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皇城不愧是皇室久居之地,这里的珍宝阁也是林清婉他们见过最大的。

    它独占一栋楼,甚至还专门劈出一层来做跳蚤市场,在林清婉他们看来就是跳蚤市场。

    在这一层楼里,谁都可以在此买卖,不论你是想要以物易物还是买卖东西都可以,珍宝阁不对这一层楼发生的事负责,就是辛文佳小时候也没少在这一层楼上吃亏。

    有这一层楼衬着,珍宝阁的生意反而更好了。

    至少珍宝阁的东西有保障,说是朱雀蛋,那就不会拿个鸡蛋来糊弄他们。

    一行人摇着扇子进去,珍宝阁的伙计目光微闪,目光从他们手中的扇子滑到了他们脸上,没有上前招呼,而是跑去找掌柜。

    珍宝阁这里一层一共掌柜,九层楼八个掌柜。

    一楼的掌柜和伙计很快出来,看到站在当中的辛文佳,立即笑容满面的迎上去,“二殿下。”

    辛文佳平淡的点了点头,指了林清婉道:“她也有我们珍宝阁的牌子。”

    掌柜有些愣的看向林清婉。

    林清婉冲他微微一笑,一块牌子从袖子里滑落,她扯住了牌子上系着的璎珞。

    片刻后,掌柜一脸复杂的带林清婉去找大掌柜,即第九层楼的掌柜。

    林清婉直接将那百分之二的收益取了出来,雷源看到大掌柜拿出账目给她核对时,眼都快要红了。

    就这一个店铺,只半年的百分之二收益就有四千三百多万灵石。

    雷源摸了摸他掌管的另一块牌子,决定过一段时间也来兑收益,然后大家分了。

    拿了钱,林清婉这才去珍宝阁四处逛,拿着才拿到的钱买买买。

    清风曾经旁听过经济学的课,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用珍宝阁给你的钱买这些东西,转手这些东西的收益又要分百分之二给你”

    林清婉回头冲他微微一笑,摇着扇子道:“聪明,就是这个道理。”

    他们也不全是买炼器的东西,林清婉在第七层楼看到一块火精,比他们在赤虹大漠里挖到的极品火灵石还要好,一时站住了。

    辛文佳给她介绍道:“火精可生灵脉,是极品宝物,这么大一块不容易。”

    林清婉算了算刚拿到的钱,发现还得往里面添一点儿。

    不过她有,于是她直接买下来了。

    辛文佳都咋舌,“你真舍得啊。”

    她道:“虽然说可以生灵脉,但也需要时间,可能要埋在地下好几百年才能长出灵脉来。”

    火精的灵脉自然是火灵石的灵脉了,要形成灵脉条件也很苛刻,但这东西也的确是好。

    林清婉道:“我拿来给蛋蛋做窝的,你们不都说它要出壳需要很多的灵力和妖力吗?”

    她道:“妖力我没有,但灵力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

    辛文佳:好壕,难怪朱雀会选中林清婉带走朱雀,要是别人可未必舍得拿这宝贝给一颗不知要多久才能孵出来的蛋用。

    就是她堂姐恐怕都要犹豫一二。

    林清婉笑道:“我也没别的用处。”

    而且钱这东西,没了可以赚,宝贝错过了那就错过了。

    赚钱嘛,对林清婉来说并不怎么困难,现在他们赤书峰不仅有空间法器这项收入,信息传播上也有一定的收益。

    再不济,牌子在手,多转几个城市的珍宝阁也就有钱了。

    辛文佳领着花钱不少的众人回去,她直接宣布近来有了感悟,因此要闭关,“我要在皇城闭关一段时间,你们若在皇城里逛累了可以往别的城池转一转。”

    林清婉挑眉,“怎么,我们在皇城会有人找我们麻烦?”不然怎么会暗示他们离开?

    辛文佳摇头,“找麻烦倒不至于,不说你们于堂姐有恩,就是你们的修为和背景也没人敢为难你们。”

    “不过你们刚从珍宝阁里取了不少钱,又买了不少宝物,只怕有人会心痛不已,到时候找上门来,便是不会为难你们,招待这样的人也厌烦。”

    林清婉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道:“难得有机会来皇城,这样繁华的城市我们还是第一次见,看什么都稀奇得很,所以暂时不打算走。”

    她安抚辛文佳,“你先闭关吧,不用管我们。”

    雷源等人也连连点头,“对,不用管我们。”

    辛文佳一听,目光扫过他们兴奋的脸后转身就去把自己的院子封了起来,直接挂牌闭关。

    辛文雅从昨天进宫后就没再出来,据说是在疗伤,她此次外出历练伤得挺严重,好几个皇室长老出面在给她疗伤。

    于是偌大的太女府,最尊贵的反而是林清婉这群外来的客人了。

    第二天,没人来找林清婉,倒是有人来找辛文佳,听说人在闭关后就走了,根本不拜见林清婉等人。

    一天的时间,来找辛文佳的人前后来了三波,其中有一波还找到了辛文佳的院子前,听说是她母亲,坐了许久才走的。

    林清婉若有所思起来,第二天依旧没人来找他们,于是扭头和雷源道:“你去把那百分之二的收益也取出来,大家把钱分了吧。”

    雷源不舍的,“现在就干?多拿两年呗?”

    这种到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取钱花的快感他还没感受完呢。

    林清婉道:“先把人炸出来,我们的条件人家未必就会答应,放心,总让你玩两年的。”

    雷源转了转眼珠子,明白过来,叹气道:“还是师妹厉害啊,是我自愧不如了。”

    是啊,要是他们开的条件对方很轻易就答应了,他们再增加一点儿难度就是,话不说死嘛。

    先拖个两年再说。

    于是当天下午雷源就拿着牌子去取钱,拿回来和众人分了。

    前天狄师兄他们已经见过一次,今天则更加直观,毕竟这么多钱大家一起分了,嗯,虽然没有他和宣师兄的份儿,但看着也很震撼啊。

    雷源意犹未尽的道:“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城池也逛一逛,把钱都收了?”

    林清婉:“别闹了,这事儿不急,你会有机会的。”

    雷源:“我这不是怕他们不心疼吗?话说求药这种事真的不和辛文佳提,而是和那些人提?”

    林清婉:“循序渐进嘛,而且这两天辛文佳的父母不都派了人过来问话吗?”

    这就是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他们得试一试。

    狄师兄不由好奇,“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大家就一起扭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

    狄师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