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曹妤仙作为将门之后,自然是不能不参与的。

    京中的大家闺秀虽然说大多都更偏向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毕竟文文静静的更符合大家闺秀的样子。对于骑射这类运动量很大的,闺秀都不怎么喜欢。

    当然,有些骑术也不错,因为很多闺秀都会打马球。但箭术就真的没多少人会了,投壶还行,射箭就太勉强人了。

    苏云染刚才还一心想要夺冠拿到医术,可这会心里有些打鼓了。那些将门虎女的手上功夫应该比她更好吧?再说投壶,这些大家闺秀可不弱。

    苏云染有些头大,感觉真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有皇帝的号召,所有女眷都积极踊跃参与起来。曹妤仙拉着苏云染起身:“咱们也去吧!我可记得你功夫比我好,所有我可是不会让着你的。”

    一时间看台下热热闹闹的,投壶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倒是射箭的位置人很少,只有几个将门的小姐在射箭。

    天承帝好像还是头一次看这些官员的女眷射箭,一时间倒是很有兴趣。淑妃下了这么大的彩头,当然也是盯紧了射箭这边。

    瑜妃的镯子在淑妃的步摇面前是黯然失色,不过毕竟是御赐之物,还是让不少人使出所有本事。

    苏云染在旁瞧着,这些京中个贵女们的确比她想象之中的要厉害很多。还真不知一个个只知道琴诗书画针线女红,人家也还是挺喜欢户外运动的。

    就在比赛十分激烈的时候,一道柔和的男声传来:“皇上,我们这些体弱的是既不能参加狩猎,也不能跟女儿家玩投壶,这对我们的伤害有点大啊!”

    苏云染听到这声音忍不住转过身望去,说话的人正是昨晚遇到禹城伯长孙巳。

    今日穿着一袭白衣,瞧着他也是个移动的衣服架子,这身套在他身上真是刚刚好。眉目如画、白衣出尘,真是好一个俊俏的儿郎。

    天承帝哈哈笑了起来,并没有觉得长孙巳的话突兀,好像是习惯了他这般:“你啊,你说你这身子没病没灾的,就偏偏生来柔弱。朕瞧着那些个书生都比你强壮一些,还得让太医再给你好好补补,再不长点肉风都能把你刮跑了!”

    的确,长孙巳偏瘦了一些,有那么一点病态美。斯斯文文的,但绝对不会让人觉得阴柔。典型的小奶狗长相,又乖又奶。

    似乎是为了回应天承帝的话,他话还没说两句身子忽然晃了一晃,好像下一秒就要晕倒过去似的。身边的随从赶紧过来扶住他,天承帝格外关心他立即把太医叫了过来。

    苏云染还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弱风扶柳的男版‘林妹妹’。

    苏云染回过头才发现,随着长孙巳刚才的动静已经让很多姑娘转过身,她们的视线都随着他的身影而去。

    大启的国民男神,这人气果然名不虚传!

    正在苏云染盯着旁边的人群轻笑时,忽然发现似乎有一道审视的目光却在盯着自己。她猛地转过头去,再次对上了淑妃含笑的目光。

    她落落大方地对她点点头,眼中的笑意不减:“我看郡王妃一直站在这边,莫非郡王妃还会射箭?”

    这荣京城但凡知道苏云染这个人的,那就肯定知道她的来历。

    出身乡野的郡王妃,大启国头一位。

    苏云染浅笑,回答得有些敷衍:“我家郡王教过我几次,不过我学得就很一般了。”

    曹妤仙闻言向前挽住她的胳膊:“广陵郡王妃这是自谦了,其实她的箭术比我还好!”

    曹妤仙站出来给苏云染找场面,可这话落在任何人耳朵里只怕都只会觉得是个笑话。

    就是天承帝也不信,他知道苏云染会医术,可除了医术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厨艺了。

    总之他心里是觉得这个孙媳妇不差,但比起京中个贵女却还是少了点什么。他心里是有遗憾的,这孙媳妇跟他理想中的不太一样,差距还不小。

    随着曹妤仙的话音落下,周围爆发出阵阵笑声。苏云染不傻,她分得清这些笑声,是嘲笑。

    也是,京中贵女中大概只有将门的女儿才会学箭术,而她嘛

    她们更愿意相信,她最擅长的是种地、喂猪、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虾

    天承帝轻咳一声:“重在参与,玩得开心就好!”

    天承帝话音刚落下,就听苗公公兴奋地喊道:“皇上,楚大帅带着公子和小姐已经到了山下了!”

    天承帝很是高兴,转头对这些贵女贵妇们说到:“楚家小姐可是从小就在军营中长大的,上过战场,那可是拿骑射的一把好手!她来了,你的赢面可就小咯!”

    笑声如洪钟,看得出来这次狩猎皇帝的心情的确很好。不过他心情这么好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皇陵重修了吧?天家无情,可他对先皇后倒是思念得紧。

    有几位武将家的姑娘带着几分小女儿的撒娇语气说到:“皇上,我们只是在家中随便练练,怎么能跟楚小姐比?这魁首,岂不是半点悬念都没有了?”

    “那你们可就要使出所有本事了!”天承帝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才不管这些小女儿家的幽怨。

    哒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苏云染终于看到了那个传闻中的楚大帅。

    比她想象的要年轻许多,身上有了武将的威武之气,也有文官身上的儒雅,还真是个标准的美大叔!

    “末将楚卫风参见吾皇!”

    紧随其后,楚卫风之子楚萧疏和女儿楚笑薇一同给皇上见礼。

    不得不说这楚家的基因非常不错,无论是楚萧疏还是楚笑薇颜值都相当可以。虽然是在军营里长大的,可能皮肤会显得黑一些,但这并没有太影响他们的颜值。

    天承帝笑声更加爽朗地让三人起身,寒暄几句本想让他们先休息一下。但楚萧疏听说其他人已经狩猎去了,他也就待不住了。

    既然是年轻人参与,楚卫风这个打小就驰骋疆场的人就不好参加了。不然,那些孩子还能赢过他吗?

    楚卫风没有说出口,但他跟天承帝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天承帝刚想开口让楚笑薇留下跟这些女眷们玩投壶、射箭,不过楚笑薇已经抢先一步开口:“皇上,臣女打小就在军营长大,骑射虽不敢说能跟父兄喜感提并论,但跟京中的小姐们相比就有些欺负人了。”

    所以,她要跟男儿们一起狩猎,那才是属于她的地方!

    有楚笑薇这话其他贵女倒是松了一口气,她不参与那么赢面就大了很多!

    有人在心里偷着乐,巴不得楚笑薇赶紧去狩猎。

    看着面前这个一身劲装,高高扎起马尾的女子,那英姿飒爽的模样真的跟其他贵女太不一样了。天承帝应了她,兄妹两立马翻身上马背着弓箭就往树林里去了,不一会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还有人要射箭吗?”作为射箭的裁判,京羽卫的一个校尉喊到。

    贵女们都围在投壶那边,这边参与的人寥寥无几。对于皇帝说的两者都拿第一名的奖励,她们是不想了。

    “云染!你还愣着做什么,快来呀!”曹妤仙着急地拿过弓箭就往苏云染手里塞,有人看到了就忍不住嘲笑。

    “曹小姐,你这不是难为我家侄媳吗?她又不会射箭,最后可别靶子没找到,却把箭射到谁身上去才好!”大公主眼眸轻瞥,轻哼一声透着浓浓的不屑。

    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毕竟天承帝还在这里,她们说话也得收敛一点。大公主到底是大公主,说话就是这么没有顾忌。

    苏云染只是笑着,挺直了脊背握起手中的弓箭。

    一时间她这气势倒是能把陌生人给唬住,大公主却翻了个白眼,微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装模作样。”

    随着大公主的话音落下,苏云染手中的箭已经急急射出去稳稳打在了靶子上。

    楚大帅跟天承帝还闲聊着,忽然就被苏云染这边的动静跟吸引了目光。

    “好!正中靶心!这姑娘的看着清瘦,但拉弓射箭的敲门都掌握了。力度和巧劲都用得恰好,没想到京中的贵女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手!”

    大公主嘴角抽了抽,巧合吧?就这个乡野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射箭?

    没事,还有两箭。

    第二支箭,靶子的距离比之前稍远了一些。苏云染没有听身后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只是专注着自己手中的这把弓箭。

    唰

    又是一道急速的破空声,羽箭再次落在靶子上,依旧是正中红心!

    曹妤仙惊讶地拍拍手,以前只知道苏云染会武功,但没想到她的箭术竟然这么好!

    苏云染的箭术不是梁鹤祯教的,而是聂老。比起箭术,她更擅长的是使用暗器。

    她能把箭术使得这么好,也是因为暗器的使用让她有了很好的手感。虽然她学习箭术的时间很短,但是却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她在箭术这一块倒是让聂老刮目相看。

    天承帝也有些意味,这会倒是相信他孙儿还真教他媳妇箭术。

    淑妃满意地拍拍手:“郡王妃果然让人惊喜!本宫就说在郡王妃身上觉得有几分英气,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