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一个宗派内,本是用作试练用的地方,却是别人对决的战场

    这事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

    但元宝儿说的也在理,三七十五阵,只得七阵是辅助恢复之阵,此可以理解为,布阵之人布下阵法之时,力有不逮,故而需要布置这七个辅助恢复之阵。

    而且,既然此地是战场,就需要有至少两个人在同时布阵,所以,这七个恢复阵法,也不是一个人布置出来的。

    但

    如此也仍不能排除此地之阵乃试练之阵。

    因为,要布置出如此繁琐复杂,却又相护相连,环环紧扣的连环阵,确实是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脑力。

    因而,布阵之人布置出几个恢复阵法,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不过

    既然这丫头有了自己的想法了,便由得她去继续找寻也好。

    于是凌珑就问元宝儿:“丫头,你老实说,此间之阵法,你学会了多少?”

    “师伯,我全部都学会了。”

    “嗯?不老实吗?”

    “不是,弟子所言属实。”

    “既然都学会了,为何还要留在这?”

    “因为弟子发现,此中阵法只需修改一二,即可成为一处学习阵法的最好之地。

    因而,弟子留下在这,是为了研究布置连环阵的手法。”

    “哦,小丫头志气不小,明白了吗?”

    “回师伯,弟子已经明白了!”

    “嗯,回去后,如你能布置出来,师伯便教你五行遁法,如何?”

    “好啊好啊!”

    “走吧,出去了,该回去了。”

    “嗯唉忘了!

    师伯,此间有一位师妹身上,有我们剑宗弟子的身份令牌。”

    “连出来见吾的勇气都没,此等人,带回去也只是个累赘。”

    “不是”

    “前辈!”

    元宝儿想要解释一句,萧若焉却是从另一阵中走了出来!

    “萧若焉拜见前辈。”

    这丫头脸上一片坦然、平和!

    “方才因见前辈与宝儿姐姐畅淡,晚辈实是不忍打扰,故而失了礼数,还请前辈见谅。”

    凌珑转眼打量萧若焉,只这一眼,就把这丫头里外都看了个遍!

    “先天灵体,镇字符,还有道真师弟的九锻铸法

    宝儿丫头,看来你师很是看重她啊;却是不知为何,不收她为徒呢?”

    元宝儿就道:“师尊曾说,若焉妹妹的剑令牌是谁的,就由那脉峰之人收徒。

    若是天玑峰的,就该由师伯您,或是若水小师姑收其为徒。

    师尊还说,女弟子收得多了,费嫁妆”

    “噗哈哈哈”

    凌珑骤然听到此话,顿时就笑了起来!

    元宝儿却是脸色一暗,嗔道:“师伯啊,有这样好笑吗?”

    “哈没嗯,把人叫出来,我们离开吧。”

    “是。”

    一行人集结后,便住阵外走去。

    见凌珑毫不停留的一气走了上百阵,元宝儿十分惊奇,就问:“师伯,您也已经参透了此间阵法了?”

    “还未。”

    “不对啊,我都没见您走错过哩。”

    “傻丫头啊,七字阵,你学到第几字了?”

    “第四字。”

    “师伯却是第六字。”

    “呃哦哦,我忘了”

    这一字二字,四字六字,是依据当初道真所讲的一阵一境界而定的。

    当日道真讲了七阵,分别对应从养气境至道君境这七个境界。

    所以,元宝儿的四字,对应的是还丹境。

    而凌珑的六字,则是对应法相境。

    有时候,真的是不得不服!

    有的人明明起点极底,却能凭借着一条完整的传承脉络,奋起直追,事半功倍,后发先至的追上你,超越你!

    很明显,元宝儿就是这种人!

    “丫头,九锻铸基法,你到几锻了?”

    “四锻。”

    “”

    同样是受了此法,苏玉凝等人,如今却是不过才刚刚开始第二锻

    想了想,凌珑就问:“因为道真师弟给你做的五阶灵兽肉松?”

    “是,也不尽是。”

    想想,也对

    还有这连环阵的一份功劳

    “小宝儿,你认为你的资质,与你那几名师姐师兄相比较,如何呢?”

    元宝儿抿着嘴唇,想了一想,道:“我这资质天赋都不是很好

    师伯放心,我不会认输的!

    总有一日,我会追上他们!”

    “你已经超越了他们。”

    “嗯啊?师伯,您说什么?”

    “那几人中,天资最好的袁媛丫头,现今也不过是二锻而已;你说,你是不是追上了,并超越了他们?”

    “咦这般说来,我已经很强了?”

    “一时而已。”

    “我知道啊,但我还是很开心。”

    说话间,一行人就走到了边沿,只需再过一阵,即可离开连环阵范围。

    而这时,凌珑看了一眼萧若焉,蹙眉摇了摇头,道:“本宗弟子,无需这般遮头掩面。”

    说罢,凌珑一扬手,顿时就破去了道真种在萧若焉体内的镇字符纹!

    字符破除瞬间!

    萧若焉体内突地迸发出一卷气浪!

    霎时!

    天地间,巨量灵气蜂捅而来!

    “呃咳啊啊啊啊!”

    海量灵气涌入萧若焉体内,萧若焉一时未及反应,即感体内气力膨胀!

    痛得她忍不住惨哀而嚎!

    “这师伯,她”

    “无事,不用担心。”

    “她这样算是无事?”

    “此乃先天灵体觉醒,自然是无事;非是有九锻铸基法压制,此时声势应是更为浩大十数倍不止。”

    “先天灵体真有这样恐怖!?”

    “先天而生的先天灵体,乃是凡人所能得到的最为顶尖的功体,自然是不凡。

    丫头你看,萧丫头现今几锻了?”

    嗯?

    元宝儿往萧若焉一看,立时惊愕!

    此时,萧若焉体内,有光华照耀!

    “这这是二不对!是三

    啊!第四锻了!

    天呐!

    这这五锻”

    短短片刻之间,萧若焉周身气势不断上扬不断跌落!

    很快,体内便有五道光华耀照!

    眼见那第六道光华即将成状,元宝儿彻底凌乱了!

    “师师伯,她不会一阵间就完成九锻铸基了吧?”

    “照此情形看,很可能是这样;不过此法乃是你那师尊首创,除了他,谁也不知后面会是个什么情况。”

    “我听苏姐姐说过,九锻完成之日,即是成丹之时;要是若焉妹妹成丹了,我

    唉”

    这不是气死人么

    凌珑拍拍元宝儿肩头,道:“师伯方才不是与你说了,一时而已。

    她没有拜你师为师,你与她,便是永远都不可能分得出胜负,你们终归是两路人。”

    “师伯,这话”

    “现在的你不需要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安心修行即可,莫要被她影响了你。”

    “嗯,是!”

    萧若焉的突破仍在继续!

    而!

    她所引起的巨大灵气潮汐,很快就惊动了灵明灵宗高层!

    宗主站在擎魔殿外,目中神光流转间,把连环阵内的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原本是先天灵体,呵”

    “这次,该是谁按捺不住呢?”

    同时,还有另外八道灵识在查看!

    阵中,凌珑忽的娥眉一皱!

    “诸位前辈,此是何意?”

    “凌丫头,谢了,老夫代本宗上下,谢汝为本宗寻得如此璞玉。”

    凌珑身为剑宗首席第一人,这天下间的法相真人,除了隐世不出的一小部分外,其他就没有她不认识的!

    开口的这一位,正是传言中,已经是闭了死关的第三长老!

    明德的师尊,玉崖真人!

    “玉崖前辈说笑了,该是本席代剑宗向贵宗道谢才对,谢过贵宗对本席这名萧若焉师侄的养育之恩。”

    “凌丫头,你这样不合规矩。”

    “所以呢?玉崖真人,你是要抢吗?”

    “在本宗诸位真人面前,你要带走这具先天灵体?你做不到。”

    “本席却不是这样认为。”

    “哼!狂妄!”

    “剑宗弟子,自当睥睨天下。”

    “未成法相,终是蝼蚁!丫头,纵使你天资卓越,你也不是法相!”

    “那又如何?玉崖真人,你敢阻吾吗!”

    说话间,凌珑以指代剑,起大法力,锁禁天地,生生将萧若焉所在的空间切断!

    “走,小宝儿,我们回去!”

    一言罢,凌珑以法力托着萧若焉,当先一步就走出了千阵谷!

    然后,转身即往山门外走去!

    她的那驾天舟,此时就停泊在灵明灵宗的山门外上空!

    “哼!好胆!”

    玉崖真人勃然大怒!

    “你走不了!给吾留下!”

    旋即,就见一道刚猛无匹的百丈大手掌,自半空而落,直拍凌珑而去!

    凌珑见此,只起一剑,即将斩散!

    “呵玉崖真人,技止于此吗?”

    这时,元宝儿与另那五名女修,亦从千阵谷中走了出来。

    凌珑一挥手,使出袖里乾坤,把这六个丫头都收入了袖中。

    然后,施展起缩地成寸,向着天舟走去!

    突然!

    一道浑身缠绕着黑色雷霆的古稀老人,出现在了凌珑面前!

    “留下先天灵体,吾饶汝一命!”

    见到这个老人,凌珑手掌按在萧若焉身后,一用力,以缩地成寸之法,就把萧若焉送上到了天舟!

    这丫头还在突破,收入袖里乾坤,不止会中断了她的突破,更是会坏了她的根基。

    而把萧若焉送上到天舟,就不用担心有人会去跑上去抢人。

    这驾天舟乃是凌珑的坐驾,属于是代表着剑宗威严,非请而入等同于宣战剑宗!

    把人送到上去,不过是为了不用分心。

    玉崖真人想要去截,却被凌珑给拦下!

    “来,玉崖真人,赢了本席,莫说是留下萧师侄,就是要杀吾,也由得你!”

    玉崖真人铁青着脸,一指开外!

    道:“哼!去天外?”

    事实上,两人最多也就切磋一下,打肯定是打不起来的。

    参考道真就知道了,像凌珑这样的,属于是一个宗派的继承人,身上肯定会有长辈留给她的杀敌手段!

    玉崖真人虽然恼火,却也还没有被怒火烧坏了脑子,自然不可能真的与凌珑交手!

    说是去天外,不过是罢战的由头而已。

    元婴境的人,哪怕就是半步法相,天外的无尽罡风与毒火,随便一样,都不是他们可以抵御得了的!

    凌珑是半步法相,不是真正的法相,所以玉崖真人认为,这丫头会认怂

    却不想!

    凌珑讥讽道:“玉崖真人,难不成你不会压制修为吗?

    不会吧?

    好歹也是成名千多年的前辈了,连这等简单手段也不会吗?”

    开玩笑呢?

    真当吾不了解法相境的能为?

    去天外?

    都不用斗战了

    玉崖真人也是料到凌珑会这样说。

    凌珑都这样说了,玉崖真人不可能压制修为去与凌珑交手!

    于是假装琢磨了一下,就道:

    “哼!

    是要踩着吾扬尔之名吗?

    吾却不如尔愿也!

    啍!

    改日吾自会去寻汝师讨回今日之辱!”

    哈

    大话谁不会说?

    凌珑没再理他,转身就离开了。

    这一次,却是没人阻拦了

    直到凌珑驾驭天舟就要离开时,明真这才火急火燎的跑了出来!

    “师姐凌师姐!请留步!”

    “明真师弟,还有何事?”

    “您还未前去拜见宗主啊!”

    “无妨,贵宗宗主大人大量,自不会怪责计较吾之失礼。”

    “师姐师姐!听我一劝,去见一见宗主再走也未迟。”

    凌珑往擎魔殿稽首,道:“本席告辞了,宗主勿送。”

    说完,即驾天舟冲天而去!

    擎魔殿外,宗主风轻云淡的看着凌珑的天舟消失于云端,不言不语。

    天字峰的莫武伟这时来到擎魔殿,见宗主一脸平和,就道:“先天灵体被别人抢走了,这你也还能坐得住,真是令人佩服!”

    宗主就道:“本宗知汝坐不住,所以本宗在等汝出手。”

    “桀!我没动手,是不是很失望?”

    “汝若如此认为,便当本宗在失望吧。”

    莫武伟一愣,问道:“你当真不在乎一具先天灵体?”

    “汝如在乎,可以去追。”

    “那是岳渊天舟,我追不上的。”

    宗主就看向莫武伟,道:“汝已习得天鹏翔宇术,一瞬即万里都尚且追不上,本宗如何能追得上?”

    莫武伟听罢,心中不由一突!

    脸上却不露声色,道:“宗主,编瞎话也是要用点心的,天鹏翔宇术?连名字都起得这般俗套,不嫌丢人吗?”

    宗主只是笑了笑,转身就回擎魔殿去了。

    “师侄啊,莫说师叔不提醒你,修习天鹏翔宇术的前提,就是要有天鹏血脉。

    二百年前,正巧就是你倒霉那会,天鹏妖族可是丢失了一枚纯血天鹏卵。

    既然要藏,就需藏得严密些。

    别每一次练功,都发出天鹏叫声。

    太吵了。”

    “”

    莫武伟顿时骇然失色!

    “你宗师叔你”

    宗主却是不理他,入到擎魔殿后,顺手把门也给关上了

    莫武伟脸色铁青,心中就似惊涛骇浪,搅得他千头万绪!

    这有好一阵,莫武伟忌惮不已的往擎魔殿里看了一眼,一咬牙,一跺脚!

    化作一道极光,瞬时间就没了踪迹!

    擎魔殿中,宗主高深莫测的轻笑了起来

    天舟上。

    由于担心灵明灵宗会有人追上来,在天舟进入云层后,凌珑就把天舟的速度开到了最大。

    尽管如此,凌珑从离开灵明灵宗后,心头里就莫名的笼罩着一股危机感!

    这份危机感让凌珑明白,想要把萧若焉平安带回剑宗,怕是不容易

    果不其然!

    用不多久,凌珑即感应到了一个强大的气机正急速而来!

    ‘果是不得安逸啊。’

    凌珑即叫来元宝儿等人,吩咐她们好生照料此天舟,莫使走错了路。

    然后,凌珑站在舟尾,静待来客!

    过不多久,即见一蒙面掩体之人,出现在了不远处!

    “呵,来了,等汝许久了。”

    来人不声不响,抬手就是一道刀罡斩来!

    “嘭!”

    却是走动摇天舟的防护都做不到!

    来人点点头,抬手就又是一道剑芒射出!

    “噗”

    天舟防护依然是无可撼动!

    接着,来人又是拳,又是掌,又是发暗器,接连攻击数次,却次次无功!

    然后,来人取出一斧,运足功力,对着天舟就是一斧头砍下!

    凌珑从来人出现时,就在聚气凝神,眼见来人这一斧头砍下,凌珑身形忽地一闪!

    随即!

    一道沛然浩荡,缥缈无定,却又杀意满盈的剑意,撕天裂地一般,直袭来人胸间!

    来人斧头招式一变,迎着剑意强劈而下!

    “轰”

    巨响透天地!

    剑消斧灭!

    这时!

    凌珑御剑凌空,十指一引!

    “仙舞·剑诀!”

    霎时间!

    风云成剑!

    万气成剑!

    几近于无边无尽的剑意如雨如风!

    直打得来人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仙舞·剑如龙!”

    前招势之将尽,后招即告接上!

    剑意如龙,似实还虚!

    来人闪挪腾移间,即告负伤!

    “仙舞·剑名霜!”

    凌珑招式严丝合缝,如羚羊挂角一般,不落丝毫痕迹!

    一时间,竟打得来人毫无还手之力!

    十数招过后,来人忽尔拉出一道残影,转瞬即遁十余里!

    凌珑见此,心中一沉!

    “天鹏族的翔宇术!”

    来人“桀桀”大笑!道:“女娃儿倒是有些眼色,既知吾之来历,便请上路吧!”

    来人说着,脚下一错,顿化鹏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