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鹏,妖族中的二流妖类。

    之所以是二流,是因为,这个族群有一个非常作死的习俗。

    天鹏族的祖墓在天外,所以每一只天鹏在成功化形后,都需要飞往天外,去接受天鹏族的历代先祖的血脉传承!

    但天外那个地方,非法相不可去

    天鹏族的鹏鸟,十有七八都是死在这!

    而剩下的二三成,不是有秘宝护身,就是有法相境护送

    但是这样一来,得到的血脉传承,不是有缺陷,就是不够纯!

    甚至!

    干脆就得不到传承!

    所以呢,单就这门翔宇术而言,怕是就连天鹏族自身,也都没几个能学会

    这样,凌珑一下子就把来人的出生来历给缩小了!

    再一看向自己杀来的天鹏原形!

    凌珑即道:“莫武伟莫真人,你敢动本席吗!”

    来人一听,骇然大惊!

    忙就收住了手!

    “女娃儿”

    “莫真人,化为人身再来与本席交谈。”

    那大鹏摇身一变,现出了一个少年人!

    “凌首席,你是如何看穿的?”

    凌珑笑答道:“天下间,真人是唯一一名以天鹏为法相的真人。

    加之本席曾听师伯提起过,师伯当年可是斩了真人一剑的。

    只是料想不到,二百年过去了,真人却是至今也未将这道剑意驱除。”

    “嗯!”

    莫武伟点点头,道:“你这娃儿无愧于同境界无敌之称,仙舞剑诀端是不凡。”

    “此赞誉,本席受之无愧。”

    “但你仍还不是法相,既知翔宇术,当也知轼仙九斩;那先天灵体你是带不走的,把她交出来吧。”

    “嘻”

    “在真人面前,本席自是无敢夸口,但本席也还有后着,真人要试吗?”

    “飞鸾令?”

    “不止。”

    “你不会是把妙真老流氓的星河剑贴也带在身上了吧?”

    莫武伟忽的就感到了一丝后怕!

    得亏刚刚停手了

    星河剑贴与飞鸾令一样,都是在内中藏着有一道凶悍无匹的杀招!

    不同的是,妙真掌教乃是道君,他的星河剑贴甚至也能斩杀道君!

    莫武伟自己知自己事。

    只是飞鸾令,他怕是都接不住,就更不用说接星河剑贴了

    于是莫武伟就道:“凌首席你看,今日天色不差告辞!”

    说完,莫武伟展开天鹏翔宇术,转瞬即无了踪影!

    “”

    说走就走!

    这般不要脸面的吗?

    不过也好在,莫武伟走了,想来也就没有谁会再来寻麻烦了。

    于是,凌珑驾驭天舟,穿出西蛮洲后,一头就扎进了中柱神峰山脉!

    莫武伟是一个人族,却能施展出必须要有天鹏血脉作为支持,才敢施展的翔宇术!

    这本身就已经很有问题了!

    若是再加上轼仙九斩,说莫武伟是得了天鹏族完整的血脉传承,也不为过!

    此去中柱神峰山脉,本是借道,却也倒是可以卖一个人情给天鹏族

    岳渊天舟上有道玄剑宗的标志,中柱神峰山脉里的妖族,若非不得已,是不会去拦的。

    但凌珑这次进了中柱神峰山脉后,拐个弯就往天妖殿去了。

    天妖殿是一件守御杏先天道器。

    神荒世界的妖族之所以得以存活,就是全赖有此宝震慑天下!

    天妖殿内是一方小千世界,这方妖界号称是天下间最强的堡垒!

    传言中,非八位道君联手,此界不可破!

    而神荒世界只得七名道君

    想想也是,这天妖殿是先天道器,要是这么容易就被破除,妖族,早就死绝了!

    凌珑往天妖殿,妖族肯定是不会就这样放她过去!

    不多久,即有三头元婴后镜的大妖,于半空中拦阻天舟继续前行!

    “小妖熊大,这位道玄剑宗的上人,前方乃是天妖殿所在,请勿强闯!”

    要是没有妖族出去阻拦,凌珑就真的直接去往天妖殿了;现在有妖拦路了,凌珑也不好失了礼数。

    于是就来到舟首,稽首道:“本席乃道玄剑宗凌珑,有事需往天鹏族地去,三位,此地既不准前行,便劳请三位去寻天鹏族长来此见吾。”

    三妖一听凌珑自报家门,忙作揖行礼!

    “原本是剑宗凌仙子,失礼了;仙子如是要寻天鹏族长,怕是要失望了,天鹏族长年前而已离开此地了。”

    “去了何处?”

    “去了天妖殿,是为闭关突破,估计得需个十年八年方得圆满。”

    “十年八年?太久了。劳请三位即去寻天鹏族长,就说本席有重要事情需要见他。”

    “这仙子,吾圣族三王上之子,青翎王子此间正在啸天狼族巡视,仙子可否移驾前去啸天狼族,请求王子去寻?

    小妖三人实在是不敢去打拢天鹏族长,还请仙子见谅啊”

    整个妖族,共有双皇七王。

    双皇就是蛟龙皇,鸾凤皇。

    苍狼王、金蝶王、彪狮王,这三位就在这中柱神峰山脉之中。

    而另那四王,则是水中妖族之王。

    玄龟王、巨鲨王、八爪王、吻螭王。

    除开双皇修为疑似道君外,另这七王,则是整个妖族已知的最高战力!

    法相后境,凝结了道果的大能!

    只差寄托道果于冥冥这一步,就能晋升到道君境的大能!

    不过好在,双皇之间有矛盾。

    连带着,七王之间,也是积怨重重。

    所以呢

    彪狮王乃是第三王,故称三王。

    与苍狼王之间,有着杀子夺妻之仇!

    而金蝶王,曾经是彪狮的妻子,因夫妻间相处得不够美好,就与彪狮王和离,转头就进了苍狼王的怀里。

    因为这件事情,苍狼王的儿子,有一次外出游历,被彪狮王麾下的人打死,并且烤熟了分给其他几个与彪狮王交好的族群

    若不是有鸾凤皇在上头压制着,这三王早就拼得你死我活了!

    这是个天坑,掉进去就别想再出来!

    于是!

    凌珑果断拒绝了去见那个什么三王王子!

    开玩笑呢

    真去见了那什么王子,指不定这些妖族会怎样编排她呢!

    “三位既然不愿代劳告知天鹏族长,那便请带路吧,本席需去天妖殿。”

    “这”

    连天鹏族长他们都不敢见,去见鸾凤皇?

    就更是没有这个胆量了!

    凌珑见状,就斥责道:“这也不敢!那又不敢!汝等可是存心要与本席为难?!”

    “不敢!不敢!!仙子请息怒”

    “哼!本席需往天妖殿!前方带路!再敢多言一句!便休怪本席剑下无情!”

    把目的地告知三妖,就是要他们别在半道上故意往其他方向去!

    三妖可不敢真的为难凌珑!

    听凌珑这样说了,无奈,只得转身就往天妖殿方向飞去!

    在数百里外,一群妖类陪同着一名少年人,正举目望向那岳渊天舟。

    见天舟往天妖殿飞去,少年人十分恼怒!

    “废物!无能!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旁边就有人说道:“殿下,凌珑仙子非是无智之人,那三妖提及殿下后,凌珑仙子对殿下避而不见,多半是已经看破了殿下之意。”

    “啍!看破了却仍还要如此作态,莫不是道玄剑宗也忌惮那二王吗!”

    少年人火气不小!

    “殿下说得对,道玄剑宗是在忌惮,但不是忌惮另那二王,而是忌惮鸾凤皇。”

    “哦?三王不值得他们忌惮?”

    “是的,莫说是三王,便是七王,也不见得道玄剑宗就会忌惮。”

    “哼!堂堂元婴第一人,竟是见也不敢见一次本殿!

    你不敢见,本殿却是偏要你见!”

    少年人说着,转身就要往天妖殿去!

    “殿下不可!”

    旁人忙就拦住少年人!

    “殿下啊,那可是道玄剑宗的门面!元婴第一人凌珑仙子!

    您这样贸贸然出去,是很失礼的!

    万一惹努她,她要揍您,可没人敢拦的!”

    “那是天妖殿!她还敢放肆不成!?”

    “殿下您要知道,道玄剑宗忌惮妖皇,妖皇亦一样忌惮道玄剑宗!

    若是您失礼在先,她要揍您,甚至是废掉您的修为,可都是无人敢拦的啊!

    殿下,现今三王谁也奈何不了谁,万一因您之故,而把凌珑仙子推到了另一边,可是要给族里,给王爷惹下个天大的麻烦啊!”

    “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倒是给本殿说说,本殿该怎样做!”

    这时,一只陆地龟妖上前,“殿下,小妖倒是有一计!”

    “说!”

    “凌仙子既能来吾妖族领地,吾等也是能去道玄剑宗啊。

    去到道玄剑宗,什么也不用做,今日与这人论道,明日与那人论道。

    论个一年半载,凭殿下之魅力,邀得剑宗真人门下的徒子徒孙前来做客,当不成问题。

    如此,岂不就如了殿下之意,把道玄剑宗拉拢到我们这边了?

    就不信剑宗内人人都是,如凌仙子一样的足智之人!”

    咦!

    这只老龟真是高智!

    少年人听完,顿时欢喜得手舞足蹈!

    “本殿这就去寻父王禀告此事!”

    天妖殿外。

    三妖令着凌珑到了此处后,恭恭敬敬的天妖殿行了跪拜礼,然后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凌珑见此,眉头不由紧皱!

    “道玄剑宗凌珑,求见天妖殿主,鸾凤皇妖圣前辈!”

    “道玄”

    “”

    一连三声报名后,就见天妖殿大门从里间缓缓打开!

    一名背长蝶翼,媚骨天成的宫装妇人,一步三晃的从里走出来。

    “哟!未来的剑宗掌教仙子,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您这位贵客给吹来了?”

    这声音骚得

    让人骨头都轻了好几斤!

    “道玄剑宗凌珑,见过金蝶王前辈。”

    “嘿嘿你这丫头就是礼多。”

    金蝶王说着,就要去挽凌珑的手臂!

    凌珑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道:“所谓礼不可废,该有的礼仪,可不能缺了少了。”

    见凌珑很排斥自己的举动,金蝶王有些不欢喜的收敛了一点。

    “嗯,算你有理,走吧,皇上还在等着你去见她哩。”

    金蝶王在前带,凌珑跟在后,小心谨慎地戒备着金蝶王!

    金蝶王本姓蝶,名字也是一个蝶字。

    其之本体乃是一只彩蝶成妖,自成妖时就已媚功深湛;成名七千年,倒在她脚下的男杏数不胜数!

    故而世人称之为:天下第一婊!

    这金蝶王最辉煌的战迹,就是她有一次用魅功不仅把一个宗派上下所有人都睡了,甚至还把人都给迷惑住,替她当打手,与一支妖族部落相互残杀而不自知!

    二百年前,金蝶王企图迷惑元守,却被剑仙子以龙凤悲天剑意破了她的魅功,这才使得金蝶王隐世二百年!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她被剑仙子所伤,彪狮王却不敢为她报仇,她一气之下,寻了个由头就与彪狮王分道扬镳,转投入苍狼王胯下,从而引暴了三王之间的仇恨!

    道玄剑宗在妖族的探子很少,所以对妖族内部的恩怨不甚了解。

    但三王内乱这件事情,举世皆知!

    金蝶王改嫁苍狼王,彪狮王发疯!

    苍狼王的儿子被仇敌做成烤肉串,苍狼王也同样发疯!

    若不是双皇联手弹压,三王内乱,这中柱神峰山脉内的妖族,至少要死上一半!

    这种能祸乱一族的人,从来就不是什么好易与的人!

    要珍爱生命,要远离金蝶!

    凌珑小心戒备着,连天妖殿内的小千世界也不曾留心,就来到了一处宫廷当中!

    站在宫廷外,金蝶王叩首道:“回禀至敬至亲的妖圣皇上,人已带到。”

    宫廷中无人回应,但宫门却是自动打开!

    金蝶王抿嘴笑着往里走,还不忘给凌珑解释一二。

    “此宫乃是皇上道宫所化,故而此宫之中除了皇上外,便再无一人了。”

    果不其然,两人一路进入,宫门自开,却丝毫人影人迹也无!

    两人来到一处名叫“鸾凰殿”的大殿外,金蝶王正要行礼,就听从内中传出一道天籁之音!

    “进来吧,无需多礼了。”

    殿门自开,凌珑抬头望去,就见内中宝座之上,一位美得不可方物,宛如谪仙一般的女人端坐于上!

    “晚辈凌珑,拜见鸾凤皇前辈!”

    “不用多礼,进来坐吧。”

    凌珑依言入殿,于椅子上坐下。

    “令师姐妹还好吗?”

    凌珑颇有些拘谨,道:“好师伯在闭关修行,师尊还在东离海,都好。”

    鸾凤皇这时说出了一句惊人之语!

    “百余年前,吾曾见过汝。”

    “啊?啊”

    凌珑一时不知怎样反应了

    “百余年前,吾算出在东离洲凌杜家,有一人与吾有些缘法,故吾便去了东离洲。

    那时,凌杜家惨遭灭门,贵宗剑柔若与归元宗芸霄两人,先吾一步去了凌杜家。

    等吾去到时,凶手已被两人屠灭,汝与杜谣两人亦被两人各自收入门中。”

    凌珑听到这些话,内心波澜不惊

    这些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而且!

    为报灭家之仇,她更是独人一剑,把当年动手屠灭凌杜家的那个宗门,赶尽杀绝了!

    鸾凤皇顿了顿,又道:“汝与杜谣与吾缘法不浅,因吾去迟了一步,与汝姐妹失之交臂。

    拖了百余年了,是时候了结缘法了。”

    凌珑就问:“前辈,如何了洁?”

    “吾成就道君之契机,便是着落于汝姐妹两人身上;当年迟了一步,以至于错失了契机。

    方才汝入吾中柱,吾却是再次感应到了晋升之契机。

    拜吾为师吧。”

    “不可能!”

    凌珑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既无可能,吾亦不勉强,但汝师欠吾之缘法是需要还的。”

    “如何还?”

    “拜师。”

    “除却拜师,可还有他法?”

    “与汝同行之人中,有一名少女身世具世所罕见之先天灵体

    莫急,听吾说完。

    吾非是需那少女拜吾为师。

    吾青鸾族有一族童,虽身具大气运,却也此生多灾多厄。

    吾之族童与那女签定契约,那女为贵宗之妖族行走,吾族童则为吾族之人间行走。

    如何?”

    凌珑闻言,脑中转瞬千百念!

    实话说,与妖族签定行走契约,短时间内对剑宗利大于弊;但若从长期考虑,此举却是弊大于利!

    妖族与人族,严格意义上来讲,乃是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的!

    人族的天地永恒气运之主地位,就是踩着妖族的无数尸身坐上去的!

    而妖族为了阻止人族崛起,一句“无所不用其极”都不足以表达出妖族万分一的残忍!

    要知道,剑宗弟子信奉的斩妖除魔,妖是在魔之前!

    人族的屈辱史过去了太久,久到许多人都忘了历代先辈先贤!忘了无数前人纵使是流尽了最后的血汗,亦要死战沙场!

    “前辈,此事,晚辈个人是不同意的。”

    凌珑一字一顿,整理着思路,也在斟酌着言语用词。

    “但此事于本宗有利,晚辈自无不可。

    然!

    贵我两族终归是对立,如若前辈看中之人不愿如此,还请前辈勿要强人所难。”

    “此是自然。”

    双方达成共识,事却不急,于是凌珑就说起莫武伟会使天鹏翔宇术一事。

    “晚辈曾听师伯提起,莫真人擅长变化之术,然,其之种种变化,皆会于腋下生有一缕紫金毛发。

    故而晚辈认出了此人。

    后又听此人提起亦习得了弑仙九斩。

    翔宇术与弑仙九斩皆需有天鹏血脉,方才可能习成,故晚辈特来此,本是欲要提醒天鹏族长一声的。”

    “嗯,此事吾已知之,谢了。”

    “前辈客气了。”

    “如无其他事情,汝便下去吧。”

    “是,前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