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宫廷里出来,凌珑便离开天妖殿,回到了自己的岳渊天舟上。

    由于萧若焉还没有拜师入门,所以这个丫头至多只能算是半个剑宗弟子;因而,行走契约一事只与萧若焉有关,与其他人无涉。

    这也是凌珑没有一口拒绝的原因。

    萧若焉因为先天灵体觉醒,至今都仍还在入定未醒。

    由于是灵体觉醒,需要有足够多的灵气来易筋洗髓,所以,海量的灵气涌入体内,足够她消化个一年半载的。

    但是!

    九锻铸基法太过不讲道理了!

    海量的灵气,若有功法相引,堆,都能把萧若焉的功行堆到还丹境!

    然而,这海量的灵气都被九锻铸基法生生给阻截住!

    气藏于窍,短短时间内,竟令得萧若焉体内奇穴被冲开足有三十四窍!

    而这,也让得萧若焉先后开脉九次,铸基八次!

    现今,这丫头的修为,已是开脉境后期!

    离着九锻铸基,只差二窍!

    不过啊,到了现在,因先天灵体觉醒引起的灵气潮汐,却是已经停了。

    萧若焉之所以还未醒来,则是因为她还在参悟境界。

    若无九锻铸基法,此时的她,十有八九已经是还丹境了;这骤然得到的力量,若是没有相应的境界支撑,是极为容易滋生心魔的。

    所以啊,萧若焉现在,说是参悟境界,其实也是在对战心魔。

    回到天舟的凌珑,见萧若焉还在入定,想着也没必要叫醒她,于是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这时!

    “嘤咳”

    萧若焉忽地气息一弱,随即便醒了过来!

    凌珑见状,脚下一顿,道:“醒了啊,感觉如何?”

    萧若焉抬头一看,见是凌珑,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感激,双膝一弯,跪拜在地!

    “晚辈谢过前辈呵护之恩。”

    凌珑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萧若焉。

    萧若焉见状,就道:“回禀前辈,晚辈感觉很好,但有一样,晚辈能感觉得到,体内藏着非常强大的力量,但晚辈却不能用出丝毫!

    前辈,可知此是为何?”

    凌珑就道:“九锻铸基法,你了解吗?”

    “晚辈听宝儿姐姐说过,此法乃是道真前辈为宝儿姐姐而创,是用以增进根基的。

    前辈,晚辈此种情况,可是此法所致?”

    凌珑听出了萧若焉话中的不满!

    就问:“可是对此心有庸怼?”

    “并无,晚辈只是觉得,道真前不曾与晚辈言明此中内情,有些不妥而已。”

    “宝儿可知其中内情?”

    “宝儿姐姐也是不知。”

    “所以呢?因为你不是他的徒弟,所以他需要对你言明内情?”

    “这晚辈不是这个意思。”

    “是不是此意,你心知即可;也无须对吾言明,起来吧。”

    “是。”

    “有一件事情,需你铭记在心。”

    “前辈请说。”

    “剑宗弟子,跪天跪地跪父母,拜祖拜宗拜恩师;除此外,天下间,便再无可受我等剑宗弟子跪拜大礼之辈!

    念在汝今尚未入门,不识大体,不识本宗威仪,本席姑且饶汝今次,下回再犯,本席必严惩不贷!”

    煞气凛然,萧若焉顿觉通体发寒!

    “是是!晚辈记住了!”

    “嗯。”

    凌珑闻言,复回风轻云淡!

    “先天灵体乃是当世最为顶尖,最为得天地钟爱的修行功体。

    你觉醒先天灵体时引动的灵气潮汐,本是足够把你的修为提升到还丹境的。

    因是功体属顶尖之故,你的境界也一样会提升到还丹境,且毫无后患。

    实话说,单单只是如此,你的根基就已比之常人更为浑厚,较之诸宗天骄,单论根基你也是要强过上几分。

    但!

    你记住了!

    你的根基纵然是远超常人,却也仍还未有达到先天灵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若然,此时的你,该已是九锻功成,成就还丹境了。

    所以,你的根基仍还有很大的增进空间!

    你的潜力仍还没有被最大程度上释放出来!

    所以

    你该庆幸,你遇上了他。”

    谢天飞,凤栖峰三代弟子中,天赋最差的就是他,为人也是跳脱;但自受了九锻铸基法封印后,以二铸养气境的修为,竟仍还能对战铸基境弟子而不败!

    宗内有真人点评其为:天之骄纵之才!

    现今,宗内有好几位真人都在关注着此法。

    都在等着有人能完成九锻!

    连法相真人都在关注的功法,试问,其他人怎可能没有想法?

    这要是把萧若焉带回去

    怕是就连掌教真人,估计亦会再动收徒的心思吧?

    萧若焉不知凌珑心中于想什么,在听完凌珑的解释后,心中释然了

    ‘原来道真前辈不是厌烦我’

    于是萧若焉就道:“今日我才知道,原来道真前辈这般看重我。”

    “不是看重你,是看重你的身份。”

    凌珑道。

    “身为剑宗弟子,他自不会忍心看你走上了那歪路旁道。”

    “晚辈明白。”

    “说到身份,正好吾有一事需告知你。”

    “请前辈吩咐。”

    “方才吾去见了妖族之皇,鸾凤皇与吾提起了行走契约,说是有意与你签定此契约。

    此契约一旦签定,从此你便是妖族在人间的行走,至死方休”

    言罢,凌珑把成为妖族行走的各种好处与坏处都告知了萧若焉。

    萧若焉苦思了许久,这才下定决心!

    “前辈,这份契约晚辈签了!”

    “嗯,下了决断就好,且去休息吧,明日随吾前去天妖殿。”

    “是!”

    听到萧若焉的回答,凌珑点点头,转身就回去自己的舱房。

    次日一早,萧若焉早早就在凌珑的舱房外等待了

    凌珑见此,心中不满渐起!

    “走吧。”

    再次来到鸾凰殿,这殿中已是左右皆站有数十人了。

    三王站在队首,三人身后之人,则皆是妖族中各部族之长。

    通传过后,凌珑直入进入殿中。

    殿中众人对此,纷纷侧目!

    凌珑入到殿中,向鸾凤皇行过礼后,

    道:“前辈,契约之事已有定论了。”

    上首,鸾凤皇就道:“汝既带人来此,想来这丫头已是答应了。”

    “是的。”

    “嗯,很好。”

    鸾凤皇很满意!

    “殿前侍卫,速传青素。”

    殿前还有待卫?

    不是说此处宫廷乃是鸾凤皇道宫所化吗?

    哪来的殿前待卫?

    凌珑愣神间,真的就见从殿前一根柱子中走出来了一名身披金甲,手执长戈的将士!

    这名将士向鸾凤皇行有一礼,即化一根青羽冲天而去!

    ‘英灵’

    看到这,凌珑就看穿了那个将士的跟脚!

    ‘是妖族妖军中的一名英灵!’

    ‘原来妖族也可凝聚英灵!’

    ‘如此说来,妖族当亦有道兵才对!’

    ‘那么,妖皇因何显露此点?’

    ‘’

    转念间,凌珑心中浮现出数个可能!

    未过多久,那将士英灵背着一名十一二岁的孩童去而复返!

    见此,凌珑就对萧若焉示意,让她上得近前来行礼。

    萧若焉也是识趣,走入殿中,来到凌珑身后作道揖,道:“晚辈萧若焉,见过妖皇前辈与诸位妖族前辈。”

    这下,有人不乐意!

    “放肆!皇上面前,你当行跪拜礼!”

    萧若焉立即就道:“剑宗弟子跪天地父母,拜祖宗恩师,我虽未入剑宗门下,却也算得是剑宗的半个弟子!

    诸位乃皇之子民,自当叩拜皇,我却非是妖族啊。

    诸位若怪,便当晚辈失礼了!

    请多担待!”

    凌珑听着,不由点了点,道:“人妖殊途,吾等人族彼此礼敬即可,其他的,不必,亦无须如此。”

    “你!放肆”

    “好了,够了。”

    上首王座上,鸾凤皇轻击桌按,止住底下众人的话头。

    “今日召尔等前来,是为观礼;与此无关之议题,就此打住。”

    言罢,鸾凤皇抬手点出两道光芒,分落于那孩童与萧若焉眉光。

    旋即!

    两人脚下浮现出一道玄妙莫测的妖文印!

    倏然!

    两人身形一闪,消失无踪!

    “此乃吾圣族古圣留下的契约文书,以此书签下契约,需去往那位古圣面前。

    不用着急,此去不过是签名而已,至多一刻时间,两人便可回来。”

    众人等有一阵,早就见那两人忽尔间,又回到了大殿当中!

    鸾凤皇一看,见两人眉间隐隐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青鸾印记,就知契约签成了。

    于是就道:“今契约既成,青素”

    “在!”

    孩童行礼回道。

    “萧若焉”

    “晚辈在此!”

    “从此尔两人一荣共荣,一损共荣;望尔两人彼此信赖,携手共进。”

    “谨遵皇上吩咐!”

    “前辈请放心!”

    鸾凤皇浅笑一声,对凌珑道:“吾族定于十日后对西蛮洲用兵,汝可着急走?”

    这是要送客了

    于是凌珑就道:“前辈见谅,吾确实是需尽早赶回山门,失礼了,还望勿怪。”

    “既如此,吾便不留汝了。”

    然而这时,一声娇喝传来!

    “且慢!”

    嗯?

    “金蝶王,何事?”

    “皇上可是要与道玄剑宗结下情谊?”

    “汝有意见?”

    “不敢!只是啊,皇上您都要与道玄剑宗交好了,奴家向来唯皇上之命是从,自当是为皇上出得一分微薄之力啊。

    契约签定了,青素小侄儿也该随同前往道玄剑宗了。

    奴家认为吧,只青素小侄儿前去,不勉会有人不顺;奴家认为,一个是去,十个也是去,不如便把各部族菁英也一并送过去。

    不知皇上认为如何呢?”

    鸾凤皇还未开口,一旁却有一名彪悍大汉怒气腾腾的走了出来!

    冲着金蝶王就骂!

    “你个贱货!千人骑的破烂玩意!又在我们彪狮族安插细作!”

    金蝶王挨了骂,却半点恼火也无!

    “啊哈哈!奴家需要细作吗?”

    想想也是,魅力盖世的她,需要细作吗?

    “又去勾引我的族人!?你要点脸吧!少作些孽!”

    “无卵用之人,也就只配说这些无卵用的废话了!”

    “你!”

    “你什么?是不是又想说睡服奴家啊?

    哈哈哈

    说你无卵用不对,该是阉人才是!”

    大汉暴怒!

    双拳紧握,啪啪作响!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了!凌珑就道:“时间不早了,前辈,吾便告辞了。”

    “告什么辞?你还没有回答哩;圣族菁英与你同行,奴家问你,你可有意见?”

    这语气

    这是要逼着人答应啊!

    凌珑身形一挺!

    气机当即上扬!

    “金蝶王前辈,此事本席做不了主,此事需得本宗掌教真人首肯;所以,前辈若要做得成此事,便需贵方皇上传书予本宗掌教真人。”

    “小娃娃,你是道玄剑宗少宗主,岂有不能决事之理?你这分明就不愿!”

    “前辈真是睿智。”

    “你”

    “好了。”

    鸾凤皇此时出言止住了金蝶王。

    “凌首席,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前辈,告辞了。”

    凌珑言罢,转身就走。

    那名叫青素的孩童见状,颇为尴尬的向鸾凤皇行礼。

    “皇上,这”

    “去吧。”

    青素顿时大喜!

    “是!”

    三人出得天妖殿,回到岳渊天舟。

    凌珑还在想着方才金蝶王的事情,走得几步却是发觉到了有些不对!

    抬眼往四周一看,就笑了。

    “这丫头倒是很有本事了。”

    说着,凌珑左行几步,右行几步,忽尔就出现在了元宝儿的面前!

    元宝儿正束着手看戏呢,忽地见到凌珑出现在面前,顿时被吓了一跳!

    “哎呀!呃师师伯这么快被您堪破了啊”

    凌珑伸手敲了下元宝儿的脑门,没好气的对元宝儿道:“你啊只是四字,学艺未精就想难得住师伯?”

    “呃好吧难不住”

    凌珑就笑了,问道:“此阵有些门道,叫什么名字?”

    “问心。”

    “寻根问杏,莫外于本心,此名甚好。”

    “嘻嘻,谢师伯夸张。”

    “名虽好,阵却太差。”

    “呃”

    元宝儿不由脸色一暗,道:“我这不是没有布阵材料嘛”

    “回到宗门后,你持吾令,去各院支取一应布阵所需之物。”

    “嗯!谢师伯!”

    “去下吧,吾需操控天舟了。”

    “是!”

    从中柱神峰山脉返回东华洲,一路都是相安无事。

    回到剑宗后,元宝儿即持凌珑令牌,前往各院调用布阵之物。

    而凌珑,则带着萧若焉去了浮游天宫。

    当日,掌教真人敲响金钟,召集诸真。

    过有半日,从浮游天宫传出一则告示!

    天妖殿人间行走萧若焉,因身负先天灵体,破例收录为道玄剑宗真传弟子,师从天璇峰妙善真人!

    此告示一出,天下哗然!

    先天灵体!?

    天妖殿人间行走!?

    成了剑宗弟子了?!

    上有妙真威压天下,后有剑仙子、凌珑称雄同辈;现今,有个道宗还不够,再来一个先天灵体

    你们道玄剑宗要做什么!?

    还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上清界。

    天静沙丘主城一战中,受凌玄本尊灵识控制的青羽金雕,在吞下那匿影遁行禁制后,消化不良,回转审议总殿去闭关了。

    而道真与秋三狗,则留在天静沙丘,继续追索找寻明德的踪迹。

    但是吧,明德藏匿得实在是稳,道真与秋三狗两人寻了大半个月,都仍未能发现明德的任何踪迹!

    不过

    寻不到明德,却是把另那几个从沉星手中逃脱的魔修给找了出来!

    于是,道真决定,找不到的那个,干脆就不用再费劲去找了;先把这几个找到的,绑了送去审议总殿去!

    而走之前,先在这些魔修潜藏的地方,布上一个预警阵法;这样,等什么时候,明德跑来寻这些魔修时,只要触动了阵法,道真就能感应得到。

    没有这些魔修的帮扶,只剩下明德一个孤家寡人,是反不了天的。

    道真却是不知,因为这个决定,明德得以轻松不少,反是与少卿少琴两人汇合了!

    而汇合后的三人,一番分析后,决定着手把明德留着以防万一的那个传送阵,布置出来!

    少卿、少琴两人身上,可是有着不少五阶、六阶驯兽的;把这些驯兽杀了剥皮抽筋,所得的材料用来布阵,效果也不差的。

    明德这边开始布阵,在审议总殿祭炼九阳道轮的沉星,立即就发现了

    “小魔崽子心思倒是缜密,吾这师弟看来还是单纯啊。”

    喃语间,沉星正待要告知金雕此事,却忽又止住了这个念头。

    “那传送阵所用材料较为普通,威能当不会很强,传送不了多少人过来;既如此,儿孙自有儿孙福,吾也理会不了这许多事情,便由得他们处理吧。”

    而此时!

    沉星口中的“儿孙”,秋三狗,正在对一名魔修刑讯逼供!

    被他与道真擒住的魔修,总共有五人。

    而为了找寻出明德的下落,在解押这五人前往审议总殿的途中,秋三狗仍不忘对这五个人进行严刑审问!

    一如眼前这名魔修,被封住修为后,秋三狗上来就是对他一顿毒打!

    魔修寡情缺义,被抓住,又挨了一顿打的这位魔修,为了不再挨一顿揍,果断供出了一个联系明德的办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