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珍稀资源还没找到,两界修士却是打得不可开交,双方都有不小的伤亡。

    在一处沼泽间的岛屿上,花雨和无根圣者等六个东篱道修士遭到十个恶魔界圣者的围攻。

    东篱道修士明显落在下风,圣者的修为差不多,恶魔界圣者人数占优。

    东篱道圣者本来是有十人进入到乌啼峡谷,十天之内三次遭遇恶魔界修士,每次都是寡不敌众,最终四人身死道消。

    此刻已经是第四次被围攻,更是因为这座孤岛上的一株圣花“烈焰圣花”。

    烈焰圣花是一种能滋养修士体内火焰的珍贵圣物,而且还能淬炼圣丹,提升一定程度的修为,任何圣者都会为之心动。

    如此珍贵的圣花能出现在乌啼峡谷,属实不易。

    “大家放弃圣花,否则都得死在这里,赶紧向外撤走!”花雨圣者传音给其它五人,此刻再不逃走,恐怕都得耗死在这里。

    无根等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烈焰圣花的诱惑力再大,也比不上自己的生命珍贵,都是最后看了一眼那朵烈焰圣花。

    足有一人多高,浑体鲜红色,分为十二瓣,散发出浓郁的火属性圣气,可惜它还没有滋生灵智,也就没有分别心,最终的归属它也无法选择。

    花雨六人几乎同时向后撤退,刚一脱离战圈就往乌啼峡谷之外逃走,只要逃到外面,恶魔界圣者就不敢明目张胆地追杀。

    而就在东篱道圣者一脱离战场的时候,恶魔界的十个圣者不是第一时间去追杀,而是迅速将烈焰圣花围了起来,估计心中都是狂跳不止。

    直到其中一个算作头领的中级圣者将圣花采摘下来收进储物袋,大家才想起去追杀东篱道圣者。

    而就是这一个时间差,让花雨等圣者多了逃生的机会,感受到恶魔界圣者追击而来的时候,已经跑出了几百里,不过提着的心丝毫没有放下,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危险。

    因为进来的时候小心翼翼,这段环境比较熟悉,跑起来就没有什么障碍,加上逃生的欲望,花雨等六人离着乌啼峡谷的边界越来越近。

    一日之后,终于到了乌啼峡谷边界,可是恶魔界修士穷追不舍,两者之间剩下不到五十里的距离,有机会灭杀六个昆仑界圣者,这十个恶魔界圣者当然不会放弃。

    就在花雨六人庆幸离开了乌啼峡谷,貌似到了安全地带之时,一股强大的威压让诸人心寒,如坠冰窖一般,来个透心凉。

    后面追兵既至,眼前却是出现一个玄黄境顶峰的黑袍圣者,不用说是恶魔界修士,他身上释放的血腥之气让人感受到恐怖,东篱道圣者迫不得已停住脚步,立身在一个小山峰上。

    也就一瞬间,东篱道修士还没弄清楚眼前究竟是何人的时候,后面十个恶魔界圣者已经追了上来。

    恶魔界修士在看到那个玄黄境圣者的时候,惊骇程度甚至超过了花雨等东篱道圣者,纷纷躬身,“见过元显圣者!”

    元显圣者在恶魔界的同境界圣者中能排进前三名,知名度极高,手段高明,对于低阶圣者来说须仰视才见,此刻见到真身,那种情绪显露无疑。

    “昆仑界修士都该死!”元显圣者轻蔑一语,左手抬起,一个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大手印飞出,将花雨等六人罩住,然后压下去。

    东篱道修士无法抗御,被压得匍匐在地,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元显圣者一人足以对战同境界的普通圣者三四人,对于中级和下级圣者更是不在话下,此刻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们得到了烈焰圣花?”元显圣者不屑于去看东篱道呗镇压的圣者,而是看向那个收走了烈焰圣花的中级圣者后于。

    “这!”

    那中级圣者后于不知道元显圣者是如何知道的,脑袋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他当然不想将这株珍贵的生物拿出来送给别人,即便心里十分恐惧也不想去做。

    “怎么?你还想自己隐藏起来吗?”元显圣者眼睛一厉,一道厉茫飞出来,将那中级圣者后于击得飞出了上千米。

    “请元显圣者饶命,这是烈焰圣花!”后于爬起来,硬着头皮将烈焰圣花取出来,然后送过去。

    他不得不如此,否则可能立刻丧命,其他恶魔界圣者也是一脸土色,看来白忙活一场了。

    虽然这群恶魔界圣者有十人,但是没有人敢挑战元显圣者,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元显圣者轻蔑一笑,拿着烈焰圣花端详了许久,眼睛笑开了花,混没把昆仑界六人与恶魔界十人丝毫放在心上,就如对待蝼蚁一般。

    东篱道六人被镇压得匍匐在地上,根本无力反抗,恶魔界十位圣者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过了许久,元显圣者才将烈焰圣花收进了储物环之中,然后才将目光在恶魔界圣者身上扫了一遍,经过后于的时候似乎多停留了片刻。

    让后于立刻脸无血色,很担心元显圣者计较先前的事,拿他开刀。

    好在元显没有出声,也没有动手,而是看向地上东篱道的修士,特别是盯住姿色出众的花雨圣者,眼神里还泛出了邪魅之光。

    “你们这些昆仑界的蝼蚁最是该杀!不过我有好生之德,选择臣服的话,倒是可以留你们一命!”元显说这番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花雨圣者身体看,仿佛能透视一般。

    “休想!要杀便杀!”花雨圣者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被扒光了衣裙一般,脸上现出羞色,显得十分气恼。

    “哈哈!你这姿色不错,要想死还真不容易,我会好好调教你的,至于他人留着也没有意义,不如收些圣丹!”元显狞笑着,对于花雨圣者的抗拒十分不爽。

    东篱道六人都是面如土色,虽然已经到了圣者境界,但是面对突然而来的死亡都是措手不及,那股无奈和恐惧弥漫开来。

    恶魔界十个圣者也不好受,烈焰圣花没了不说,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根本没有时间去怜悯和同情昆仑界修士,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摘了他们的圣丹!”元显对着后于圣者吩咐道,挥手指着无根等五个东篱道圣者,其中没有包括花雨圣者,她的命运也许更加糟糕。

    “是!”后于应着,然后走向东篱道圣者,如果做了此事能让元显圣者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他十分愿意去做,摘取东篱道五个圣者的圣丹很容易。

    无根圣者五人眼中开始变得绝望起来,其实花雨圣者更是绝望,脸色白得可怕,不敢想象将要面对的怎样的耻辱?

    就在后于走到昆仑界圣者身前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屠戮昆仑界圣者,是否问我一声!”一道挺拔的身影已经到了现场,一袭青衣,显得卓尔不群,威压席卷而出,正是河山圣者。

    本来他一直在附近一座山巅打坐,突然感受到十几道圣者气息,立刻赶了过来,正好碰到后于准备动手摘取东篱道五人的圣丹。

    他很快就看清了眼前的形式,眼神和望过来的花雨圣者接触,感受到了对方就如遇到救命稻草一般的求助渴望。

    “你是何人?”就在后于被震慑的时候,元显圣者站在了河山面前,他感受到了河山的强大气息,知道他是玄黄境巅峰圣者,而且极不平凡。

    即便一般的玄黄境巅峰圣者也对元显没有丝毫威胁,但是此刻在河山身上,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危险气息,让他不得不谨慎对待。

    “昆仑界河山是也!”河山盯着元显,似乎能看出对方的不同凡响,心里开始戒备起来,随声轻语道。

    要知道境界越高,感知力越强,河山看出元显的不同,绝不是一般的圣者可比,在恶魔界同阶圣者中也是绝对的强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