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一直不说,一来是那些打劫的人也不无辜,二来这里面还有雷源、苏仙博在,更有修为远高于她的易寒林清婉在,所以她不好说。

    但今天出门的人个个喜形于色,身上又带有血腥气,甚至还有魔气,她就觉得这一次他们收获不少。

    这不是什么好事,她很怕他们就此上瘾,人的欲望是会一点一点增大的,现在是引诱人上当,焉知以后他们不会为了利益故意去挑拨人犯错?

    辛文雅目光严厉的盯着辛文佳,“我发现,几年不见,你变了许多。”

    辛文佳:看来堂姐的伤势好了许多,又有心思教导起人来了。

    辛文佳微微一笑,“堂姐,我都成亲了,成亲的女子自然会有些不一样的。”

    假的姻缘有什么可值得变化的?

    以她这段时间的目光来看,她的变化是因为赤虹宗和一剑门的这些人。

    辛文雅还想说话,但见她脸色平淡,只能幽幽地叹息一声。

    她和辛文佳的关系在皇庭里算亲近的,毕竟她们血缘关系最近,又没有利益冲突,但那是相对来说。

    因为生活的地方不同,接受的教育也不同,姐妹两个其实很少见面,她这个堂姐对于辛文佳来说只怕还没她身边一个师姐妹来得亲近。

    所以有些话她也不好说得太深。

    辛文佳却往心里去了,主要是怕辛文雅因为此事和林清婉他们发生矛盾,因此她特意去找了林清婉,“我们最近小心点儿,还是不要引人来打劫了。”

    林清婉眨眨眼,“故人都解决了,我们自然不会出去晃荡了。”

    这和自己想的有点儿出入,辛文佳也眨眨眼。

    林清婉微微一笑问,“是皇太女不赞同是吗?”

    辛文佳这才收敛了心神,解释道:“我这堂姐从小接受的是王道的教育,以仁爱公正为主,因此不太看得惯这些事。”

    林清婉微微颔首,笑道:“放心,去皇城的这一路上,只要别人不打我们的主意,我们是不会乱作为的。”

    安城距离皇城有点儿远。

    皇庭所在的地方叫武皇城,简称皇城。

    之所以叫武皇城,是因为辛氏皇庭的开国皇帝就叫武皇,人家也直接,飞升前直接把都城改名为武皇城。

    从安城飞到武皇城,不去搭乘越境飞舟的话,他们自己乘坐娄子尘的飞舟速度还要更快些,大概十二天左右就能到。

    前提是一路顺风。

    因为小型的飞舟上路不仅容易遇到打劫的散修,还容易遇到打劫的魔修和妖修。

    不过因为有林清婉和易寒这两个合体期修士在,他们决定不花那份冤枉钱去做越境飞舟,就直接这么飞过去。

    有胆子打劫两个合体期修士队伍的人,那一定不是一般的劫匪,只怕躲到越境飞舟上也没用,反而更被动。

    易寒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原来我们是保镖啊。”

    雷源不解,“保镖?”

    易寒换了一个词,“护卫。”

    辛文佳笑道:“当然不是护卫,等到了皇城,陛下和皇庭会好好的感谢二位的。”

    林清婉早预料到这一遭了,在迟迟没人来接辛文雅的时候,她问辛文佳,“现在皇庭还在斗争?”

    辛文佳微微一笑道:“皇太女失踪的这几年有些人参与得太深了,现在恐怕抽身不得。皇太女平安归来,皇庭里肯定会乱一段时间的。”

    林清婉掐指一算,道:“两个月的时间还不够平乱?”

    辛文佳不在意的挥手道:“不必担心,我们慢悠悠的回去就行,他们自打他们的。”

    林清婉挑眉,“这么自信我们不会被截?”

    辛文佳想了想后道:“八成的几率吧,我给了假的消息,就是有人想找我们,那也是去世界的另一头。”

    一路往皇城去,证明辛文佳说的果然不错,因为真的没人拦他们,他们一路平安晃悠到了皇城,就是时间有点儿长,预计需要十二天的时间,他们愣是走了二十天。

    当然,路上没出什么意外,只是没出过远门的林清婉等人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不仅是他们这些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乡巴佬,还包括很少出门的娄子尘。

    于是大家就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些城池,见识见识当地的风土人情和蛮横作风,一不小心又发了一点儿财,最后才慢悠悠的到了皇城。

    辛文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看不见。

    武皇城是一座很巍峨的城池,城墙几乎高耸入云。

    林清婉走过这么多城池,从没有看到过一座城墙这么高的城池,半空中似乎还房屋花园?

    除了苏仙博、雷源和辛文佳,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武皇城,包括历练过不少地方的狄师兄和宣师兄。

    宁武大陆很大,而他们很少去大城市历练,他们更喜欢秘境,各种山川树林。

    所以站在飞舟上,这些乡巴佬都仰着脑袋惊叹的看着望不到顶的城墙。

    高大的城墙不是为了圈住里面的人,只可能是为了防御外面的敌人。

    林清婉正想问,已经有士兵毫不客气的飞到他们飞舟前喝道:“叫你们呢没听见吗?前面的人都下完了,不知道后面排着队吗?”

    说完低声鄙夷的道:“一群乡巴佬。”

    但在场的人修为都不低,这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也跟在他们耳边说话一样清晰。

    对方好歹也是金丹期了,不会这点眼色也没有,敢这样说,显然是不怕他们的。

    易寒瞥了一眼雷源,果然,他虽然皱了皱眉,但没有发作。

    易寒便好奇起来,元婴和化神在这里可能不算什么,难道合体期也那么菜吗?

    林清婉扫了对方一眼,感叹道:“不愧是皇城啊,一个普通的看门士兵都是金丹期。”

    这是一句夸奖的话,但士兵却是脸色一变,眼睛凌厉的看向她,然后指着他们的飞舟就道:“我怀疑你们的飞舟上藏匿有我们皇庭通缉的犯人,降落到那边去。”

    早在那士兵开口时便脸色不好的辛文雅看向那士兵,张嘴正要呵斥,就听林清婉笑呵呵的道:“这还真没错,我们飞舟上还真有你们皇庭要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