐出来,像是一整寒风从丫环的脸颊吹过。

    一点温度都没有,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之声。

    丫环拼命地摇着头哭嚎的声音越来越大:“王妃王妃绕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看到她的脸。她给了五百两银子,还、还说事成了送我一间铺子让我做营生,我就我我不敢了!我不想死!”

    一旁看着的蒋氏三人噤若寒蝉,蒋氏突然就想起当初她曾经想把苏云染给卖掉的事情

    蒋氏咽咽口水,忽然就觉得如芒在背。这个死丫头,她应该不至于跟她秋后算账吧?

    “来人,拖出去,杖毙!”杖毙两字说出口,绝对是带着死亡的气息,顿时让蒋氏三人感觉到这偏厅里的气温都骤降了。

    被拖出去的丫环大声喊叫着,片刻后就听见院子外传来杖打的声音,期间还掺杂着凄厉的惨叫声。

    蒋氏一个没坐稳就从凳子上滑下来,她平时也就嘴上泼辣罢了。顶了天就是跟其他女人揪着头发打架,能在其他人脸上留下几道抓痕就算不错了。

    杖毙这样的刑罚她们只听过也没见过啊!不,不对,她们只见过被杖毙后拖去乱葬岗的尸体!

    那血肉模糊的样子,蒋氏以前在洪洋见过一次。那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环被主母杖毙了,下人用草席卷了卷就准备推去乱葬岗埋的,没曾想那日路滑推车被侧翻了,那骇人的尸体就滚了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蒋氏每每回忆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不过打板子的声音却还在继续。人,是肯定肯定已经晕过去了,就算没死估计也就剩一口气了。

    张氏和蒙氏连忙将蒋氏扶起来,张氏和蒙氏算是看明白了。苏云染这是故意给她们看的吧?让她们明白,她早就不是被苏家卖掉的女儿了,而是大启国的广陵郡王妃!

    皇亲国戚,手握生杀。

    苏云染转过头笑得那叫一个温柔,可就是这么温柔,却让这三个女人觉得瘆得慌。

    “我我们也该回去了,我看你这也挺忙的,我、我们就不打扰了。”张氏和蒙氏架着腿软的蒋氏就准备要走了。

    苏云染却假装留他们:“不着急,我这做了一些糕点你们拿回去尝尝。沁柠装好了吗?”

    沁柠提着一个食盒过来:“王妃,都装好了。”

    沁柠将食盒递过去,苏云染道:“我这糕点跟外面做的可不一样,加了不少珍贵药材,对身体好!”这个好字,她咬得极重。

    三个女人顿时又是一个激灵,刚刚才看了一个丫环在她汤里下毒。这会她告诉她们这糕点里加了药材,怎么听着

    毒药,它也是药材不是?

    太特么的吓人了!这个女人比以前可怕多了!

    “王妃,您要的东西都备好了。”玉嬷嬷走了进来,脸上总挂着笑容。这会蒋氏三人瞧着,这老嬷嬷可比苏云染和蔼可亲多了!

    苏云染点点头,眼神示意一下,玉嬷嬷将一个布包还有一个小木匣子递了过去:“几位,这里面是我家王妃给你们准备的几身新衣裳。这匣子里是二百两银子,此去路途遥远,我家王妃担心她有考虑不周到的,你们可以自行添置一些东西。”

    蒙氏赶紧结果笑道:“哎呀,王妃真是有心了!我们就收下了。”

    张氏也赶紧附和的笑笑,比起刚才的糕点,这衣服倒是让她们安心多了。那二百两倒是让她很意外,但她也明白了苏云染的意思。

    三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郡王府的,走了好远了,张氏才松了一口气:“娘,咱们就是平头百姓,怎么敢跟权贵叫板呀!真是猪油蒙了心了,她就是要杀了我们,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张氏算是看透了,苏云染今天是威也立了,恩也施了。恩威并施,谁还能说她一个不字?

    蒋氏依旧腿软,出院子的时候,她们都瞧见了那丫环的尸体就还趴在长凳上。跟以前看到的那具尸体一模一样,血肉模糊能吓死人!

    苏云染故意不让人收走,这是明摆着要让府中的人都好好看看,这就是背叛主人的下场。

    够狠的啊!这就是权贵,杀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蒋氏走到客栈才算是缓过神来,她平时能在村里撒泼打滚没谁能把她怎么样。但她今天是相信了苏云染是敢杀人的,特别是对于伤害过她的人。

    她不会跟她翻旧账吧?

    蒋氏又有些坐不住了:“你们说,她她会不会心里还恨着我呀?她会不会找人杀了我们呀?”

    语气里的害怕,让张氏和蒙氏也有些担忧起来。不过转瞬张氏又摇摇头:“不会的,她要是真有那个心,当郡王妃的时候就已经对我们出手了!”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