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师兄啊,涵澜真人是我家太师祖,我还是叫您前辈吧”

    “论起辈分,涵澜丫头须呼吾师叔祖;各交各即可,真要算辈分,忘年交从何而来?”

    好吧

    您老你有理

    凌玄不再在这个问上瓣扯,“师兄,此事我可以做到。”

    “嗯,师弟谢了。”

    沉星郑重行了一礼,又道:“方才师弟所见所斩之人,乃是吾之心魔。

    当年吾斩天地规则,受其反噬,性命已是危在旦夕之间;人常有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但人心也恶啊

    吾当年斩心魔而延寿一甲子,心有所想,欲再斩心魔延寿;却不曾料到,心魔转碾侵入了吾之法相,以吾法相为躯,苟延残喘至今。

    师弟,那心魔以吾法相为躯,即是已与吾性命相连,只要吾还活着,心魔便可不死。

    这第二件事,就是

    杀吾!”

    凌玄心里一突!

    正待要劝,忽又想起一事!

    “心魔而已,师兄不用担忧,我曾以封困镇三字符纹镇压过一只心魔。”

    “哦?师弟还学会了三字符纹?”

    沉星双眼放光!

    “哈!师兄当年也曾学过字符文,而且学到的字数还不少。

    嗯,吾想想

    大概也有个千余字吧”

    卧

    凌玄至今也就只学会五个字

    “所以啊,师弟,师兄谢了,汝之好意师兄心领了,但你镇压不了吾那只心魔。”

    在一千多字的符文面前,凌玄这区区的五个字,确实是无能为力

    “不过啊,师弟倒是提醒吾了,吾这一生,所学很是广泛;制符铸器,炼丹布阵,咒术养蛊等等,也一并传汝吧。”

    凌玄很尴尬

    本来,他以为自己也算是涉猎很广了,毕竟看的书多嘛,但与这沉星师兄比起来

    算了,这个沉星是真正的一代天骄,就咱这点刚才过了合格线的天资,自找没趣不好。

    沉星的传法方式很特别,张口吐出一个鸡蛋大小的紫光珠,就算传法成功了

    “此珠名为护法天珠,内中所载,皆是吾略有涉猎之学;此珠乃是吾之还丹所化,非吾指定之人,不得其用。

    师弟,来,张嘴。”

    “吃”下护法天珠后,凌玄只觉脑中不断闪出种种功法!

    “好了,两件挂心之事交代完了,下来就是不挂心,却又放不下的事情了。”

    “师兄请讲。”

    “上清界中之人,皆为当初跟随吾的上清圣宗弟子之后裔;师弟,带他们出去,随便寻一处地方让他们养活自己就好。”

    “好!师兄,此事我答应了!”

    “进来容易,出去就难了;师弟,当初师兄定上清界,斩天地规则,用的是上清至宝九阳道轮与灵宝道剑。

    你要离开,就要炼化此二宝。

    一只为恢复此界原来模样,二是为完善此界天地规则。

    若无,你会老死在这。”

    “完善天地规则”

    这是普通人能干的事?

    “师兄,需要多少年?”

    “元婴圆满者,需五百年,至于你

    还丹修为,却有元婴境之能,看你年岁,也不过二十出头,算你再用百年结婴,三两百年也就足够了。”

    三两百年,足够凡俗一个朝王兴亡交替了。

    于是凌玄就问:“如是师兄,需用多久?”

    “看情况,修为仍在,便是举手之间即可百事顺遂,而以如今之吾,三五年亦足够。”

    “这感情好,便劳师兄出手了。”

    “吾之心魔未死”

    “不打紧,师弟有一法,名曰勾生注死,以师弟之能,自然是拿那心魔无可奈何;但若由师兄亲自施为,莫说是心魔,便是天魔王,怕亦难抵师兄三招!”

    “哦?此法当真如此非凡?”

    “一试便知。”

    见凌玄就要传法,沉星都是摇头拒绝了!

    “无用,师兄会什么,心魔亦会什么,没必要让心魔平添手段。”

    “师兄,您有所不知,我有一法,定可不让心魔知师兄心意。”

    “师弟请说。”

    “我有一化身,乃地宝融合器灵而成;我这一法便是,师兄附身于此化身内,只需化身能用师兄力量,自可用勾生注死灭杀心魔。”

    “嗯此法倒是有一点点道理

    也罢,师兄便听师弟安排就是。”

    哈!

    这就成了!

    “道真,干活!”

    “好!沉星前辈,便请您附身于贫道了。”

    沉星能看出金雕的内里是凌玄,自也能看穿道真的跟脚。

    点点头,沉星却道:“不急,心魔方才挨了一记魔神炼气剑意,想要恢复,得三日。

    吾还是先把事情交代清楚。”

    “嗯,师兄请说。”

    “自上清圣宗三分后,上清传承便算是烟消云散了,但吾不甘啊

    上清圣宗之传承不该,亦不应就此湮灭于漫漫岁月长河之中!

    所以,吾还能活着倒也罢了,但若吾身死道消于此,还请师弟替吾传下上清道法。”

    “这个师兄,我是剑宗弟子”

    “有什么关系吗?”

    “毕竟上清圣宗与剑宗”

    “三千年了,还要计较这个问题?”

    “不是计较,是

    唉

    得避嫌啊

    毕竟,当初贵宗三分后,神霄一脉可是仍旧传承至今。”

    “神霄?对了,神霄一脉当年有一名弟子修成了禁忌之招八雷禁绝。

    叫什么来?

    丰伸?丰仲?还是丰

    丰什么来着?”

    “丰月。”

    “丰月?不对!丰月是个女的。”

    “师兄,神霄宗二代掌教就是丰月,其之道侣亦名丰玥,皆为上清圣宗出身,世人并称两人为神霄双月。”

    “死了吗?”

    “神霄双月在一千五百年前,便已退位归隐山林了,是不是死了

    估计也就只有神霄宗高层才知道。

    不过我认为吧,好歹也曾是一宗之主,说不定那两位如今已成道君了。”

    “嗯。”

    沉星道:“遇上一个故人了,师弟,那双月要是活着,就给他们一份吧,要是也死了,就替吾传承下去。”

    “好。”

    “最后一件事情,当年宗主之死,与三脉分离,各成一宗之间,很是有蹊跷;吾不求师弟能查出真相,只望师弟替吾杀一人。”

    “谁?”

    “魔道血杀一脉传人。”

    沉星顿了顿,道:“当年,若非是血杀传人偷袭吾,并缠绵阻碍了吾足有三年,上清圣宗纵然会败,却绝不会散!”

    想想也是,沉星连天地规则都能斩断,当年他要是在决战时刻参战,战果会如何,还真是谁也预料不了!

    单就这一点而言,道玄剑宗是真的要感激那个阻拦住沉星的血杀传人;少了一个沉星,道玄剑宗才会以几乎全胜的姿态,问鼎天下第一宗派的位置!

    不过奇怪的是,那时的魔道式微,被玄门压得只能东躲西藏;那个血杀传人虽说也是法相境界,确实够资格参与大战,但玄门内乱对魔道而言,不正是道消魔涨吗?

    身为魔道中人,他吃错药了?为什么要跑去阻拦沉星上场?

    当然了,这个问题不好问

    “师兄,此事我会斟酌着办。”

    无端杀人,这种事,确实是要考虑清楚。

    “嗯,师弟,该交代的,吾都已交代了,师兄去也。”

    话音甫落,沉星化作一道光芒,咻的一声就钻入了道真的识海之中!

    道真虽早有预料,但真发生了,道真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本尊啊,你这样坑贫道,合适吗?”

    “你一家人说两家话,合适吗?”

    “本尊,你真是对贫道有信心?少说也是法相境的心魔,贫道倒霉了,你也别想好过。”

    “信心是有的,但成不成,谁敢保证?只是尝试而已。”

    “而已?贫道会死的!”

    “放心,你死不了。”

    “依据呢?”

    “第一,主强次弱,心魔只要入了你体内识海之中,我随时可以收拾它。

    第二,即使收拾不了,我也可以把心魔困在先天道器之中。

    第三,即使是困不住,至少也是可以把心魔带走离开上清界。

    有此三点,便可值得一试了。”

    “嗯,对,贫道就是个试验品。”

    “话粗理不粗,就是这个意思。”

    “唉贫道开始怀念器灵的日子了。”

    凌玄笑了笑

    “方才师兄给的好处可不小,趁着心魔还没来,先行参悟吧。”

    凌玄与道真开启记忆共享,随即就有海量的信息在两人脑中传动!

    上清界中。

    由于不知天净沙丘已被魔门占据,上清城在接到天净沙丘的信后,上了大当!

    他们把上清城域的修行者全部都迁徙到了天净沙丘!

    就这样,明德不费一兵一卒,整个上清城三十八郡所有修士,全数沦陷!

    统合两域修行者后,清玉海境有消息传回,去往海境的三人,一人战死,一人被擒,还有一人

    哦,不对,是还有一傀魔,被炼成了诛魔之箭!

    “清玉海境!清玉宝刹!”

    清玉海境为了彰显智谋,派人把这个消息传回到天净沙丘时,明德暴怒狂虐!

    正待要领傀魔军团进攻清玉海境,却被审议总殿的三万道兵来了一次奇袭!

    上清城才落到明德手中不过五日,即被审议总殿夺了回去!

    行断山原。

    这是天净沙丘与上清城域的交界处,东西长南北窄,一半山中一半平原,故名山原。

    明德一方的五万傀魔,与审议总殿的三万道兵,就列阵于此处南北两端!

    道兵,即是修道之兵。

    但这道兵并非是活人,而是死在战场上的战阵英魂。

    在神荒世界中,上清宗是有史以来唯一的一家豢养道兵的宗派。

    因为是阵亡于战场的英魂,这些道兵绝对是战场上的神!

    明德这边虽有五万傀魔,但真打起来,这些傀魔死绝了,怕也奈何不了这些道兵!

    但是啊

    道兵虽好,却需军帅!

    一名合格的军阵指挥官,能百分百地发挥出道兵的战力,而由一名战术师指挥,道兵甚至能暴发出百分之两百的战力!

    “可惜了,审议殿安逸太久,上清界亦和平了太久,所以,他们没有这样的人。”

    隐于云端,明德看着审议殿那边的三万道兵雄军,如是说。

    “如若不然,这三万雄军道兵,只需要发动一次冲阵,我们手底下的这些傀魔,至少有三成会死在他们的兵锋之下。

    对面领军的,是谁?”

    明德这边话刚问完,立即就有人回答了。

    “是审议总殿的秋三狗,上清界中传言,此人就是一个莽夫,浑身上下,除了修行外,其他的无一可足言道。”

    “无一可足言道?呵呵。”

    明德讥笑一声,道:“既是无一可足言道,为何审议殿会让他领军?”

    “这这个”

    此时。

    道兵军中帅账内,秋三狗正在大发雷霆!

    “狗屎一样秋大狗!你娘的你是要害死你爹我啊!王八的玩意都比他的大!

    要我带兵,又他娘的不让他爹我冲锋!我他娘的带个毛线的兵啊!”

    “军帅军帅你冷静冷”

    “冷个蛋蛋的静!

    我不管!现在!马上!立即!出兵!”

    “不行啊”

    “滚!”

    火气上了头,秋三狗一脚就把那个劝阻他的家伙给踹飞了出去!

    随即!

    秋三狗握住帅印,怒发冲冠的道:“传大爷的军令!发兵!大爷要踏平天净沙丘!”

    军令一出,营中顿时角号不断!

    三万道兵依军令而行,气势如虹,排山倒海一般,直扑傀魔军营而去!

    云端上的明德见状,吓了一跳!

    “快!回去!”

    “明德师兄,我很迷惑,我们出手灭杀了这些道兵就是了,为何要与他们对阵?”

    “因为,我不信他们是穷鬼!我要逼他们拿出藏匿起来的资源!”

    哦哦

    原本是这样

    于是,其他人跟着明德退了回去。

    另一边的云端上。

    秋大狗与一众元婴修士,一直都在防备着明德等人会对道兵出手,见明德等人离开,这才齐齐松了口气。

    “看来,对方亦愿意遵循军阵规则。”

    “这样就很好。”

    “也有不好的,他们敢这样做,想来那些傀魔已是具备战力了。”

    “不怕,对方军阵成形时间还短,只能算是初具战力,与道兵相比,仍相差甚远。”

    “道兵的战力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秋三狗太过鲁莽了,他这样往前冲,极有可能会中了对方的算计啊。”

    “是啊是啊!”

    “同上!”

    “附议!”

    “”

    “秋老大,不解释一下吗?”

    秋大狗被人点名了,这才道:“殿中道兵统共十万,老夫只给他三万,确是藏了杀鸡不用牛刀之意,但亦有试探之意。

    如对方连这三万道兵亦挡不住,那这次魔患之乱不过是芥蒂之痛而已,十万道兵齐下,足可一战而定。”

    “但若挡住了呢?”

    “挡住了?呵

    挡住了,说明我们不是对手,只能请清玉宝刹前来领军。”

    在审议殿中,海境之主,清玉宝刹是唯一一名将军统帅出身的人。

    上清界中姓氏当权,这一个个姓氏,就是一个个部落;姓氏与姓氏之间,历来纷争不断。

    所以,培养自家的将帅之才,是每一个姓氏的首要任务。

    但,因为有审议殿在上头压着,姓氏之间的大规模作战,上百年都不定发生一次;这就让那些将帅人才失却了实战检验,导至审议殿极度缺少这种人。

    这清玉宝刹,是审议殿中,三百年来,唯一的既当过大头小兵,又指挥过大战的人。

    军伍出身的人,脾性都是十分的豪爽。

    但清玉宝刹却是极端的霸道!

    太过霸道,又不合群,清玉宝刹因此而至今都只是个孤独的域主。

    审议殿中的人不待见清玉宝刹,所以即使是审议殿出了事,秋大狗等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开口向清玉宝刹求救。

    但这一次魔患之乱,既然是按军阵的规矩来定输赢,不请他出来,是不行了!

    所以,秋大狗故意让秋三狗领兵,又特地找来一个专门戳人心肺的嘴炮,安插在秋三狗的身边不断的戳秋三狗肺管子!

    目的,就是为了挑动秋三狗的怒火,让秋三狗不顾总殿的命令,擅自出兵!

    秋三狗打赢了,有过无功。

    打输了,正好借此请出清玉宝刹!

    而此时!

    秋三狗一人当先,领着三万道兵直冲傀魔军营而来!

    而此时,回到帅帐的明德,排兵布阵,严阵以待道兵的冲杀!

    “杀啦!杀啦杀啦!”

    冲到傀魔营前,秋三狗直接轰开营门,一马当先,冲杀入了傀魔军阵之中!

    秋三狗是元婴境修士,甫一入阵,自有魔门修士上前迎战。

    但那三万道兵可不是元婴境,自也就没有元婴境之人自降身份,跑上去屠杀道兵。

    三万道兵冲入营中,立即就大杀四方!

    傀魔这边,由于侵染时间短,也没有经过正儿八经的训练,所以,这些傀魔不过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纵然是有着指挥官在指挥,傀魔军阵亦仍是一触即溃!

    呐喊声,哀嚎声,惨叫声

    两军相接,眨眼之间,声势浩大,人数更多的一方,就成了被屠杀一方!

    双方混战,你逃我追!

    道兵军阵把傀魔军营凿了个对穿,又追杀了足有上百里!

    眼见逃掉的傀魔再无踪迹,正与魔门修士对战的秋三狗,当机立断,立即脱离战场,抽身而去鸣金收兵!

    双方各自退去,回归本部,清点战损。

    此战,道兵阵斩傀魔三万有余!

    而道兵自身,则折损五千多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