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雷源伸手接过,神识来回看了看,蹙眉道:“你没感知错了吗?这看着就是凡品呀。”

    易寒道:“不会错。”

    他伸手拿过来,闭上眼睛,用神识去打开它,许久,许久,他总算在上面找到了门,神识刺进去时受到了阻碍,他便将这层阻碍给抹了,顺利进去。

    他略一挑眉,“里面的空间不大,不过这个空间有点儿意思,不仅隐秘,而且很稳固。”

    他本就擅长炼制空间法器,又主攻炼器,多少还是看出点儿什么的。

    他将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有焚血玉,还有好些盒子。

    打开后发现里面的好东西还不少,而且

    “这是空间盒”

    “玄武甲在这里。”雷源将玄武甲拿了出来,娄子尘和雷源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

    好材料器修都喜欢,尤其是这种可遇而不可求,天下很有可能只此一件。

    娄子尘抱着玄武甲的一角不撒手,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

    乡巴佬林清婉他们对此没有很大的感触,见他这么喜欢,她就把玄武甲往他那里推了推,“实在喜欢就拿去吧。”

    娄子尘抱着不动了,“这不好吧,原先说好了找到人东西就给你们的。”

    林清婉想了想后问,“你们用玄武甲炼器是整块就炼一件法器?”

    “什么法器啊,这东西必须得炼法宝呀。”娄子尘道:“不过也不是整块炼制,这种好东西只需要这么一小块,加上融合性特别好的玄灵砂便可覆盖在法宝或者法器上,要是材料和炼制手法足够好,炼制出来的法器和法宝还能再成长。”

    “说这个都太早了,”狄师兄也凑过来道:“这东西只要加一块,那炼制出来的法器和法宝都有极强的防御力,当年我们看到这块玄武甲时就想过了,可以拿来炼制防御法器,还有具有防御效果的阵盘”

    也是因为只需要一小块就能做到这些,所以他和宣师兄从没想过季粱会想抢夺整块玄武甲。

    这东西是很珍贵,但他们有一大块呀,三人平分就能分不少了。

    他又是赤虹宗的弟子,找他炼制法器和法宝,连要准备双倍材料的规矩都可以免了。

    哦,当时季粱不知道他出身赤虹宗。

    林清婉一听,便大方的挥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几个就分了吧。”

    辛文佳就上前了两步,努力让她看到自己。

    林清婉对她笑了笑,显然也将她列入了“我们”之中。

    于是一行人要将玄武甲分了,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将其分开,易寒甚至都用上了青羽剑。

    传说中的仙剑砍在上面,一点儿痕迹都没留。

    易寒:“虽然才用了五城力,但竟然一点痕迹也没有。”

    娄子尘更高兴了,和她道:“这东西不好分,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就先把东西给我,我研究研究怎么分开。”

    林清婉点头,“交给你,反正最后我们的法器也是要交给你炼制的。”

    许贤几个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易寒:“我也正在学炼器。”

    林清婉安慰他道:“加油。”

    白童道:“易大哥,等你和清风学出来,我们估计都用不上这些防御法器了,所以还是交给娄师兄吧。”

    易寒和清风一起瞥了他一眼。

    白童并不怕他们,嘿嘿一笑。

    明月叹息道:“傻子,现在就易寒和清风手里的零食最多了。”

    白童身子一僵,眼泪汪汪的抬头看向易寒和清风。

    俩人理都不理他。

    分了最重要的东西,嗯,因为不能掰开,所以只是暂时预定了份额,剩下的东西就容易多了,林清婉直接收了焚血玉,然后挥手道:“剩下的东西你们分吧。”

    这一块焚血玉的价值就很大了。

    剩下的按劳分配,许贤和宣师兄狄师兄分了一样多的东西,其他的,大家都分了一点儿。

    别说,季粱虽然是散修,但真的很有钱啊,灵石多不少,身上的好东西也不少。

    易寒就分到了不少,他将东西给了林清婉一半,然后大家就焚尸灭迹,上了飞舟快乐的回去了。

    辛文雅坐在院子里等他们,见他们全都一脸高兴的回来,不由问:“你们之前跑什么?”

    大家一静,嗯,之前出门跑得急,就他们这几个,多余的人一个都没带,同样是多余的辛文雅当然也没通知到。

    大家刚分赃,有些兴奋,还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一起扭头看向辛文佳。

    辛文佳眉梢间虽带着喜色,不过脸色却淡然,“没什么,就是得知一个故人来了,我们去会会。”

    其他人连连点头,果然打家劫舍是积累财富最快的一个方法,就这么一趟,他们赚了好多。

    毕竟是人家近三百多年的积累,罪过罪过。

    林清婉轻咳一声道:“辛师姐,故人已经见过,明天我们就去皇城吧,也要把皇太女送回去了。”

    最主要的是,你还欠了我们一个可以领钱的牌子呢。

    辛文佳领会,颔首道:“好。”

    她扭头和辛文雅道:“堂姐,我们明天就走。”

    辛文雅扭头就走,好似她听过她的建议一样,之前她想尽早回到皇城,结果她找各种理由留下,现在要走要留还不是她一句话的话?

    辛文佳和众人笑了笑,“她伤势不好,所以心情也有些不好,还请大家见谅。”

    大家表示谅解,于是散去各回各屋。

    辛文佳去找辛文雅。

    她正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见她进来便道:“你们身上有血腥气,你们是去见故人还是去杀人的?”

    辛文佳道:“既见故人,也杀人。”

    辛文雅蹙眉,不赞同的看着她,“虽说修士之间倾轧是常态,但我们出身皇族,天资比一般人好,资源也比其他人要丰厚许多,就算没有仁爱之心,也该有公正之义,引诱人打劫后反打劫这样的事少做,不,应该是不能做。”

    辛文佳:“原来姐姐知道啊?”

    辛文雅冷哼一声,虽说她还留在此处,但她早已经和自己的人联系上了,这段时间闭关时间多,但他们在城里城外的游荡,假装是金丹期修士到处晃荡,引了人打劫后又反打劫人家的事她还是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