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五万傀魔,被阵斩三万余,己方战损却五千余道兵,这是一场大捷!

    秋三狗对此极为满意!

    却对自己未能斩杀对方一名元婴,暗暗耿耿于怀!

    所以,在收兵后未久,秋三狗率领道兵军团越过行断山原,进入天净沙丘,把大营安扎进了一处名叫盘蛇口的隘关内!

    盘蛇口是一条长数十里,宽不过数里的弯曲延绵小道的出口。

    小道内两则石山高万仞,极为陡峭,因山岩如蛇鳞,故以这条小道被称为盘蛇径。

    穿过这条盘蛇径,就可以进入到天净沙丘的矿产区沙碧精石矿脉带。

    而这处,离着傀魔军营,离着行断山原足有二百多里!

    深入敌方二百多里,追在傀魔身后,死死的咬着对方,秋三狗似块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对方的打法,让傀魔的指挥官暴跳如雷!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一介莽夫竟也敢如此欺我!”

    他也就只能发发脾气了

    这仗什么时候打,在哪里打,是明德决定的事情,他这个指挥官,只能决定怎么打

    很尴尬,但也无可奈何

    明德不在乎一个人的尴尬,也不在乎输掉一场战争,更不会在乎丢了多少地盘。

    他只在乎一点,打了一场大胜仗的审议殿接下来会做什么?

    是继续由这三万道兵作战,还是会选择倾尽全力,以求一战而定?

    箭在弦上,才有震慑力,一旦箭离弦,危机也就过去了!

    所以,下来审议殿会怎样做呢?这一点对明德而言,至关重要!

    道兵军营中。

    秋三狗仍旧还在发脾气!

    “狗屎!秋大狗你就是一坨令人倒吊八百年胃口的臭狗屎!

    大爷三爷我把那些魔崽子杀得望风而逃的时候!怎不见你那七万道兵!?

    现在三爷我把魔崽子打怕了打散了!你却跑来跟你三爷我说要尽起十万道兵!?

    我起你去死!

    三爷作战那日,怎不见你领军来战!?

    现在才来?

    晚了!

    你三爷不答应!

    死也不答应!”

    傀魔不可怕。

    确实,从开战以来,傀魔的表现极差,完全不是道兵的一合之敌。

    这样不能的傀魔,只要打败了他们,就是一份沉甸甸的战绩!

    这可是战绩啊!

    掌握审议殿的最重要功绩!

    不能让秋三狗独占了!

    秋大狗其实心里不乐意来找秋三狗,他们这些人这是要分他弟弟的战功的!

    但架不住别人软泡硬磨啊

    而且,真要不让其他人插手,这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秋三狗的脾气他是知道,这事要是提了,自己逃不掉挨三狗一顿骂

    所以,秋大狗等人在提出起用另那七万道兵的计划后,什么都没说,就等着挨骂了。

    但王八咬人不松口,这三狗骂人,同样也不知道停嘴的!

    叽叽喳喳的,一口气骂了大半日!

    直把秋大狗等人骂得三尸神暴动!

    “好了!老三!事情已经定下!你再闹也是无用功!明日!就明日!

    那七万道兵明日就会到来!”

    “啍!来就来!三爷现在就撤军!

    你们要打,就自已打去!”

    秋三狗手里握有兵符帅印,这三万

    现在剩二万四千多了。

    这些道兵只听令于兵符帅印,所以,秋三狗说撤退,这二万多道兵,就真的撤了回去!

    但撤是撤了,却没有走远。

    秋三狗领军,在行断山原的傀魔旧营安扎了下来。

    秋大狗本身就不乐意参和战事,现在见秋三狗撤军二百里,也就在和稀泥,把这事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次日,七万道兵来到盘蛇口,此军的指挥官有意也学一学秋三狗,在稍加休息后,即领军向傀魔军阵冲杀而去!

    明德一直在等着审议殿的后手!

    昨日见秋三狗领军撤退,明德就知道审议殿的后手要来了!

    于是他便连夜做好了应对!

    其实,也不算是做好应对,因为应对之法在秋三狗沾上来时,就已经在着手布置了。

    现在不过是稍作加强而已。

    这些傀魔是乌合之众,但让他们挖个坑道,做个陷阱,却还是没有问题的!

    道兵大军掩杀而来,傀魔立即撤退,把军营都让了出去!

    傀魔军这般避战,更是助长了道兵指挥官的轻视之心!

    领军直接就冲入对方军营,想要直追傀魔军而去!

    然而!

    “轰隆隆”

    一声巨响过后,傀魔军军营崩塌!

    冲锋在前的道兵尽数失陷!

    而且!

    崩塌范围自军营开始,一路扩散的足有十数里之广阔!

    这是傀魔军连夜挖出来的,覆盖十多里广阔的坑道!

    坑道内中早已布置有各种符篆,在军营崩塌开始时,就已被激活,跌落坑道的道兵十之八九皆伤亡于此!

    转眼之间,此地已成炼狱修罗场!

    道兵指挥官见此,心神震荡,骇然失魂的又一次犯下大错!

    “撤退!撤退!”

    云端之上,秋大狗见着这一幕,心中痛得老泪纵横!

    而其他人,亦一样戚戚然,脸上写满了说不出的失落!

    明德带领着十余名魔修,就在另一朵云上冷笑着嘲讽秋大狗等一众审议殿之人!

    道兵不死不灭,只要战场上有足够强烈的战意与撕杀,这些战损的道兵就能恢复过来,甚至是立即就可再度参战!

    但现在,道兵指挥官的一声撤退,让这些已经折损在战场的道兵,再无恢复的可能!

    道兵没有自主意识,言行举止间,对指挥官极为依赖,对指挥官亦是绝对服从!

    所以,指挥官下令撤退,他们就一定会全然不管不顾的撤退!

    撤退之时,没有防后,没有防双翼,甚至连撤退的路径都没有

    这已经不是行军大忌!

    这是找死!

    果不其然!

    道兵这边转头就撤,傀魔亦立即就从两翼夹攻而来!

    许多道兵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已被傀魔斩落在地!

    “杀!杀啊啊!”

    傀魔一改早前的松懈怠惰,成千上万的傀魔一头扎进道兵的战阵中,杀戒大开!

    云端上,明德笑问秋大狗:“此局你们还有什么后手吗?若无,便饮败吧”

    忽然!

    “冲啦啦啦!”

    一声暴喝震动天地!

    秋三狗率领麾下二万四千道兵,宛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扑战场!

    道兵过处,傀魔授首!

    明德见状,顿时怒不可竭!

    “他怎会在这!监视他的人呢!”

    “在此啊!”

    战场中,秋三狗反手取过两颗脑袋,朝着明德用力扔了过去!

    “现在!轮到你了!斩!”

    一言毕,即见一道澎滂刚正,不可明状的刀罡如电光火石一般,直斩而去!

    “啍!”

    明德这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冷哼一声就迎了上去!

    提元运法,同样也是以刀罡回敬!

    “呯!”

    两相抵触,各自消散!

    而他这一动,其他人立即也动了起来!

    眼见一场元婴大战就要开始,忽然,一声龙吟响彻天地!

    就见一条银光闪耀的苍龙显现于云间!

    随即,地上战场一角,忽有万余审议殿援兵杀入战场!

    明德见状,心中微叹一声,知已事不可为,便挥手退兵!

    云间的这条苍龙不是真的,这只是清玉海境之主,清玉宝刹的元婴法身。

    用苍龙形状作为元婴法身,也不是他故意而为的,而是清玉宝刹所修的功法乃是化龙,讲究的是以龙身超脱。

    现今,这个家伙的元婴法身在这,那他的本尊在哪?

    用脚后跟想,都能想得到!

    这家伙肯定是去抄大本营去了!

    等到明德等人离开,底下的道兵与援兵开始打扫战场。

    这时,秋三狗凌空而上,冲着那忽隐忽现的苍龙说道:“老泥鳅,你那正身不会真的是去抄那些魔崽子的巢穴了吧?”

    这时,苍龙化形,一名身着蟒龙袍,势如渊岳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没好气的数落秋三狗的愚蠢!

    “问出这种愚不可及的问题,你个没脑子的蛆虫真是丢人!

    我还未活够呢。

    谁像你啊,没脑子的玩意。”

    “嘿?我怎就没脑子了?”

    “不和你辩,走了,我要回去了。”

    “喂!不去总殿喝口茶再走?”

    “总殿里的人比你还蠢,却又比你更加狂妄自大,去了我还能有活路?”

    “我顶!你这几句话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秋三狗心情大好!

    有人却不乐意了!

    “清玉宝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秋三狗立即就道:“说你们比我还蠢啊。

    挑这么一个废物指挥道兵,你们何止是愚蠢这般简单?

    分明就是脑壳里生蛆了!”

    “嗯,老三狗说得对。”

    清玉宝刹说完,带领那援兵另择地势平坦之处安营扎寨。

    双方对恃,仍在继续

    明德这边,经历两战之后,五万傀魔已经消耗得只剩万余,虽说对方也被消灭了五六万道兵,但自己这边还折了两名元婴

    虽说那两名元婴也是傀魔,但折损了也导致高端战力受损啊。

    回到天净沙丘主城,明德第一时间做的就是补充傀魔的数量。

    两域修士加起来,也有小十几万人,再补充个三五万傀魔,不是问题。

    而留守的魔门修士见明德回来了,便纷纷前来回报。

    “师兄,阵法完成了。”

    “但所需的能量差得太多了。”

    “傀魔的力量已经与阵法相连,阵法随时可以夺取他们的力量。”

    “但照估计,就是杀光上清界的人,恐怕能量也仍有不足。”

    “”

    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与人命相关连!

    沉星洞天。

    凌玄与道真两人参功悟法,时间很快就已经过了近半个月!

    这日,道真忽地心烦气躁的从入定中醒!

    旁边的金雕凌玄早就醒了,见道真也醒了过来,就问:“怎样?心魔来了吗?”

    道真一头雾水

    “没有不是说三日就可再来吗?这都快半个月了

    该不会当时就已经斩了它了吧?”

    “谁知道呢?”

    凌玄也纳闷

    “要不咱先离开?”

    道真提议道。

    “还是先问一问沉星前辈吧。”

    “他不是认了你做师弟?叫什么前辈?”

    “当他面,自然是叫师兄。”

    “哦,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对啊,快去问吧。”

    道真意识沉入识海,还未等去看呢,却立即就感觉到了一股魔气扑面而来!

    识海中,少年沉星颈生双头!

    “哟!”

    道真立即就缩了回去!

    “本尊,快来,有戏看!”

    凌玄一愣一愣的

    不明白道真在搞什么

    于是也把意沉入道真的识海

    “呵哗吓我一跳!差点就认错是三头六臂的哪吒了”

    识海中,少年沉星抬首仰望,苦笑连连的对凌玄道:“师弟啊,说了心魔是吾的,自然也就是从吾身上诞生;汝在外头,等到天荒地老也等不着的啊”

    “师兄抱歉,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桀桀桀!你师弟在骗你哦!”

    青年沉星的笑声极为难听!

    “要是早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哪还会有这么些麻烦?”

    “桀桀夸口!”

    “师弟啊,汝有手段,便只管用出来。”

    “道真”

    “嗯,明白!”

    道真应声而动,神识裹挟沉星,运气过双桥走周天,入气海落冥冥,并汇于金丹内!

    以九转金丹磨灭心魔,道真的精气神每行一周天,沉星与心魔就分离一点!

    渐渐的,识海之中清浊径渭分明!

    不知过了多久,识海中,少年沉星的躯体内已经明显可见,有一只虚实变幻,辨不清是男是女的躯体,正与少年沉星的身体重合!

    又过了许久,任凭那虚幻躯体如何挣扎,如何谩骂,口吐芬芳,终还是被九转金丹生生抽离了少年沉星的躯体!

    就在虚幻躯体脱离沉星的躯体刹时,少年沉星突地双目怒睁!

    双手如闪电一般,飞速结印!

    道真都还未有反应,就见少年沉星对着那虚幻躯体用力一吸!

    瞬间!

    虚幻躯体就被少年沉星吞了下去!

    随即!

    少年沉星咻的一声,窜出道真的识海,回到了沉星洞天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道真与凌玄都给吓住了!

    洞天中,吞下了虚幻躯体的沉星,张开双臂半仰着头,感受着心底里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呼唤,沉星笑得极为放肆!

    “哈哈哈哈!我沉星回来了!”

    旋即!

    整个沉星洞天开始了剧烈震动!

    “这师兄,你”

    沉星听到凌玄的声音,转过身来

    凌玄一接触到他的目光,金雕的身躯顿时就都冰凉了起来!

    哪怕是远在虚空的凌玄本尊,背后亦是一瞬间就被冷汗湿了个透!

    那双眼睛中,一只清澈纯真,一只却是浑浊秽毒!

    “师弟”

    沉星一声轻呼,直透脑中深处!

    凌玄这才打着冷颤反应了过来!

    “这具躯体是那心魔的,心魔起源于吾,故此亦是吾之躯体;不过,心魔情欲太重,吾虽可压制,却也

    汝看到了,吾之左眼,可称为心魔瞳,最是容易拨动人心。”

    “那这个师兄,您是是师兄还是心魔?”

    “本是一体,如何区分?”

    “所以您是心魔?”

    “一半。”

    “嗯?”

    “吾之寿元早已耗尽,若非魔灵结合,吾活不过一刻。”

    这么说,凌玄就明白了。

    “师兄您是主导?”

    “自然!”

    沉星脸上满满的自信!

    “若非吾之寿元已尽,无力降魔,安能放任此魔猖狂二千多年?”

    凌玄听罢,这才放心不少!

    “师兄您是要收回道宫?”

    “暂时而已,师弟,且先离开吧。”

    沉星说罢,伸手一扬,就把金雕与道真送出了洞天!

    站在接引梓念云上,金雕与道真四目相对,眼中有骇然,更有向往!

    “法相境”

    沉星洞天的震动,同样也引起了整个上清界的震动!

    盘蛇口。

    覆盖整个上清界的震动传来时,傀魔与道兵的对恃仍在继续。

    相比明德等人的疑惑,审议殿的却齐刷刷的看向了总殿所在!

    在那里,都有着他们的魂灯。

    而就在震动传来时,他们感应不到魂灯的所在位置了!

    总殿那里,空间被扭曲了!

    “坏了!总殿出事了!”

    秋大狗愣了一阵,反应过来后,就立马火急火燎的往总殿冲去!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脸疑重,跟着秋大狗就往总殿飞!

    明德等人正懵着呢,一见审议殿的元婴修士都跑了回去,他们也意识有大事发生了!

    “明德师兄,会不会是那两件?”

    会不会?

    啍!

    根本就是!

    “追!”

    双方数十元婴,才跑到一半距离

    突然!

    在那总殿方向,一道剑意冲天而起!

    旋即!

    九阳共世!

    其内,玄气涌动,无可名状,无可测量!

    “仙尊!是仙尊归来了!”

    这时!

    一名神采飞扬,优雅高贵的少年人,自玄气之中走出!

    “何人呼吾!”

    此人

    正是沉星!

    秋大狗等人激动万分,扑噗一声全跪下了!

    “仙尊万安!仙尊万福!仙尊万万寿!”

    这话听得凌玄有点想反胃

    这帮人连个口号都不会喊

    然而,沉星对这三句话却很满意。

    “审议殿传到尔等此辈,乃几代?怎的这般无能无用?

    魔染十数万人,魔崽子够猖狂。”

    沉星说着,伸手一招,九阳化作一轮,落入到沉星手中。

    “去!”

    沉星手一场,九阳道轮顿化万千,往着天净沙丘如雨落下!

    “不好!逃!”

    明德立即抽身化作一道乌光,钻入到地下后就已不知所踪!

    其他魔修却没有这个能力。

    听到明德的话后,他们转身即逃!

    却逃不多久,即被九阳追上!

    只一轮攻击,这二十多名魔修,死的死,伤的伤!而在天净沙丘,十余万傀魔,更是无一生还!

    法相之威,竟是恐怖如斯!!

    《仙武御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书海阁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书海阁!

    喜欢仙武御道请大家收藏:()仙武御道新书海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