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清婉“啪”的一下展开扇子,感受着清风拂面的感觉后笑道:“我说嘛,偌大的蛋糕怎么就没人动,我们竟然一路平安的回来到,原来是有人等着想要瓮中捉鳖呀。”

    辛文佳:“什么是蛋糕?”

    反应过来又道:“怎么把我们都给骂进去了?其实路上也并不是那么太平的,我的人早有准备,一开始就把消息往别的地方引,回来的一路上,其实一直有皇太女的人打点,这才没有露了行迹。”

    林清婉:“为何不告诉我们,这样我们可以不停歇的往皇城赶,岂不是速度更快?”

    辛文佳道:“其他路的人之所以能够一直拖住人,就是因为你们这一支队伍走走停停,看着就不像是带着皇太女的样子,所以他们虽然收到一些消息,但其实心中不信。”

    当然有人收到辛文佳出现在安城一带,和赤虹宗少宗主等人在一起。

    但那些人在查探了一下后,收到的消息是,未曾看见辛文佳,但雷源的确在安城一带。

    不仅雷源,还有苍炎宗前少宗主苏仙博,以及最近声名鹊起的林清婉和易寒,其中易寒还是一剑门的弟子。

    而他们还带着赤虹宗的天才娄子尘,以及双极宗的一个弟子。

    这样的组合,他们不觉得皇太女会和他们在一起。

    虽然他们不在五大宗门之内,但他们也是和五大宗门排位在一起的好不好,甚至实力和地位还隐隐在他们之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眼见着皇庭重归于安?皇太女只怕也不敢和他们在一起吧?

    所以这样的谣传是最不可信的。

    结果就是最不可信的成了真的。

    一旁的雷源听明白辛文佳的暗示后啧啧道:“我们是那等人吗?”

    他道:“我赤虹宗素来光明磊落,就是要竞争那也是公平竞争,怎么会坐看皇庭生乱?”

    辛文佳微微一笑,“雷师兄说的是。”

    但如果没有她那块可以在任一城市取钱的牌子,他们会答应?

    雷源显然也想到这点了,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林师妹好像还有一块牌子吧?”

    他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都说要转移话题了,怎么却转到这边来了?

    他有些懊恼。

    林清婉和易寒却要坦率得多,一听到牌子立即看向辛文佳。

    辛文佳微微一笑道:“诸位先在太女府休息,我一会儿去找人要牌子。”

    她手上的牌子得换一换才能给他们。

    林清婉展目四望,虽然太女府很漂亮,很宏伟,但她却觉得过于规矩,她前世在异世没少受规矩束缚,此时却不愿住在这么肃穆的地方,于是问道:“辛师姐,你在皇城没有住处吗?”

    辛文佳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道:“没有,我若回皇城是与父母同住的,住在我家里不如住在皇太女府,放心,我与你们同住。”

    许贤看过来,好奇,“你不回家?”

    辛文佳淡淡的一笑,“此事不急。”

    她还真的一点儿也不急,先去办了牌子,将其中一块给林清婉,然后就带着他们出去逛珍宝阁。

    他们要在皇城停留一段时间,娄子尘就决定要开炉炼制鸟窝了。

    焚血玉还缺一些配材,这样的好东西,总不能光炼制它一个,那也太暴殄天物了,所以他想要炼制得好一些。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画图和设计,想着除了炼制一个可以快速聚集火灵气的鸟窝之外,还要使其有一定的防御力,甚至还可以扩大炼制成可飞行的法器

    娄子尘的设计不少,因此所需的配材也不少,他们需要去珍宝阁里看一看。

    林清婉对炼器只知皮毛,倒是对阵法还算有了解,问道:“不是说大道至简吗?一个鸟窝弄这么复杂,它聚集灵气的效果会不会打折扣?”

    “不会,”娄子尘道:“它的主要功能就是聚集火灵气,防御和飞行是辅助,这也是为了鸟蛋的安全,已经算是很简单的炼制了。”

    “何况这是一整块焚血玉,到时候炼制的时候再刻上聚灵法阵,其聚集效果会很强悍。”他道:“你要是放心,等回了赤虹宗可以去一趟赤虹大漠,找一个活跃的火山将其丢下去,它会将那里的半数火灵气吸光的,不信到时候它还不出壳。”

    苏仙博对妖兽一类的了解更多,以前苏仙皓战斗力不行,脾气又不好,常常惹祸,因此他曾想给他契约一只强悍的妖兽,这样打架的时候还能占上风。

    对于朱雀这样的神兽他自然也是了解过的,他道:“就是吸光了一整座火山的火灵气恐怕也不够用。”

    他道:“朱雀蛋孵化本来还需要其母过渡妖力,再配合吸收灵气才能破壳。但这只朱雀蛋刚生出来其母就陨落了,根本不能过渡妖力,所以只能靠火山底下的岩浆和火灵气成长。”

    易寒:“也是,要是吸收火灵气有用,那它直接吸收梧桐谷里火山的火灵气就足够了。”

    那样活火山也就变成了死火山。

    但它显然没那么干,几百年来倒是不断吸收溢出来的火山灵气,不让其爆发而已。

    娄子尘一听,便蹙眉道:“难道要吸收两座火山的灵气?罢了,反正赤虹大漠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火山,尤其是火带里的火山,你随便挑两座把它丢下去就行了。”

    众人:

    被白童抱着的朱雀蛋就蹦了蹦,两下后就蹦飞起来,直接啪叽一声拍进了林清婉怀里。

    她一把抱住,有些好笑,“你这是想让我把你扔进去,还是不扔进去?”

    鸟蛋蹦了蹦,林清婉能感受到它不乐意的情绪,显然,它在火山底下待的时间太长了,即便再次进入火山底下有助于它的修行,但它也不想去。

    林清婉便笑着摸了摸它,“好吧,不去就不去。”

    鸟蛋这才高兴起来。

    白童重新朝它展开双臂,鸟蛋又一把蹦进了他怀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表的关系,鸟蛋觉得他们年龄最贴近,所以它最近都喜欢和白童玩儿。

    虽然它现在只是一颗蛋,最多也就能多蹦两下,但一鬼一蛋还是玩得不亦乐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