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妃!老夫人来了!”

    苏云染迎了出去,算算日子傅绵娘他们也该到了。

    “爹、娘,你们可算到了!”苏云染瞧见两人风尘仆仆的,一看就是没怎么休息一直在赶路。

    傅绵娘和梁二海依旧是那么朴素,见到苏云染也快走了几步:“小染啊,她们有没有为难你?”

    傅绵娘的语气里十分着急,这个‘她们’自然就是指蒋氏几人。

    苏云染摇摇头:“没有,放心,我如今这身份断不能让她们欺负了去。”

    梁二海显得就有些尴尬了,那是他老娘,这一路上妻子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着急都写在脸上了。她越是着急,就越是说明蒋氏几人在她心里的不堪。

    “爹娘一路奔波,快进屋歇歇我们慢慢说!”

    傅绵娘听苏云染说完蒋氏她们到荣京之后的所有事情,摇摇头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傅绵娘拉着苏云染的手道:“孩子,真是难为你了!”

    一方面要维护梁鹤祯的名声,所以不能让蒋氏他们闹起来,否则梁鹤祯就被被背上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声。另一方面还有顾及她,毕竟她还是梁家的儿媳妇。

    蒋氏不能在拿苏云染怎么样,可还是可以给她这个儿媳妇使绊子。

    梁二海还是那样的沉默寡言,但他不傻,妻子的话他都明白:“小染、绵娘,让你们委屈了。”他这个老娘,他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原本他也做好了跟蒋氏他们撕破脸的准备,蒋氏要是闹起来说梁鹤祯忘恩负义,那他们夫妇两是绝对不顾一切也要跟蒋氏他们闹的。

    养大梁鹤祯的人是他们夫妇,蒋氏可是一个铜板都没给过梁鹤祯。张氏和蒙氏就更别说了,反而是他们这两房人可没少受梁鹤祯的照拂。

    苏云染看着夫妇两心中很暖也很感慨,梁鹤祯出生就失去了父母,却得到了这养父母的悉心照顾。

    虽然穷,但他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他。因为从小有人给了他温暖,才不至于让他沦为一个没有感情、没有温度的仇恨的工具人。

    遇到他们,真好。

    两日后,傅绵娘还是担心蒋氏会作妖,所以便坚持跟蒋氏她们一块回了洪洋。

    “傻孩子,以后我们闲了、想你们了就过来。这次本来也就是担心她们坏事才来的,现在我还得盯着点才行!”傅绵娘拍拍苏云染的手,知道她不舍,可还是坚持要回去。

    不打扰他们的生活,这是傅绵娘早就下定的决心。

    她只能陪梁鹤祯走那一段路护他成长,往后的路,他已经强大不需要她的保护了。

    “娘,不管怎样,家里有事一定要通知我们。”说完又附在她耳边轻轻说,“柳宅那边什么都有,您需要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傅绵娘点点头,其实她知道梁鹤祯已经派人在暗中保护他们。所以只要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相信他们两都会收到消息。

    她原本是想拒绝的,梁鹤祯的敌人太强大不该分心照顾他们的。可苏云染说得对,他们也是梁鹤祯的软肋,保护好他们,他才能刚安心地对付敌人。

    蒋氏看着这婆媳两难舍难分的样子,几度是欲言又止。

    这么舍不得傅绵娘就开口让她都留下来嘛!傅绵娘留下来了,那她这个当婆婆的自然也就能留下来了。

    不过她太了解傅绵娘了,这个女人跟苏云染的脾气还真像,下定决定的事谁也别想改变。

    梁鹤祯到底是男人,自然不会像女人这般婆婆妈妈。他的话少,却是字字斟酌。梁二海拍拍儿子的肩膀,越发觉得这个意气风发的儿郎贵不可言。能跟他有一场父子缘,已经是他的造化了。

    送了他们出城远去,苏云染松了一口气了:“希望蒋氏能明白我的苦心才好,不作妖对谁都好。”

    梁鹤祯点点头,他怎么觉得她家娘子最近好像圆润了一些:“辛苦娘子了。”

    瞧他一本正经地道谢,苏云染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耸耸肩歪着脑袋笑道:“嗨,我们之间还说那些客套话!”

    “对了,我刚收到钱庄的消息,户部又来借银子了。”苏云染说这话的时候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国库究竟是空成什么样了?

    她忽然有种强烈的念头,她要不要劝劝自己男人,这如空壳子一般的皇位要不就别要了吧?

    跟着她回大邢也不错啊!做个上门女婿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不快活吗?她要是当了女帝,他就是皇夫?

    吼吼,听着好像感觉也不错的样子!

    梁鹤祯说了半天没见她有回应便转过头看她,结果却发现她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十分入神,脸上的笑意飞扬,那双笑弯的眼睛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啊,我媳妇发呆真的好可爱!

    梁鹤祯就这么看着她傻笑,等苏云染回过神来四目相对,这画风怎么看怎么像两个在大街上对视的傻子。

    “想什么呢?”

    “想今晚吃什么。”她才不会告诉他,她在想着怎么拐着他私奔。

    气氛略显尴尬,她赶紧拉着梁鹤祯上了马车回府。

    “国库倒也真不是一点钱都没有,只是有些钱是不能动的。万一有个什么突发情况,那些资金都是用来救国救民的。这一点,祖父心里还是有数的。”

    “我可听说了,这次信王可是大力反对重修皇陵。虽然被皇上训斥了,不过他这举动倒是恨得人心。毕竟重修皇陵又是一笔开支,而眼下大启本身就赋税重,百姓生活水平是一降再降。信王的手中的底牌跟宸王相比是弱了很多,但他在形象这块经营得不错。”

    信王替天承帝巡察了几个州府,一路处置了好几个贪官污吏。如今百姓之中隐隐有人说他是当朝贤王,真可谓是声名鹊起。

    梁鹤祯勾起她的下巴看她,瞳孔漆黑如夜色深邃。他眼睛满含笑意,一本正经地反问她:“你当真觉得于信王这是好事?”

    苏云染耸耸肩,烈火烹油,自然不是好事。名声传开是真,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也是真,但称他为贤王只怕是不怀好意了。

    过了几日,春猎开始。上至皇帝亲王,下至官员家眷,庞大的队伍朝着皇家围场而去。

    春猎并不似秋猎,不以猎杀为目的。用来狩猎的很多猎物都是围场饲养的,数量不多,主要也只是为了激励三军,也是为了让皇帝检验朝中青年的骑射。

    这种活动一般家眷都会带上,说是狩猎,其实还可以说是个大型的相亲活动。说不定,哪家和哪家就看对眼了,然后就跟皇帝请旨赐婚。

    这种活动各家官员的主母可都是牟足了劲,都是奔着给自家儿女挑对象去的。

    苏云染看着了一会医术就睡着了,马车是梁鹤祯亲自改造的,在原来的基础上加长也加宽了。座位也特意加大了,躺着是格外舒服。

    这样的马车若是奔远途相信也不会太累人,苏云染觉得自己相公这门手艺真是深得了梁二海的真传,甚至有些清华出于蓝了。

    苏云染最近可喜欢吃各种零嘴,但凡要剥壳的,兰溪都一一帮她剥好装盘。

    沁柠看了看睡着的苏云染道:“兰溪姐,你说王妃最近是不是有点太能睡了?我们这才出门不到半个时辰又睡着了!这会都已经睡了快两个时辰了,真的没事吗?”

    兰溪嘘了一声:“我瞧着王妃最近好像有什么心思一样,也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我瞧着她是天天不是看账本就是看医术,这两人还见她看棋谱了。咱们得劝劝王妃,她肯定是累着了。”

    兰溪觉得苏云染就是仗着自己是大夫所以就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总说自己最了解自己的身体,所以总是不听劝。

    悦橙没说话但眉头却皱得紧,兰溪却捕捉到了她的神情:“怎么了?”

    悦橙也看了一眼苏云染,然后压低声音道:“我听千隐说,皇上又跟殿下提纳侧妃的事了。”

    兰溪有些惊讶,这么大的事她大哥竟然都不告诉她!

    兰山内心很冤枉啊,这事他要是跟兰溪说了,那岂不是等于直接告诉了苏云染吗?

    又是什么好事情,干嘛让王妃知道扰了心神。何况这事殿下可是交代过的,不让说。

    兰溪赶紧问:“殿下怎么说?”

    悦橙垂首一笑:“咱们都是柳宅培养出来的人,你还不相信公子的为人吗?”悦橙说的是‘公子’而非‘殿下’,兰溪一时间竟有些错愕。

    她恍惚了一下,释怀地笑了笑:“说得也是,皇上又不是第一次逼殿下纳侧妃了。殿下若是有这个心,早就纳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悦橙脸上露出一丝难色,干脆附在兰溪耳边道:“皇上是以王妃无子嗣来发难的。”

    兰溪脸色彻底黑了,王妃才多少岁,至于这么着急吗?才十几岁的人,就担心她生不出这是什么鬼逻辑?

    这分明就是借口!就是看殿下太过坚决不肯纳妃,所以就用王妃不能孕育子嗣来说事。

    依她看,皇帝才是真的没辙了。

    兰溪撇撇嘴,对梁鹤祯有着莫名的信任:“殿下是绝对不会有负王妃的,这一点我很确信!”

    话音刚落,马车的帘子被掀起,梁鹤祯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出现。他微微一笑颠倒众生之相:“嗯,说得不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