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次春猎的目的还是完成了,如果没有发生梁鹤祯的那点意外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虽然没能按计划给楚笑薇指婚,不过天承帝也开口了让楚笑薇留在京中多接触京中的青年才俊。相信楚大帅是个明事理的,既然皇帝都已经退了一步,他自然也是要退的。

    回程的大队依旧是浩浩荡荡,天承帝在荣京赐了一座宅子给楚大帅。虽然楚大帅不能长时间留在京中,但很明显皇上是已经敲定了他那一双儿女的去处。

    回到荣京梁鹤祯就闭门不出了,对外也宣称要静养不见客。

    只是没有人知道,广陵郡王府中早就没有了梁鹤祯的踪影。

    此时的某处官道上,穿着一身便服的蔺翊承骑着快马一路前往南方。他身边只带了两个侍卫,其余的京羽卫他将他们化整为零从不同的方向前往林州。

    “公子,后面的尾巴还在跟着,需不需要”卓易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蔺翊承却摇摇头。

    只有让对方跟着他们才能放心,现在梁鹤祯应该也已经出发了。他故意绕远路就是想迷惑对方,所以这会还得再遛一遛。

    又过了两日,前方是郁南县,蔺翊承打算在这里甩掉身后的尾巴。

    然后还没等进城,蔺翊承忽然发觉身后没有董经理。

    “怎么回事?”这些尾巴怎么忽然就没有动静了?

    “公子,难道是他们看出我们的意图了?还是说,郡王的行踪暴露了?”卓易可没有蔺翊承了解梁鹤祯,所以对郡王的实力他也没有那么相信。

    蔺翊承摇摇头:“不会,他做事一向有把握的。不管了,我们先进城,按照原计划进行。”

    蔺翊承他们很快就进了城,而此时一直在后头跟踪他们的尾巴已经被人绑走了。

    县城外的某处林子,十个身着劲装男子被绑在了树干上。

    这些人一看就是练家子,即使面对这样糟糕的处境,他们的脸上不见慌张反倒是气定神闲。

    “说吧,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

    站在他们对面的人一袭红衣,一双眉眼透着邪魅,嘴角挂着慵懒的笑容。仿佛此刻他只是跟人闲聊,绝对没有绑架他人。

    静谧的林子里只传来了一声冷哼,那浓浓的不屑却丝毫没有让红衣男子发货。他掐着为首的一个男子的下颚,不知道往他嘴里塞了什么东西。

    男子嘴角流着血,牙齿里的毒连带着他们的牙齿都一起被红衣男子的人给打掉了。只是他一张口,血立马又流了出来:“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嘴里的血流到了红衣男子的手背上,他嫌弃地在那男子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自言自语道:“这不知道她这毒有没有保质期?”

    红衣男子自顾自一笑,那模样真是好生妖孽。如果苏云染在的话,一定会说他一声,太骚包了。

    红衣男子,便是那闲散的伯爷怀钺。

    怀钺没想到这毒发作得这么快又这么猛烈,那男人没有扛得住直接就咬舌自尽了。

    “快,别让他们咬舌头!”其他人将他如此,立马也准备咬舌自尽。不过这下怀钺有所防备了,其余人都没有得逞。

    怀钺没有太多耐烦心,他拿着刚才的毒药对剩下的人道:“我的耐心有限,迟早都是要招的,何必非要受这份罪呢?谁先说,我就放了他一命,从此山高海阔还怕没有一个容身之所吗?”

    怀钺循循善诱,但很可惜这些人估计是很难想象这毒药能有多折磨人,所以都硬撑着不肯点头。

    没有办法,有人不见棺材不掉泪,那他也就只好用毒了。

    钻心的疼痛在每个人的心头缠绵,这种的痛苦简直比一刀杀了他们还有难受。

    有人目眦欲裂地猛点头起来,怀钺笑道:“这就对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在县城里转了一圈换了一身行头的蔺翊承跟两名手下分开出了城。

    确定身后没有尾巴跟着,他们汇合后立即朝这林州去了。

    广陵郡王府,苏云染一觉起来都不知道梁鹤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冰凉一片心里也空落落的。

    “兰溪,相公是什么时候走的?”

    兰溪摇摇头,梁鹤祯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天都还没亮。

    “也不知道他这次带了多少人去?除了兰山和千隐,他还带谁去了?”苏云染从围猎场回来就一路跟他唠叨着要多带点人手,她身边的汤旭三兄弟还有松一四人都是可以带走的。

    兰溪忍不住要笑话苏云染:“王妃,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越发的唠叨了。”

    苏云染瞪了她一眼,拿起枕头就往她身上扔去:“好你个丫头,到底是跟谁学的?现在竟会拿我打趣了!”

    悦橙端着吃食进来,见主仆两正在打闹赶紧笑道:“快别闹了,门外有不速之客。”

    苏云染一愣:“不速之客?不是已经让王叔传消息出去了吗?咱们郡王府最近都不见客,谁这么没有眼力劲?”

    梁鹤祯离开之前,桓王特意带着太医过府一趟。离开只是故意让手下将消息传出去,郡王需要静养一概不见客。

    悦橙刚想说,后脚跟进来的沁柠一脸不悦地道:“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连傻子都知道她拒绝皇上赐婚是为了咱们殿下的女人。”

    苏云染和兰溪皆是扑哧一笑,这么迂回的形容原来是楚笑薇。

    “打发了吧!我也没有心情见她。”

    过了一会,一张请柬送到了苏云染面前。

    原来楚笑薇过来是为了送请柬,算是乔迁新居的宴席。她差点忘记了,皇帝给楚家赐了一座宅子,那宅子还就在他们家附近。

    皇帝亲赐宅院,那的确是要好好庆贺一番。

    知道梁鹤祯不见客就更不可能外出了,所以请柬上直接就写了‘恭请广陵郡王妃’的字样。

    “王妃,可是要回绝了?”

    苏云染撇撇嘴,这事还真就不好回绝。

    到时候皇帝都会派人送上贺礼,他们广陵郡王府要是不去,岂不是让人觉得他们轻慢了楚家?

    楚家的兵权是众皇子争夺的对象,虽然梁鹤祯还没有在明面上出手拉拢朝臣,但也绝对不能去得罪了掌兵权的楚家。

    兰溪有些心疼她,知道她是最不喜欢那样的场合的:“要是殿下在就好了,他出门拒绝就没人说闲话了。”苏云染要是拒绝了,肯定有人说她善妒容不下爱慕梁鹤祯的楚家小姐。

    苏云染笑了笑:“相公有相公的战场,我也有我的战场。他的战场我帮不上忙,我的战场也不需要他为我分心。”

    兰溪笑得无比灿烂,真心实意地说到:“能娶到夫人你,真是公子三生修来的福气。”

    兰溪是心里话,连带着称呼也不是王爷王妃。

    苏云染嫣然一笑,这话若是让旁人听了那绝对是大大的不赞同。她区区一个农女,能嫁给皇长孙那绝对是祖坟冒青烟了。

    楚府,距离广陵郡王府很近,苏云染到时府中已经聚积了不少朝臣和家眷。

    “云染,就数你离得最近,怎么却是来得最晚的?该不会是睡过头了吧?”信王妃远远就瞧见了她,朝她招了招手说到。

    苏云染淡淡一笑:“王婶就别取笑我了,我家殿下需要静养不能一起来。家里就我一个女眷,既然来了,自然是得到前院先跟楚大帅打声招呼送上贺礼的。”

    信王妃面色一僵,貌似是这会才想起这茬:“真是难为你了,殿下的伤情好一些了吗?”

    苏云染点点头:“外伤是好了很多,可毕竟受了内伤,需要细细调理马虎不得。”

    两人聊了一会,她发现这次赴宴的女眷里竟然没有曹妤仙。

    信王妃一瞧她这么左顾右盼就知道她在找人,笑道:“曹三小姐马上就要成婚了,不宜再见外人。说来,你跟她感情最好,是不是打算她添妆呀?”

    苏云染点点头,她倒是婚前不见男方这个规矩,甚至连曹妤仙要马上要成婚的事也忘记了。

    苏云染揉揉两边太阳穴,最近是怎么了?是思考的时间太少了吗?这脑子都迟钝了?

    楚笑薇缓缓地走了过来,今日的她穿着一席湖蓝色的衣裳,裙摆和衣襟都绣着兰花。笑盈盈的脸上比之前少了几分将门虎女的英气,多了一分温婉。

    这一亮相还真是让在座的女眷们小小的惊艳了一把,原来这舞刀弄剑的姑娘也可以是个很温婉的小姑娘。

    楚笑薇的目光对上了苏云染,她落落大方一笑,苏云染也笑着点了点头。

    今日这笑容多了几分豁达,难道这楚小姐已经看开了?

    不多时宴席就开始了,楚大帅是武将,那些罗里吧嗦的话他也不多说。吃得高兴,楚笑薇竟主动出来献舞一曲。

    都以为她只会舞刀弄剑,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跳舞?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她跳的舞,竟然是剑舞。

    没有舞姬的娇柔,却也如此的赏心悦目。

    一舞罢,掌声起。

    这时候,楚笑薇忽然走到苏云染面前道:“听闻这次狩猎的女眷射箭比赛中,是郡王妃拔得头筹。不知郡王妃可否与小女一比?我可是打听清楚了,郡王妃的实力可一点都不输我。”

    哟,有好戏看了?

    吃瓜群众个个起劲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