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武存剑被一剑挑飞,一下倒飞了出去,许贤冲着季粱飞去,与他错身而过时好心的拍了一下他后背的空间,让他倒飞出去的速度慢了一点儿。

    许贤瞬间到了季粱身前,一股墨黑色的魔气先他一步缠了过去

    季粱一下打散魔气,脸色微变,“魔修?”

    许贤见他如临大敌,忍不住笑出声来,声音在他耳边环绕,“怎么,心魔劫过得很难,不会还留下了祸根吧?”

    他说话时,一团团凭空出现的魔气就和水草似的弯弯曲曲的将季粱围住,季粱自然不惧,他虽是魔修,但只是元婴初期而已,但半空中他顿了一下,林清婉看到许贤手掌一翻,一张阵盘出现在他手中。

    浓重的黑气就好似从阵盘中翻涌而出一样,魔力溢出,还有一股淡青色的妖力混杂其中,半空中的季粱就瞪着眼睛漂浮着,一动也不动。

    此时只要有人轻轻地往他的心口或者丹田拍一章他就必死无疑。

    但许贤似乎也不好受,一下皱紧了眉头,没有动作。

    林清婉微微蹙眉,易寒便飞了过去,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色后觉得他应该能撑住,于是袖手在一旁看热闹,距离许贤不超过十步,见那魔力越散越多,他便忍不住又多后退了几步。

    果然,正经的修士就是不会喜欢魔气。

    狄师兄看得一愣一愣的,扭头问雷源,“他们怎么了?”

    雷源解释道:“许师弟手上有一颗九尾狐妖丹,还有一个阵盘,即便是化神期修士也能够拉入幻阵之中,而且是神识入阵。”

    “不过上一个化神期修士很快就挣脱出去了,这一次许贤亲自控阵,不知道能拖住他多长时间。”

    宣师兄眼尖的看到季粱正在努力的睁开眼睛,他便道:“撑不了多长时间,季粱要醒了。”

    狄师兄一听,立即丢下宣师兄飞了过去,毫不在意的穿过黑乎乎的魔气,问易寒,“他是不是要醒了?”

    易寒蹙眉点头,打算瞅准时机就出手,不然在幻阵里被他挣脱,阵法肯定会反噬许贤。

    狄师兄一听,不等他反应,手中集了一团灵力便朝着季粱的丹田狠狠地一轰

    易寒瞪眼,飞舟上的人也惊呆了。

    季粱被偷袭,一下砸出去,砰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许贤一下睁开了眼睛,只是脸色发白,神识消耗过大,自己本身没有受到伤害。

    他收了阵盘,和狄师兄道:“狄师兄,你很有我们魔修的风范。”

    宣师兄他们飞了过来,脸色不太好的道:“偷袭不太好吧。”

    狄师兄道:“我又不是剑修,一点儿心理负担也没有。”

    雷源就呼出一口气道:“你不会有心魔就行。”

    狄师兄暗道:他又不是瓷娃娃,随便点儿什么事就成心魔。

    他落在了地上,站在坑边看里面被毁了丹田,正不断吐血的季粱。

    当年要不是他结识季粱,自认是志同道合之人,将他引荐给了宣师兄,宣师兄也不会因为要救他被伤了根基。

    三人之中,宣师兄的修炼天资才是最好的,不仅是天资,悟性也是。

    而现在季粱都化神了,宣师兄也不能化神。

    门中长辈已经看过,他想要化神很难,因为根基受损,上丹田很难容纳化神时的神识增长和暴动,一旦收拢不住神识,他的识海有可能会爆炸,下丹田也会收拢不住灵力。

    到时候他化神时有可能整个人爆开成为一堆碎末,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即便已经是元婴大圆满,也迟迟没有化神,因为他就不具备化神的条件。

    而恢复根基的东西太难找了,若是在他寿元将近前没有找到,宣师兄很可能会在元婴期上陨落。

    也是因为这一点儿,狄师兄才生了心魔,这些年一直止步元婴后期,连大圆满都走不到。

    此时垂眸看着坑里的人,狄师兄并没有多高兴,心魔也没消,他叹息一声,手中出现一条鞭子,甩下去将人卷了上来扔到一旁。

    他上前踩住他,“你身上除了玄武甲和焚血玉还有什么好东西?”

    狄师兄捂着肚子,抬起脸来愤恨的瞪着他道:“杀了我,你们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玄武甲和我所有的家当都不在我身上。”

    狄师兄脸色难看,踩着他的脚微微用力,宣师兄道:“他在撒谎,以他的多疑,他不会将东西放在他处的,只会带在身边。”

    狄师兄微微眯眼,脚上用力,问道:“现在你根基也毁了,你打算怎么修复自己的根基?”

    季粱闻言,仰天大笑起来,“狄英,你还是这么天真,你想从我手上得到修复根基的东西,你当我是傻子吗?”

    他道:“我就是有,也不会留给你们的。”

    易寒目光一厉,手中的剑轻鸣一声,噌的一下飞出,冲着他的头顶一扎,他出逃的元神就被青羽剑给扎成飞灰了。

    众人:

    易寒收回剑,不太好意思的和拿出一个钵来要收魂的雷源道:“不好意思,手快了点儿。”

    雷源只能把法宝给收了回去,默默地道:“没事儿,走吧,翻一翻他身上都有些什么东西。”

    这个清风他们最熟练了,不等他们动手,白童就兴奋的上前翻尸体了。

    不一会儿就把他腰上挂的空间袋,手上戴的空间戒给撸下来了。

    因为元神已灭,这些空间法器都是无主的宝物了,林清婉和许贤都神识强大,不过他们都消耗过神识,所以没动。

    只能易寒将这些空间法器中的神识都给抹了。

    白童就把里面的东西全给倒出来,别说,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好东西也很多,但就是没有玄武甲,甚至连焚血玉都没有。

    要不是连焚血玉都不在,大家几乎要相信季粱说的话,他把东西藏在他处了。

    “他一从珍宝阁出来就逃命了,肯定没有时间停下藏焚血玉,所以东西肯定还在他身上。”

    所以一定还有空间法器。

    大家继续翻尸体,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剥干净了,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易寒将他的东西,包括剥出来的衣服等都分门别类的摆好,然后蹲着看它们。

    他的目光在这些东西上一点一点的划过,最后定在了他的玉冠上。

    他伸手将玉冠上的玉簪取下来,神识从上面来回扫过,许久后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隐蔽的空间法器,竟然一点儿波动也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