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入夜,本来趁着春猎皇帝是打算组织贵族们相看楚家的女儿,谁知道白天却出了梁鹤祯那档子的意外。

    好心情都被破坏得七七八八了,要不是苗公公一直劝着,他都想趁早回宫了。

    这次春猎的主要目的还是楚家,为此晚上特意举办了晚宴。今日狩猎得的一些羊和兔都用于炙烤,除了梁鹤祯其他人都到齐了。

    天承帝看了一眼淑妃,淑妃笑着点点头,可心里却十分苦恼。这楚笑薇生得模样是不错,性格也好,英姿飒爽。要是没有白天狩猎受伤,介绍的话本来是好张嘴的。

    可现在,有梁鹤祯在前英雄救美,一个下午的时间整个狩猎场的人都知道楚笑薇看梁鹤祯的眼神变了。

    这怕这姑娘的心啊,已经在皇长孙身上了。

    思及此,淑妃忍不住瞧了一眼苏云染的位置,她倒是笑意盈盈跟个没事人一样。

    她是不知道这姑娘究竟是心大,还是不懂人心呢?

    淑妃目光一转,投向了身姿挺拔的楚萧疏身上。他坐在楚大帅身边,模样俊朗英挺身上有着武将浑然天成的冷峻。即使是在这样歌舞升平场合,他脸上依旧是紧绷着没有一丝笑容。

    比起一旁与天承帝相谈甚欢的楚大帅,他这个儿子更显得暮气沉沉。

    这兄妹两淑妃顿时觉得任务更艰难了

    喝到兴致正高,淑妃望着楚大帅开口道:“楚大帅这一双儿女真是人中龙凤,楚小姐的英气更是不输男儿。今日楚家公子、小姐虽然到得晚一些,但成绩却名列前茅,可见二位实力卓然。如此优秀的一双儿女,不知是否已有婚配?”

    楚大帅拱拱手道:“娘娘过誉了,不过是在军营里长大耳濡目染罢了。说起来惭愧,长子是男儿就是做个莽夫倒也无妨,只是耽误了我家薇儿。京中闺阁小姐各个都是琴诗书画,我家女儿只懂刀枪剑戟。哎,委实是拿不出手啊!让娘娘见笑了!”

    他没有正面回答是否有婚约,不过话里的意思却也很明白了。儿子倒也罢,女儿在军中长大,整天舞刀弄剑的确是

    天承帝接过楚大帅的话道:“卫风此言差矣,像笑薇这样英姿飒爽的姑娘朕瞧着就很好!我大启要是能多几个这样的女将,朕就高枕无忧了!”

    皇帝笑着,可听到这话的人难免都在心里腹诽。

    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姑娘,只怕皇帝不是高枕无忧,而是从此都夜不能寐了!

    楚大帅早就明白皇帝的用意,所以一早就已经跟自己一双儿女打了招呼。此行他们怕是很难再跟着他回到边关了,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对还帝王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威胁。何况他们楚家一门不论是直系还是旁系都早搬离荣京,皇帝没有手中没有人质,怎么可能做得到心无芥蒂?

    “淑妃,你瞧着咱们大启的青年才俊之中,可有人能与楚小姐相匹配的?必须得能文能武,不然都不能算配得上!”

    天承帝开出了条件,淑妃早就拟好了名单。淑妃说出了几个人名,天承帝把这几个青年才俊叫了出来。

    “卫风,你瞧瞧,这几个可都是我大启的青年才俊。能文能武,模样也是一等一的,不知可否能入你的眼呀?”天承帝对着楚卫风笑盈盈地说到。

    楚卫风目光向场地中站着的几人望去,不难看出来,皇帝挑选的这几个人无论是从年龄、长相、身份还是身世上都有一一考量过。

    这些人的身份无一出身不是权贵之家,他虽然不在朝中但对朝中的党派之分还是十分清楚的。

    这几个人可以说都是保持中立的,可见皇帝的心思是不愿意让他们楚家进入任何皇子一方。

    天承帝至今还是不肯立储,他心里究竟意属于谁真是不好猜。

    楚卫风似乎是在细细考量,天承帝轻咳一声:“卫风,可是不中意?无妨,朕再让淑妃多为楚小姐挑选一些人。”

    楚卫风摆摆手:“多谢皇上厚爱,这几位出身高贵,只怕是小女无盐难堪匹配!”

    天承帝摆摆手:“你就别跟朕打哈哈了!不满意就是不满意,朕是不会强求的。你楚家世代功勋,何人匹配不了?再说了,笑薇这孩子朕觉得甚好,谁跟说她一个不好?”

    楚卫风知道皇帝越是这样捧着楚笑薇,就越是说明他心中的主意坚定,说什么都要将这对儿女留在荣京。

    心里暗暗叹息,他望向楚笑薇,却见女儿一副呆呆的样子。这副模样分明就是人坐在这里,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想到今日皇长孙救了她的事,楚卫风这心里就知道女儿是什么心思了。

    她一向瞧不上功夫比她差的,就更别说有机会遇上能救她的男人了。

    “说来末将对这个女儿亏欠颇多,她母亲过世之时说过,不求女儿大富大贵只求她能嫁给她喜欢的如意郎君。我瞧着这几位年轻人都很好,不过末将还是要征求一下女儿的想法。”

    于是乎,走神的楚笑薇被拉回了现实。

    淑妃笑盈盈地把她叫到跟前:“楚小姐今日见我大启男儿觉得如何?”一同狩猎,多多少少也应该见到几个骑射不错的男儿了。

    楚笑薇低着头不说话,看得一旁的楚卫风有些着急。正要开口训斥,楚笑薇道:“臣女多谢娘娘关心,只是臣女希望能寻得意中人,他得比我强。应是缘分未到,不敢劳烦娘娘为臣女婚事挂念。”

    楚笑薇直接就给拒绝了,这是淑妃和天承帝都没有想到的。甚至,楚卫风父子两也没有想到。

    毕竟来荣京之前楚卫风就已经跟他们说了,此行皇帝是有心用婚姻将他们留在荣京。楚笑薇直接这么拒绝了,一瞬间楚卫风有些担忧起来。

    他连忙站起身:“还望皇上娘娘恕罪!末将念小女年幼丧母,所以对她难免溺爱了一些。本想让她无拘无束,却也让她变得不听话。”

    天承帝脸色不变,谁也猜不到他此刻心里真正的想法。

    “无妨,笑薇可是有心仪的人了?”无妨二字是对楚卫风说的,后面半句就是对着楚笑薇说的。

    曹妤仙推了推苏云染的胳膊:“楚小姐该不会真的想嫁你家郡王吧?以她的身份做侧妃,估计皇上想也不会想就答应的。”

    苏云染挑了挑眉,望着楚笑薇的背影若有所思。

    也不知道她今天单独去见梁鹤祯说了什么,她都还没有时间好好问问梁鹤祯。她本来是想装作若无其事,以表示自己对梁鹤祯十分的任性。

    可她到底是高估自己了,女人的心终究是小的,只容得一下一个人。

    信任自己的男人,跟不放心别的女人,这两者之间一点都不冲突。

    “臣女初来乍到,还为遇见心仪之人。”

    天承帝哈哈一笑,似乎是没有一点不高兴:“那就慢慢挑,我大启好男儿千千万,总会有能入你的眼的。”

    淑妃也忙开口:“是啊,楚小姐,你身后这几位都是出声名门大家的贵公子。不敢说是屈指一数,但绝对都是能文能武的好儿郎。你且慢慢看,看中了只管跟我说!”

    楚笑薇笑着谢过又坐会自己的位置,那几位公子也一同退了下去。

    被楚笑薇这样拒绝了,这些公子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好看。

    淑妃又把目标转向了楚萧疏,妹妹的婚事成不了,那哥哥这里就绝对不能再逃避了。

    这兄妹两,总有一个要留下。

    楚萧疏心里也明白得很,妹妹拒绝得干脆,那么他就无从拒绝了。

    妹妹可以任性,他身后是整个楚家,他不能率性而为。

    淑妃与天承帝相视一眼,两人笑眯眯地将秦王的孙女苍河县主叫了出来。

    苍河县主一向不太出席这样的场合,这次似乎是早有预谋所以亲王妃将县主带了出来。

    小县主并非是惊艳众人的容貌,但气质很好,如同那枝头白兰,清雅宜人。

    秦王也站起身:“本王这孙女有些内向,还望楚公子不要嫌弃。”

    楚萧疏忙站起身:“王爷此言真是折煞末将了!县主出身高贵,是末将高攀了,希望县主不要嫌弃末将粗鄙才好!”

    秦王倒是颇为满意这个孙女婿,孙女却是淡淡的,没有太多表情。

    秦王其实是知道自己孙女的心思的,只是她喜欢的那个人,是秦王府不能与之联姻的。

    皇帝的心思他这个做兄弟的再明白不过了,虽然眼下对秦王府十分放心,但他是绝对不会让秦王府与归南候府绑在一起的。

    虽然说楚家也同样是掌兵权,可楚家的行动首先没有诏令是不能离开边境。如今只需要将儿女留在京中,皇帝便可放心。

    归南候的势力却在大启四处都有,就算他把蔺翊承留在京中为质,其实他心中对归南候还是很不放心的。

    楚卫风站起身对秦王拱手道:“我楚家有幸能娶县主真是皇恩浩荡!还望以后王爷能多多教诲犬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