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苏云染对禹城伯这个人没什么印象,之前参加过的几次宫宴他都不在场。此番还是头一次见到他本人,不过人没见过倒是听过他的事。

    禹城伯长孙巳年纪轻轻诗词了得,那文采可是让许多诗词大家都赞许不已。再加上他长相俊美,眉清目秀总是和和气气笑意盈盈的,是不少闺阁女子心仪的对象。

    苏云染对诗词兴趣缺缺,不过她却见过长孙巳写的游记倒是很有意思。

    长孙巳称呼她为小姐,看来他也不认识她,只是把她当成了某位官员的女眷。

    “天文深奥难解,其中天机更是难以窥探。我只是觉得南方七宿近来黯淡,由其是鬼宿四星,都暗得看不到了。”苏云染指着天边说到。

    长孙巳脸上一直都挂着温和的笑容,这个人全身都透着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嗯,的确,莫非是预示了南方出了什么问题?小姐可学过紫微斗数?”

    苏云染再次汗颜:“紫微斗数占星推命,我连皮毛都没学到。我孤陋寡闻只知伯爷擅长诗词,没想到竟然对天文星象也如此感兴趣。”

    长孙巳又走近了几步,不过他还算守礼两人不近不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若是再近一步,恐怕千隐就忍不住要暴露出来带走苏云染了。

    长孙巳没有看她,而是抬头望向天际:“你可相信占星真的可以预测吉凶?”

    苏云染笑了笑,要是说不信,那钦天监的人岂不是要跟她好好掰扯掰扯?若说信,世事变幻莫测,难道真的就完全可以用星辰来判断吗?

    “大概是心诚则灵吧!话本子里都说人的命运都是天定的,但我更喜欢自己掌握命运。逆天改命,听起来是不是很厉害的样子?”苏云染笑着说到,对他的问题有些打马虎眼了。

    长孙巳有些意外于她的回答,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微微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又转了回去:“那你相信这世上还会存在另一个世界吗?”

    苏云染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情绪在那一秒泄露又飞快地收敛起来。

    他他难道知道点什么?

    不可能吧?

    下一秒苏云染自己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继续打马虎眼干笑几声:“另一个世界?伯爷是说天界还是冥界?得道飞升,死归幽冥都是有可能的。”

    长孙巳轻笑一声,却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

    谁都没有再说话,苏云染正想开口离开,兰溪跑了过来:“王妃,夜风大,该回去!”

    长孙巳又打量了她一下:“王妃?原不知”有些尴尬的样子。

    苏云染只好自报家门,兰溪有些防备地看着长孙巳,感觉这人对苏云染居心不良。

    看着兰溪一副老母鸡护鸡仔的样子,也不知道长孙巳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是挺窘迫的。

    回到帐篷里,兰溪这才放下了戒备:“王妃,刚才那人是禹城伯吧?我在柳宅的时候见过他的画像。年纪轻轻的诗词里充满了不符合年纪的沧桑,可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温润如玉、笑如春风,跟他的诗词完全不是一种类型。”

    兰溪点评着让苏云染有些不禁好笑,的确他的诗词很少有明快的类型,多是寄托哀思还有家国天下。就刚才接触那一会,苏云染还是觉得之前对他的了解真的太少了。

    这人长相儒雅,就是不说话都可以供人欣赏一番。他的俊美跟梁鹤祯不同,他是很温柔的类型,就是不笑都能感受到他很温和。

    可就是这么一个温和的人,苏云染却觉得这个人有些危险。

    说不上来,就是直觉告诉她这人危险。

    “兰溪,那你知道他为什么总不在京中吗?”好歹也是一个伯爵,宫廷宴席从来没有见他参与过,必定是有原因的。

    兰溪回忆了一下:“我记得资料上好像说,他身体不太好所以拒绝了皇帝给他的官职。他就真是只有一个爵位的富贵闲人,不用上朝不用操心国事,所以他才能写出王妃喜欢的游记。”

    苏云染偏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太对劲:“一个不当官不上朝的伯爵,写的诗词却是家国天下。我怎么觉得这两者之间就很矛盾呢?不过他的游记确实精彩,刚才都忘记问问他游记里的事了。”

    兰溪转过头看她,那眼神似乎在说着,她在玩火。

    苏云染耸耸肩,她只是想跟长孙巳交流一下他去过的地方哪些值得一游。她就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点旅游攻略,等以后有机会

    想到这里她又自嘲了起来,旅游?还有这个机会吗?

    甩甩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想法,苏云染洗漱一番拿起长孙巳的游记半躺着继续看。

    梁鹤祯还没有回来,苏云染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她有些尴尬地喊到:“兰溪,我好像又饿了。”

    这表情真是好生窘迫,本来想忍忍喝几口把这饥饿感压下去,没成想这肚子却越发叫得欢快了。

    苏云染红着脸,我不要面子的?

    “沁柠,你看我最近是不是胖了?不行,我得减肥了。”苏云染在床上站了起来,还转了个圈让沁柠好好看看。

    沁柠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也没胖什么,就是圆润了一点,显得更好看了。”

    此时,另一道带着些许宠溺的声音说到:“嗯,的确是更好看了。”

    沁柠没注意到梁鹤祯是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苏云染专心探索着自己的疑似长肉的身材。听到梁鹤祯的声音,两人齐齐望向他。

    苏云染苦闷地坐了回去,拿起糕点就吃了起来:“沁柠,你要记住,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可千万不能轻易相信知道了吗?”

    沁柠表情微妙,但求生欲满满:“奴婢记下了。男人的嘴不可轻易相信,但殿下的话绝对可信!”说完冲身后的梁鹤祯行了一礼火速撤离。

    梁鹤祯真是十分满意,对于柳宅培养出来的丫头真是没得挑,这眼力劲得夸!

    “我要是真吃成胖子了,你还不知道怎么嫌弃我呢!男人都喜欢柔若无骨的,怎么可能喜欢虎背熊腰的?对了,皇上叫你过去说什么了?”

    去了这么久一定是十分要紧的事,插科打诨都没兴趣了赶紧说正事。

    梁鹤祯坐到床边,眉心都拧了起来。

    苏云染放下的手中的糕点,装着糕点的盘子都拿到一边去,赶紧向梁鹤祯靠了过去:“怎么了?是不好的消息?”

    梁鹤祯点点头:“我感觉有一场阴谋正在上演”

    苏云染听他说完,眼睛瞪得老大:“你是说,现在南方有好几座城都跟外界失去了联系?这怎么可能?当地的官府呢?就算当地的官府也失去了联系,那上下级的官员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这也梁鹤祯觉得有阴谋的地方。不是没有人发现,而是传递上去的消息被人拦截了,所以朝廷一直都没有察觉。

    眼下是时间拖得久了,有外地的人把消息带了过来。

    在朝廷得到消息之前,梁鹤祯已经早一步发现了。那些失去联系的城池中,不少都有柳宅派去的暗桩。是柳宅先发现消息传递不过去,这才派人去调查,发现这些城池都已经城门紧闭。

    “阊庆、逐越的鸡瘟似乎跟这些城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苏云染靠得更近了:“鸡瘟?我师父都说了那更像是一种毒。你的意思是,大启也有人中了这种毒?那段世间边境查得很严,没想到这种毒还是蔓延到了大启。”

    梁鹤祯摇摇头,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中了哪种毒,为什么要让这些城池与外界隔绝?至少发生在阊庆和逐越的毒没有隐瞒世人,可大启这边又为什么要弄得悄无声息呢?”

    苏云染点点头,说得也是,这情况还是跟他国有些许不同。

    “皇上的意思是让你先去探一探?”所以他是早就料到了皇帝会让他去了?

    梁鹤祯点点头:“蔺翊承会跟我一起去。”

    皇帝竟然舍得让蔺翊承跟他去,看来这件事皇帝还不想让满朝文武知晓。

    “你说皇上此举是不是怀疑这件事跟朝中的大臣有关?所以,他给你调派京羽卫的权利了?”

    梁鹤祯没有否认,京羽卫直接受皇帝调派,所以没有人能知道京羽卫的行动。让他调派京羽卫去南方调查这件事,一是为了保密,二也是为了他的安全。

    京羽卫的人可以信任,再加上武力值又很高。

    苏云染的心里忽然忐忑起来,难道这一次判官的话要应验了?那此行岂不是十分危险?

    “皇上准备让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出发太惹人注意了,所以皇上让他们等狩猎结束再悄悄离开。

    苏云染这心里有些不安,粮食她囤了,药草她也囤了,就是不知道眼下的问题究竟是哪一种情况

    思及此,苏云染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跑一趟。

    她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有些话还没说出口梁鹤祯已经十分清楚她的想法:“不行,太危险你不能去。你留在京中有皇叔还有钱庄的人看顾自然万无一失,但南方现在情况未定,贸然带着你去我怕一个不留神让你受到伤害。”

    无论如何他是可绝对不能拿苏云染的安全开玩笑,何况是现在情况不明。

    “不用担心我,我们都说好了只是暂时探探情况不行动。等摸清了情况,会禀明皇上再做区处。如果真的是毒,到时候就算我不让你来,皇上都会找你的。”

    虽然他并不愿意让苏云染卷进去,但她的医术已经在天承帝面前显露过了,遇到这种事情皇帝能不想起她吗?

    苏云染瘪瘪嘴,她也是不愿意让他受伤。

    “我知道了,那你可一定要小心。”说着,又赶紧爬起来翻找之前容悦方带给她的信。

    事情可能有些严重难以估计,所以她必须要替梁鹤祯做好万全的准备。

    梁鹤祯却不愿看她这般操劳:“你最近总是犯困,定然是过于操劳了。那些田地庄子我已经给你多找了些帮手,你可以暂时放一放。店铺的事情,各家掌柜处理都不错,你也不必事事亲力亲为。”

    苏云染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研究毒的,结果就这么被梁鹤祯给抱回了床上。

    吹熄了烛火,今晚的月光极好。在围场夜宿特别亲近大自然,望着外面的星星苏云染忽然有些睡不着了。

    梁鹤祯撑起身子翻到她身上:“你今晚碰到长孙巳了?”

    苏云染一愣,这没头没脑的怎么忽然想起问他了?

    她没有隐瞒:“是啊,偶遇,聊了几句不熟。”感受到了空气中隐隐飘散的酸味,苏云染补了两个字。

    梁鹤祯依旧不悦:“这个长孙巳就会哄没脑子的小姑娘投怀送抱,我相信我家娘子聪慧定不为被他迷惑。”

    苏云染嘴角直抽抽,这话要她怎么答呢?

    “你想什么呢?我就是偶遇,跟他说了两句话。再说了,就他那张脸在我相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闻言,梁鹤祯终于心满意足甚至带着一点小傲娇满意地在唇上纠缠起来

    还没尝够就被苏云染无情地推开了:“明天一早起来还有狩猎,你得养足精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