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河山回到踏步山的时候,两界修士正进攻得如火如荼。

    他很纳闷,昆仑界的修士为何如此卖力,紫曼是怎么想的?灭掉了冥顽墟间之后,依然要面对恶魔界修士,那样的环境只能更加不利。

    此刻,和稀泥不是更好?

    看得出恶魔界圣者明显比昆仑界圣者更加卖命,冥城已然岌岌可危,第三重防御大阵已经忽明忽暗,到了快要破碎的边缘,就连昆仑界修士脸上都释放出了渴望,似乎忘记了该持有的立场。

    河山摇了摇头,自己也要去城下做做样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就在此刻,两界修士合力一击再次落在护城大阵的阵幕之上,“咔嚓”一声,阵幕破碎开来,还没等两界修士来得及欢喜,这一片空间竟然破裂开来,裂成了一条条的缝隙,瞬间将不少修士卷了进去,多数是半圣修士。

    两界修士合力威力太大,竟然震碎了本来就不稳定的空间,紊乱的空间裂缝向四周扩散开来,就如决堤的洪水猛兽一般,不断地吞噬着生命。

    “快撤!空间破碎了!”紫曼和江建连同时对己界修士下令,再不逃走都得死在这里,其实先知先觉的圣者已经快速脱离了战场。

    但是半圣修士觉知晚,速度又慢,不时地被空间裂缝所吞噬。

    此刻连冥城也受到了波及,空间裂缝也向冥城蔓延,好在城墙上的铭文发挥了作用,阻挡住了,冥顽墟间的修士没有受害。

    青溪有些手足无措,虽然快速逃走,还是跑不过空间裂缝,眼看着就要被卷进去,突然脚下一轻,整个人被提起来躲过了一劫,眼角余光一看,提着自己的正是哥哥青山绿。

    “吓死我了!”青溪右手捂住了心口,心里还在扑腾地跳着。

    尹祉伊和尹倩梅在感到危机之后立刻后退,可惜还是慢了一步,眼见着身边的半圣被裂缝绞得粉身碎骨,而且自己很快就要步其后尘,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就逃不出去。

    青光一闪,尹祉伊和尹倩梅同时被卷起,快速脱离了险地,直奔踏步山颠而去,她们侧目见到一个青袍圣者救下了她们。

    她们不知道这个救了他们的河山圣者就是他们认识的姬晴玉,到了山巅之后,她们几乎是感激涕零,不住口地感谢。

    河山淡淡地笑了笑,“无妨,举手之劳!”眼睛看着还在扩大的紊乱空间,“看来这是天意如此,不想让冥顽墟间的生灵被屠戮!”

    倒是有不少圣者顿足捶胸,失去了攻取冥城的机会,这一场空间紊乱怕是将冥城彻底保护起来了,再想进入恐怕是难如登山了。

    恶魔界修士显然更加失望,他们可是要破釜沉舟地攻陷冥城,这次投入的资源太多,无异于打了水漂,就是彻底占领冥顽墟间也成了奢望。

    这个时候两界一间的圣者才意识到,为何只允许玄黄圣者以下的修士才能留在墟间之内,过激的争斗真能打碎空间,真不是闹着玩的。

    河山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看来冥顽墟间是保住了,只等二十年时间一到,两界修士按协议退出,今后千年也不准踏足这里。

    两界修士一回到各自驻地,立刻辨明了环境,攻取冥城无望,只能尽可能地收取墟间内的资源,把对手由冥顽帝国修士转变为同是入侵者的另一界。

    恶魔界修士要消弱昆仑界的力量,昆仑界修士则是要尽可能地袭击恶魔界圣者,双方真是心照不宣,各自制定了新的策略。

    紫曼安排一些玄黄圣者留守踏步山大本营,其它修士则是以各自势力为单位分散收集墟间资源,同时也要对付和防御恶魔界修士。

    河山没有势力,自然是孤身一人,东篱道的离恨圣者倒是传音邀请,因为担心暴露,毕竟昆仑墟修士太多,只好拒绝了,自己一个人往西北而去,这个方向可能更加容易遇到恶魔界修士,但是他全然不惧。

    心里还隐隐抱着能遇到恶魔界的樊蹙或者元显,恶露魔鼎和墨云盘都是不可多得的圣宝,虽然自己拥有着水晶葫芦、三生花玉、东篱圣塔和红莲剑,还有一件万纹炼器炉和千纹鸿蒙拳套,但是宝物多多益善,没人会嫌多。

    半路上,突然水晶葫芦里传来了动静,是器灵白篱和红莲,不知他们什么时候醒过来了,似乎很兴奋,争吵得很激烈。

    河山只好寻了一个隐蔽得所在,祭出水晶葫芦,激发隐匿功能,然后钻了进去。

    白篱和红莲正悬在太上残碑前面,说得很激烈,绿莹和绿地也在,看着两个器灵有些发呆,绿莹已经到了玄黄境,绿地也长大了不少。

    “你们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河山笑着问道。

    “哪里会有那么快,是我发现了一件宝贝!”白篱骄傲地说道,红莲倒是没有插嘴,静了下来。

    “宝贝?在那里?”河山有些不解。

    “就是这太上残碑!”白篱对着太上残碑努嘴,眼里火热。

    “这里记载着太上残篇,自然是宝贝,如今我的主心法就是太上残篇!而且还包含有七种圣术!”河山不以为然地说道,一股傲气油然而生,这事值得自豪。

    “呵呵,你只知道这太上残碑上的昆仑界第一心法太上残篇,却不知道这太上残碑本身就是一件圣宝,具备逆天之力,又称为逆神碑!”白篱说得唾沫星子直喷。

    “圣宝逆神碑?”河山真是没想到,这左上角缺了一块的太上残碑居然还是一件圣宝,貌似很不简单!

    “不知道吧,这逆神碑是防御至宝,可以轻松化解来自圣术和圣宝的攻击,完全立于不败之地,真是一件神器!”白篱接着吹嘘道。

    “真有那么神奇?我怎么没看出来?”河山心里兴奋,嘴上还嘟囔着。

    “不过,催动太上残碑需要海量的圣力,能发挥的威力和持有者的修为相关,以你玄黄境的实力也就能防御玄黄境甚至是彻地境祭出的圣器和打出的圣术。”

    “那也不错,一件防御圣宝可遇而不可求,不知能否祭炼?”河山已经跃跃域试了。

    “无妨,我们可以祝你一臂之力!”白篱显得很有信心,红莲也笑了。

    河山急忙吐出一口精血在太上残碑上,立刻和这件圣宝有了沟通,还真如白篱所说的那样,还真是逆神碑,功能也和白篱所讲的一致。

    不过祭炼确实有些吃力,自己的修为还是不足,忙活了半天也没有进展,要祭炼完成也不知到什么猴年马月才成。

    看着银銫太上残碑闪着微弱的光华,白篱和红莲相视一笑,同时出手助力主人进行祭炼,还别说,他们两个器灵一出手,祭炼的速度提升了十倍,就这还用了三个月时间。

    逆神碑被祭炼到手掌一半大小,就如一块银銫的方玉,左上角缺失一小块,貌似没有什么影响。

    收入到丹田气海之中,居然和六道诸神印记形成了共鸣,热闹了好一会,就是无名之火也围了上去,不过明显有些忌惮,不敢过分亲热。

    河山约莫一下,此刻修为催动一次太上残碑估计要消耗九成的圣力,若没有四颗圣丹,都无法祭出去,也就谈不上御敌了。

    若是其他圣者,怎么也要到虚圣、真圣和至圣阶段才能使用,彻地境和通天境都不成。

    看着主人收取了逆神碑,白篱和红莲又回到流月神树之下睡眠恢复,绿莹带着绿地去享受美食,恶魔界圣者的躯体和精血还有不少,能提升不少修为进境。

    此刻以河山的实力还不需要绿莹助战,东篱圣塔和红莲剑暂时用不上,也不敢随便用,何况器灵还要恢复许久。

    河山钻出了水晶葫芦,收起圣宝,接着向北面飞遁,他已经感受到了圣者的气息,昆仑界和恶魔界的都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