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等就是两个月,辛文雅的伤势好了不少,不再总是闭关了,隔三差五的也会出来走一走,主要是想知道辛文佳他们为何在一个地方停留这么久,不是应该回皇城去吗?

    听说他们在等一个“朋友”,她就不再多管,依旧每天专注疗伤和修炼。

    她在火山底下压了这么多年,掉进去的时候又是受重伤,即便有辛文佳给的灵药,以及明心宗的治疗术,她依旧需要好几年来恢复。

    这一趟可真是得不偿失,想要的凤境没拿到,想要还得拿东西去换。

    辛文雅叹了一口气,摈弃杂念专心修炼,结果她才入定,宅子里的辛文佳等人咻的一下飞了出去。

    飞到宅子外面才想起来他们似乎不能在城中飞行,于是纷纷看向林清婉和易寒,“你们俩速度快,城中的规则对你们束缚小,你们先去?”

    狄师兄也追出来,和林清婉道:“林师姐,我给你看过对方画像的。”

    许贤:“万一人家易容了呢?”

    易寒:“问店里的伙计就知道了,他现在不是在领东西吗?而且伙计都说了会拖延。”

    微微闭眼的林清婉总算是找到了珍宝阁,睁开眼睛,众人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星盘,她道:“废话这么多,赶紧都上来。”

    众人:

    大家一起站上去,瞬间在原地消失,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珍宝阁门前,大家都在隐藏身形,互相看了看,这才三三两两的往里走,往里走时才慢慢显出身形。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守城者的注意,他“看”过来,又看到那群人,不由抽了抽嘴角。

    林清婉和易寒感觉到了他的神识,抬头对着虚空微微一笑,俩人还冲着虚空拱了拱手。

    守城者只能收回了神识,心塞不已。

    安城不算大,城主也只是合体期而已,而他是合体期初期,在城主闭关的时候替城主守城的。

    平时很少有高阶修士过来,偏最近来了两个高阶修士,队伍中全是他们惹不起的大人物,这也就算了,安城毕竟小,他想着他们最多停留几天就走。

    结果他们竟然在此留了快三个月。

    而且做的事让他很不能理解,一群修为这么高的人,也不是为了历练,但就是压制了修为,整天装作金丹期到处乱晃,有时候在城里玩,有时候在城外玩,让最近安城城外的治安都好了不少。

    打劫杀人的事基本绝迹,连坑蒙拐骗一类的事都少了。

    守城者收回了目光不再管他们。

    而进店的易寒和林清婉在进去的那一刻也显露出身形来。

    伙计看见他们,立即冲他们比划了一个三,然后转身去找辛文佳,讨好的道:“公主,管事的说这事关珍宝阁的声誉,您看能不能出去后再动手?”

    辛文佳颔首,“好,你去让他下来吧。'

    伙计大松一口气,立即上楼去。

    不一会儿,掌柜便亲自送一个修士下来。

    在大堂各处或坐或站的人一起抬头看过去,都没有几个人隐晦的。

    下楼的季粱察觉到这些目光,抬头看去,脸色顿时一变。

    掌柜笑盈盈的道:“前辈请。”

    季粱眼冒寒光的看着他,“这就是珍宝阁的生意之道?”

    掌柜微愣,一脸不解的问:“前辈何出此言呀,可是小店哪里招待不周?您说出来,我们若有必定改。”

    季粱冷笑一声,并不与他多言,而是快步下楼,手中已经紧捏住符箓,只等他们一动手就还击。

    结果没人理他,他一步出了珍宝阁,正要遁走时反应过来,他们显然是不想在珍宝阁里动手。

    他顿时有些懊悔,不过也只是一瞬,他们是不想在珍宝阁里动手,但他若一直留在珍宝阁,不代表他们不会动手。

    赤虹宗可是有许多法器和法宝的,谁知道他们手上都有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所以,只是一瞬,他就捏碎了手中的符箓,然后他借助符箓的历练,瞬间在原地消失。

    许贤闭上眼睛,不一会儿睁开眼睛道:“人现在西郊百里开外了。”

    一张星盘出现在店里,大家一脚踏上去,不等掌柜的说话,他们便原地消失。

    掌柜:

    许贤不断的指路,林清婉不断的用星盘追赶,不一会儿就赶在了他前面。

    而且这距离拉的有点儿大。

    于是一群人蹲在林子里等他飞过来,林清婉还一再和许贤确认,“他是往这边来吗?”

    许贤闭着眼感受了一下,点头道:“越来越近了,不一定是直线,但一定是这个方向。”

    不错,于是大家放心的继续蹲着了。

    狄师兄大概觉得这样不太好看,影响他们的王霸气质,于是提议,“不如我们用飞舟,飞到空中等如何?”

    大家一起看向娄子尘。

    娄子尘默默地拿出了飞舟,于是大家高兴的上去。

    飞舟升空,干脆就扎在上面不动了,不过这样耗费的灵石也不少,一向大方的娄子尘不动弹,狄师兄觉得这是因为自己的事,虽然囊中羞涩,但还是拿出了灵石袋去填灵石。

    宣师兄跟着,也拿出了自己薄薄的灵石袋。

    武存剑看着心酸,问道:“师兄,师门最近不是正和赤虹宗合作吗?没有钱吗?”

    宣师兄道:“有,不过师叔们说了,过两年就要收新弟子了,这些钱要留给新弟子们用。”

    武存剑:“师兄要不要出去历练历练?”

    历练的时候不仅可以挖灵草挖矿石杀妖兽,偶尔还能反打劫,是剑修的主要收入来源。

    宣师兄道:“我不急,等此间事了问一下狄师弟。”

    虽然他也认识了不少矿产,但还是比不上狄师弟认识的多,尤其一些矿产是只有专业人士才能找到的。

    这也是双极宗的修士喜欢和赤虹宗弟子结伴的原因之一。

    出门的时候,他们基本上只需要带剑打架和挖东西,灵草和矿产之类的基本都是赤虹宗的师兄弟们在判断,有时候他们只是闻一下空气中的味道,随便跺跺脚看看脚下的泥土就知道山里会有什么矿石,超级厉害。

    跟他们出门,双极宗弟子总是收获颇丰,然后卖出去的灵草和矿石也不会被人坑。

    他觉得他一个人出门肯定不太行。

    不过杀妖兽取妖丹也能赚不少钱。

    正想着,许贤睁开眼睛道:“来了。”

    宣师兄立即转头,将灵石袋塞给狄师弟,转身就飞出去,不一会儿就看到不远处疾飞而来的人,宣师兄想也不想,提着剑就冲着他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