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说天承帝进来夜夜都梦到先皇后以至于心神不宁,但自从重修皇陵之后,先皇后就不曾再入梦了。

    是以这两天天承帝心情都好了,让信王和宸王一起操办这次的狩猎。围场那边都还没准备好,他就下令提前出发了。

    宸王和信王早早就已经让人安排好迎接,各家的家眷人数都提前报了,起居都安排十分妥当。看着围场支起的一顶顶帐篷,天承帝心情格外的好。

    自打多国达成合作协议之后,天承帝真心感觉好多年没有这么轻松了。眼下边境都很安稳,他便把重点都放在了国内的剿匪上。

    之前内忧外患之时,各地的匪患简直令人发指。趁着现在没有边境纷扰,他便调兵击破各地匪患。显然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各地是频频传来捷报。不过,也有一些相当有名的山匪至今也拿不下来。

    虽然官兵久攻不下,但这些山匪也一直都被困在山上。若是一直这么僵持着,相信山上的人也坚持不了多久。

    当然,也有不少听到风声早就跑了的。

    进入安排好的帐篷休息,苏云染又吃了好几块糕点才准备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赶紧出去活动活动。站在帐篷外看着猎场一片青翠,看着心情的确舒畅。

    兰溪和沁柠端着晚膳过来,脸上充斥这一种莫名的兴奋。以苏云染对她的了解,她脸上挂着这种笑容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得到了什么重大八卦了。

    果不其然,兰溪和沁柠拉着她进了帐篷,兴奋道:“听说一直镇守边关的楚大帅要回来了,皇上还特意让楚大帅直接到猎场来。”

    苏云染美滋滋地吃着,对这个楚大帅并没有太多认知。只听说楚家的底蕴很深,被称为百年帅府。往上倒三代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帅,只是到了现在人丁单薄了很多。

    在兵力上楚家的实力跟曹家、蔺家相比,其实还更胜一筹,只不过楚家军一直都只是镇守边关,没有皇上的允许是绝对不可以离开边关的。楚家的根基都在边关,连家人旁支都迁去了边关。

    这次也不知道天承帝是怎么想的,突然就把这位给召回来了。虽然说目前边关是暂时维持了稳定,可谁也说不准哪家就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苏云染想了想,摇摇头:“也不见得叫回来就是好事。”按理说武将在外皇帝是绝对不允许他把家人全都带走的。

    自古皇帝就没有不多疑的,没有甲家眷留在京中做人质,皇帝怎么敢把大军交给他人?

    苏云染很疑惑,正当她不解的时候梁鹤祯从外面走了进来:“那是因为在第二代楚大帅的时候,朝廷经历了一次变故。楚家一门老小全都披甲上阵,也正因为他们不计生死最终将强敌抵在了门外。是楚家军挽救了大启,所以当时的皇帝便特许楚家在边境扎根。”

    苏云染了然,她就说嘛,皇帝怎么都得把这些武将的家眷扣在手里才能安心。

    不过听着这个楚家军势力是很强了,难怪人不在荣京,可地位还是稳如泰山。

    “你皇爷爷把楚大帅召回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吗?”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帅,一个名声赫赫的家族,应该是皇子争抢的对象吧?

    梁鹤祯的手指在苏云染眉心点了点:“聪明!楚大帅有一儿一女,如今都到了婚配的年纪了。”

    苏云染笑了,都说这春猎呀,就跟个贵族大型相亲会似的,还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不过楚家的地位这么高,她就不用担心了。楚家的女儿是绝对不可能做妾,所以梁鹤祯是没有希望了。

    知道她是这么想的,梁鹤祯一脸幽怨:“娘子就不怕那楚家小姐看上你相公吗?”他说着眨眨眼,一张放大的笑脸生动得很。

    苏云染却给他翻了个白眼:“出身武将之家而且还从小就在军营长大,我相信那楚家小姐会是个心情爽朗的姑娘。这样的姑娘不羁的姑娘才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折腰呢!”

    梁鹤祯就知道他家娘子真是看得很透彻,不过宸王和信王可就抢得不可开交了。

    之前宸王算计曹家,想用一个徐家就绑住曹家的军权,可惜最后因为苏云染的插手功亏一篑。如今,密不透风的楚家回到荣京了,宸王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苏云染都替那个楚家小姐感到忧心了,人还没到荣京就已经开始被人各种算计在内了。

    “宸王和信王都有正妃了,楚家姑娘又不可能做侧妃。所以他们应该会选择跟自己的一派的人去迎娶楚小姐,如果是正大光明的手段争取还好说,就怕这些人继续用下三滥的手段。”

    梁鹤祯却说出还有另一种可能:“如果这人明确是未来储君的话,楚家姑娘做侧妃也是可以的。”

    苏云染立马有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怎么的,相公这是想娶侧妃,所以跟我侧面打听我的态度呢?”

    梁鹤祯举起双手真心觉得好冤枉,他只是陈述出另一种可能罢了。

    苏云染又认真道:“我们就暗中盯着点就好,如果他们真的对曹小姐下手,我们倒是可以出手相救博个好印象。”说完她突然就换了语气,“当然,你跟她还是要保持距离知道吗?”

    吃晚饭梁鹤祯拉着苏云染出去散步消食,这围场很大,夜风微凉但吹得人十分舒服。

    “在想什么呢?”苏云染走着走着就走神了。

    她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了,索性也就不瞒着梁鹤祯了:“钱庄刚收到了消息,我爹他近来身体不太好。这才多久没见,怎么好端端的就病了呢?”

    一想到之前阊庆那边的鸡瘟,师父传来的消息说可能是人为她这心里就越发的不安了。

    判官的预言至今都没有发生,她都忍不住去空间召唤他再打听打听,可是判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上线啊!

    “你若不放心,我便派人过去看看。我那老丈人可是诸国里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一点小灾小病压不到他的。”梁鹤祯这话倒是被她逗乐了,她这个爹的确很牛!

    若不是大邢跟这些国家离得远有草原和荒漠做屏障,不然这些君主哪里还能睡得着啊!

    “你说得也是!对了,我今天看到一个背影,好像是你师父,他来了你怎么也不叫我过去打个招呼?”

    无论是她师父,还是他师父,这对师兄妹都是神出鬼没的。

    梁鹤祯没有瞒着她:“师父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不太好,我过几日可能得去确认一下。”

    苏云染有些担心:“会有危险吗?”

    梁鹤祯摇摇头:“放心吧,我只是过去探一探,不会贸然行动也就不会有危险。这事我估摸着皇爷爷也快收到消息了,他也会让我偷偷去一趟。”

    苏云染想问究竟是什么事,不过这里也不是说事的地方。

    “起风了,回去吧,别着凉了。”两人走了半个多时辰,边走便聊都不知道时间过去这么快。

    梁鹤祯给她披上披风刚要转身回去,一个小太监就着急忙慌地跑了过来:“殿下,快随我去见皇上,皇上着急见您呢!”

    大晚上的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这人都到了围场了,还能有什么政务这么紧急?

    梁鹤祯心里已经有些猜测了:“没事,你先回去。”他轻咳一声,暗示隐在暗处的千隐一定要保护好苏云染。

    看着梁鹤祯大步朝着皇帝大帐去的,心想着莫非皇帝找他就是为了他刚才说的事情?

    去探一探?探什么?

    苏云染坐在小矮坡的一根枯木上,望着漫天星空若有所思。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动静,苏云染吓得立马起身:“谁?”

    这是围场,这个范围应该是有人把守不会有猎物闯进来才是。

    “抱歉,我也是过来散步的,没想到惊扰到小姐了。”一道十分温和的声音传来,这嗓音真是极致的温柔。

    她想着,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吧?

    她提起灯笼照去,一个白衣纤尘的男子走了过来。这男人她好像没有见过,难道是哪个朝臣的儿子?

    “无妨,倒是我失态了。”

    男子脸上的笑容更是温和,向前对她行了一礼:“在下禹城伯长孙巳,方才小姐是在看星象吗?无意中听见姑娘好像是在占卜?”

    苏云染有些尴尬了,她大概在武学上是难以再精进了,聂老都说她也就这个水平了。所以这段时间她去武学空间找聂老,他反倒是跟她聊起了天文星象占卜。

    她对这个倒是有点兴趣,只是古代的天文太过复杂了,她学了这么久连二十八星宿都还没完全摸透。

    “原来是禹城伯,你可别取笑我了。我刚才就是瞎说的,天文地理高深莫测,我可不是那能窥探天机的人。你就当没听见,传出去可是要被人笑话的。”她有些大大咧咧,委实是因为难为情。

    长孙巳轻笑一声:“小姐过谦了,方才我看小姐一直盯着南朱雀,还以为小姐是看出什么了。”

    苏云染真是汗颜,躲在暗处的千隐有些不知所措。这男人,还不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