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到李沐独自归来,路仁问:“木吒呢?”

    “送走了。”李沐道,“当初说好的,过了黄风岭就放他走,我们不能说话不算话。”

    “善哉,善哉。”唐僧道了一声佛号,对李小白越发的钦佩,和机关算尽的佛门比起来,李小白简直不要太坦荡。

    迎着路仁不解的目光,李沐传音道:“收了沙和尚,接下来是四圣试禅心,我们不能缺了这一步,所以,我让木吒回去通知菩萨做准备了。”

    路仁的眼睛凸地瞪大了,仿佛在说,你在开玩笑?

    李沐给了他个安心的眼神,传音道:“一切尽在掌握中。”

    孙悟空切近了频道,问:“小白,什么四圣试禅心?”

    破解了传音的奥秘,对孙悟空这等大能来说,传音就再不是秘密,随时都可以从半途截获信息。

    “文殊、普贤、观音和黎山老母,对唐僧的考验。不过,现在应该变成我们对他们的考验了。”李沐看向远山,传音解释。

    闻言。

    孙悟空愣了好半晌,才道:“小师弟,你悠着点儿。几个菩萨不比灵吉,他们神通广大,一个搞不好惹急了他们,师兄怕来不及救你。”

    “师兄,只管把心放到肚子里,我有分寸。”李沐笑着回道。

    画舫开动。

    众人重新启程。

    经历了黄风岭事件,船上的众人心理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异样的想法,李小白的行为指向性太明显了,他就是要颠覆当前的局势。

    “师傅,您真是灵山成佛?”高翠兰忽闪着眼睛,怯生生的问。

    “当然。”李沐笑着点头。

    “您和佛祖谁更厉害?”高翠兰继续问。

    “比势力,论法力,如来更厉害。”李沐想了想,笑道,“但论神通,你师傅我三界第一。”

    “真的吗?”高翠兰的眼睛亮了起来。

    “当然。”李沐笑着点头。

    “那弟子可以学您变狗的神通吗?”高翠兰偷偷瞄了眼猪八戒,鼓足了勇气问。

    一旁偷听的猪八戒吓了一跳,连忙斥道:“妇道人家,学个长生之术已经了不得了,学什么变狗的神通,不当礽子。”

    “老猪,翠兰可是我的弟子,不是当初高老庄那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了。”李沐审视的目光看向了猪八戒,道,“你既然娶了我的好徒儿,自当收敛你的脾气和性格,好好对待我徒儿,两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勿要生出二心。若不然,我这当师傅的可饶不了你。”

    猪八戒面色一僵,暗叫了一声苦,讪讪的道:“灵山佛说笑了,翠兰虽然你徒弟,但也是我媳妇,我疼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对她不敬?”

    “师傅,徒儿嫁给天蓬元帅是被逼无奈,和他并没有任何感情而言。”高翠兰看着猪八戒的丑脸,委屈的瘪嘴,“师傅,能不能不要让我跟猪八戒在一起了?”

    攀上高枝,要甩原配!?

    徒弟。

    咱可不兴做陈世美啊!

    李沐笑看了高翠兰一眼:“不能。”

    “为什么?”高翠兰愕然。

    “在灵吉道场,你和天蓬元帅互诉衷肠,为师我都看在了眼里,自然知道你内心真实的想法,你虽然表面嫌弃元帅,但内心其实早已接受了他。翠兰,没有元帅去高老庄,又怎会有今天的你,百因必有果,你们两个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躲不开的。”

    李沐笑笑,继续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翠兰,人生得一良配不容易,和元帅好好经营你的生活,做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岂不美哉?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师傅,我”高翠兰都要急哭了。

    “为师洞察人心,不会看错的。”李沐看着红了脸的高翠兰,轻声安抚道,“元帅只是看起来丑,真论起来,却是一群人中最有情调的。何况,有为师看着,他也不敢招蜂引蝶,徒儿,你不亏。”

    “灵山佛说的是。”猪八戒恬着脸凑到了高翠兰的身边,嘿嘿笑着附和,“翠兰,俺老猪不会亏待你,放心大胆的跟俺过日子便是。日后修成了正果,老猪上天去找玉帝,求几颗蟠桃,给你谋个长生,咱们快快活活过上几千年。”

    “师傅!”高翠兰错愕的看向了李沐,满眼的不可思议。

    “翠兰,你经历的还少,见多识广之后,你会发现,在爱情中,容貌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一颗爱你的心更难得。”李沐连哄带吓,抓住一切机会撮合高翠兰和猪八戒,他们是取经团中最容易的一对了,是标杆,万万不能玩崩了。

    “恩。”高翠兰斜睨了一眼猪八戒,眼眶含着泪水,委屈的撇嘴,“知道了,师傅。”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连师傅都错和她和猪八戒,高翠兰彻底认命了。

    当然,那个时代的女子,对自己的命运本就做不了太多的主。能对李沐提出想和猪八戒分开,已经是高翠兰进步的表现了。

    “翠兰,别太难过。”李沐笑笑,决定给她一个动力,“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你先慢慢修行,锤炼身体,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自然会把变狗的神通传授给你,到时候,你和元帅想怎么玩都行,没人管得了你们。”

    “”猪八戒顿时慌了,“灵山佛,不待这么欺负人的,俺老猪”

    “老猪,有变法就有解法。”李沐看向了猪八戒,喝道,“慌什么,你醉酒调戏嫦娥,下凡来先招惹卵二姐,又欺负我徒儿,不给你用些手段,让你收收心,你又怎么能配的上我这俊俏的小徒弟。”

    “是。”猪八戒偷瞄了眼高翠兰,长叹一声,瘫在了椅子上,瞬间感觉人生都失去了光明。

    孙悟空抬头望天,同样惆怅。

    各花入各眼。

    在猴子的心里,李小白无论干什么,都是在提醒他,刺激他,该找对象了,该找对象了

    于是。

    当天,孙悟空给李小白说了一声,脱离了队伍,去寻找属于的爱情了。

    临走之前,李沐送给了他一枚奇莫由珠,把诸多爱情影片拷贝了一份给他,让他可以随时做功课。

    李沐并没有阻止孙悟空离开,猴哥的思想太过顽固和保守,需要他突破自己,才能找到属于他的爱情。

    在取经团队是等不来的。

    只要他勇敢的踏出第一步,敢去做,不管是对是错,不管找谁,李沐都支持。

    不需要打斗,取经团队中有没有孙悟空这个高端战力,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唐僧对孙悟空的离开也没多大的异议,在他心中,观音菩萨塞给他的两个徒弟和一匹马,基本没什么用,除了打牌时能凑个数外,就是几个吉祥物。

    而且,这几个家伙打牌的时候光靠法术作弊,牌品不行,唐僧也不乐于跟他们打牌

    八百里黄风岭,徒步要走好几个月。

    乘坐装配了火箭靴的画舫,三天便穿了过去。

    这是李沐可以控制了速度的结果。

    他需要给木吒和菩萨留出来准备的时间。

    原剧情中。

    唐僧从长安到灵山,慢吞吞走了十四年,沿途的神仙妖怪可以从容的准备。

    但李沐追求效率。

    三天过一关。

    照这样的速度,走完取经路,一年也就撑死了。

    所以。

    为了照顾某些来不及准备的关卡,他不得不耐着性子压下了速度。

    当然。

    在李沐的调配下。

    取经团队的娱乐生活丰富,倒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播放了《怦然心动》《真爱至上》两部经典的影片后,李沐终于不再局限于纯爱电影了。

    第三天晚上。

    冷不丁播放了一部《阿黛尔的生活》。

    继《人鬼情未了》跨越生死的相爱后,再次跨出了性别的障碍。

    两个女孩子的相爱震撼了唐僧。

    当然。

    更震撼他的是长达十分钟的无遮挡镜头。

    绚丽的摄影手法直至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

    唐长老看得面红耳赤,直言西行路上的国度太过放荡。

    不过。

    李小白一句普渡众生,当尽观众生百态,强行按住了唐僧逃离的想法,让他在局促不安中,坚持看完了整部影片。

    之后。

    从未见识过这些劲爆画面的唐僧心彻底乱了,李沐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他的心跳的跟鼓点一样。

    当天晚上。

    猪八戒和高翠兰终于没忍住,在画舫内折腾了一夜,两人的爱情得到了长辈的祝福,再扭扭捏捏也没多大意思了。

    次日。

    猪八戒容光焕发,高翠兰没有起床。

    虽然两人刻意压低了动静和声音,但天空寂静,画舫的隔音效果不好。

    影片和猪八戒双重刺激窒息。

    唐僧辗转反侧,坐着念了一晚上的《多心经》,也没能稳住心态,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练武都不能专心了。

    同样没睡好的还有路仁,他哀怨的看着李小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群光棍汉里面只有一个女人。

    对其他人真的是莫大的煎熬。

    李沐没阻止猪八戒放肆的行为。

    当初,为什么把高翠兰带上西行路?

    还不是需要这种强刺激的效果,来撼动周围人的心神。

    当空气中都充斥着恋爱的气息,周围的人难免会心中有那么一丝丝小小的悸动,总会忍不住想点什么的

    不过,小白龙是个例外。

    如果说唐僧是爱情中的小白,他就是经历了惨痛伤害的过来人。

    背叛、绿帽!

    小白龙内心满满的都是伤疤,基本不会再相信爱情了。

    取经团中。

    最难搞的,他应该算上一号。

    红娘李沐看在眼中,急在心上,却无可奈何。

    至少他现在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

    小白龙当前的状态,估计把它变成狗,他的内心也不会有任何的波澜

    出了黄风岭。

    李沐收到了木吒的回信。

    那是来自大雄宝殿的现场直播,他叮嘱小白龙停下了画舫,取下一颗奇莫由珠,给他们放上了电视剧《蓝色大海的传说,传音给路仁说明了原因,便单独离开,找了个僻静处,屏住呼吸,观看实时直播。

    “佛祖,事情便是如此了。”灵吉菩萨变成的德牧匍匐在莲花台上,“李小白不仅抢夺了定风珠和飞龙法杖,还把弟子变成了这般模样,赶来灵山的途中,弟子想尽了办法,仍无法恢复真身,恳请佛祖以大法力为弟子恢复真身。”

    大雄宝殿内一片肃穆。

    诸多菩萨、罗汉、金刚看着灵吉菩萨,一个个眉头紧锁,表情肃穆。

    如来看着莲花台上的德牧,略显为难:“灵吉,稍安勿躁,李小白的神通太过怪异,燃灯古佛和东来佛祖,正在以大法力破解他的禁锢之术。待到他们有了成果,自会帮你脱困。”

    灵吉菩萨陡然一震:“佛祖也奈何不得李小白?”

    如来沉默。

    灵吉菩萨从如来的脸上得到了答案,耳朵不由耷拉了下去,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佛祖,若不能破解李小白之法,佛门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观音菩萨问:“此言何意?”

    灵吉菩萨长叹了一声,艰难的道:“来灵山之前,弟子曾回了一趟道场。结果发现,弟子的金身法相,尽皆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他顿了一下,补充道,“世间供奉的法像亦如是。”

    此言一出。

    大雄宝殿内一片哗然。

    如来顿时变了脸色:“果真如此?”

    “弟子不敢妄言。”灵吉菩萨下意识的伸出舌头,但很快意识到他的形象不佳,急忙又收了回去,“佛祖,李小白动念间,黄风岭万千妖怪尽皆变成了狗,若他针对灵山用出这一手,佛门万年经营”

    他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不过,所有人都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每个人都在一瞬间,变了脸色。

    “世尊,若灵吉菩萨此言属实,佛门危矣。”文殊菩萨道,“任由他胡闹下去,对我们属实不利,当快刀斩乱麻,兴佛兵,执利剑,诛杀此撩,方能还我佛门以安宁。”

    “文殊尊者所言甚是。”大势至菩萨道,“依弟子看来,李小白和观音尊者的赌约,无非是他拖延时间,逐步瓦解我佛门的手段罢了。”

    如来沉默不语。

    众多菩萨纷纷谏言,要以雷霆之势迅速镇压邪魔李小白,灵吉菩萨的遭遇让他们感受到了空前的危机。

    卧槽!

    变狗术连他们的法像金身也一起变了!

    暗中观察着一切的李沐轻轻咽了口唾沫,暗忖,麻烦了,本来还想徐徐图之呢,难道又要崩盘?

    看着乱糟糟的宝殿,木吒挣扎了许久,凑到了观音菩萨的身旁,压低了声音:“师傅,其实,李小白也托我给您带了几句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